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死人?”凱勝轉驚爲疑,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滾個不停。

“天地大破滅,無人能活,太古第一人?哈哈哈,縱然是第一人又是如何,也難逃天地的命數,笑話而已!”

太古第一人哈哈大笑,表情之中盡是嘲諷之色,似乎是對這世人流傳名聲甚是不滿。

凱勝還想再問,卻是發現太古第一人已經轉過身去,又是給他留下一個巨大的背影,張開的嘴巴有生生的閉起,心中的疑問吞回肚子裏面,他突然想起,站在眼前的不是別人,是傳說中的太古第一人,是人們嘴裏代代相傳的絕世神人。

等他的心情平復下來,再順着太古第一人的目光看去的時候,眼前已經大大的不一樣了,鳥語花香,小獸嬉戲,崇山峻嶺,白雲繚繞,而他所站的地方卻是換做一個峻拔的山峯了。

幾隻蒼鷹在身旁盤旋,似乎一個轉折就能觸碰到他的身子。

凱勝不禁問道,“這又是哪裏?”

“天地大破滅之後,百萬年後的中古時代……”從太古第一人嘴中說出了讓凱勝瞠目結舌的答案。

“萬物相生想滅,緣起緣滅,沉載起伏的是其中的萬物生靈。”

太古第一人一聲長嘆,悠悠道來。

凱勝聽的不甚明白,只是感覺其中道理深奧,不明要義。

忽然見到一羣人沖天而起,皆是凌空而立的高強人物,他們眼神凌厲,氣息雄厚,組成一個無比巨大的陣法,凱勝定睛看去,卻是發現沒有常見的劍士,獸士,幻士之類的修者,心中暗道,原來中古時代還沒有這麼詳細的職業劃分。

這些人一看就是這個時代的最精銳的力量,有幾個長相平凡的傢伙居然擡手間就拉出了時間的長河,無數生靈在其中沉載起伏,雖然距離太古第一人展現的手段相差甚遠,但是也算是鎮爍古今了。

凱勝剛要發問這些人聚集在此處幹嘛的時候,異變突生。

天空之上一雙雙毛茸茸的巨手拍下,無數的生靈當即灰飛煙滅,天地一片塗炭之色,哀鳴不止。

那羣圍聚的人臉上都是爆發出了驚天的怒色,蜂擁而上,但是全然不是那巨手的對手,被他掃蒼蠅一般的掃落。

鮮血在高空噴灑,人們猶如飛蛾撲火般,無人退縮,爭鋒向前,和那巨手鬥在一起。

凱勝只能看見他們的表情動作,卻是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就像是在看一場無聲的電影,那無比悲慘的戰鬥。

“哎……”

天地間一聲長嘆,不知從何處來,卻是清晰的傳遍了每一個地方。

凱勝仔細尋找,是誰發出了這一聲嘆息,卻是發現一直靜立不動的太古第一人單臂擡起,一指點出。

這一指猶如是在一個平靜無比的水面上輕輕的一碰,但是就是這麼的一碰,凱勝眼前的一切都如同鏡花水月一般的破滅了,無論是血淋淋的巨手,還是悍不畏死的人類,都消失了。

出現在凱勝面前的是一片茫茫的沙漠,風沙飛揚,烈日暴曬,凱勝踩着自己圓圓的影子,看向那不遠處神明一樣的男人。

他知道,太古第一人帶他穿越時間長河而上,不會只是看看而已,肯定有着什麼目的,他在靜靜的等着他開口。

“我終究是個死人,實力永遠的固定了,不能通透古今,也不能永遠的置之事外,不過我從太古之前,靠着我的殘軀走到了千萬年之後,就是想改變一點點,縱然身死又如何,這天地,我終究是要鬥上一鬥,哪怕賠上整個世界!”

太古第一人緩緩的開口,到似不像是說給凱勝聽的,但是凱勝每一字聽來都是心神巨震。

睜大了眼睛看着那天神一樣的男人,“殘軀鬥天?”他嘴脣呢喃道。

“你可知道你是誰?”太古第一人緩緩的開頭道。

凱勝有些煩惱的撓着後腦勺,他是誰,這個問題之前神魔騎士告訴過他一點,他的十世人也都全部的看見了,原本他以爲自己就是凱勝,一個普普通通的拉姆斯學院的亡靈召喚系的一個普通的死靈召喚師,但是走到了今天,這個答案似乎已經漏洞百出了,他低着頭想了想。

“亡靈統帥?”他想到無名說的亡靈統帥真識和假識的事情,但是隨即想到見證者還未見到並不能確定,也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凱勝”……?

