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8 日 0 Comments

獨臂蟹再次憤怒地項北飛身體夾了下來,這一次項北飛沒有躲,他只是冷靜地看着那隻不可一世的大螯鉗朝自己夾了過來。

「小飛,快躲開!」

「小項!小心!」

遠處的陸洪和孔大明夫婦看見項北飛竟然停下來沒有躲閃,也是驚呼出聲。他們方才都和獨臂蟹交手過,深知這隻荒獸的厲害,身體刀槍不入不說,身上的大螯極為鋒利,鉗斷開脈期製造出來的鋼鐵都不在話下。

那一鉗子下去,項北飛這小身板絕對要完!

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急得冷汗都出來,若不是他們沒有了力氣動彈,早上去把項北飛拉回來了。

然而就在他們都驚駭擔憂的時候,卻發現空中的螯鉗居然在離項北飛身體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

就好像突然被定住了一樣,又或者時間停滯了一般,空氣瞬間變得安靜起來。

呼!呼!

街道上的風刮著碎紙片在四處飛舞,廢墟的塵埃還在滾滾飄蕩,顯示著這裏還在遭受一場巨大的動亂。

「怎麼——不動了?」陸洪錯愕地出聲道。

「是被定住了?」孔大明也驚住了。

他們的心還吊在嗓子眼,因為項北飛還處在獨臂蟹那鋒利的螯鉗中,仍然威脅著項北飛,只要再稍微合上,項北飛恐怕就要出事!

可是原先還在無法無天的巨大妖獸竟然停下了!

他們三人甚至都不明白項北飛是怎麼辦到的!

不止他們不明白,就連獨臂蟹也很駭然!

它轉悠着碩大的眼球,調動着體內的靈力,拚命地想要發動攻勢去夾擊項北飛。

但都沒有辦法做到!

項北飛淡淡地看着獨臂蟹,若有所思般。

很快獨臂蟹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威脅,眼睛越發地驚恐起來。

啪!啪!啪!啪!

劇烈的爆鳴聲在獨臂蟹身上各個地方響起!

獨臂蟹身上每一處關節就像是被安裝了炸彈,突然集體被爆破了一樣,炸出了一片片的沙塵。

獨臂蟹龐大的身軀轟然一震,抖如篩糠般,然後它的大螯和八條腿居然就那麼突兀地從身上脫落。

砰!砰!砰!

在陸洪和孔大明夫婦倆驚駭的目光中,那原本勢不可擋的獨臂蟹竟然直接被卸掉了大螯和八條腿!

而那原本要夾住項北飛的螯鉗也從項北飛身上掉落了下去,甚至連項北飛的衣角都沒有觸碰到!

轟!

獨臂蟹的身體就像是一座小山砸在了地面上,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炸起了一堆塵埃!

整條街道都顫動了一下,嗡嗡作響。

——

「這……」

陸洪和孔大明夫婦都驚呆了!

死了?

把他們三個都打殘的獨臂蟹,竟然就這樣被項北飛給斃掉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們甚至還在想,這獨臂蟹是不是太弱了?怎麼會被一個剛上大學沒幾個月的少年給解決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的傷勢,以及被大螃蟹追着殺的情景——那可是實打實開脈後期的荒獸啊!絕不是鬧着玩的!

又或者是自己太弱了?

三人心中都很震撼!

項北飛居然能夠擊潰開脈後期的荒獸!

原先他們還在擔心,剛覺醒系統半年的項北飛獨自一人衝出去太莽撞,還在想着讓項北飛回來不要逞強。

但沒有料到,橫衝直撞無人能敵的獨臂蟹,只是一眨眼就被項北飛給大卸了好多塊!那種情景就像是——項北飛為了吃一隻比房子還大螃蟹,然後把人家給掰了。

要是再添一把火都能直接開吃了!

最可怕的是,從項北飛出手,到擊殺獨臂蟹,整個過程,竟然不到一分鐘!

「他……他還是我認識的小飛嗎?」孔大明忍不住出聲道。

「小項,他竟然……他竟然這麼強?」

陸洪也驚得無以復加!

去年五月份,這孩子明明還是一個需要自己指點學習疾炎的御氣期少年,但短短七八個月不見,他已經成長到了這個恐怖的地步!

