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龜息術!油差默默的唸了一句,太厲害了,竟然能將災難之力引動,阿牛老弟是怎麼得到的!

第二條絕脈比第一條絕脈更爲堅固,可是,在源源不斷的衝擊下開始鬆動了。

十多分鐘後,阿牛發出一聲長嘯,之後,再度昏迷。 如此動靜,驚動了很多人,醫院的救護車很快趕到,將昏迷的景田和阿牛送到醫院搶救。有記者也趕到現場,發報道說,一男子被閃電擊中,目前正在醫院搶救,再次提醒廣大市民,天氣惡劣,外出一定要小心。

阿牛雖然昏迷,但身體正在快速的恢復中,在最後關頭,阿牛利用災難之力,竟然衝破了第二條絕脈,爲自己贏得生機,但肉身損毀嚴重,阿牛暈了。

景田沒有受到太多傷害,打了一些藥劑之後,就醒了,她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問阿牛有沒有事,醫生告訴景田,病人的生命力非常頑強,不會有事!景田聽到後,終於放心了,結果,可能是由於她體弱,又昏了過去。

阿牛暈暈乎乎的醒來,全身痠痛,連骨頭都是酸的,被雷電洗禮的感覺可不好受,雖然阿牛已經是強者,但依舊挺不住,不過,話又說話來,如果阿牛不是強者,估計被雷電轟成了渣渣。

死裏逃生!阿牛很高興!這種事情都經歷了,這輩子,不多泡幾個妞,太虧啦。

“痛啊!”阿牛準備起身,但身體裏似乎還有雷電殘餘力量沒有清除,讓阿牛一動就痛,沒辦法,阿牛隻好躺着。

這個時候要是有個人能照顧自己就好了,在衆多女人當中,阿牛最先想到的是惜霖,她最會照顧人了,於是,掏出手機,準備撥打惜霖的號碼,告訴她,自己受了傷,正在醫院,沒人照顧,很可憐。阿牛想,自己這樣說了,惜霖這丫頭一定會急忙趕過來,可是,手機毫無反應,阿牛定眼一看,手機燒得比自己還黑,還有個屁用,阿牛乾脆把它扔進垃圾桶。“這下慘了,沒人照顧,真的很可憐!”

就在阿牛吹噓的時候,唐研急急忙忙的走進來,一臉着急樣。“阿牛,你沒事吧!”

“老婆,你怎麼來了!”阿牛很詫異,她怎麼知道。

“景田的手機通了,我才知道一些情況!”唐研坐到阿牛身邊,握住阿牛的雙手。“老公,你沒事吧!”她又問了一句。

“沒事!”阿牛笑了笑。“再躺一會估計就能出院了!”

“你真勇敢!”唐研用一種很奇怪的語氣說些。“如果我遇到像景田這樣的情況,你會不會也來救我!”

阿牛知道,老婆吃醋了。他緊緊握住唐研的玉手。“老婆,我會的!”

“呵呵!”唐研輕輕一笑。“我相信!”說着,俯下身,親吻阿牛的額頭,夫妻之間,這樣的動作本沒什麼,但這一幕正好被醒來,看望阿牛的景田看到了。“你們…”景田話還沒說完,又暈了過去。

“完了!”唐研懊惱的看了一眼阿牛。“真不該親你,景田估計受不了!”她趕緊跑過去,扶起景田,同時大喊護士,等護士到了和她們一起將景田重新送回病房,景田現在還不穩定,不能受刺激。

半天后,阿牛出院…

三天後,景田出院…

在一個碧水幽幽的湖邊,景田和唐研坐在一起,唐研親吻阿牛,被景田撞個正着,他們三人關係特殊,有些話需要說明。

“景田,其實…”唐研很瞭解景田的性格,屬於比較柔弱的一種,不願傷害她,語言儘量委婉。“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其實,我和阿牛是夫妻,真的…”

“哎!”景田長長的嘆了口氣。“丫頭,這件事情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一定不會和阿牛交往,原來,不是你搶了我的男朋友,而是我…”景田有點難過,嘟起了嘴巴。

“這件事都怪阿牛,那個混蛋…”唐研心裏也不好受。“妞,你說,我們怎麼會同時喜歡上阿牛呢,仔細想想他也沒什麼好的,以前,多少男人追着我們不放,我們都不屑一顧,怎麼就着了他的道!”

“丫頭!”景田眼睛紅紅的。“你說得不對,阿牛很好,真的很好,如果他不是你老公,我真的要把他搶到手!”

