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四方陣出現了缺口,這是極其嚴重的後果。

凌傲雪雖然臨危不亂,可是她也知道,要想補上這個漏洞,須得花費不少時間。

而這段時間就是最危險的時刻,肯定會有很多修士要死在其中。

白天的迷霧很濃,三米之外都看不清楚。

于飛趁亂偷襲,如幽靈般快速移動,從不在一個地方停頓超過三秒,這樣就很難會有人察覺。

十分鐘一晃而過,于飛已經暗殺了二十八位重傷的修士,全都是七重天境界,其中金丹高手就有七個。

武周玄聖界的女修大部分都聚集在凌傲雪身旁,于飛不敢直接前去搶奪。

但是這一次防線被突破,凌傲雪身邊找不出太多可用之人,只能派女修出馬,暫時抵禦凶靈的進攻。

這種情況下,于飛便有機可乘,開始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女修身上。

究其原因,于飛已經搶到了不少金丹,可女修嚴重不足,缺乏爐鼎就難以凈化金丹,那將大大影響他的修鍊速度。

這時候,一個九重天高手朝著缺口衝來,一掌就擊飛數頭凶靈,有效制止了事態的蔓延。

于飛咒罵一聲,意念鎖定三個女修,身影瞬間拉長,下一秒就俘虜了三個女修,如一縷青煙眨眼遠遁。

那九重天高手有所察覺,但因為凶靈太多,根本沒辦法照顧過來。

二十分鐘后,缺口被堵住,但是武周玄聖界卻損失了三十多位修士,其中就有一些六重天境界的傷員死在凶靈手中。

凌傲雪顧不得發怒,讓八位九重天高手出馬,身邊僅留下四位九重天高手保護。

推動著四方陣,快速在山林迷霧中穿梭。

凶靈不死不休,根本不知道恐懼為何物,雖然損失慘重,但那股殺戮之氣卻讓所有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死亡的陰影隨時籠罩在大家的心頭。

原本意氣風發的武周玄聖界高手,如今終於體會到了葬龍絕地的可怕,這絕不是人呆的場所。

于飛離開了武周玄聖界的高手,這裡已經找不到適合下手的機會,他開始朝著大夏太皇界靠攏,打算從那裡下手。

目前的大夏太皇界還有八十六位修士,其中女修二十七人,有妖刀魔鷹率領,同樣擺出一個四方陣,在凶靈圍殺中快速前進,朝著第三防線衝去。

之前,異能者利用導彈破壞了大夏太皇界的防禦陣法,導致三十餘人受傷,半數都是重傷員,根本沒有自保能力。

這些傷員中,就不乏一些女修,只是數量相對不多,僅有六七個。

于飛迅速靠攏,正考慮如何下手,前方就出現了異能者,正是卡迪蘭羅,他率領十位異能者發起突襲,其中就有一些變異超能者,擁有可怕的高科技武器。

妖刀魔鷹大怒,防禦陣法被破,導致傷員眾多。

如今這些異能者還敢現身偷襲,這簡直就是可惡。

那一刻,魔鷹派出六位九重天高手,意圖一舉將十一位異能者全部剷除。

于飛瞧准機會,在雙方激戰之時發動突襲,衝破了大夏太皇界的防線,讓凶靈長驅直入。

這樣一來,混戰開啟,于飛專挑傷員下手,很快就擊殺了十八位七重天修士,得到了五枚金丹,還擒獲了四個女修。

原本于飛還能再擒獲兩個女修,但是那兩位實在是長的不受看,于飛怕自己會做噩夢。

一閃而退,于飛及時收手,因為另一位九重天高手已經逼近,于飛還不想過早暴露。 (三更送上,求訂閱支持。)

大夏太皇界這邊,因為于飛就損失了二十二位高手,加上凶靈又殺了三個六重天修士,異能者殺了一位七重天高手,總計損失了二十六人,僅剩下六十位高手。

從歸魂島的三百二十人到後來的一百五十人,再到離開歸魂島時的一百人,大夏太皇界可謂是諸事不利,如今只剩六十人,這簡直快要把魔影給氣瘋了。

唐天壁與陸放也是面色陰霾,葬龍絕地的可怕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形勢越發的不利了。