實力甚至比他還要強大!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天才?。 那隻眼睛不停的在嘀咕著,蘇雨好像著了魔一樣,櫻花亂舞,鬼櫻刀在妖力的催化下,彷彿將現實世界都給砍裂了,無數道虛幻的裂縫崩開,很多幻像跟電影一樣,一幕又一幕的跳了出來。

「好厲害的幻刀。」秋思雨有點驚訝,沒想到蘇雨手上的幻刀這麼恐怖。

「必須殺了你!」秋思雨說著,直接撲了過去,可卻撲了個空。

她穿過了蘇雨的身體,然後蘇雨的身體就好像幻鏡一樣,砰一聲脆響,直接碎掉了。

周圍全是蘇雨,幾百個,上千個,無數的櫻花飄落,鬼櫻刀的刀身上覆蓋了一層紅色的刀氣,周圍很模糊,已經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幻境了,連我們都被蒙蔽,拉入其中。

「嘿嘿嘿,皇后,好玩嗎?」眼睛瞳孔放大,詭異笑著,妖力傳遍了蘇雨全身,與之緊密相連,蘇雨已經進入暴走的狀態,神智好像有點不清醒了,妖力灌頂,人身未必扛得住。

「這點小伎倆,還難不倒我,國師,你跟她一起去見閻王爺吧!」秋思雨大吼一聲,運起鬼力,然後如潮水般撲去,特別恐怖。

鬼力覆蓋在周圍,將所有的蘇雨幻像粉碎,洪流般的力量支配一切,鬼爪轟在地面上,天崩地裂,烏雲壓頂,一切彷彿都在瑟瑟發抖。

砰……

所有幻境徹底崩塌,櫻花被怨氣所焚毀,幻像泯滅,一切彷彿終止了一樣。

八千道鬼氣拔地而起,黑色渲染了整個鬼城,恐怖的力量將蘇雨轟上了天空,使其震得血流不止,皮開肉綻。

砰一聲碎響,蘇雨跟玻璃一樣,直接碎成了渣,然後挫骨揚灰,飄落於地上。

「又來!」秋思雨一眼看破,轉身打出一道鬼氣,單手伸長鬼爪,狠狠掐向了身後。

果不其然,蘇雨早已經在她身後伏擊,剛才的蘇雨只不過是幻像罷了。

剛才秋思雨那一擊,除了蘇雨,換成其他人,必死無疑,就算是我跟彭祖也無法抵擋,八千道鬼氣足以毀天滅地,根本無人能擋,此鬼怨氣衝天,厲害至極。

倒不是蘇雨實力有多強,而是她的幻咒起到了關鍵作用,將實力恐怖的秋思雨耍得團團轉,幻咒是最弱的,也是最強的,妖魔鬼怪也得吃這一套,再厲害的攻擊,也瞬間化為虛有,而且蘇雨進步神速,到現在幻咒已經煉得爐火純青,加上妖力提供的續航,秋思雨雖不能敗在她手上,但也給她耍得夠嗆。

秋思雨現在變聰明了,看透蘇雨的幻咒后,回頭就是一記猛抓。

「這回抓到你了吧?」秋思雨速度極其快,發現破綻后,已經掐住了蘇雨的脖子。

可蘇雨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掐訣念咒一氣呵成,然後大喝了一聲:「大幻咒·驚蟄魅影!」

話音一落,蘇雨三隻眼睛都好像放大了,眼珠子放出紅光,一股詭異的力量將現實覆蓋,周圍的黑色被染紅,天邊形成了晚霞的顏色和形狀,周圍傳來了誦經聲,秋思雨眼睛一轉,頓時嚇得鬆手後退了十幾步,因為她看見了那八十一位高僧,全都盤腿而坐,對著他誦經。

「不可能,都是幻覺,幻覺!丫頭,給我出來。」秋思雨大吼一聲,鬼力澎湃,將周圍的一切摧毀,可是完全無法摧毀那八十一位高僧,她的力量穿體而過,高僧們若無其事,繼續誦經念咒,而且聲音越來越大,秋思雨即使捂住耳朵也不能阻止,好像那些聲音都直接鑽入她腦子一樣。

「別念了,都是幻覺,都是,你騙不了我的。」秋思雨失去了理智,開始隨意暴走,破壞,但她毀滅不了這些幻像,也出不去,好像一個被困住的瘋子。

這都是源於她心裡的恐懼,這八十一位高僧是她永遠揮發不去的陰影,幻咒催發人內心最深處的恐懼,思念,慾望,將其誘發后,困於幻境中。

說白了,幻咒就是自己面對自己,你贏不了自己,那你再厲害也沒有用。

「得手了,去殺了她。」蘇晴大喜,想趁機宰了秋思雨,但卻被我攔住了。

「殺不了,她會重生,幫我搞定鬼母,我要在她身上紋一幅鬼紋。」我朝蘇晴說道。

蘇雨的幻咒是有時間的,而且這麼厲害的幻咒,肯定消耗她不少法力,她堅持不了多久,她現在拖住了秋思雨,我要在這段時間裡找到打敗秋思雨的辦法。

剛才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鬼母跟秋思雨是一體的,我將鯤鵬紋在鬼母的身上,然後讓她回去秋思雨的體內,那是不是就可以壓制黑鳳凰這個紋身了?

