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他要先把小說寫完,寫完之後網上可以慢慢更新,他還要著手做另外的準備工作,比如說把小說改編成電影劇本,去學習如何拍電影等等。

不過當蘇北沉浸在碼字中時,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也沒看來電,隨手接了電話:「喂,哪位?」

「怎麼,幾天不見,我們的小輩童鞋就不認識姐姐了嗎?」

電話那頭響起一個讓蘇北興奮的聲音,正是李貝貝。

蘇北連忙笑著道:「貝貝姐,怎麼能呢,剛剛正在創作,隨手接了電話所以沒看來電。」

李貝貝同樣笑著說:「我看也只有寫小說能讓你這麼上心了,最近小說寫得怎麼樣?」

提到小說,蘇北有點興奮地說道:「下個月要上vip了,嗯,一切都很好。」

蘇北看重的不是能拿多少稿費,而是看重能拿稿費這件事,多少稿費對於現在的他而言,沒有太多的意義,他重視的是自己的從小的興趣愛好得到認可。

「那要祝賀小北了。」李貝貝也為蘇北高興,她知道這事在蘇北心裡的地位,開心地道:「正好這周末我準備帶小水晶到你那去,到時候好好給你慶祝一下。」

蘇北聞言,立即道:「那我去接你們!」

「不用,我和小水晶自己過去就行,而且小水晶怎麼說也是個公眾人物,上次還和你鬧過緋聞呢,嘻嘻,你給她多準備些肉就好了,這孩子是個肉食動物。」李貝貝打趣道。

蘇北開心地笑道:「沒問題,肉管夠!」說的那叫一個豪氣衝天。

牧場別的沒有,就是肉多,而且還是韓國最好最頂級的韓牛,當然也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牛肉。

掛電話前,貝貝姐說道:「後天上午十一點鐘左右到你那裡,大概只能玩一天半時間,我下個星期一還要上班,而小水晶作為藝人行程也很忙碌。」

掛了電話,蘇北就在想,牧場雖然很好,清靜悠閑,雖然離首爾也不是太遠,但是貝貝姐每次來一趟畢竟還是很麻煩,要是自己住在首爾,見面就會容易許多。

蘇北心裡有了是不是去首爾長住一段時間多想法。

「算了,今年就不去首爾長住了,還是老老實實呆在牧場,等自己在牧場把猴兒酒釀造出來,又把小說寫完,等明年,自己正好打算去學習如何拍電影,到時候去首爾長住,倒是個兩全其美的法子,既可以和貝貝姐經常見面,又能在首爾找個地方系統的學習如何拍電影。」

接了貝貝姐的電話,蘇北一時之間也寫不進小說,索性關掉電腦,來到別墅後面,查看了一下新種的竹林。

如今別墅被竹林包圍著,雖然才移種上沒多久,但是因為蘇北在移栽之處澆灌過稀釋的靈液,又有釋靈陣的存在,每一株竹子都長得特別好,甚至在秋季還有了發新芽的跡象!

蘇北穿過竹林的時候,路過小蒼的窩,發現小蒼這個傢伙又在睡懶覺。

最近這段時間小蒼總是嗜睡,蘇北原本有些奇怪,懷疑它是不是生病了。不過仔細查看之後,才發現這傢伙居然是在「蛻變」。

小蒼本來只是一隻普通平凡的蒼鷹,在被蘇北捕捉到之後,先後吃了不少靈液,又在准聖空間呆過,已經能初步算得上是靈獸了。

但畢竟還只是算得上,還沒有一個蛻凡入靈過程,要想成為一隻真正的靈禽,小蒼需要脫胎換骨一次。

如今的嗜睡,正是它處於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

這段時間,蘇北加大了餵養的靈液量,保證小蒼能夠蛻變成功。

等那時候,小蒼不管是智力還是體型、力量,自然又會大大增加。

看到蘇北到來,趴在窩裡的小蒼睜開眼睛,張開嗓子似乎想撒嬌的嗚喵一聲,不過它那聲音,叫出來就特別尖銳刺耳,蘇北連忙道:「行了行了,別叫喚了,好好睡吧,等過段時間成為真正的靈禽了,再帶主人我去大海上翱翔。」