于飛一閃而去,繼續趕往下一處,尋找宋玄天都界的高手。

防禦陣法破滅之際,宋玄天都界還剩下八十五位修士,其中女修二十六個,傷員二十三個。

他們此時已經快要逼近第三防線,而凶靈的進攻也變得異常兇猛與殘酷。

很多宋玄天都界的修士身上都沾滿了鮮血,身上帶有不同程度的傷勢,但大家都在堅持。

那些傷員被保護在中間,暫時免受凶靈的迫害。

于飛趕來之後,首先觀察了兩分鐘,對具體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后,這才開始發起進攻。

于飛還是採用之前的策略,直接打開一個缺口,讓凶靈從缺口中沖入,打亂宋玄天都界的陣腳,自己則趁機渾水摸魚。

短短三分鐘,于飛就擊殺了十五位七重天境界的修士,奪去了四枚金丹,搶多了五位女修。

這時候,有九重天高手盯上了于飛,沖著他怒吼咆哮,發起了進攻。

于飛全力閃躲。人如幽靈般一閃而逝,藉助凶靈的掩護,衝出了敵人的包圍圈,消失在了迷霧中。

慘烈的廝殺持續了半個鐘頭,凶靈最終擊殺了五個修士,宋玄天都界才補上缺口。

如此一來,宋玄天都界這一次損失了二十五位高手,還剩下六十人,正好與大夏太皇界的人數完全相同。

在怒吼與咆哮聲中。宋玄天都界的高手沖入了第三防線,消失在了迷霧中。

同一時刻,大夏太皇界、武周玄聖界的高手也都闖入了第三防線,進入了第四區域中。

于飛回到了山谷,躲入了山洞中。開始整理今日所得,絕對是大豐收。

從武周玄聖界開始,二十八位七重天修士,三位女修,七枚金丹,這就是于飛的成果。

大夏太皇界這邊,十八位七重天高手。四位女修,五枚金丹。

宋玄天都界那兒,十五位七重天修士,四枚金丹。五位女修。

統計下來,于飛這一次足足吞噬了六十一位七重天修士的畢生真罡,奪去了十六枚金丹,搶到了十二位女修。

目前于飛氣海之中。金丹數量達到了六十五枚之多,其中未曾凈化的金丹數量多達二十五枚。

百花爭春圖內。女修共計十八位,其中可用來做爐鼎的有十六位,與金丹數目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于飛感覺全身發熱,獸血沸騰,已經快要壓制不住。

簡單叮囑了小和尚幾句,于飛便開始在洞內修鍊,放出女修盡情發泄,盡情享受,一舉多得。

享受需要時間,發泄需要時間,修鍊需要時間,提升實力更是需要時間。

于飛此刻擁有充足的資源,最缺的就是時間。

三個小世界已經進入第四區域,異能者與徐天陽、紀斐等人必然也都會跟入。

到時候,整個第三區域就剩下於飛一行人,說起來很清靜,就連凶靈都不會來打擾,正是修鍊的好時機。

然後閉門造車可不行,于飛固然可以安心修鍊,但若是三個小世界的高手闖過了獸王那一關,搶險進入了四季島嶼,那時候可就後果嚴重。

從五行島嶼的情況推斷,四季島嶼上一定也蘊含著諸多機緣,擁有充足的靈氣。

萬一被三個小世界的高手搶佔了,到時候豈不虧大了?