他想來想去,心中更是迷糊,腦海中似乎被一個棍棒攪和成了漿糊,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道。

“我也不知道!”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是嫉妒的無奈的,活了這麼久還不知道自己是誰。

似乎內心對這個答案也頗有不甘,就大大咧咧的把自己如何進入葬魔谷,如何被綠巨人算計,之後又如何成爲天命之人,尋找見證者的事情。

說完了後,凱勝的眼睛眨巴眨巴,補充道:“這個見證者,最大惡極的,害的我被困守在這裏,等我見到了肯定要狠狠的教訓一番。”

“哈哈哈!”聽完凱勝的話後,那太古第一人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直笑的凱勝莫名其妙。

心想,我這是說錯了什麼?卻是按照實事一一說來啊,並沒有參水造假的嫌疑,難道這太古第一人知曉古今,見我如此狼狽,才覺得好笑?

“你要見的人可是他?”

太古第一人一聲大喝,單手抓出,空間陡然撕開,他的大手毫無阻礙的穿過,片刻之後就縮了回來。

見到太古第一人手上抓的人,凱勝不由得捂嘴大叫道:“守墓老人?”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當初凱勝在墓地遇到的那個救了他的守墓老人,只是此刻這守墓老人身披黑袍,雙手掙扎着,說不出的怪異。

“他就是你一直苦苦尋找的見證者了!”太古第一人語氣平淡,稀疏平常,似乎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聽在凱勝的耳朵中無意平地一聲驚雷,震的他雙眼發直,一隻手擡起,卻是如何也放不下了。

“天命之子,你不是在天殤河處?”守墓老人一見凱勝背後那巨大的死神鐮刀,也是驚呼道。

他在結尾處安靜的等着凱勝闖越天殤河,和他見面,天殤河可以說是最簡單的一個環節,只要一直往下游走,就能找到傳送陣,這一關也只是給他長一個見識而已,屬於最容易過的環節。

他哪裏會料到凱勝不走尋常路,逆着河流而上,去尋找源頭了,這才被太古第一人碰到,心神感應,抓了去,也算是命數使然了。

“原來就是那個見證者!”凱勝聽聞他這麼問,加之他表情的驚訝之色,立刻明白事情是始末,知道是這個守墓老人在搗鬼了,一張臉也是瞬間變得鐵青。

守墓老人苦笑一聲,這才發現自己現在雙足離地,被一個巨人般的人像是捏着小雞一般的捏着脖頸,有心有力掙脫,但是縱然是他實力高深,發射出去的氣道好似石牛如海,分毫不見反應,這才感覺到身後之人的恐怖,一張老臉陡然變得唰白。

剛要張口詢問,卻是感覺腳下一片柔軟,已經落在沙漠之上了。

凱勝看見守墓老人的窘迫,心中大是爽快,傲然道,這是太古第一人,頗有狐假虎威之意。

“太……太古第一人!”守墓老人一聽這話,臉色驟變,擡手之間就召喚出一隻七彩的骨龍,翻身就要躍上逃跑,但是他這一躍卻是發現躍了個空,定睛一看,那七彩骨龍居然被一雙巨手彈回了召喚空間,召喚縫隙也被他輕輕一抹,就蕩然無存了,甚至和他自身的聯繫都若有如無了起來。

這纔想到自己剛纔的幼稚,太古第一人,舉手擡足之間,殺他如同捏死螞蟻,他又如何逃脫的了,剛想要解釋一番。

太古第一人沉穩厚重的聲音響起了,“都是自己人,你跑什麼?”

與此同時凱勝的驚呼聲也響起,“原來你就是給我死神鐮刀的那個神祕老頭!” 凱勝想破頭也不會知道,那個見證者就是當初墓地碰到的那個老人,這個時候,那些往日的事情像是電影倒帶一樣在他的腦海中回放,當初他和一干人從光明角鬥場跑出來,遭遇天界神使的追殺,關鍵時刻一個神祕老人出手救下了他們,神界使者還猜測過那神祕老人就是死亡君主。

“你抓我過來幹什麼?”守墓老人半天了纔回過神來,唯唯諾諾的問道,全然沒有往日的灑脫穩重,畢竟傳說中的太古第一人在面前,放在誰身上也都是慫。

凱勝使勁的打量着守墓老人,想從他身上看出一點神祕老人的影子。

“呵呵,既然大家都在,我也就坦白的說了。”