穿過竹林,後面是一塊大草地,蘇北在上面走來走去,丈量著尺度。

來韓國這段時間,牛肉吃的最多,為了豐富肉類食材,如今蘇北又在牧場弄了養豬場和雞場、鴨場。

弄豬場的時候,蘇北就開始思念紫山村的淡水魚淡水蝦了,島上雖然沒什麼出海打漁了,但是畢竟靠海,這段時間海里的普通海鮮吃了不少,但是淡水魚蝦卻許久沒有吃過正宗的了。

一想到紫山湖中的鯉魚,那個紅燒鯉魚的味道,蘇北就有點咽口水。

索性,他打算在竹林後面的這塊草地上挖一個大池塘,用來養淡水魚蝦,以後嘴饞的時候,可以現撈著吃!

許久沒幹過粗活,一向慵懶的蘇北這一次打算自己親自動手挖塘。

因為貝貝姐的一通電話,蘇北沒了心情碼字,喊了聲蘇歸,讓他把挖塘的工具找來,擼起袖子就直接開干。

蘇北先用繩子圈好地盤,他打算挖一個直徑三十米,深三米的大池塘。

開挖之後,蘇北乾的倒是起勁,先割掉地上的草,然後松泥土,再把挖出來的泥土用籮筐裝好,挑到池塘池塘周圍推平,將來可以在上面種滿各種花草。

挖一個直徑三十米,深三米的大池塘,可是個不小的工程,尤其蘇北還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單幹,即便他凝氣五層的修為,連續幹了兩個小時后,也只完成了十分之一左右的工程量,而且還出了一身汗。

兩個小時候,蘇北滿身是泥的從已經一個不小了的土坑裡出來,笑著對旁邊的蘇歸道:「挖到兩米多,地下面就開始滲水了,下次幹活的時候你還得來當抽水機。」

這裡近海,土地濕潤,蘇北挖到下面,地底下的水就會滲出來,換做別人,只能用抽水機一邊抽水一邊挖,不過蘇別卻讓蘇歸這個水中大妖用超自然的手段把水弄走,在別人看了是用神器殺雞的事情,蘇北卻做的極為自然。 “剛,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怎麼會產生這麼大的破壞力啊?”看着被空間蟲洞自爆後,已經完全變成了真空狀態的地域,高鶴山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表情的說道,雖然說剛纔孟雲豪和天劫之間的戰鬥波動很恐怖,但是經過他們戰鬥的地方只要好好的保養一下,只要過幾年就差不多可以恢復了,但是在經過了這個空間蟲洞的自爆以後,那片地區可是連最基本的保養都無法進行了,而且如果不經過各幾百年的時間來進行修復的話,但凡是魂將級別以上的魂師都無法去在那片區域進行活動。

“咳咳,那是空間蟲洞所獨有的空間爆炸,是空間蟲洞用來和敵人同歸於盡的最終能力。”即便孟雲豪這個級別的強者,在這麼遠的距離去抵抗來自空間爆炸後的所產生的餘波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害,原本都已經凝實了的身體再次出現了虛化的現象,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說道,說這身子還不由得軟了一下,險些癱倒在了地上,而一旁的聶辰在看到孟雲豪的虛弱狀態以後也是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走上前去扶住了孟雲豪有些緊張的詢問道:“大哥,你沒事吧,還是快回去休息一下吧……”不過這也難怪,在聶辰的記憶力,孟雲豪可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麼虛弱的狀態啊。 “沒事,就是消耗太大了,沒想到這個空間爆炸所產生的威力竟然會這麼恐怖,即便是在這麼遠的距離都可以把我震成這樣,不過,躲起來的那個傢伙,是不是也可以現身了呢?難道說是想讓我把你請出來不成?”對於聶辰的擔憂,孟雲豪卻是微笑着搖了搖頭,將目光轉向了一旁腳下的大地冷笑着說道,說着手中再次出現了一團修羅之火,而在聽了孟雲豪的話以後,聶辰等人也是紛紛取出了各自的武器,順着孟雲豪的目光看向了那片土地,臉上滿是謹慎的表情,也就在這個時候,地上出現了一個孔洞,一位臉上滿是尷尬笑容的的老者從地底下跳了上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孟雲豪說道:“哎呀呀,被發現了,還真是不好意思啊,不用緊張,不用緊張,我只是感覺到這邊的能量波動有些不太對勁纔過來看看的。”

