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麻煩一下,我想見你們管事的。」仗著年紀小長的俏,沈蘇擺著笑臉,在門口問那看門的男賬房。

「我就是這裡掌柜,你有事嗎?」一個媚眼婦人走了出來,上下看了她幾眼,以為就是個小姑娘,沒當回事。

「掌柜的,我想買一點絹紗,我能看看嗎?」沈蘇知道自己衣著不好,無論何時都是先敬羅衣后敬人的,所以她說的委婉。

開門做生意的,進門都是客,自然沒有往外攆的道理,那掌柜雖然覺得她不像買主,但也讓她進來了。

「掌柜姐姐,我有幾樣圖紙,適合棉布成本低,想給你看看,一手的圖樣,您給個機會好不好?」拿了幾樣娟紗,都是彩色的,稀薄如絲,卻價錢不低,沈蘇沒錢紮成本,還沒錢買鹽。

「你這小丫頭想什麼呢,沒錢買這娟紗是吧?」人家能做掌柜的,自然是人精,會看不出來她的想法?

沈蘇也沒覺得她看不出來,只是,眼下這難處還說不得:「不是啊姐姐,我是沒錢買鹽。」

「鹽?」掌柜的一張美臉皺了一下,這和她這綉坊有什麼關係?

沈蘇陪著笑臉,輕輕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姐姐,你看一下我畫的圖樣,覺得討喜就先留著用,我以後還有,要是覺得不討喜,那就當我今天沒來過。」

讓她找了紙筆,沈蘇要了一塊炭,她用不了毛筆,不過她畫過素描,那種握筆的方式還是能很好的畫出自己想畫的圖。

討喜的小豬頭,還帶著心形,簡直萌化了,直接就討得這女掌柜的歡心,她拿著那紙細看:「這麼好看,可是這要秀衣服上,豈不是太幼稚了?」

沈蘇就知道她會這麼問,晃了晃手裡的娟紗:「如果秀在枕頭上,或者靠墊上,只賣上等人家,物以稀為貴,你比我懂。」

「小嘴真會說,」她拿著那圖樣,低聲問沈蘇:「你想要什麼價?」

沈蘇思索了一下她要買的東西,伸出一隻手:「掌柜姐姐,我也不多要,你只要用白棉布或者淺色棉布,用最簡單的粉色線,按著這個樣圖綉出來,做成正方形或者心形或者圓形的枕頭或者靠墊,成本低廉卻利潤豐厚,我只要五兩銀子,外加這點娟紗,就行了。」

「……你是來搶錢的吧?」差點沒被她噎死,這一口說出來還擺著占理的樣子,掌柜的拿著那圖紙的手都抖了,她當然知道這個好賣,沒有哪個女孩不喜歡的,她看了都想要幾個呢。

沈蘇笑的人畜無害,只是伸著小手。

僵持之後,掌柜還是把錢給她了,但是娟紗卻只給她最單色的白紗,就算是白紗也不便宜,一尺十文,她要了一匹!

「姐姐,你怎麼稱呼?下次我來還找你。」沈蘇抱著那匹娟紗出門時又回頭問,伸手拉著她的衣角不鬆手。

「還有下次?」她真是這次被宰的多了:「我叫陳菡芙,你再這麼高的價錢,就別來了。」

連推帶打發的把沈蘇送出來,她立刻就回去,這丫頭看著人小,卻倍兒精明,說的都是實話,根本不能在價錢上糊弄她,害的出了這麼大的血,不過一張圖樣,——不過這圖樣是真可愛啊,看的人愛不釋手的。

陳菡芙拿著圖紙大發了一筆暫且不提,單是沈蘇抱著娟紗揣著銀子,去買了油鹽醬醋,又買了些成衣,還有一張床。這些是必須品,之後,銀子銳減到二兩。

賣床的那家送貨,沈蘇就是這麼打算的,趁著送貨上門她直接回來,雖然很多人都看見了,但不過就一張床,誰也不能說什麼去,沒有床睡地上,會風濕的。

「你去哪兒了?」一進家門,孟明揚直接就問,根本就沒看她身後的那馬車。

沈蘇讓他看後面,送貨的小哥讓他搭把手把床抬下來,屋裡,沈蘇已經讓眾人試衣服了。

「好不容易安生了,總要沾點新氣兒,試試大小,我手笨不會做衣服,好在會做點別的,以後倒也不發愁這個。」沈蘇一邊說著,一邊給小茹試衣服。

王氏在一旁看著時不時伸手摸著,沈蘇也給她換上,她都買了,家裡人多,她買的是最便宜的棉布的,沒錢就沒錢著過,開心才是最好的,就算現在只是粗布衣裳粗茶淡飯,但這樣不受氣,就是最好的。##### 王氏穿上一直摸了半天,然後就脫了下來,還給了沈蘇,這動作,讓人心酸不已。