太古第一人仰頭大笑一聲,接着神色一正,眼睛呆呆的看着遠方,似乎是陷入到了那段遙遠的回憶中。

“我在太古時代,統領衆人,鬥天戰地,終於取得一息生存之地,本以爲這樣人類就可以繁衍生息下去,永世不滅,但是好景不長,天地大破滅,一切的一切都歸於起點,萬物生靈塗炭四方,我當時縱然法力通天,也難敵天地之力,眼睜睜的見到我的族人的鮮血流盡,我卻無能爲力,縱然法力通天又如何?自己的族人都不能保護?縱然太古第一又如何?我只想衆生平安祥和……”

太古第一人的聲音越說越低,凱勝的心也隨之沉入了谷底,他親眼見到了大破滅時代,如今聽太古第一人親口述說,感慨更深。

“我怎麼能甘心,我不甘!天地無情,蒼天無眼,我縱然身死殘軀仍然不朽,憑藉着一股不服輸的戰意,我踏遍古今,終於在遠古時代留下一了粒種子,我希望總有一日這粒種子能夠生根發芽,最終成爲改變未來的參天巨木,不然歷史重演,不讓悲劇往復!”

太古第一人說道此處神態激揚,意氣風發,頗爲得意。

“他就是後來的亡靈統帥!”太古第一個沉默了下,緩緩的說道,猶如拋下一記重磅**,使得凱勝和守墓老人臉上都露出了驚駭之色。

“亡靈統帥是他留下的一粒希望之種,我又號稱是亡靈統帥的殘識,那我豈不是就是他留下的那粒種子?難怪他前面一直問我可否知道自己是誰,又帶我跨越歷史長河,原來是想要我知道這些!”凱勝臉色變幻,腦筋急轉,瞬間就把上下推測了大概。

守墓老人則是噗通一下跪下,雙手伏地,老淚縱橫,朗聲說道:“死亡君主當初承蒙亡靈統帥點播,得以有如今成就,現在亡靈統帥生死不明,請你施救!”

“罷了罷了!”太古第一人微微嘆了口氣,雙手猛地擡起,一個無比巨大的宮殿樣的建築物從虛空中拔出,凱勝一眼就認出了,這正是他當初闖過的白骨巨殿,天地巨墓。

只見他輕輕一點,那巨殿的大門猛的敞開,在其廣場中央,躺着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平靜安詳,似乎睡去一樣,凱勝心中不解太古第一人的做法,正在好奇這人是誰,就看見守墓老人一下子躍起,臉上神色激動的喊道:“統帥,統帥!”

“別喊了,他死了……以己身之力,集天地亡靈之魂,逆轉天罰,救無數生靈於水火,這般的代價便是自己的神魂俱散,往日的一切都如同夢幻飛花一般,灰灰了去,你喊一千遍怕是也不會醒來的。

“死了?死了?真的死了?”守墓老人喃喃自語,如同失了魂般,臉色如同抹了一層灰。

“你果真是死了,見證者,呵呵,我見證了你一人逆轉乾坤,救萬千生靈於水火,我見證了無數自私自利的枉稱救世主的人拋棄了信仰他們的信徒,開闢了新的世界,還號稱什麼的五界,我見證了你一個人輝煌,難道我也要見證你的隕落嗎?”守墓老人瞬間像是蒼老了幾十歲,神態更加的憔悴。

✿тт kan ✿¢ ○

“你說總有一日你會歸來,讓我在葬魔谷處等待,你魂歸的那日,無數年來,一個個天命之人隕落,卻都不能通過考驗,去尋找你的消息,天地之大,亡靈統帥,你又在哪裏,老僕願意一生把你守護,願意一生跟隨你左右,鞍前馬後,若不是你當初點播,我可能早就魂歸命休了,知遇之恩,永生不忘,你又爲何不願意睜開眼睛看我一看呢?”守墓老人看向那白骨巨殿,神色激動,若不是太古第一人壓制,恐怕立刻就撲上去了。

守墓老人全然不懂凱勝十世爲人的事情,只當凱勝也是一個普通的天命之人而已,卻是不懂得他十世尋找亡靈統帥肉身的事情。

凱勝在一旁聽守墓老人喃喃自語,卻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對這個亡靈統帥更是敬佩萬分,更是吃驚於守墓老人的真情,只是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躺着的男子,這男子和他那日在死亡塔中見到的屍身一模一樣,他可是清晰的記得,那肉身被煉屍派的祖師奪去充當自己的肉身了,直接飛昇五界,號稱是報仇去了。

心中暗暗道:“這躺着的男人是亡靈統帥,那死亡塔底部的肉身又是誰?”

