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唇間突然襲來的觸感,閻宸有一瞬間的發愣,但僅僅是一瞬,剎那就回過神來。

老婆發福利了……

吻,纏綿情深。

皮筏順著水流緩緩的走著,帶著上面的兩人,帶著一番別樣的情調。

就在這時,高高低低的聲音傳來,如簫演奏出的曲譜,透著空靈的回蕩,傳入人的耳蝸。

如同是在為這正在擁吻的二人,穿插一曲音樂的篇章。

美景、幽光、天樂、愛人、景象如同畫卷。

唯美而夢幻。

「聽,風鈴洞到了。這天然的樂章,還真是很美妙呢!」

慕尚情輕冷的聲音被一股能點燃人溫度的氣息沾染,話語間呼吸交纏,分享著彼此帶著熱的氣息。

「是嗎?可是我的眼中只有你。這裡的風景再美,樂章再動人,也抵不上我眼中你的萬一。」

聲音是低沉的沙啞,帶著一股讓人受蠱惑的誘人沉醉。

閻宸的腦子此時好像開了掛,話接的毫不猶豫,而且更是綿綿細軟,引人心悸。

「哼!說,我的阿宸被誰調包了?不然,這嘴怎麼忽然變得如此甜了。」

「因為我的尚情太好,要是還不會說點,萬一哪一天被嫌棄了怎麼辦?」

「果然,男人這個生物就不是老實的。就算是冰山,也依舊綳不住人設。」

「我這座冰山,只為尚情融化。」

每一句都接的恰到好處。此時的閻宸,彷彿是腦子突然間開竅了,說起這情話來,竟然流利到不能在流利。

讓慕尚情都刮目相看。

要不是知道不可能,慕尚情都會以為閻宸的此時,也有一隻和她一樣的靈童跟著。

這變化也太快了,讓人不敢相信啊!

「既然能為我融化,那就變成水吧,溫柔繞指的水。天涼的時候帶著暖流,炎熱之季帶著清涼。無時無刻不會滋潤著身心。」

這個要求就有點難了。

話說的雖然簡單,可其中之意,簡直就是百變男友。

「我正在努力。現在做的還不夠好,但將來一定會做得更好。不是因為尚情的話,是我願意盡我之所能,願尚情快樂安好。」

慕尚情話中所表達的意思,或許在其他人聽來難到不可能完成。可在閻宸這裡,他覺得這些是必須要做到的。

他愛慕尚情,那是一種看到對方快樂,他就能更快樂的愛。

這不是卑微,而是愛到深處……

不是迷失自己,而是已經愛到把自己和對方融合。她的快樂便是自己的,她的悲傷也是自己的,生命交織,不再分彼此。

「你的安好便是我的安好。在共存的生命中,我是你的唯一,反之同樣。我的快樂,是因為你在快樂。

我等著你變得更好,同樣我在等待阿宸的同時,也會讓自己學會改變。攜手共度一生,並不是一個人努力就能做到的。我會牽著這隻手,獻上屬於自己的那份力量。」

慕尚情舉了舉兩人正握著的雙手。十指緊扣,一隻手掌略大,另一隻修長秀美的手掌包裹,和諧又溫馨。

「嗯,尚情說的對。一起努力,把握今天,爭取明天,攜手一輩子。」

緩緩的水流上,皮筏起伏著,就如同兩人此刻不平靜的心。外在沒什麼變化,可是心卻已經咚咚的亂了。

「是啊,很長很長的一輩子……」

「嗯。」

氣氛慢慢的安靜下來。

幽靜的環境中,透著寧靜而美好。

前行中的皮筏,終於進到了下一個溶洞中,風鈴洞。

正在奏響的樂章,聽在耳中,更為高昂,真是讓路過的人心曠神怡。

「砰!」

隨著響聲,是兩人同時卧倒的動作。

慕尚情是被閻宸半抱著。

剛剛不大的聲響,聽入夫妻兩人的耳中,卻猶如炸響的驚雷。

他們竟然被襲擊了!