“哼,說得好聽,不老老實實的呆在你們天雲古地,反而來我們的五行古域,我看你是想過來看看我們五行宗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好過來趁火打劫的吧,雲天奇。”看着那名老者,高鶴山的臉上卻滿是不屑表情的冷哼一聲說道,原來這麼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這天雲國皇室的老祖宗,同時也是天雲國皇室的第一高手,一名水土雙系的半步魂帝級強者,而且在早年,因爲不滿於五行宗成爲他們天雲國第一大勢力,所以在成爲半步魂帝級強者以後,曾專程來到過五行古域對高鶴山和秦絕嶺進行挑戰,但也不得不說,這雙屬性魂師在戰鬥方面確實是比單屬性魂師要強一點,在單挑的情況下,無論是高鶴山還是秦絕嶺都弱他一籌,但是到後來高鶴山和秦絕嶺聯手以後便成功的將其趕跑了。

“高老說笑了,我雲天奇還沒有無恥到這個地步,只不過是因爲你們這裏傳出的動靜確實是有些太多,所以我纔過來看一看的,你可千萬別誤會了。”對於高鶴山的敵意,雲天奇卻擺出了一副全然不在乎的表情說道,至於他所說的是真是假,那就沒人知道了,而且對於五行宗和天雲國皇室之間的恩怨,孟雲豪和聶辰也無心插手,所以在雲天奇剛說完話以後,孟雲豪便再次開口說道:“好了,你們之間的恩怨我無心插手,小辰,我就先回去了,這些的消耗確實是有些大,所以在接下來的這段日子,如果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就不別再去叫我了。”

“恩,我知道了。”在聽了孟雲豪的話以後,聶辰也是點了點頭說道,而孟雲豪也沒有在廢什麼話了,直接化成了一道紫色幻影鑽入了聶辰體內的無盡血海空間,也就在孟雲豪離開了以後,本來一直忌憚於孟雲豪實力而沒敢插話的雲天奇,也有些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向聶辰詢問道:“不知這位少俠又是哪位了,我怎麼好像從來都沒見過閣下呢?”說着雲天奇的眼中還不進閃過了一絲擔憂的光芒,不過這也難怪,本來天雲國皇室對於五行宗就一直都是抱以一種緊張的態度,自然也就不希望五行宗在出現什麼絕世天才了。

“哦,我叫聶辰,是邀月城李家的供奉,這次是陪我家大小姐一起過來的。”對於雲天奇的緊張和疑惑,聶辰也並不在意,而是一臉坦然之色的回到道,換在之前他和五行宗關係還不錯的時候,他也許會幫五行宗憋一下雲天奇,可是現在雖然他和五行宗之間的敵意已經消除的差不多了,但也沒有必要爲了他們再去得罪天雲國的皇室了,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天奇的眼睛卻是不由得一亮開口說道:“哦,原來是小李子家的人啊,那也就不算是外人了。”作爲天雲國皇室的老祖宗,也許對於那些地方“小事”不怎麼在乎,但像護國暗組中的甲級暗探卻都還是認識或者知之甚詳的,而且儘管李龍興已經退出了護國暗組,可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還算得上是護國暗組的人,所以在雲天奇看來,出自李家的聶辰自然也是屬於他們天雲國皇室一派的了。

“咳咳,我需要在這裏說明一下,大人只是李家的客卿供奉,並不受李家的調派,而且大人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靖國修羅殿的殿主,只不過因爲某些變故纔回到這裏的,過一段時間就應該回去了。”看到雲天奇眼中的那一絲喜意,爲了防止在起什麼變故的銳金修羅,在稍稍沉思了一下以後,最終還是決定將聶辰的真實身份說了出來,而在得知了聶辰的真實身份以後,雲天奇和高鶴山的眼中則同時閃過了一絲震驚得光芒,雖然他們早就已經猜到聶辰應該還有着另一層身份,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聶辰另一個身份竟然會這麼恐怖。