另外,于飛還需要藉助三個小世界的金丹高手與女修進一步提升實力,爭取達到肉身不朽。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因為這一系列的問題,于飛進入第四區域也是必然的結果,且不能拖得太久。

一天時間眨眼即過,于飛連續修鍊了十八個小時,耗費了六位女修,凈化了六枚金丹,讓金字塔由十三重晉陞為十五重,整個人實力暴漲,渾身金光外露,好似金甲戰神一般,每一寸血肉,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

于飛氣海之中,囤積的大量真罡已經煉化吸收了四分之一,但是身體經脈卻沒有絲毫飽和的跡象,還能一直不斷的融合吸收,就像是一個無底洞。

對於這樣的體質,于飛也很頭疼,無限潛力有時候也是一種痛苦。

休息了片刻,于飛繼續修鍊,分秒都不放過。

並且,在修鍊過程中,于飛還取出靈泉之中的泥碗,飲下了一碗超級濃縮的靈液,這可是大補。

這種靈液可以易經伐髓,讓人脫胎換骨,時間越久效果越好,泥碗已經在靈泉中侵泡了許久。

這一次,于飛又足足修鍊了二十七個小時,耗費了九位女修,凈化了九枚金丹,讓氣海之中的金字塔從十五重晉陞為十八重。

至此,于飛身邊僅剩下兩位精品級美女與一個八重天女修,其他爐鼎全都耗光了。

十五個爐鼎,四十五個鐘頭,于飛氣海之中的十三重金字塔變成了十八重金字塔,自身凝聚的那枚金丹也增大了一倍,變得越發的神異,透射出鎮壓諸天的恐怖之氣。

吞噬而來的真罡已經煉化吸收的一半,于飛感覺自己已經達到了七重天巔峰,可身體仍舊沒有達到飽和,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精神領域方面的成就也有了明顯提高,腦海中的正反漩渦已經多達六組,好似六對混沌漩渦,一正一反,孕育著諸天神魔。

九道緣與冰魂依舊被那歲月長河分隔,形成一個陰陽魚,蘊含著天道莫測。

于飛收起百花爭春圖走出山洞,發現小和尚正一臉緊張的看著谷外,那裡有一條紫龍。

那是無數凶魂匯聚而成的紫龍,曾襲擊過武周玄聖界的高手,力壓九重天初期的強者。

如今,它不進入第四區域,反而堵在這山谷之外,顯然是沖著于飛這個洪荒使者而來,想要把于飛滅殺在這。

「于飛哥哥怎麼辦,這傢伙很厲害,把這堵住了。」

小和尚一臉擔心,似乎已經吃過虧。

于飛緩步走來,眼神中透著一股醉人的神采。

「我去會一會它。」

于飛的聲音很平靜,給人一種從容的感覺。

山谷外,紫龍發現了于飛,發出了震天的咆哮,四周的迷霧紛紛散開,露出了上百頭凶靈,將整個山谷團團包圍。

于飛縱身而起,落在谷口處,眼神如電的看著那條紫龍,隨即沖入了迷霧中。

「吼!」

紫龍咆哮震天,自動朝後退去,空出了一塊交戰之地。

諸多凶靈紛紛散開,一雙雙血紅的眼睛怒視著于飛,恨不得把他吃下去。

于飛傲然一笑,人如輕煙般一閃而過,雙手一紅一白,玄冰烈火同時催動,化為毀滅的使者,開始屠殺山谷外的凶靈。

這些凶靈大多體型驚人,長著兩個或是三個頭顱,擁有媲美七重天修士的實力,如一頭頭巨獸,朝著于飛衝去。

于飛長嘯一聲,如虎入羊群,玄冰烈火霸道絕倫,不是冰封就是焚毀,打得凶靈慘叫嘶鳴。

紫龍怒吼一聲,如一道紫色的幽靈射向于飛,散發出恐怖的氣息。

于飛眼神匯聚,黃金瞳結合黃金眼,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金黃色光華,堪比神劍鋒利。

紫龍速度快捷,避開那些黃金利劍,張口吐出一道紫色閃電,直逼于飛的面門。

「來得好!」

于飛右手一拳揮出,數不盡的閃電纏繞在手臂上,化為雷霆之威,硬接了紫龍的一擊。

紫色閃電撞在於飛拳頭上,瞬間引發爆炸,一舉將于飛震退,威力大得驚人。

于飛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身體快速騰空,施展出烈火四極,左手擎天,右手滅地,左腳鎮壓,右腳毀滅,打得紫龍怒吼咆哮,全身紫光亂竄,無數凶魂被瞬間摧毀。