不知道是什麼人,可卻知道對方拿著熱武器。那聲音,絕對是「槍」發出來的。

「悠閑的時光,看來要提前結束了。說一聲抱歉,阿宸,不能一起爬萬峰林,去看夕陽了。」

「這樣的機會,隨時都會有。而且在我看來,只要和尚情在一起,即便是什麼都不做,都是開心的。」

這種被當成目標來攻擊,想要悠閑的在做什麼,短時間怕是沒機會了,除非是將事情調查清楚。

…… 在唯美而浪漫下互訴互撩的兩人,被突然乍起的聲音打斷了氛圍,也打破了這溶洞中的幽靜。

真是美好的事情卻不一定能持久。

因為有很多人想要去破壞它。

「尚情你沒事吧?」

「阿宸有沒有被傷到?」

兩人同時關心彼此的話語,在因為突然的動做而搖晃劇烈的皮筏上響起。

「沒事。」

「沒有。」

「這點突然襲擊,還傷不到我。」

還是慕尚情先把話頭接了過去。這個時候說話不需要這種默契感,累得慌。

「尚情豈是這些人能傷到的。」

對於這個閻宸很肯定的說,老婆是最厲害的。

「既然知道,那下次再有事情,就別再往我身上撲。你又沒長銅皮鐵骨,還擋不住子彈。」

對於人遇到一危險,便把她撲倒這個行為,慕尚情是心中既有感動又有氣。她又不是小孩子,難道還顧不好自己嗎?

也不想想,自己能躲過去了,可他撲過來卻受傷了,要怎麼辦?

都是槍林彈雨走過的。

什麼樣的風浪沒趟過?怎麼可能那麼脆弱。

所以這是病,得治。

就算強迫性治療,也要治好。

不然就這冒失的性子,保不齊哪天就會出什麼事。

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知道尚情的能力強,甚至會比我都要強。但當危險臨近,我只是下意識的不想讓任何傷害,哪怕是想象中的傷害,與你接近。」

慕尚情的話,閻宸又怎會不懂。但很多時候,懂卻並不代表你能做得到。

人的心,很多時候都不會受自己所控,有時大腦都是在被它左右。

「哼!先解決眼下的事,其他的過後再說。只是不知來了多少敵人,都堵截在哪裡,還有,是哪方人馬。」

兩個人在其他的的問題上,什麼時候解決都來得及。把眼下這個情況先解決,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是哪方人,這人慕尚情很蹙眉。無關緊要的還好,若是……那麻煩可就大了。

『希望別是自己想多了。』

慕尚情暗暗的想著。

「從剛才的槍聲和擊打到岩石的子「彈」來粗略判斷,我覺得那把槍應該是『SVD阻擊「步」槍』。而從這槍法上來看,顯然並不是處在頂尖的那幾個人。

因此可以排除,對方是十分強勁對手的可能。這是個好消息,但就像尚情說的,我們猜不出他們來了多少人,都埋伏在哪裡。

敵暗我明,現在的局勢對我們來講很不利。危險性低的突破口,一時間很難找出來。」

閻宸的眉頭也是緊緊的鎖著。如果只有他自己倒沒什麼,找不到突破口那就強行突出而去,雖然可能會受些傷。

可身邊的這個人,就算身手再好,能力再強,自己也捨不得讓人去冒這個險。

「子彈是從河的右岸打過來的,而且目標明確,是沖著我來的。不過很顯然是個弱手,這對我們來講是個好消息。

不過在水裡是個明顯的靶子,到前面那個窄流處,我們翻過去。從石礁跳到岸上,在陸地上周旋起來也比較容易。

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已經給家裡傳過訊息,就算他們人多,把這個地方的出入口全部堵住了,我們硬沖不出去,但憑咱們的身手,周旋到救援的人到來還是可以的。