「娘,這是給你買的,你的,不用給我,是你的了。」沈蘇連比劃帶重複的,把衣服給她,眼眶都紅了。

小茹也高興,小方和明毅也都有,不過明揚卻送走了人之後立刻進來問:「蘇兒,你哪來的錢買這些?」

沈蘇指了指自己的頭:「明揚,不要小看人啊,真當我這腦子白長的?」

「你腦子怎麼了?就算沒白長,和這錢有什麼關係?」孟明揚沒太明白,他就想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來的,剛才卸下了床,還發現一袋子米和一袋子白面。

那是小麥磨出來的麵粉,可是小麥沒有玉米好種,更不能和紅薯比,所以這些東西都比玉米貴。

「腦子代表知識,就是學問,我有這個智慧,自然就能吃這個飯,你看,能文的人吃筆杆子的俸祿,能武的人吃拳腳的飯量,我有這個能力,錢自然來的清白,我雖然是個女子,但長姐為母,孟母尚能三遷,我自然也要做個好榜樣。」沈蘇直接拉過沈方:「我要為弟弟以後上學攢錢,還有妹妹以後出嫁,幼弟上學。」

說了半天還是沒說出來錢哪來的,孟明揚有點急了,沈蘇不逗他,用腳尖在地上畫了幾下,一個豬頭臉就出來了:「這個,可愛嗎好看嗎?如果畫在手帕上或者荷包上,有人喜歡嗎?」

看著那個明顯是豬臉卻很可愛的樣子,孟明揚點頭:「好看,看著就挺想要的。」

「那,別人想要怎麼辦?」沈蘇完全沒回答他,只是給他相關的提示,他自己就想到了,這結果,就是有錢。

「可是,這些東西……」也得很多錢吧?孟明揚還是有點懷疑。

沈蘇沒說話,反正她都已經花了,而且還沒花完。

趁著天還沒黑完,她去做飯,因為一直沒錢,連油燈都沒用,一直都是趁著天光,所以沈蘇做完飯又趁著還能看見在院子里種了點時令菜苗。

夏初的時候就種番茄黃瓜辣椒茄子,這些菜好活還好吃,院子里地方也夠大,關鍵是,沈蘇會種這些,她原本還想買豆角的,可是沒見到苗子。

「你忙什麼呢,飯都不吃。」孟明揚發現她格外的忙,從日頭西斜回來到現在月亮都升了,她還沒忙完,也不說燒水的事了。

「你趕緊去燒水,一會兒孩子們都睡了就洗不成了。」沈蘇抬頭看到月亮急忙交代,這都什麼時間了,她忙著種菜苗也沒管。

「你先吃飯吧。」孟明揚拉了她一把,還是聽話的去燒水了。

吃飯不急,沈蘇忙完菜苗才去吃飯,心情很好,給他們洗完澡之後,還說了一會兒百家姓。

孟明揚就在外面聽著,心裡驚訝的不是一點,沈蘇越來越厲害了,根本不像之前打聽到的那樣,是個寄宿在大伯家的粗糙丫頭。

他特意讓沈蘇先洗就是這個,每次沈蘇最後洗,他就忍不住偷聽,現在他最後洗,可以麻利的洗完回房間正大光明的看,但今天也太讓他驚訝了。

「蘇兒,你怎麼懂這麼多?」孟明揚上身水都沒擦就進來了,他實在是太驚訝了,忍不住直接就進來。

這麼問,那就是他也讀過書,至少讀過百家姓了?沈蘇把他當自己人就不掩飾了,找了個鬼神理由糊弄道:「我之前不想換親,被打了一頓,在床上躺了兩天,醒來就知道了很多事,這個我一直都沒敢說,怕被人當成妖怪,你不會覺得我是妖怪而不要我了吧?神婆說,這是撞了神,被點醒了腦袋。」

這個時代人都敬畏神靈,雖然沒問過是什麼朝什麼代,但都是封建時代,沈蘇也沒細問,她這麼說,孟明揚自然相信,急忙坐在一旁問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我知道的,不能說出來,否則就沒用了,眼下這會兒我們的地還要種,你想好種什麼了嗎?還有院子里我種了菜,沒有豆角,你要是能找來種子,就找點回來,現在啊,趕緊睡,明天還要早起呢。」沈蘇今天跑的很累,操心操肺的。