聽到這話,唐研很震驚,這還是那個害羞的閨蜜嗎,阿牛到底給她吃了什麼迷魂藥,讓她說出這樣的話。

“我是不是很失態!”景田楚楚可憐的看着唐研。“我只是說說而已,我不會再出現了,祝你們幸福!”景田起身想走,但被唐研拉住了。

“妞!你聽我說!”唐研認真的看着景田。“你能忘記阿牛嗎!”

景田搖了搖頭。“我不想騙你,當阿牛將我拉出災難中心,自己頂上去時,我就知道,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他。”一滴眼淚掉了下來,景田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疼。

“妞,不能忘記,那還離開他幹什麼呢!”唐研握住景田的手,拉着她重新坐下。“當我看到阿牛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也希望你們能分開。但當我瞭解到阿牛爲了你竟然連命都不要的時候,我改變主意了,強行分開,對我們三人來說都不會開心,那乾脆在一起不分開了。”

“不分開?”景田疑惑。

“是,不分開!”唐研點了點頭。“反正我們是好姐妹,讀大學時也住一起,以後就一起服侍阿牛,好不好!”

“這…”景田低下了頭。“丫頭,這對你不公平。”

“不,這對你纔不公平呢!怎麼樣!”

一陣沉默之後,景田咬着紅脣,害羞的點了點頭。“丫頭,我想抱抱你!”結果,兩個大美女抱在了一塊。“丫頭,你做這樣的決定是爲了我還是阿牛!”

“爲了我們三個人!”

景田縷了縷髮絲。“好像有點壓力!”兩女共侍一夫,需要時間消化。

“妞!不要有心裏壓力!”唐研開導。“我覺得阿牛並不止我們兩個女人,他還有!”

“不會吧!”景田緊張起來。

“至少他和那個老闆娘就很有嫌疑!”

“對!”景田也是見過伊美女的,而且女人的直覺很敏感。“我覺得也有問題。”

“你看吧!”唐研無奈。“阿牛就是個花心大蘿蔔,我一個人看不住他,得找個姐妹一起看好他。”

“阿牛,他…”景田黛眉微皺,有點埋怨的樣子。“他怎麼不知足…”

“男人都這樣!還有,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唐研下意識的看了一下四周,沒人,俯身到景田耳邊,小聲說道:“阿牛很厲害的!”

“什麼…”景田沒有聽明白。

唐研眼珠子轉了轉,用更加小的聲音說道:“…*…妞,這回聽明白了吧,我都怕阿牛了,不找你來能行嗎!”

景田聽完後,俏臉一片緋紅,像早晨紅彤彤的朝陽,非常迷人。 星期六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總是姍姍來遲!但是,該來的總是會在那一刻到來。

今天,阿牛又得穿上白大衣,到醫院上班。還沒到醫院,阿牛就覺的頭疼,不是因爲上班,而是因爲陸豔清那個女人。有了肌膚之親,卻似乎比以前更加生疏,這讓阿牛很鬱悶,阿牛又想起了她的話:阿牛,我們能不能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

“暈倒!”阿牛憋了憋嘴,走進了醫院的大門。

關於前任院長黃世從的調查已經趨近尾聲,證據確鑿,黃世從這次打入十八層地獄,沒有翻身的機會,但院長的位置空閒,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個位置非陸豔清莫屬,在醫院,她是最有資格當院長的。如果陸豔清當了院長,那副院長又該誰來接替呢,這是醫院談論最多的話題。

阿牛滿腦子全是陸豔清的倩影,這女人對阿牛來說又愛又恨,不把我的第一次當回事,也不把她自己的第一次當回事,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

好難受啊,就像是在一個火爐裏慢慢的煎熬着。“不行,我得去找她!不能總這樣下去!”阿牛起身,朝着美女副院長的辦公室走去。

這些天,陸豔清總是魂不守舍,和阿牛的這種狀態也讓她無法安心,手術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勉強應對,弄得自己非常疲倦,一得空腦裏就會想起阿牛。陸豔清覺得自己越來越失控了,特別是阿牛不來找她,更讓她抓狂。

以爲自己可以放下,結果,發現自己沒辦法放下,很多人總是高估自己的能力,怎麼辦!陸豔清很苦惱。要不嫁給阿牛吧,陸豔清如此想,雖然一個人過慣了,工作和生活都已有自己的軌跡,但可以嘗試一下倆人一起生活。

以前,對於陸豔清,有男人和沒有男人都是一回事,但是,阿牛闖進了她的生活。

在她思考之際,阿牛推開門。“陸姐姐!”阿牛叫了一聲。

“你怎麼來了!”看見阿牛,陸豔清的內心是觸動的,但是,她冷傲冰霜慣了,語氣顯得很生硬,讓阿牛聽起來好像在責備他一樣,這讓他心裏有點不舒服。心想,這女人好狠啊。

“我是來告訴你,我放不下!”阿牛開門見山。“陸姐姐,我們不要這樣了好不好!”