但有兩個問題,第一,鬼母會不會配合我?第二,給鬼紋身是鬼紋的最大禁忌,我該做嗎?

「給鬼紋身?」蘇晴有些驚訝的看著我。

「對,這是唯一的辦法,如果鬼母不答應,那我們全都得死在這裡。」我解釋道,如果不搞定那個黑鳳凰帶給秋思雨的重生,打多少都是枉然的,我們必定會輸,跟一個無限復活的女鬼打,沒有任何勝算,而且每復活一次都比之前強。

這幅鬼紋的作用太逆天了,簡直無解,必須要用鯤鵬克制她。

蘇晴有些為難,秋思雨死,鬼母應該也會死,鬼母會幫她們嗎?

「我願意幫你們。」鬼母突然出現,好像聽到了我跟蘇晴的對話。

「二妹,我欠你們的太多了。」鬼母對蘇晴說道,眼睛通紅。

「大姐……可是這樣,你也會……」蘇晴有些不忍心。

我丟,這咋成了桃園結義了?蘇晴叫鬼母大姐?蘇晴中邪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我不想再這樣下去,兒子,娘親下輩子再來找你。」鬼母比秋思雨良心多了,不忍繼續有人犧牲,決定幫助我們。

「那你跟我來,蘇晴幫我護法。」我將鬼母帶到了一個遠離「戰場」之處,這樣我才可以安心紋身。

鬼母也很配合,蘇晴無奈,只能給我護法,讓我安心。

這是我第一次給鬼紋身,但是是迫不得已,已經顧不得後果,就算我死也好,能救回很多人。

。 這點對於時宜來說,的確是有難度的。

畢竟其他董事早就已經滲透起來,在四面八方。

時宜想要安排人的,那麼就顯得對付這些董事。

「我當然是想要讓他們內鬥了。」

時宜唇角揚笑:「正好,現在一個董事想要讓自己的兒子進公司,到時候必然需要我的首肯。到明天我見了周蓉,知道利害關係后,這點事情不是很好安排的嗎?」

席聿衍一直擔心時宜過於單純,對於公司裏面複雜的人事關係會感覺到非常吃力。

但是卻沒有想到,其實人家早就已經將應該想到的事情都給想到了。

「那就行,我手邊也剛好有一份關於時氏集團的高層人事檔案,裏面囊括了他們所做下的事情,你要不要看一下?」

時宜可沒有忘記楚辭之前跟她說過的。

席聿衍之所以會勝利第一戰,就是因為他手裏掌握了大量高層所做下的事情。

公司高層基本上沒有一個是禁得起查的,至於剩下的經得起查的,人家也不會有什麼犯法的事情。

「你真的只是剛好手裏有一份嗎?」時宜眸里流光溢彩,明顯就是想要聽到他說實話。

為了提防席聿衍的性格不會將事情的真相給說出來,時宜乾脆接着說。

「雖然我們時氏集團的確是比不上你席氏集團,但那也是一塊香餑餑呢,如果你要是不能回答出我這個問題的話,那麼我可就想着你是為了得到時氏集團了。」

這種通過聯姻而吞併對方公司的事情,在這個圈子中還是非常多的。

並不是非常少見的。

所以時宜的想法完全合情合理。

但是席聿衍卻不想讓時宜這樣誤會自己:「在你要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就已經去調查這些事情了,這份人事檔案是為你準備的,什麼時候調查的你也看到上面都有想清楚的。」

「我希望你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而誤會我,畢竟你現在是我的太太,如果要是讓別人知道你竟然一直被人欺負的話,我這臉上也不會好看。」

明明就是因為在乎,明明就是因為喜歡。

但是席聿衍卻是習習慣扯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情出來,以此來證明,其實他根本就不喜歡她。

席聿衍這一點真的是太彆扭了,明明就是喜歡她的,將實話說出來又能怎麼樣呢?沒準將這些話都給說出來后,他們之間才能夠長久呢?

前世他們之間不就產生了完美的誤會嗎?不過就算是沒有這些誤會。

恐怕時宜前世也不會選擇席聿衍的,但這樣起碼他們之間也可以有些愉快的事情。

時宜趕緊收回自己的想法思緒,這都想到哪裏去了,不管怎麼說,她都是辜負了席聿衍的,這一點根本就沒得洗。

其實人都是有種本性的,那就是將事情的錯誤都推到別人身上去,彷彿這樣自己就是乾淨的了,但其實事情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與其將這些事情互相推來推去的,倒是不如將這一些事情全部都想的透徹,自己的錯那就自己承擔,跟其他人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吧。」

時宜故意逗弄席聿衍:「虧得我剛才還以為你是在乎我,不想要讓我被這些事情困擾住,又擔心我打不贏董事會那些人呢,不過現在看來,倒是我自己完美的誤會了,這些事情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這樣想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