想多買點還怕人看出來,買少了,又算計著怎麼才能吃好,還得想自己上學時那麼多人都做的那種絹花飾品是怎麼做的,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

孟明揚躺在新床上,聽著另一張床上各種呼吸,前半夜就沒睡著,一直在想沈蘇,她太反常了。

但第二天一早沈蘇就起床做飯,還給院子潑了水鬆了土,油鹽醬醋齊全了,做出來的飯也好吃了,雖然還是沒有菜,但有餅子了,鬆軟酥脆的餅子,還加了油烙出來的,格外香。

這香味,也把李梅給引來了。

早飯做好后,沈蘇就讓小茹端了一盤子給李嬸家送去,讓沈方端了一盤子給孟知恩送去,那是爺爺,如果沒有他主張的換親,她也不會現在和明揚一家了。

「明揚家的,你做了什麼?這麼不會過日子啊,這才一出來,就胡吃海塞了,也不怕到季糧食不夠吃!」李梅一來就準備進來。

「小嬸來了?我做了什麼不重要,只要明揚吃的飽吃的多就行,你來有事?」看著她那臉,沈蘇就覺得厭惡,怎麼就有這麼虛偽的人。

「我來看看你們這房子,前天和下雨,你們有沒有收拾啊?」她說著,就要進來。

小茹拉著籬笆木門不給開,直接把她擋在外面,讓她的臉色頓時變樣。

「給我開門,你們還要背著我嗎?我是你們小嬸!什麼東西不能給我看看,啊?開門!」她踢著籬笆門,這種門沒那麼結實。但是草繩幫過的,她一時還踢不開的。

「小嬸,我們已經分家了,這麼多天了,村裡都知道。」沈蘇淡淡的來了一句,並不讓開門。小茹是不會給她開門的,她這種人,根本就不能進來。

「那我也是你長輩!我進個院子都不行嗎?給我開門!你做的東西不敢給人看,是不是偷的?小小年紀就不學好,真是沒娘孩子不成樣子……」

李梅直接說的越來越不能聽,沈蘇也沒娘,這話聽著就讓人來氣,更何況她脾氣本來就不是好的:「小嬸,這是我家,你在我家門前這麼叫吵,還說我的不是,你真覺得你是長輩嗎?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你還有點長輩的樣子嗎?」

「你還知道我是長輩,那還不開門是吧?」她瞪圓了眼,看著裡面那草瓦結合的大磚房,還有那似有似無的香味,準備胡攪蠻纏。##### 孟明揚去取玉米面了不在家,沈蘇站在門口和她對著,不能開門,屋裡王氏拉著明毅沒出來,小方也沒有回來,還在隔壁李嬸家。

同樣都姓李,怎麼差別這麼大,沈蘇吐槽了一句,看李梅要潑婦大撒街了,讓小茹進去,她直接出了籬笆門。

「小嬸,我家做了什麼是我家的事,現在我家裡沒人了,你還要進去嗎?」沈蘇笑了一下:「大人算是人,小孩只是孩子,你要是欺負小孩,我估計你會一直生不出來的。」

「你……」李梅最聽不得別人說她這個,看了一眼她院子里的灶屋,又瞪了她一眼,狠恨的說:「你給我等著!」

沈蘇就知道是今早給孟知恩端了餅子的原因,孟和秋、孟和夏、孟和光那邊她都沒送,這叔叔伯伯的,明揚都沒感情,她才嫁來更沒感情了,這自然是不會送的。

看著李梅走了,沈蘇立刻翻找鎖頭,必須上鎖啊,這就名目張膽的上門來了,那要是她再做個葷菜,是不是要直接搶?可是這些氣味還掩蓋不住,想低調都不行。

小方回來的時候灶屋落鎖了,沈蘇正在門口等他。

「李嬸留你吃飯了?」沈蘇知道李嬸一家人好,就等改天上門認乾娘,人要知恩圖報的。

「姐,李叔問我上不上學,我沒說姐姐教了。」 神罰之上 沈方眨著大眼,時刻謹記姐姐說的,不要對任何人說她認字的事。

「乖,你做的對,進屋說。」沈蘇心裡一驚,還真擔心這個,小方現在年紀也不算小,這個時候就是要穩。

小茹嘴快,直接就說李梅來的事,小方直跺腳:「我們不過做個餅子,給你爺爺送去是因為他是長輩,李氏算什麼東西,有半點長輩的樣兒?也敢來上門?」

男孩子從小就要培養,這話一點都不假,看著小方小大人似的,沈蘇心裡很欣慰。

「好了,你們知道就算了,別告訴你哥,這事,我自由法子,說出去就不靈了。」沈蘇不僅把灶屋落鎖了,一共找出三把鎖,都是那種老鎖,這三間房能鎖的都鎖了,就算自己麻煩一點,也不能讓這辛苦來的東西被人惦記踅摸走了。