“這…”陸豔清本來心裏就有點亂,聽阿牛這麼一說,更加亂了。

“陸姐姐你說句話啊!”阿牛急死了。

陸豔清看着阿牛,沒有拒絕,也沒有應答。

“你這女人太狠!”阿牛心裏很堵,從自己進醫院就一直在打陸豔清的注意,好不容易把她騙到手,結果是這幅模樣,早知道這樣,乾脆就不來這家醫院了。“以前,我以爲你心裏有我,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你拉我進醫院,只是想增加你這邊的力量好對付黃世從,現在,你如願了吧!”阿牛說出狠話。

“阿牛,你說什麼!”陸豔清聽到後很生氣,她那張冷豔的俏臉似乎佈滿了粉雪。

“我說你就是在利用!”阿牛槓上了。“包括和我上牀也是在利用我!”

“拍”的一聲,一個巴掌扇在了阿牛臉上。“混蛋,滾!”陸豔清氣急敗壞。

阿牛的豬臉火辣辣的疼,他看了陸豔清一眼,調頭離開。

陸豔清看着自己微微發紅的手。“我這是怎麼啦!”幾天累積下來的戾氣似乎被這一巴掌扇沒了。當陸豔清聽到阿牛說,上牀也是在利用他時,她實在忍不住了,阿牛怎麼能把這件事情也扯上呢。“我做得有點過分了!”陸豔清心裏其實明白,阿牛來找她,是想把話說清楚,沒想到雙方都失控,變成了這個局面。“不行,我要去把阿牛找回來!”

將嫡 “這個女人竟然打我!”阿牛很受傷。要換成是其他人,阿牛估計將他的骨頭都拆掉了,但是,對於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阿牛下不了手。“她生氣了!”對於陸豔清這樣風輕雲淡的女人來說,生氣和高興差不多,都表示她特別特別在乎一件事。阿牛知道陸豔清到後面根本就沒有利用他,上牀這件事情,也是自己趁她虛弱的時候,使用了魅惑之術誘發的,說到底,其實是自己很混蛋!“哎,去跟她道個歉吧!”阿牛往回走。“不要把關係弄僵了。”

陸豔清決定追阿牛,而阿牛決定向陸豔清道歉,這些都發生在差不多的時間,結果,當陸豔清打開辦公室的門時,阿牛一頭撞了過來。兩人都是有些急促的表情,各自望着對方的眼睛。“你來找我!”阿牛不確定的問道,同時,心裏有點欣喜。

“嗯!”陸豔清點了點頭。

阿牛把門一關,然後抱住了陸豔清,這回,陸豔清沒有掙扎,任由阿牛抱着她,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在雙方冷靜了一段時間,都明白了各自的感受後,他們終於打開了一扇窗。

“阿牛,你聽我說…”陸豔清伸手輕輕撫摸阿牛那張被她打紅了的臉。“我沒有利用你,真的沒有…”她急忙解釋。“我承認,一開始,我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之後,很長時間都沒有,我真的是把你當朋友看待。”

“我知道!”阿牛摟着她成熟豐滿的身子。“陸姐姐,我不該說這樣的話氣你。”

“我也不該打你!”陸豔清疼惜的撫摸着阿牛。“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會了。”

阿牛輕輕的笑了一下,挨美女巴掌沒什麼,反正阿牛的臉皮厚,要是早知道挨巴掌能解開他們之間的心結,阿牛挨兩個,三個都無所謂。看着陸豔清那張冷豔的俏臉,阿牛忍不住在她臉龐上親吻了一口。這只是開始,他們動情了,糾纏在一起,阿牛越來越瘋狂,情形有點失控。

“不要!”陸豔清意識到不能再這樣親吻下去。“阿牛,這裏不行,今天晚上你去我家好不好!”