畢竟當初聶辰他們和萬劍門的那一戰所造成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而作爲比較靠近靖國的天雲國兩大勢力對於當初的事情就算不是很清楚,但也有所瞭解,再加上現在的修羅殿又頂替萬劍門成爲了靖國的第一大勢力,天雲國皇室和五行宗也曾多次派人前去調查,以防止日後出現什麼矛盾也不至於沒有任何準備,但是當他們派出去的探子將修羅殿的一部分資料帶回來以後,天雲國皇室和五行宗卻同時下達了一個命令,那就是無論如何都不得與其發生矛盾,沒辦法,光是修羅殿表面上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整整四名半步魂帝級強者,這就算是他們天雲國兩大最強勢力聯合起來也無法比擬的。

也就在高鶴山和雲天奇好不容易將自己內心的震驚感平息下來以後,再次看向聶辰的眼神中卻多出了一絲戒備,不過這也難怪,就算五行宗和天雲國皇室之間的敵意再深,那也是他們天雲國內部的事情,而聶辰作爲一個外來的,而且是他們都無法對抗的一個勢力首領,在這個時候,他們自然而然會選擇先聯合起來,等解決掉聶辰的問題以後再談其他的事情。

“咳咳,沒錯,我確實是修羅殿的殿主,只不過因爲前幾年時間出了一點意外,我的記憶和實力都被封印了起來,並被扔到了你們天雲國,那個時候是大小姐收留了我,所以我才選擇跟在她身邊,不過現在的我已經恢復了一定的實力和記憶,所以過段時間應該就回去了。”雖然有些不滿於銳金修羅將自己的身份說出來,但最終聶辰也沒有過多的表示什麼,而是乾咳了一下說道,說着便看向了一旁還在昏迷當中的李曉琪,眼中滿是柔和的光芒,而高鶴山和雲天奇在看到聶辰的眼神以後,也終於相信了聶辰剛纔所說的話,因爲有的時候嘴巴會騙人,但是眼中所發出的光芒是絕對騙不了人的。 (感謝李哥哥童鞋的打賞)

蘇北正想上來歇歇再繼續,剛從挖的土坑裡上來,蘇歸就捧著他的手機走過來,恭敬地遞過來:「老爺,您有信息。」

蘇北接過手機一看,是小水晶發來的信息:「蘇北歐巴,貝貝嫂子和你說了嗎,我們後天去你那,北岸韓牛準備好哦,我一餐要吃四人份的!」

這小傢伙是個十足的吃貨,估計是和貝貝姐確定好要來北岸島之後,就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想吃北岸牛肉了。如今北岸牛肉的名頭在韓國是越來越響了。

