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真的?”

“真的。”陳燁一個勁的點頭,“你要是不相信,我完全可以發誓。”

楊瀾點點頭,她唯一剩下的一點點理智,已經快消失不見,這個毒素比陳燁想象的擴展速度還要快得多。

只見到楊瀾在榻上扭作一團。

看的陳燁一陣煩躁。

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見到這一幕,怎麼會沒什麼想法。

只是除了男人的屬性之外,陳燁還是一個人,一個有情操有道德的人。

理性的一面讓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否則的話,自己跟那些討厭的人又有什麼區別了?

真的喜歡某個女人的話,就應該讓人心甘情願的。

而不是趁人之危,這不是大丈夫所爲。

“呼!”

陳燁深吸一口氣,低聲道,“銀針。”

忽然白光一閃,陳燁的手上就多了幾枚銀針。

自然是從系統哪裏兌換的,花了不少的聲望值。

與此同時還有和這個銀針對應的鍼灸術。

按照系統的要求,這時候用銀針是最方便穩妥的。

陳燁不疑有他,直接拿起銀針就開始對準了楊瀾的胸口扎去。

這一下,是爲了降低楊瀾的心臟頻率。

看到楊瀾嬌俏的面孔,陳燁頓時心猿意馬,又趕緊守住了心神。

不行不行,不能胡思亂想!

在給人治病的時候,當然不可以胡思亂想,尤其是是在鍼灸的時候,如果是心思稍微分出去一些,不能做到絕對的集中的話,那麼就會出現大亂子。

所以任何一個有名的鍼灸大師,都會是一個注意力極其專注的人。

陳燁深吸一口氣,繼續把銀針紮在楊瀾的身體上面。

一些銀針需要扎的位置比較特殊,陳燁也是忍着極其大的誘惑,才能堅守本心,專心扎針,不去想其他的。

而且現在的楊瀾一直難受得翻來覆去,想要讓她不亂動,必須要用一隻手控制住她。

可是楊瀾直接就抱住了陳燁的一隻胳膊,抓住陳燁的手指就往自己的嘴巴里塞。

陳燁頓時繼續感覺像是觸電一樣,腦袋直接就是從一片空白。

“喂喂喂!”陳燁對着楊瀾說道,“你幹嘛?你放開我……”

這話說的底氣稍微有些不足,因爲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只要用力是可以把手拔出來的。

只是……

“陳燁,我好難受,你幫我……幫幫我……”

陳燁嚥下一口唾沫,點頭道,“彆着急,我幫你,已經在幫你了……”

陳燁說着,還是把自己的手給抽了出來,繼續鍼灸。

但是鍼灸對於內傷之類的東西很有用,但是對於外傷和中毒,其實用處並沒有那麼的大。

而且這個毒性也屬實是有一些強,所以陳燁忙的滿頭大汗之後,也只是把楊瀾的症狀稍微給控制住了一點。

但其實仍然很嚴重。

“喂,系統,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怎麼辦?很簡單。”系統說道,“只需要一粒解毒丸,就完事了,而且不貴,只需要十點聲望值。”

“你不早說?”

陳燁一臉無語,系統裏面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浩如煙海一般,如果不是系統主動提,陳燁一個一個去翻,不知道翻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

也沒有一個目錄一樣東西。

而且根據系統說,這還只是一個初級階段,等到陳燁達到下一個階段之後,還會開放更多神奇的道具和功法。

不過這些都不是陳燁現在考慮的東西。

“你早說我不就是早兌換了嗎?”陳燁看着剛兌換處理的一粒解毒丸,對系統進行無情的吐槽,“我看你是不是版本太低,反應太慢了?”

“我去,宿主你這樣說就沒意思了,我這是故意的好不好?”

“故意的?”陳燁一愣。

“當然是故意的,我這還不是想讓你跟美女好好的接觸一下,你不感謝我就算了,還誤會我?”

“我曹,大哥,你是系統,你……你……我多謝你了好吧。”

陳燁回想着剛纔跟楊瀾的親密接觸,到底也沒有對系統多說什麼。

楊瀾見到陳燁離開自己,站在牀邊,扭動着向他抓去。

一下搭在了陳燁手上,結果他手裏還捏着藥丸,手一抖,藥丸直接從楊瀾上衣的縫隙裏面掉了下去。

“咕咚……”

陳燁透過縫隙看着裏面的一抹滑膩,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這可怎麼辦?

再兌換一個?

“什麼在兌換一個?”系統忽然開口道,“你怎麼那麼土豪?這玩意也不便宜哦。”

“說的也是……”

陳燁很輕易的就被說服。

“那就得罪了……”

經過一番千辛萬苦之後,陳燁終於是摸出了這一枚還帶着溫熱的解毒丸。

不容易啊不容易,可千萬不能手抖了。

陳燁暗自說着,將藥丸送到了楊瀾嘴邊。

藥丸入口即化。

也不需要水來吞服,直接就化作了精純的藥力直接流向了楊瀾的四肢百骸。

藥力迅速席捲全身,將殘存的毒素清理的一乾二淨。

她忽然掙嚀一聲,原本滿含春色的眼睛,也重新變得清明起來…… 楊瀾只感覺自己的意識迷迷糊糊,剛纔發生的一切這一會又在腦袋裏面重演。

其實剛纔她一直都是有意識的。

只是在藥物的作用之下,改變了她的意識,讓她做出了那種……那種羞人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陳燁,她忽然想到剛纔自己似乎還把他的手指放進了嘴巴里?

還有他在給自己施展銀針的時候,下針的地方……

當然還有最後,陳燁從自己的衣服裏面掏出來解毒丸……

這些她都記得清清楚楚,只是現在回想起來才感覺到羞澀。

“你好點沒?”陳燁看着楊瀾停止了扭動,心中也是讚歎這個解毒丸的神奇。

“好……好多了……”

楊瀾掙扎着要起來,陳燁趕緊去攙扶。

觸碰到楊瀾的一瞬間,陳燁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她身上傳來的顫抖。

陳燁趕緊放開雙手,“那什麼……我只是有些擔心你……”

楊瀾同樣尷尬,但是她很快就恢復了幹練,“今天的事情,不準說出去。”

陳燁點頭,“你放心,今天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向任何人說起!”

“我們之間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楊瀾羞紅了臉。

“我的鞋呢?”她下牀之後,才發現自己的高跟鞋已經不見。

“這呢。”

陳燁從地上撿起來,很自然的給楊瀾穿上。

纖纖玉足盡在眼前,陳燁也忍不住心中一蕩。

“我自己來……”

楊瀾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異樣,趕緊推開了陳燁,紅着臉把高跟鞋穿好。

“你……你剛纔給我吃的什麼?”

楊瀾忽然問道,似乎是想要緩解尷尬。

“解毒丸,你剛纔中毒了,那傢伙不是個好人,你中的毒是……”

“我知道了。”楊瀾趕緊打住。

“多謝你了……你隨身都帶着解毒丸的嗎?這是什麼解毒丸?哪個牌子的?”

陳燁一愣,尷尬到,“如你所見。”

他舉起手裏面的銀針,“其實我是個醫生,既然是個醫生,那隨身帶着解毒丸也正常吧?”

“至於這解毒丸……”陳燁不假思索道,“是我自己配的。”

“可以再給我幾顆嗎?”

直到現在楊瀾才終於知道了人心險惡,要是手裏有這種解毒丸,也能放心不少。

“啊這個……我……”

“開門!”正說着,外面忽然傳來拍門聲。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