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唐龍非常明白攻擊速度快的好處,用火雲邪神的話來說,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一千九,一千九就一千九,小爺拼了!」

唐龍是一咬牙一跺腳,將玉簡拿起,來到負責看管藏書閣一層的老者面前,老者滿頭白髮,可是卻紅光滿面,不用說,又是一個實力恐怖的老妖怪。

「前輩,我購買這個絕技!」

老頭抬眼看了一眼玉簡,又看向唐龍說道:「看來你還是挺有眼光的,一千九百貢獻值。」

唐龍一臉肉痛的將貢獻值轉給老者,而老者已經複製完一份,不過看到唐龍的模樣,老者頓時笑了:「嘿嘿!提醒你一下,這個絕技非常不錯,但是你要有個準備,不吃辛苦是練不成的!」

唐龍沒說什麼,點點頭將玉簡接了過來,躬身一禮直接離開了藏經閣,老頭望著唐龍的背影笑了笑,一抬手將玉簡一拋,玉簡跟長了眼睛般飛回了原處。

下山之後,唐龍並沒有馬上回到住處,而是就近找了個小酒館,點了幾個小菜,要了一壺靈酒,足足花了三十點貢獻值,然後才回到住處。

這些酒菜是給妲己的,畢竟幫了自己這麼多,總要有些表示,適當的關心還是很有必要的,放出火狐妲己,火狐瞥了一眼桌上的菜:「你也太摳門了!」

唐龍翻了個白眼:「小姑奶奶,你不想過了啊!我這叫細水長流,是過日子的人,等我發達了,讓你天天吃香喝辣的,可咱們現在不是沒有那個實力么!你將就將就,好日子不遠了!」

妲己心緒複雜,雖然是一直火狐,可吃起東西的樣子,卻給人一種優雅的感覺,唐龍想了想,將購買閃擊的事情告訴了妲己,妲己也沒有理會,唐龍知道,妲己沒有給出意見,就是認同了自己的做法。

轉眼間過去了七天,唐龍除了修鍊就是耍大刀,早晚練一遍太極,也許是太極的緣故,竟然在不知不覺間,進階到命痕五層。

——————

在山上的一個小花園中,陸雲負手而立,安琥一襲黑衣,恭恭敬敬站在陸雲的身後,將唐龍這幾日的行蹤告訴給了陸雲。

「你是說唐龍出售了一塊銀精!」

「是的閣主,當值的是舍妹!」

陸雲沉思片刻,拿出一塊令牌:「拿著我的手令,下去調查調查這個唐龍的背景,我要詳細的!」

安琥面無表情的接過令牌,心裡實則歡喜不已,可別小看走這一趟,卻是一個肥的流油的美差,平時只有看別人的份,想不到這好事也能落到自己的頭上。

安琥離開之後,陸雲微微皺眉,她眼中的唐龍就是個謎,能讓那隻高傲的火狐認主的人,絕對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清晨,唐龍剛剛耍了一會大刀,房門便被敲響了,打開門,這次來的人比較全,三人都來了,唐龍將三人讓進屋,陳皮直接拿出了八瓶丹藥。

「這是四品淬體丹,每一瓶三十六枚,一人分兩瓶!」

陳皮說完將丹藥一一送到唐龍三人面前,葉秋靈和竇婉秋也就沒有在客氣,將丹藥收起,竇婉秋示意讓葉秋靈說,葉秋靈點了點頭。

「來到學院已經快十天了,想必大家應該也都熟悉了學院內的情況,一個月一百貢獻值,根本就不夠看,一個絕技動輒上千,小成境界的更貴,所以我和婉秋商量了一下,想出去做任務!」

唐龍嘆了一口氣:「這兩天我就想著任務的事情,之前買了個絕技,花了一千九百貢獻值,逼得我將秘銀都賣掉了!」

陳皮有些猶豫,唐龍撇撇嘴:「皮哥,你能跟我們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么?」

陳皮露出茫然之色,唐龍的一句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唐龍苦笑道:「來到這裡,你除了煉丹就是煉丹,如果是這樣,你幹嘛到學院來,繼承家業不一樣能天天煉丹么!」