蘇北看了信息,不由莞爾一笑,回道:「四十人份都沒問題,只要你能吃的下,多少牛肉都有。」

小傢伙很可愛,自打蘇北認她做妹妹之後,就真的開始把她當做自己妹妹看了。甚至還想著什麼時候帶她去見見自己父母,認下這門乾親。

蘇北的消息發過去,小水晶很快就回了過來:「我就知道歐巴對我最好了,放心吧,我是不會妨礙到你和嫂子約會的,我只要有肉吃就好了。」後面跟著打了好幾個偷笑的表情。

蘇北發了個白眼的表情過去,然後用文字回到:「吃了肉就要幹活,割草喂牛,還有挖坑。」後面帶一個嚇唬的表情。

「挖坑?」小水晶回了個不明白的表情:「割草喂牛可以理解,挖坑是什麼?牧場還要挖坑嗎?」

蘇北解釋了一下:「哥哥準備在牧場弄一個池塘養魚,所以要挖一個大池塘。」

「好酷哦!」

小水晶的反應有點出乎蘇北的意外,一個女孩子聽到挖池塘這種事情,第一反應居然是「好酷」,不過小水晶後面來的信息更讓他無語:「哥哥,拍張照片給我看看你挖的池塘。」

雖然有點無語,但是蘇北還是拿著手機對著自己新挖的大土坑,還只完成十分之一的池塘拍了一張照片,給小水晶發了過去。

剛與小水晶聊完,蘇北還沒重新下到土坑裡,老媽的電話打過來了。

蘇北連忙接通,道:「老媽,你們到西安了嗎?」

老爸老媽的全國游已經開始了,蘇槐給兩人做了旅遊路線,打算游遍全國的名勝古迹,打頭第一站便是古都西安。

「兒子,我和你爸已經到西安了,今天去了博物館,又去了鐘樓,明天去兵馬俑……」老媽很興奮地向蘇北介紹著自己得行程和見聞,顯然旅遊讓她非常開心。

蘇北耐心地聽著,末了道:「你和爸不要捨不得花錢,要知道你兒子現在可不缺錢,旅遊得時候不要住的太差了,要是看到什麼好吃的,也別捨不得買著吃。」

「知道了兒子,我們你就不用操心了,還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吧,聽說這個周末貝貝又要到牧場去看你,我說兒子,好歹你是男的,不要老讓女孩子去看你,大老遠的,你要主動點,還有,上次不是說要去見貝貝的父母嗎?這事你可要上點心,早點去把未來老丈人和丈母娘拿下,爭取早點把婚給結了,你結了婚,我和你爸在外面旅遊也就不用再操心了,可以安心的玩了。」

老媽終於說出來這通跨國電話的目的。

蘇北二十八歲,李貝貝也年滿三十,大人希望兩人早點把婚結了,屬於正常。

老媽再次提起這事,蘇北也在心裡嘀咕起來,想著是不是一些事情應該早點提上日程。

……

第二天,蘇北沒有再繼續挖池塘,而是接著碼字存稿。

除了白天偶爾和小水晶用信息聊了幾句,晚上和貝貝姐煲了一通電話粥之外,這一整天的時間,蘇北都全身心地撲在小說創作上。

《五行煉仙》已經寫了三百多萬字,已經寫到了故事得中後期,蘇北早已進入了創作的最佳狀態,故事情節高.潮迭起,蘇北寫的一順手,一天時間就寫了四萬多字。

他如今已有凝氣五層修為,身體素質和思維都遠超常人,又有準聖記憶為藍本,創作起來,當真是運指如飛。

第三天早上,蘇北起床后做完早課,卻沒有再碼字,而是下了樓,漫步到海灘上,欣賞了一會海上早景,才悠閑地回到別墅吃早餐。

今日的早餐,蘇歸準備了一杯熱牛奶,一份北岸牛肉炒米粉。

自從老媽在這裡提起蘇北喜歡吃米粉之後,蘇歸就記在心上,後來準備抽空學習了各種米粉的做法。

蘇歸的廚藝自然是不用說的,不管是中餐還是西餐,如今那都是堪比頂級廚師水準的。尤其是對製作食物時,最難的火候拿捏,擁有元嬰修為的蘇歸和蘇槐,都要遠超尋常廚師。

把北岸牛肉炒米粉消滅掉,蘇北心滿意足地喝了口熱牛奶,對旁邊得蘇北問道:「中午,貝貝姐和小水晶要來,這兩天的食物準備的怎麼樣?」

蘇歸連忙回道:「回老爺,各種食物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因為儲備的牛肉不多了,今天早上還特意又宰了一頭特供牛,宰殺之後,各種食材要都分別處理好,我用術法儲存在儲物室內。」

蘇北點點頭,笑著道:「小水晶那丫頭喜歡吃肉,這兩天不妨多做些肉食。」

「是,老爺。」蘇歸恭敬應道。

蘇北喝完牛奶,側過身對著蘇歸輕道:「有日子沒有查看你的修鍊了,最近修行怎麼樣了?」

對於蘇歸和蘇槐,蘇北並不是只把他們當做自己的管家來使用的,他們還是蘇北的記名弟子,蘇北對自己的這兩個記名弟子,也是有期望的,希望他們以後至少能修鍊出妖仙。

當然,那是很多很多年之後的事情了,不過這兩人資質平庸,需要蘇北多多督促,才有可能在千年之後達到蘇北的期許。

檢查完蘇歸的功課,還算令人滿意,勉勵了幾句,蘇北看了看時間,還只有九點多,便又從空間內拿出電腦,寫了會小說,等到快十點半的時候,蘇北動身來到北岸島的以前的小碼頭。

左等右等,等了半個小時,已經過了十一點了,中午的輪渡已經到了,可是貝貝姐和小水晶卻還沒有在船上。蘇北打了個電話一問,才知道,由於堵車,兩人錯過了十點五十的輪渡,唯有等到下午兩點鐘的班次了,估計要兩點半左右到。