太古第一人此刻大聲一喝,那帥氣的男子便是如同氣泡一般的消散了,他苦笑了一下,輕聲道:“還是不行,從歷史長河中召喚出來的肉身不能承受任何的壓力,必須要找到真的肉身才能復活。”

凱勝這才恍然,原來這具看似逼真的身體居然是太古第一人從時間長河中召喚出的,難怪要用天地巨墓來承載,不然別的東西肯定早就被時間沖刷了吧,也只有這種同屬於亙古的東西纔不受時間的影響。

“請太古第一人施救。”守墓老人拜跪道。

“這個我做不了主,天地大破滅又將到來,這一次時間無比緊迫,我也希望亡靈統帥可以復活……”太古第一人無奈,突然他的目光掃射到凱勝的身上猶如實質,最後他的臉上露出一絲不知是何意義的微笑道:“但是他可以做主。”

“他?”守墓老人心中一百個不相信,凱勝的實力現在雖然不錯了,都快突破神級了,但是這樣的貨色守墓老人一點也不看在眼裏。

“我說他就是亡靈統帥你信不?”太古第一人道。

“不信!”守墓老人順口就回答道,隨即又像是反應了過來,想起了和他說話的是誰了,猛地點頭,改說道:“我信我信!”

“呵呵,是也不是,我也沒有料到,亡靈統帥功力居然到了分化己身的地步,他知道自己必然會隕落,也學我種下一粒種子,期望來日能接替他抵抗天地大破滅!不甚連精心經營的亡靈空間都送出去了!”

凱勝聽到這裏哪裏還會不明白,一隻手指指着鼻子大跳道:“我?我是種子?”

“不然你以爲亡靈空間怎麼會出現在你的腦海中”

說罷,亡靈統帥單手一劃,和凱勝聯繫甚緊密的亡靈空間一下子浮現出來,亡靈統帥的浮雕在亡靈空間的巨門上彷彿是活了一般。

守墓老人此刻看向凱勝眼神也大不一樣,原本他以爲凱勝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天命之人,等候百年,終於在墓地碰到,開啓了天門,凱勝這纔會精神力暴漲三倍,通過考覈。

不料之後天界神使降臨,差點把這一屆的天命之人給殺死了,守墓老人這才按照相助,還把亡靈統帥遺留下的死神鐮刀修復了部分送給他防身。

“你是他一部分無意識靈魂所灌注的身體,包涵了他的部分精華,更是傳授給你亡靈空間,只是這顆種子一直沒有發芽罷了,到傳播到你身上的時候才慢慢的發芽,故而你就是亡靈統帥另一種存活的方式是他種下的一顆希望的種子。”

太古第一人剛纔那幾眼似乎看透了凱勝的過去所有,直接回溯時間長河,看見了歷史的真相。

“咦?”突然他嘴裏發出了驚疑之聲,看向凱勝的目光登時變得更加的認真了,只是越來他臉上的驚疑之色越是重。

“不對不對,有人篡改了歷史,爲何我不能看清那部分的真相,在種下種子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好像事情並不是像是亡靈統帥預料的那麼發展的的,原本你這粒種子成長到最後,亡靈統帥在其中埋葬的神識會被從虛空召喚而來,佔據你的身體,但是現在,現在他再也不能歸來了,似乎不能復活了!”

太古第一人驚歎的說道,對這瞞過他眼睛竄改歷史的人也是無比的佩服。

“究竟是誰?”

太古第一人喃喃自語。

守墓老人卻是突然大哭起來,“統帥,你再也不能歸來了嗎?統帥……”

“天地大破滅在什麼時候?”凱勝轉頭向着太古第一人問道。

既然知道統帥不能復活了,他就斷了復活他的額念頭,反而想起天地大破滅的事情來了,畢竟這個可是關係着天下生靈的安危,他見過天地之威,自然對這個很是驚恐。

天地之怒,蒼生不活!

“三百年!”

太古第一人冷冷道! “三百年!”凱勝一掐手指頭一算,臉色大變,也就是說還有三百年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即將毀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