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只見這是一片繁星閃耀的無垠星空,在這片星空的中央,正雙腿叉開的昂然站立著一個怪物!

這怪物身高萬丈,周身圍著一塊黑色的獸皮,肌肉虯結,頭頂凸起,生著一隻長長的粗大尖角,渾身漆黑,連雙眼竟也是漆黑色的。

竟赫然是當初授給張葉聖祖魔功第一式的那個怪物!

張葉心中驚詫莫名,獃獃的望著這氣勢雄渾的怪物。不過這次這怪物並沒有任何的舉動,它只是緩緩轉頭,深深的看了張葉一眼后,龐大的身軀便忽然開始慢慢消散起來。

猶如晃動的水面一樣,只是晃了兩晃,怪物的身形突然就在星空中消失了。

而接著,依然是在這片繁星閃耀的星空中,忽然又出現了一棵高大無比的黑色古樹來。

這古樹同樣高達萬丈,通體漆黑,就那麼聳立在星空中,好像整個星空都是它所孕育的一樣。這黑色古樹上一共有七條粗壯的枝幹,以某種神秘的規律從樹榦上交錯伸出,其上枝葉繁茂。

只是一眼,張葉便認出,這正是當時在水潭中見到的那棵黑色大樹。

不過這星空中的古樹,比起潭底的那棵,龐大了何止千萬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潭底的那棵樹怎麼會出現在這星空中?」張葉無比的驚愕。

就在這時,這棵黑色古樹跟方才的那龐大怪物一樣,突然慢慢的晃了幾晃,便在星空中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是一片虛影一樣。

接著,這片無垠的星空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終於在片刻后,也一閃的在張葉腦海中不見了。 這兩種詭異的情景,在張葉腦海中突然出現,又很快消失,顯得極為突兀。

張葉睜開雙眼,神情中又是驚異,又是茫然。

那氣勢雄渾的怪物跟黑色古樹,他都並不陌生,但是為何在他剛開啟神識竅時,突然出現在腦海神識中呢?

記得當初第一次看到那怪物時,它授予了自己聖祖魔功第一式,但是這次卻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突然的消失了。 病嬌重生守則 而那黑色古樹,更是沒有任何動靜,就那麼顯現了一下。

「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張葉苦苦思索著,「難道這是一種什麼預示?」

不過想了半天,張葉仍是毫無所得。

終於,張葉搖了搖頭,放棄了思忖,猛地站起身來,走出石洞,沿著礦洞向那石室方向走去。

現在他神識竅已經成功開啟,下面便是要去履行對石棺中老者的承諾了。

一想起一旦去取回了石棺老者想要的東西,便能獲得吸靈**下半部,張葉心中不由一片火熱。在這兩個月的修鍊中,對於吸靈**的威力,張葉可謂是震撼至極,他怎麼也想不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按這種修鍊進度,恐怕再用不到一年,他便能向靈脈期挺進了。

石室中依然魔氣繚繞,在藍芒珠的照耀下,石棺依然靜靜的在原處。

「沒想到只用了兩個月,你就開啟了神識竅,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剛走入石室,張葉還未開口說話,石棺中老者蒼老的聲音已經響起,聲音中帶著一絲奇怪的驚詫。

顯然,這老者已經立刻感應到了張葉如今的修為。

張葉微微一笑,直截了當的問道:「你需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現在我應該可以幫你去取了。」

「好。」老者輕笑一聲,接著卻沉默了下來,過了片刻,突然問道:「你聽沒聽說過一種名為養神木的靈物?」

「養神木?」張葉一怔。

他當然聽說過養神木。

養神木是一種能溫養神識的靈物,對神識竅期的修士尤其有用。而除了這種功效外,據說養神木還有一種非常獨特的效用,它能儲存修士的一縷分神,並且能讓這縷神識長久不消散,所以對靈脈期修士也頗為有用。

不過對於修為更高的修士,這就是一種雞肋靈物了。畢竟,在修為達到七竅境后,修士的神識跟靈脈境時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即使是一縷分神,養神木也已無法承受的住了。

不過,養神木也算是靈脈境里的極品靈物了。

但是它畢竟是靈脈境的靈物,張葉臉上露出極為奇怪的神情,問道:「你讓我去取的東西,不會就是一塊養神木吧?」

「正是一塊養神木。」老者微笑道,「你一定很奇怪,我怎麼會需要養神木的?不過關於這些,我現在沒法向你解釋。另外,有一點我要糾正一下,我不是讓你去取,而是讓你去買。」