這個時候,蘇北有點希望自己購買的遊艇要是已經到了就好了,自己就可以直接去接人。

可惜,遊艇雖然已經下了訂單,但是最快還得等兩個多月才能到手。 “好了,雲天奇,廢話少說,你來我這裏應該不是進行人口調查的吧,快說吧,到底有什麼事?”在確定了聶辰所在的修羅殿對天雲國並沒有什麼企圖以後,高鶴山對待雲天奇的態度自然也是瞬間降了下來,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寒聲道,絲毫沒有顧忌雲天奇那天雲國皇室老祖宗的身份,不過對此雲天奇也並不在意,而是微微一笑說道:“當然不是,只不過前些日子我們家的那些小傢伙似乎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東西,但光憑我一個人的實力想要得到那個寶貝又很困難,所以纔過來想找你和秦絕嶺幫忙的。不過現在看來恐怕還要再加上聶少俠了。”

“嗯?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你這個天雲國皇室的老祖宗都眼饞,而且還沒有把握獲得的呢?”在聽了雲天奇的話以後,即便是高鶴山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頗爲差異的表情詢問道,雖然對雲天奇這個人很不滿,但對於他的實力,高鶴山還是比較佩服的,本身就已經達到了半步魂帝級別,再加上水土雙屬性魂力,就算是當初他和秦絕嶺聯手,也是費了不少的功夫纔將其擊敗的,可現在在這天雲國境內竟然還有連他都感到束手無策的東西,這也就難怪,高鶴山會感到驚訝了,而云天奇卻露出了一副垂涎的表情說道:“是一株已經完全成熟了的七品慈心木蓮果,上面足足結了七顆果子,足夠我們幾個人分得了。”

“慈心木蓮果,難怪連你這個老傢伙都會動心啊。”在得知這一次的寶貝是七品天材地寶的慈心木蓮果以後,就連高鶴山的眼中也不禁閃過了一絲熾熱的光芒驚聲道,慈心木蓮果,是隻生長在天地靈氣匯聚之地,經過濃郁靈氣浸泡三百年才能完全成長,然後在經過三百年一開花,三百年一結果,要等上足足九百年才能摘取的七品天材地寶,當然吸收了這麼多年靈氣的慈心木蓮果功效也是相當不凡,因爲這九百年裏吸收的全部都是最純淨的天地靈氣,使得服用慈心木蓮果的人,即便沒有任何的修爲,也可以依靠慈心木蓮果的力量一具令其實力晉級到魂皇級別,而且不用擔心有心魔的影響,當然,在境界方面還要靠自己去努力的,至於像雲天奇這樣的半步魂帝級強者,更看重的則是慈心木蓮果那超強的靜心功能,衆所周知但凡是實力達到上位魂皇級別的魂師,最怕的其實就是心魔,那一不小心輕則實力盡失,重則走火入魔,不但會傷害到自己身邊的人,到最後說不定會落得個屍骨難全的境界,而且在達到了半步魂帝級別以後,一般的靜心之物對於他們這樣的強者來說還基本上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只有像慈心木蓮果這樣的頂尖天材地寶纔可以,所以對此高鶴山纔會這麼激動,不過只是稍稍的遲疑了一下,隨即高鶴山的臉上又露出了一副警惕的表情詢問道:“不對,在我的記憶裏你可還沒這麼好心,說吧負責守護那慈心木蓮果的魂獸又是哪一位?”

“咳咳,這也是我這一次來的目的,因爲負責守護那慈心木蓮果的乃是一隻剛剛晉升爲七級的風水雙屬性魂獸雲煙獸……”本想混淆視聽的雲天奇見高鶴山竟然一語道破其中的關鍵也是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下說道,但是當雲天奇剛剛說出慈心木蓮果的守護魂獸後,高鶴山的臉色驟然大變,一臉怒色地說道:“七級魂獸?雲天奇,你瘋了嗎,那可是相當於魂低級別的超級強者,就算是剛剛晉級的,也絕對不是我們三個半步魂帝級別所能抗衡的存在,找死的話,你自己去就好了,別拉上我們。”

