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再捏捏看這個。。」

正當她都快要摸到尾巴尖時,一直閉著眼的帝沉淵眼眸「唰」的睜開了。

呃。。。這個。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那個。。這是誤會。」

她趕緊「笑呵呵」的拿開手,從榻上下來。

剛才摸耳朵摸的太起勁,都翻到帝沉淵身上去了。

「誤會?」

帝沉淵用手撐起身子,低頭看了眼自己凌亂的衣袍。左肩的肩袖都滑落下來,露出白皙的肩膀。

「哎,真的都是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樣。」

紫曦面不改色的拉起他的衣領,摸了摸鼻子。起碼錶面功夫要做好嘛。

再說那個衣服可真不是她故意搞成那樣的,是因為搬運的時候挫到的。

「嗯哼。你覺得本尊會信?」

帝沉淵勾唇,銀白髮絲掉落在他的唇邊。但是他記得自己明明泡在了黑冥池,怎麼回到寢殿來了。

「喂,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紫曦看他像是在想什麼事情,便在他眼前揮了揮手。

帝沉淵抿起薄唇,只是輕微的搖了下頭。

在走到冥池的時候心臟處一直在發燙,幻化成另一面的樣子也越來越快。在最後他還想試一下融合仙狐魂珠,但沒來得及。明明不想閉眼也會強制性失去意識。

這究竟。。看來有必要查明原因。

他垂下眸,密長的睫毛在眼斂下形成了完美的弧形。

「帝沉淵,你真的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完全聯想不到那個高冷傲嬌熊孩子和現在這個滿嘴騷話還很寵她的男人是同一個。

「那你說,本尊會聽。」

帝沉淵挑眉,他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紫曦抬頭想了片刻,然後只說了一句話。

「這麼跟你說吧,你變成了個熊孩子。」

可不就是個熊孩子嗎?一開始說她是他奶奶,後來還拔了白丸子的毛。要是沒變回來,估計還能做點啥事情。

「熊孩子??」

他抬頭,看著紫曦。很明顯不理解她的意思。

好吧,熊孩子是現代詞。不理解也正常。

「就是你變成了小時候的你。」這麼說就明白了吧。

「變成小孩子。」

帝沉淵摸了摸下巴。說實話他活了兩千多年,小時候的自己是什麼樣已經記不太清了。

「那本尊有沒有說了什麼?」

問到這句話紫曦瞬間滿臉的不高興,撐著下巴說了句:「你丫的一開始把我當成了你奶奶。」

究竟是不是個臉盲還是道德的淪喪,到底眼神得多差才能把她這個少女認成奶奶。

「噗。」

帝沉淵雖說保持現在的表情,但扭頭的動作還是出賣了他。

嗯?還好意思笑?以為她看不見他轉過去偷樂嗎?

紫曦一臉黑線,抱著個手臂。

「咳,因為本尊躺久了,脖子有點疼。」

他故意把手搭在脖子上,揉了一下。

「曦兒生氣了?」他不自覺的轉頭輕笑,深紫色的眸光中滿是寵溺。

「你猜。」

紫曦的表情突然舒展開來,朝著他做了個鬼臉。算了,想想其實也沒什麼好生氣的。

「帝沉淵,我明天要回去一趟。」

嬉鬧過後,紫曦站起身對他說道。差點忘了說正事。

「嗯。本尊明天會送你回去。」

他拉住紫曦的手,然後將她摟入懷中。 「嗯。」

紫曦應聲,靠坐在他的懷裡。興許是帝沉淵身上的氣息讓她感覺放鬆,沒過多久她又閉上了眼睛。

「又睡著了。」

帝沉淵保持著靠牆的動作,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

不過能這樣睡在他的懷裡,應該表示對他很信任了吧?

這麼一想帝沉淵的嘴角又默默往上勾起。他家的曦兒真是太可愛了。

明天一定要把她的臉變普通一點,防止被野男人盯上。帝沉淵自顧自的點點頭,手輕輕觸碰了下她的臉。

「嗯,就這樣吧。」

———————翌日

清晨已到,陽光透過大扇的鏤花窗投射進來,照在床榻邊。

紫曦的睫毛顫動了兩下,然後睜開了眼。

「我怎麼又睡著了?」她打了個大哈欠,手摸了下後腦勺。

大概是晚上睡相有點差,一摸後腦勺紫曦整個人都驚了。感覺頭髮被她晚上挫成了個雞窩。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曦兒可要喝早茶?」