「嫂子,你有什麼法子?」小茹離她近,伸手拉著她問,她笑笑,沒說話。

「我回來了。」孟明揚扛著袋子回來,一袋子玉米才磨出來大半袋的面,還有半袋子糠。

「明揚,你能去借個篩籮嗎?」沈蘇打開那糠袋子一看,還有糝也混裡面了,這些收拾出來也還是能吃的,這當然都不能浪費,現在有糠,還能養雞鴨什麼的。

孟明揚一點不懷疑她是真做了個夢知道了這麼多,因為她還是很會過日子的,什麼都精打細算一點都不浪費,還能做出來好吃的,雖然不是什麼絕世美味,但在他這十幾年的人生里,是從來沒有過的美味,就算是娘,也沒做過這麼好吃。

沈蘇篩出來了好幾斤糝,鋪開晾著,就把糠送去給了李嬸家,順帶著把篩籮還了,這還是讓明揚去的。

「蘇兒,李嬸說,等有小雞了,給咱們留一窩。」一回來,孟明揚就高興的說。他知道小雞不好養,這個季節,那些糠也不好放,不用就會霉,沈蘇能想著給李嬸家,他本就很高興,李嬸待他好的很,娘還好的時候就好,娘不好了還是對他好,他不認乾娘就是因為不能再讓人家總是這麼幫他。

「真的?那可待好好謝謝人家。」沈蘇正在切紅薯干,趁著天氣好,得把紅薯面做出來。

「嗯,我今天去看看地,這幾天就該播種了。」孟明揚家裡還沒耕具,這次分家,鋤頭什麼的都沒有,他也沒給沈蘇說,就去借了幾件。

種地的事情沈蘇不懂,雖然會持家,可是她之前也沒種過地,所以這些不知道,只能看著孟明揚忙,她在家裡管好家務。

晚上明揚還沒回來,沈蘇已經管著一家大小吃完洗過安排去睡了,她不敢睡,怕那李梅來找事。

籬笆院子根本就擋不住賊,沈蘇一直在擔心著,直到小半夜裡明揚回來,她才提著心睡下。

這個時節最忙,連著三五天都在外面,可容易回來早一天,太陽還沒落完就回來了,明揚卻說:「我去借種子,明天就能種了。」

「這幾天還沒種完?」沈蘇不懂了,都忙了這幾天了,還沒弄完?本來就那幾塊地,就這麼費事嗎?

明揚撓了撓頭:「這幾天在幫爺爺種,咱家的還沒弄。」

「是不是人家都種完了?」沈蘇雖然不懂種地,但也知道,在這個時候晚幾天都不晚一截子的,心裡有氣又不能說,家裡還這樣,她這幾天都沒閑下來,那些娟紗還沒空做呢。

孟明揚點頭,他一開始被爺爺叫去幫忙,大伯二伯一看他在,就沒再幫,那小叔本就不是幫忙的,所以他們祖孫倆把地種完了,然後明揚的地就耽誤了。

「耽誤了?那就別種了,再等一場雨,我們種紅薯。」沈蘇記得紅薯產量高,無論什麼時候都能種,當然春天種最好,長的快,不過現在種,秋天也能收很多。

「那怎麼行,沒有糧食,我們吃什麼?」孟明揚立刻說:「本來我們這一季的糧食就不夠了。」

沈蘇手裡正拿著紅薯削皮,聽他這麼說氣的皮也不削了,本來這刀還是個大刀,她用著就太沉:「我說你就不能出息點兒?離了這點兒地還不過了? 寒門崛起 現在耽誤都耽誤了,你再種長的也比人家的晚了,還糟人惦記,也幸好這幾天忙,沒遭什麼,你知不知道我這幾天是怎麼過的?」

氣一上來沈蘇也不顧什麼了,指著屋裡說:「你看看這一家大小,還不上心咱家的地,我又是個女的出不了力,還不種點好熟的?早熟早收我們早早準備下一季,就算是長輩,也要尊敬有度,你自己說的,你已經成家長大了。」

一番話說的孟明揚啞口無言,這事確實是他的錯,把自己家的地忘了,還想著沒分家呢。##### 看著沈蘇生了大氣,他低聲道歉:「對不起,別生氣了。」

「你也沒什麼錯,只是,你總不能一點不顧自己吧?爺爺還有三個兒子呢,現在就輪到你這個孫子了?再說了,你上面還有兩個堂哥呢,孫子里也不是你出頭。」沈蘇呼出兩口長氣,紓解心中鬱悶,重新削皮做飯。