雲煙獸,是六級魂獸中只能算是較強的魂獸,出生就是六級中期魂獸,到達成年以後則會晉級爲六級後期魂獸,如果努力修煉的話也是可以達到六級頂峯,不過憑藉其雙屬性魂力也算得上是六級魂獸中的強者,而云天奇口中的那隻七級雲煙獸則應該是藉助慈心木蓮果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才晉級成爲七級魂獸的,不過儘管是剛剛纔晉級成爲七級魂獸的雲煙獸也絕對不是像雲天奇,高鶴山這樣可以與之抗衡的存在,故此高鶴山纔會如此的憤怒。

“你別誤會啊,那隻雲煙獸雖然成功晉級到了七級魂獸,但是因爲那慈心木蓮果的香味實在是太大了,結果把那周圍的幾隻六級巔峯魂獸都給引了過去,雖然那幾只魂獸最後都死了,但還是在臨死前聯手把那隻剛剛晉級的雲煙獸給打成了重傷,要不然我也不敢請你們跟我一起去啊。”見高鶴山如此的憤怒,雲天奇也連忙解釋道,因爲如果是全盛時期的雲煙獸,那麼即便是有着慈心木蓮果的誘惑,雲天奇也絕對不敢就這麼邀請高鶴山他們過去,但是就在雲煙獸剛晉級成爲七級魂獸的時候,正好被方圓百里內的幾隻六級頂尖魂獸發現了,於是在慈心木蓮果的誘惑下,那幾只六級頂尖魂獸便向雲煙獸發起了死亡衝擊,雖然到最後還是死在了雲煙獸的手上,但還是給剛剛晉級成功的雲煙獸帶來了不清的傷勢,正是因爲如此,雲天奇才會冒險邀請高鶴山等人聯手去對付那隻雲煙獸。

“重傷的雲煙獸,這還算是有點搞頭,不過在戰勝那雲煙獸後的慈心木蓮果分配你又是怎麼打算的呢?”在聽了雲天奇的這番話以後,高鶴山才漸漸冷靜了下來,隨即眼中閃過了一絲精芒開始詢問起了慈心木蓮果的分配,而對於這一點雲天奇也是早有準備,當即笑了一下說道:“這個好說,原本我是想邀請你和秦絕嶺的,不過現在秦絕嶺功力全失,那就請聶少俠助我一臂之力,因爲那慈心木蓮果是我發現的,所以我要得到其中的三顆,而你和聶少俠就是每人兩顆,我想這樣應該還算是公平吧。”

“嗯,還算是比較合理的,我沒意見,聶少俠你呢。”在聽了雲天奇的分配方案以後,高鶴山還是比較滿意的,於是點了點頭又詢問起了聶辰的決定,而在得知了慈心木蓮果的功效以後,聶辰也明顯動心了,只不過在稍稍沉思了一下以後有才開口說道:“嗯,這樣的話,我也沒什麼問題,但那雲煙獸可是七級魂獸,它的價值也是絲毫不遜於那慈心木蓮果,只是不知道關於這一點,雲老有打算怎麼分配呢?”

“對啊,還有那雲煙獸的屍體,那東西的價值可是絲毫不差於慈心木蓮果的存在,雲老頭,你該不會是想要私吞了吧。”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高鶴山也是迅速反應了過來,一臉警惕之色的看着雲天奇說道,不過這也難怪,要知道七級的雲煙獸本身就是絲毫不遜於慈心木蓮果的存在,就算是他死了以後的屍體,其價值也與慈心木蓮果相差不大,而且要是從另一個方面來看的話,甚至還要略高於慈心木蓮果。

“額,這個好不好說嘛,大不了到時候將那雲煙獸屍體分爲三份,誰有什麼需要在那自己的那一部分去換不就好了。”原本卻是想要私吞了雲煙獸的雲天奇,見聶辰一語道破了自己所隱藏的部分,雖然有些懊惱,但也不敢表現出來只好有些尷尬的說道,沒辦法,誰讓七級魂獸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強了,所以雲天奇才會拼着秋後算賬,也想要將其私吞下來,只不過到頭來還是被聶辰給道破了,也只好答應下來,將其與慈心木蓮果一同分配掉。 (感謝白天夢想同學的打賞)

就在碼頭的等著,蘇北拿著手機,一邊瀏覽著國內的新聞,一邊與貝貝姐和小水晶通過短息聊天,到了下午兩點鐘,終於收到兩人順利搭上輪渡的消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