阿牛楞了一會後。“今天晚上我會去你家,但是,現在,你也逃不了!”阿牛說完,繼續進攻。

一個小時後,阿牛從陸豔清的辦公室出來了,他像只得勝的公雞一樣,雄赳赳,氣昂昂。終於徹底把陸姐姐騙到手了。 阿牛覺得他的桃花運又回來了,前段時間,後宮失火,讓阿牛非常苦惱,現在,情形正在慢慢好轉。

阿牛屁顛屁顛,這日子過得舒服,這月子坐得舒坦!

在上午九點鐘的時候,衛生局的王局長來到醫院,叫上阿牛,並召集醫院領導班子,開個簡短的會議。他微笑的看了看大家說道:“關於黃世從院長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他利用職責收受賄賂已經提交法院,黃院長犯了錯誤,他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希望大家引以爲戒,不要重蹈覆轍。”

大家都點了點頭。

王局長繼續說道:“今天,我來醫院,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佈,關於醫院新院長的人選,經上層反覆討論決定,由阿牛醫生擔任!”此話一出,大家竊竊私語。在場各位屬阿牛來醫院的時間最晚,而且,阿牛現在的職位連主治醫生都沒有達到,怎麼能一下升級成院長呢,不合規矩,很多人詫異的同時隱隱不服。

阿牛自己也被這個消息嚇了一跳,搞倒黃世從,泡到美女副院長,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院長什麼的他表現得不是很熱衷,想都沒想過自己會當上。

“大家靜一靜!”王局長敲了敲桌子。“牛醫生的醫術大家有目共睹,有這個實力當好院長,另外,我瞭解到,牛醫生明知自己已經被開除,但手術需要他的時候,他依然穿上白大衣,開展工作,他這種職業操守,令人敬佩!”說道這,王局長帶點威嚴掃了大家一眼。“阿牛醫生當院長,是上層深思熟慮的結果,沒什麼好討論的!以後,大家要多多配合阿牛院長的工作,知道嗎!”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院長之職竟然落入了阿牛之手。

“王局長,我自己都認爲你安排我做院長,多多少少有些私心!”在一個合適的時候,阿牛這樣對王局長說。

“呵呵!”王局長爽快的笑了笑。“阿牛,你救了我全家,這份恩情我還記在心裏,就讓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你一把吧,不要有什麼心裏負擔,好好幹!”

結果,阿牛從中醫辦公室搬到了院長辦公室。當上院長後,阿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陸豔清,她沒有當上院長,會不會生氣呢,阿牛可是很在意的。

“我人都是你的,等於,這個院長也是你的!”阿牛油嘴滑舌。“以後,你說什麼,我堅決執行,絕不違抗。”

陸豔清輕輕的笑了一下。“阿牛,這可是你說得哦!”其實陸豔清根本就沒生氣,她心裏裝着阿牛,見到他高升,她很高興。

“我們都那個了,叫我老公!”阿牛笑嘻嘻的說道。

陸豔清本有點笑意的俏臉立即變得冷豔起來,而且不再說話,眼睛直直的望着阿牛。

“就叫一聲好不好!”阿牛開始妥協。

“不!”陸豔清搖了搖頭,冷落冰霜的臉竟然飄起了朵朵紅暈。看着這個成熟,冰冷,豐滿的姐姐害羞,阿牛心裏得到了滿足,也不再糾纏,隨便閒聊幾句後離開了。

陸豔清嘴上沒叫阿牛老公,可是,她拿起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了老公這兩個字,看了許久,之後,露出了一個非常迷人的笑容。“不要臉,都沒結婚,就想要我叫你老公…”

阿牛在黃世從那張高級座椅上轉了一圈又一圈,感覺挺不錯,玩夠了,他打了一個電話,讓行政部的人過來,一朝天子一朝臣,黃世從敗了,那麼跟着他的親信都得拍屁股走人。“水貨廚師,你終於可以滾蛋了!”阿牛在人事表上拼命的打鉤,被點名的人都無法留在醫院。

阿牛跟那些人無冤無仇,阿牛這樣做有一半是爲了陸豔清,自己根本就不是當院長的料,假如陸豔清當了院長,她也會把這些人開除,既然這樣,那阿牛就爲自己的老婆做點事情吧。

“記住了,這次一定要請個像樣的廚師,不差錢!”阿牛特別叮囑。他吃水煮實在是吃得受不了了。

阿牛一下開掉二十幾號人,趁着現在自己勢頭正猛,做得過分點也沒關係。二十幾號人空出來的位置,全部由陸豔清那邊的人接替,此舉過後,整個醫院派別統一,相信以後想要推行什麼新政策都會很順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