在灶屋裡,只剩明揚和沈蘇的時候,明揚才說:「其實,無論種什麼,咱家都沒種子,都得借,爺爺說幫咱們借種子。」

「你想啊,這家家都種的玉米,玉米種那肯定不好借,但紅薯就不一樣了,都是用來吃的,幾乎家家都有地窖,咱們自己也能借來,到季了還了,可能我們下一季就不用這麼艱難了,中間有個過渡的話,我們會好過一點呢。」

沈蘇也緩和了語氣,這種事情急也沒用,還是要一點點來,其實她的想法是,趁現在這段時間做些手工攢錢,到街邊租房子住,還可要做點小生意什麼的,比死守著幾畝地要好過。

不過看明揚這樣,她這話說出來太早,就沒說,這沉默里做好了飯,招呼一家出來吃。

「小方,你以後跟你明揚哥睡一張床,早上跟著打拳。」沈蘇盛了飯,一邊給他一邊交代。

「姐,我想讀書。」小方眼前經常被她念叨的是要讀書要讀書,現在突然改了,他很不習慣。

「不耽誤你讀書,等地里有了收成,給你找個先生。」孟明揚也想讀書,可是這話他自己知道,真要去讀書,還是沒錢的,一邊安慰小方,也算安慰自己。

沈蘇給大家盛了飯,吃飯不耽誤說話:「最近地里忙,你們都要乖乖的,小茹跟著我做飯做家務,小方你領著明毅玩,娘最近也很乖,不用特別操心,明揚你可以放心家裡,弄好地里。」

「嗯,吃完飯我去借種子,明天就種,反正咱家地也不多,兩三天就弄完了。」明揚一口氣吃了兩碗,擦了擦嘴就出去了。

沈蘇本來還想交代幾句,看他的背影,還是尊重他的自尊心吧,十幾歲的時候正是自尊心強的。

收拾了碗筷,燒了水,又給一家上下洗過之後,讓小茹去管著他們睡覺,沈蘇坐在院子里就著月光,看著那匹娟紗。

她本來打算就這麼直接用,但原主好像會一點繡花,可惜沒有綵線,不過這也給了她另一個想法,印花。

枯坐半宿,一直等到明揚回來。

「還沒睡呢?借到了,明天直接去借了去地里。」他一臉興奮:「你說的真准,玉米種子不好借,可是我一說借紅薯,都同意了。」

「你借了幾家的?」還都同意,就那些地,用得著借多少?

「這邊挨門三家,李嬸楊叔王大爺,一家一百斤,等收下來就還。」他說著去灶屋舀水,準備洗。

沈蘇點頭:「那你趕緊洗洗早點睡明早好上地里,我再坐一會兒。」

一身水的明揚露出個頭:「你坐一會兒還幹嘛,去睡吧。」

小孩子心性,什麼都不懂,睡什麼啊,她發愁焦心,在想該怎麼掙錢,天說熱就熱了,面啊米啊什麼的都不好放了,還不能讓人看到,最重要的是,連個院子都沒有。

她準備這三五天再去鎮上一趟,看看這個時節什麼緊俏,雖然她沒有什麼特殊的技能,但現學也不難。有了打算,沈蘇略略安心,去休息了。

明揚確實聽了沈蘇的話,種了紅薯,但還是種了兩畝玉米。他在地里忙,沈蘇在家裡做飯做家務,一有空就開始做絹花,她做的不是這個時候戴頭上的那種,而是模擬的可以擺放的。

雖然是白娟紗,但沈蘇用花汁染色,自帶一股子香氣,新做了果木的匣子裝著,自帶著清香。

「小茹,我要去鎮上,你在家裡看好家,等我回來給你帶糖葫蘆。」沈蘇背著背簍,裡面放著四五個木匣子,上面放著一些竹編的籃子,只有巴掌大小,很是精巧可愛。

「嗯,嫂子放心吧,我一定會看好家的。」小茹很懂事,別看年紀還沒小方大,但女孩子天生早熟,比小方還懂事。

沈蘇背著背簍去了鎮上,小鎮不大,可她還是不認識誰,只好又到了那家綉坊,厚著臉皮找掌柜的陳菡芙。

「陳姐姐,我又來了。」 靈卡世界大冒險 沈蘇年紀雖然十三,可是因為餓久了,現在都沒長開,看上去還是個小孩子,她也索性扮嫩到底,說話就像個小孩子。

「你這次又有什麼東西?」陳菡芙對她印象深刻,記的很清,她來了一說話就想起來了,頓時防了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