然而紫龍厲害,絕非一般凶靈可比,雖然被于飛重創,但很快就恢復過來,化為一片紫色的海洋,數不盡的凶魂纏繞著于飛,試圖將他吞噬。

于飛渾身雷電環繞,任何凶魂只要靠近,就會被雷電擊碎,最終形神俱滅。

「禁魂奪魄斬!」

于飛大吼一聲,一道道旋轉的精神異能化為神奇的光刀,專斬凶魂厲鬼,堪稱無堅不摧。

紫龍驚怒,所有凶魂快速匯聚,再次凝聚成紫龍的身軀,化為一道紫色的光箭,朝著于飛衝來。

于飛長嘯震天,一道道旋轉的光刀開始匯聚,禁魂奪魄斬化為一道璀璨的神劍,纏繞著雷電,蘊含著神威,聚合九天之力,讓人靈魂戰慄,萬物生靈臣服。

于飛御劍攻擊,璀璨神劍夾著無上神威朝著那道紫色光箭斬去。

附近,一頭頭凶靈被恐怖的力量撕碎,滿天血雨橫飛,虛空開始破碎,蒼穹開始哭泣,大地在顫抖,山河在悲鳴,深深為雙方的實力所震驚。 當我們穿過了青銅大門,沿著門后的墓道向前走去的時候,心中壓根就沒有想到,就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前方,會是那樣一處巨大又怪異的世界。

當時,我們來到了墓道的重點,首先覺察到的是一片巨大的空曠。而緊接著,當我們四個人,四盞探照燈一起向前方掃射過去的時候,我們這才發現,我們無意中走進了一片失落的聖地。

此時擺在我們面前的場景,是我們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沒有見到過的。

首先,在視線所及的地方,我們見到了一個巨大的,直徑至少有數百米的圓形低谷盆地。

那盆地到底有多深,裡面到底有什麼,我們並不是很能看清楚。

我們只是約莫地看到,盆地之中布滿了犬牙交錯的峰石,峰石之間,居然還生長著一些不知名的,顏色灰暗的植物。那些植物有的是藤蔓裝的,有的則是如同松樹一般,劍狀挺立。

在我們的腳下,則是有一條長滿青苔的階梯,一路通到了盆地之中。

除此之外,讓我們感到最驚奇的是,就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側方,也就大約五六十米遠的地方,居然還有一條向盆地中通去的階梯,而且那階梯後面的石壁之上,同樣也有一個黑色的洞口。

我們不用走進洞口中去調查,就可以猜測到,這洞口之中,定然也會有一扇鏽蝕的青銅大門,而那青銅大門再往外延伸。定然還有一道獨眼石門。

這也就是說,其實這地下盆地並非只有一個入口。也或者說是出口。

按照我的推測來看,這盆地的四周,應該是有很多出口的,每個出口的設置應該也都是差不多,也都是兩重門,青銅門和獨眼石門。

到了這時,我總算明白了一些東西,大約知道為什麼前面我們所發現的兩扇獨眼石門。似乎都沒有被破壞過的痕迹了。

很顯然,當年那些科考隊伍,並不是從和我們相同的石門進來的。他們應該是從其他的獨眼石門入口之中,進入到這片地下盆地的。

很顯然,這片隱藏在地下的盆地之中,不但隱藏著巨大的秘密,而且這裡還有一種沙漠之中。極為稀缺的東西,那就是水。如果沒有水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植物在這裡生長。

按照這個情況來看,我們不難想象到,在遠古的時候,這片地下盆地。想必是這片沙漠裡面所居住的人們的取水之處。這盆地中央,很有可能就是一口非常甘洌的水井。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後來他們的統治者死掉了,而且還在這裡構築了巨大的地下空間。把那些人賴以生存的水源佔為己有,封存在了自己的墓穴之中。

當然了。這位統治者定然也是非常地卓越出眾的,至少在墓葬方面,他有高人一等的想法,不然的話,他不會在墓道之中搞出那麼詭異的機關。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