聽到帝沉淵的聲音紫曦後背一涼,小心的扭過頭去。

只見他早已換好衣服坐在桌邊,桌上頭擺著一些精緻的糕點。

看到這個髮型,他一點反應都沒有?紫曦強忍淡定,下了榻站到他跟前。

今日的帝沉淵與以往有些不同,平日他的頭髮都會隨意披散著,今天倒是用紫琉冠高束了起來。衣服換了件白錦色的里襯,外面則是深紫色的長衫外袍。

換個髮型就差那麼多?突然間從成熟美男變成了美型少年。雖然這麼比喻有點誇張,但給人的感覺真的有很大差異。

「帝沉淵,怎麼感覺你變年輕了?」

紫曦坐下來,以至於都忘記了她那亂成一團的頭髮。

「本尊原本看上去很老??」

雖然他有兩千多歲,但是他的容貌卻停留在了二十三歲。聽紫曦說他變年輕,心裡不免咯噔了一下。

「沒有沒有,就是。。感覺你這樣很新鮮。」

還是第一次看見他束起頭冠的樣子。

紫曦拿起桌上像花瓣的粉色小糕點就往嘴裡送了一口。

帝沉淵見她吃的挺開心就沒有再說話,還順帶看了眼她頭頂的「雞窩」。

「喝點蜜花茶。」

他輕笑著在茶器中倒了點水,然後遞給她。

紫曦吃完那塊糕點,喝了口茶水。嗯,好像忘記什麼事情了。

「曦兒,等會可否讓本尊替你梳頭髮?」

帝沉淵手撐著下巴,修長白皙的手指在桌上劃了兩個圈圈。但是嘴角的笑意卻絲毫不減。

啊,她完全忘記這事了。。。。

紫曦一下站起來,咳嗽兩聲。帝沉淵這丫的,剛才怎麼都不提醒她一下。難怪剛才他老盯著她看。

「是,是我睡相的問題。」

她試圖把頭髮拉平,但是拉下來后又神奇的卷了上去。

「哎。讓本尊來吧。」

看紫曦對著頭髮一副深仇大恨的樣子,他笑著搖了搖頭,起身到她身邊。順手還變出一把梳子。

說來也奇怪,等到帝沉淵替她梳頭髮時,頭髮就不會往上卷了。

「曦兒可要換髮型?」

他的動作很輕柔,像是怕牽扯到她的頭髮。

「你會編女子的髮型??」

紫曦仰頭,迎上他的臉。帝沉淵居然還會編這個? 「不會。但本尊可以試試。」

帝沉淵手一頓,將梳子放在桌上。應該不會很難。

「。。那下次吧。」

紫曦用手指纏繞著頭髮,卷了兩個圈。

「下次?。。你是說本尊娶你的時候?好主意。」

他勾起唇,從空間戒指內拿出一個紫璃的蝴蝶飾品放在了紫曦的腦袋後面。

這個很適合她,更重要的是和他的是一對。(真正的目的)

「娶我?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紫曦坐在位置上眨了下眼。前世的她一心只想當個自由人士,還堅信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所以一直沒有找個「老伴」。

但是眼前的男人明顯讓她有所動搖,甚至有時還會「老鹿亂撞」。只是這並不能代表全部,或許她還要考慮考慮。

「好了。」

帝沉淵倒是沒對她的話作出回應,垂眸整理好了她的頭髮,心情看上去很不錯的樣子。

紫曦摸了下自己的髮型,點點頭。雖然是散發,只要不是原本的雞窩頭就行了。

「帝沉淵,走吧。」

先回一趟桃花林去找青竹。

「嗯。站到本尊身邊。」

既然曦兒要離開,那他也是不會攔著的。他會保護她,也會給她足夠的歷練空間。

紫曦走到他旁邊,但又馬上往後退了一步。

「對了,我的臉要掩蓋一下。」

去外面可不能像這樣大搖大擺的露出真容了。太過好看而且走哪都會引人注目。哎,她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美麗。

「本尊已經幫你易容好了。」

啊?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她都沒發現。紫曦詫異的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臉,感覺的確不同了。

帝沉淵幫她修改了五官,臉上的皮膚也不像之前那樣光滑白皙。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清秀的女子,也沒有什麼特色。

「既然易容好,那就沒問題了。」

還省了她從空間找帷帽的功夫。

「嚶嚶!」

正當帝沉淵腳底下出現傳送陣,一直不知道哪裡去的白丸子才跑出來站到紫曦肩膀上。

這小傢伙,昨天一晚上都不知道去了哪裡。

「傳送。」

帝沉淵看向前方,他們的全身頓時被腳底的傳送陣光紋籠罩。

妖界離人界還是很遠的。所以用傳送陣也會需要久一點的時間。

———————

黑域,領主城。

「大人。我們失敗了。」

數層的高台階下,兩名黑衣人單跪在地上,頭一直低著也沒有抬起過。

最上層坐著的是一個男人。但是他的面前用黑簾珠串做成的屏風遮擋住視線,所以思毫看不清到底長什麼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