況且情況還沒那麼悲觀呢!我慕尚情可不是誰都能踩一腳的,相比阿宸也同樣吧!」

面對有可能被人包圍,對方還有人在狙擊他們的情況,慕尚情是萬分慌張都沒有。

把情況想的很透徹。

只是有些擔心身邊的人,不是擔心人的身手,是擔心人到時候別再犯什麼傻。

「咳咳,尚情放心,我這裡不會拖後腿。這個地方只有進來和出去兩個入口,另一處的路程短,但是沒有什麼掩體,前面的路程長,但越往後走掩體越多。」

閻宸也分析著他們現在的情況。至於其他的,就先不提了,而且他也不覺得那是傻,想護著老婆怎麼了?

如果刨去去這一點,閻宸還是十分睿智的。黑暗中的王,這可不是吹出來的。

只是他們現在沒有趁手的東西用。

赤手空拳的,這點有點犯難。

「是在愁手裡沒東西?沒有就搶好了。 借腹 反正在外面的時候不也是這麼做的嗎。」

慕尚情一眼就看出男人為什麼在皺眉。開口就是霸氣之言,不過這也確實是唯一可行的。

「對,我們可以搶他們的。事後上面的人介入調查時,我們也能有個好理由。正當防衛,用東西還不是我們的,倒是能省去很多麻煩。」

對於慕尚情口中搶這個字,閻宸有些想發笑。老婆好霸氣呢,說話的樣子好可愛,好喜歡。

「就算拿自己的東西也沒事,我們是合法的。所以下一次在出來的時候,還真應該挑一個趁手的東西帶著。」

慕尚情回的很認真,倒是給閻宸噎的沒話說。他怎麼忘了自己老婆一方是官方認證的,不像他們,是真的只能在外面拼。

一瞬間覺得有點弱弱的怎麼辦?嘿嘿,不過能吃晚飯也很不錯吶。

沒有「小白臉」的潛質,還沒人要呢!

沒說話的閻宸,這想法算是自娛自樂了。他是處處都聽慕尚情的,可同樣的,黑暗中的王,怎麼可能不是強者。

兩人從皮筏翻上暗礁處后,閻宸就展現出了自己的強大身手。

他在前方趟路,儘可能的為慕尚情掃除危險。在一聲聲的「槍」聲中,身手矯健的在晦暗的溶洞中穿行著。

如同一匹幽暗中的狼。

吞噬著每一隻被盯上的獵物。

一個騰挪,一個跳躍,便從危險之處擦身而過。

而每一次出擊,都將會有一個敵人緩緩倒下。瞪大的眼睛是不甘,但再怎樣也阻擋不了,他們已經去死神那裡報道。

慕尚情緊隨其行。在身手上同樣是毫不落後,每一次的動作都是乾淨利落,不拖帶一分一毫。

如預料中的一樣。

敵人有很多。不過也如預料中的相同,人多,但並不是什麼身手奇強的隊伍。

是一群手上沾血的,但只能算得上是亡命徒。

只能說是比烏合之眾強。

也不知是誰找來的這些人。看得出是想至他們於死地,但本事只能「呵呵」了。

如果不是因為暗處,有一隻還算是有些本事的眼睛,他們怕是就算不把這個地方當做無人之境,也差不多了。

夫妻兩人如同二把展露鋒芒的利器,所向之處,無不被狠狠的破開。從這隻敵人圍鑄起的怪獸胸膛中,狠狠的撕開。

沾染著敵人低落的鮮「紅」血液,勢不可擋的沖了出去。

衝到了外面,基本上就可以說是安全了。

不僅視野開闊,人還多。就算不拼殺,混出去也不是什麼難事。

敵人雖然在拚死攔截了,可夫妻兩人從被包圍再到衝出去,也僅用了短短不到15分鐘的時間,速度不可謂不快。

「去野石坡,那裡素有天然迷宮之稱。地形複雜,怪石林立,是能甩開和殲滅敵人最好的去處。」

剛一來到洞口近前,閻宸就已經規劃出後面路線。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