「去買養神木?」張葉感到愈發出乎意料,一怔之後,不由苦笑了起來。

老者的這個條件,果然是對他沒有任何危害。但是養神木這種對靈脈期修士都大大有用的靈物,哪裡是他能夠買得起的,恐怕怎麼也得上萬塊靈金了。

雖說身處礦洞之中,到處都是靈金砂,但是靈金砂是需要煉製后才能形成靈金的,張葉自然不具備這種能力。再說,即使有了那麼多靈金,他根本也沒法帶在身上。

當下張葉苦笑著將這些顧慮告訴了老者。

「這個很好解決。」老者聽了之後,立刻就笑了起來,「我既然讓你去購買養神木,自然有所準備。」

說完,從石棺上突然傳出「蓬」地一聲輕響。

只見石棺上白光猛地一閃,接著那張葉無論如何推不開的棺蓋,竟然慢慢的懸浮了起來。等升起兩尺許后,棺蓋停了下來,靜靜的懸浮在空中。

這一下大為出乎張葉的意料,接著他立刻就愣住了。

張葉正站在石棺前,棺蓋忽然升起,他立刻就看到了石棺中的景象。

躺在棺中的人,竟然是一位身穿潔白衣衫的青年。

這青年黑髮披肩,雙眼緊閉,雖然臉色極其慘白,但是卻是長眉懸鼻,長相甚是俊秀。他雙臂交叉放在胸前,胸口沒有半絲起伏,動也不動,好像已經死去了很久。

最引人矚目的一處是,這俊秀青年的眉心處,竟然是一片漆黑色,就好像是被墨筆在眉間點了一下似得。

就在張葉驚怔的時候,這俊秀青年右腕上所佩戴的一個黑色手鐲,忽然慢慢的自動從手腕上褪了下來,然後慢慢升到空中,接著一拐彎,又慢慢的向張葉飛去。

然而就在這時,張葉突然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一道強大無匹的神識,忽然在石室中掠過。

張葉已經開啟了神識竅,對神識的感應已很是敏感。這一刻,他就感覺好像有一道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神識,從礦洞外極遠處傳來,頃刻間鎖定並籠罩了整座山峰。

石棺內的俊秀青年顯然也感受到了這道神識,他眉間的黑色突然猛地一晃,接著懸停在空中的棺蓋,立刻迅捷無比的落下,「蓬」地一聲幾乎是砸落在了棺口上,緊接著石棺上白光猛地一閃,又恢復了方才的原狀。

而那黑色手鐲似乎立刻失去了某種力量的牽引,在空中一停,向地面上墜落。

張葉眼疾手快,趕忙一把接住。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就在張葉剛接住手鐲時,剛剛掠過石室的那道強大神識,像是感應到什麼似得,忽然又轉回停留在了石室中。

張葉臉上變色,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能清楚的感應到,這道神識似乎特意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而以這道神識的強大程度,張葉有一種感覺,只要施展這神識之人心念一動,立刻就能像碾過一隻螞蟻般的將他滅殺。

開啟神識竅后,修士的神識強度大為提升,感應天地靈力的能力也大為增強,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從此之後,修士的神識便可以真正的加以培養修鍊,等神識強大的一定程度,便可以作為一種殺敵的手段來應用,對對手的神識加以攻擊。

而修士的神識一旦受到重創,輕則變成行屍走肉,重則便會當即斃命。

所幸這道神識好像對張葉並無歹意,在停留了幾個呼吸后,這道神識便又一掠而過了。

過了良久,等這道神識似乎已經徹底離去后,張葉心裡才算鬆了口氣,但是臉上卻仍滿是震撼之色。這道神識實在太過可怕了,張葉有一種下意識的感覺,即使是七竅境的修士,恐怕神識也遠沒有如此強大。 在此期間,石棺中的俊秀青年沒有絲毫聲響發出,好像突然陷入了沉睡中。

張葉吐了口氣,輕聲問道:「剛才那道神識你感覺到了沒?」

張葉自然知道石棺里的青年一定感應到了,之所以如此問,是張葉在好奇和震驚之下,想跟石棺里的青年討論下這突然出現的強大神識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石棺里的青年顯然不願意討論。

「嗯。」石棺里又傳出了那蒼老的聲音,此時他的語氣顯得遠沒方才那麼輕鬆,似乎充滿了心事,他淡淡的回應了張葉一句,便轉而道,「這黑色手鐲是一個空間手鐲。裡面放的有二十多萬塊靈金,足夠你購買養神木了。」

見石棺青年對那道神識避而不談,張葉不由微微一怔。

這石棺青年形體面貌如此年輕,聲音卻如此蒼老,本來已經讓張葉很是奇怪,此時他感覺到這石棺青年對方才那道神識好像有著極深的忌憚,似乎根本不願意提及絲毫,心中不免愈加奇怪了。

「難道剛才那道神識,是因為他才出現的?」張葉立刻想道。

也難怪張葉會有這種想法,因為那道強大的神識晚不出現早不出現,偏偏是在石棺青年現身之時突然出現,就好像是感應到了石棺青年的氣息一樣。

不過既然這石棺青年不願提及,張葉自然不會繼續詢問。此時他剛回過神來,一聽這石棺青年的話,立刻又是一驚。

在修鍊世界里,空間物品是一種很獨特的東西,因為這種物品並不能用靈力來操控,而是用神識來控制的。也就是說,只有修士在開啟神識竅后,才有能力使用空間物品。

而空間物品據說是由修為極深或者具有空間天賦的修士,將一定的空間煉化到物品中所煉製出來的,裡面的空間有大有小。而很顯然,其內空間越大的物品,價值自然也就越昂貴。

而這黑色手鐲里竟然放著二十多萬靈金!

二十多萬靈金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佔用的空間絕對不會很小,這黑色手鐲里的空間會有多大?

張葉立刻將神識透入到黑色手鐲中,他馬上看到,在這手鐲中,赫然是一間成環形的大廳。堆堆小山般的靈金在大廳中堆積著,但是也只是佔據了不到四分之一的手鐲空間。

「恐怕這黑色手鐲的價值就不止二十多萬靈金吧。」張葉暗暗咂舌。

空間物品的價值極為昂貴,據說裡面空間達到丈許方圓,就已經要數萬靈金才能購買到,而這黑色手鐲如此空間,其價值可想而知了。

與此同時,張葉忽然想起從那殭屍般的人腰上搜到的黑色袋子來,此時突然提到空間物品,他不由想道:「那黑色袋子用靈力無法打開,難道會是一個空間袋?」

這時,只聽石棺青年接著說道:「在大些的坊市中,均有養神木出售。手鐲里的靈金你可以隨意支取,但是記著,我需要的是頂級的養神木,普通的養神木對我並無用處。」

「你剛開啟神識竅,境界還需要穩固,你也可以趁機購買一些靈藥供自己服用。」石棺青年頓了頓,淡淡的說道。,「你現在可以去了。等你買到頂級養神木之後回來找我,我自然會將吸靈**的後半部傳授給你。」

說完之後,石棺中再無任何聲響。

從進入礦洞起,到現在已經四個多月,張葉如今成功開啟神識竅,也早想出洞轉轉,於是也不再在石室中停留,說了一聲「好的」后,便轉身向外邊走去。

彎月在天。

洞外正是夜深時分,山谷內靜悄悄的。

「要去購買養神木,得先回到天凈宗才行。」張葉抬頭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語道,「天凈宗開辦了那麼多坊市,想必在這些坊市中,應該會有養神木出售。」

向山谷內瞅了幾眼,張葉並沒有回石屋,他已經四個多月沒有回過石屋,如果突然回去,顯然會引起眾人的猜疑。當下他想了想,走到礦洞旁的樹叢中,藏身了起來。

在來這處礦脈時,那飛行妖獸曾飛行了不短的時間,天凈宗離這處礦脈顯然不近。而這礦脈周邊又布下了有幻陣,張葉對幻陣幾乎一無所知,當然不會冒然去闖。在這種情況下,要想離開礦脈,顯然還得按原先的辦法,被人送出去。

好在當初在靈工殿時,張葉已經問清,每隔十天,那灰袍中年人便會將接取挖礦任務的弟子送入礦脈,同時也會將要離開礦脈的弟子送回宗內,而挖礦弟子相互之間也並不熟悉,這自然是能加以利用的絕好機會。

「如果碰巧今天就是送回宗內的日子,就正好趁機回宗。」張葉暗想道,「如果不是,那也不妨在礦洞內再等上幾天。」

打定主意后,看看天色尚早,張葉便蹲在旁邊的一棵大樹旁,開始整理身上的物事。

他現在身上的東西還真不少,在他懷裡,有一個裝有黑甲蟒妖丹的木盒,一塊靈金,還有靈工殿發給他的那塊「靈玉牌」,另外還有紅晶石和藍芒珠,最後一樣,是從那殭屍般的人身上搜出的黑色袋子。

將這些物事擺在地上,張葉先拿起紅晶石,擺放在已經戴在右手腕上的黑色手鐲上方。

既然有了這空間手鐲,自然要將這些物事都放入手鐲中,也省的放在懷裡礙事。

張葉眉頭微微一皺,一道無形的神識立刻將黑色手鐲籠罩住,接著他心念一動,那紅晶石像是忽然被什麼東西吸收了一樣,瞬間消失不見了。張葉忙將神識透入手鐲中,立刻便看到紅晶石正靜靜的擺放在手鐲空間中的一角。

滿意的點了點頭,張葉又將其他物事挨個拿起,都如法炮製的存放入了手鐲中。片刻后,還留在地上的,就只剩下那隻黑色袋子。

剛拎起這黑色袋子,張葉突然停了下來。

這黑色袋子也不知是什麼材質,當時任張葉撕拽,都無法打開,至今仍不知裡面放有什麼東西。當下張葉心中一動,立刻將神識放開,向黑色袋子上籠罩而去。

在下一刻,張葉馬上發現,他的神識直透而入。這黑色袋子果然如他所想,是一個空間袋。

不過這袋子里的空間並不大,只有二尺許方圓,裡面放著十多塊靈金,還有一沓符文。

在見過手鐲里的二十多萬塊靈金后,對這些靈金,張葉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不過對那些符文倒是挺感興趣。當下他神識一動,那一沓符文立刻全都被取了出來,整整齊齊的出現在了地面上。

「火彈符,清香符,這是…什麼符文?」張葉拿起這些符文,一張一張的辨認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