陳皮嘆了一口氣:「大順王朝資源貧瘠,最多也就煉一煉三品丹,四品丹數年都看不到一次,我的目標是煉製天品聖丹,絕不是當一個小小的陳家家主!」

「皮哥,你想沒想過,就算你現在有天品丹方,以你現在的實力能煉出來么!」

陳皮又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唐龍笑了:「目標只是目標,想要達到目標,就必須擁有達到目標的條件。

據我所知,想要煉出天品丹藥,最少也需要通玄境,用內火才能煉出天品丹,而你想要達到目標,就必須先修鍊到通玄境,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唐龍說的陳皮不是不懂,只是丹方和煉丹心得,讓陳皮無法自拔,不過陳皮也不是頑固不化的人,原本進入學院就是為了完成心愿,被唐龍這麼一說反而打開了心結,下定決心暫時將重心放在修鍊上。

且不說陳皮,而此刻唐龍心中頗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不可否認唐龍是一個多疑的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何必糾纏不休,前世兄弟不歡而散,也恰恰因為自己的多疑。

所以心中暗暗決定,既然認定了的兄弟,就要相信對方,不過這一次的結果是好的,如果陳皮執迷不悟,痴迷於煉丹,修鍊終歸會受到影響。

收拾一番,將火狐妲己收入靈獸袋,四個人便直接去了山上,也許是正逢清晨,來總務大殿的人特別多,四人頗費一番力氣才擠入大殿的金柱周圍,在粗大的金柱上,掛著密密麻麻的獸皮,獸皮上描述著任務的具體內容,以及任務的獎勵。

在學院內,任務分為兩種,一種是學院任務,學院任務都是一些挖礦,種植之類的任務,要麼累的夠嗆,要麼清閑的要命,不過不管是哪種,報酬相對要少的太多。

而另一種任務就是懸賞任務,這樣的任務多來自於商盟,比如學院最大的食府天香樓,需要一些凶獸的食材,或是百葯閣急需一些靈草,都是以懸賞的形式發布任務,當然也有一些個人,鍛造兵器,煉製丹藥,需要某樣材料而發布的任務,而這類任務的報酬比較豐厚。

不過高收入的危險性就相對要大一些,所以這一次,四人想要挑選一個相對安全懸賞任務,算是試試水,只是沒有想到,來的人居然這麼多。

其實看到密密麻麻的任務之後,四個人就有點懵了,也是,對於任務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任務的難度,這讓四個人除了看的眼花繚亂外,一時間也找不到任何頭緒。

葉秋靈最先沉不住氣了,看向唐龍三人說道:「你們拿主意吧!我去外面等你們!」

沒等唐龍說話,竇婉秋陳皮打了聲招,也溜了出去,唐龍苦笑,不過任務還是要挑選的,總不能白來一次,不過唐龍也漸漸有了頭緒,將報酬定在一定範圍內,通常情況,報酬越高,就說明越危險。

所以唐龍將目標放在報酬略低的一類任務上,看了半天,唐龍找到了一個適合的任務,囚龍秘境,尋找龍牙草,年份不低於十年,數量不限,年份越高報酬翻倍,一株龍牙草四十點貢獻值,發布者是百葯閣。

選擇這個任務的理由有三點,首先是報酬,四十點貢獻值的報酬不算低卻也不高,其次發布任務的是百葯閣,百葯閣能做大,必然有強大的靈藥儲備量,而靈藥絕大多數都來自於任務,所以百葯閣能做大,目光絕對不會短淺,發布任務的酬勞也會相對公平很多,而這也是百葯閣做大的原因。

這最後就是陳皮,根據龍牙草的報酬,龍牙草也就是四品丹的材料,陳皮十有八九知道龍牙草的情況。

唐龍將龍牙草畫了下來,然後走出了人群,將任務和自己的想法告訴給了其他三人,葉秋靈和竇婉秋覺得很有道理,雖說報酬少了一些,可畢竟只是一次試水。

「皮哥,給我們講講龍牙草的情況,到底是什麼丹藥的材料!」

陳皮拿著唐龍畫下來的龍牙草,一時間也毫無頭緒,無論是新得到的丹方中,還是在陳皮的記憶里,根本就沒有關於龍牙草的任何信息。

「不知道,我從來就沒有聽過龍牙草的名字,不過這個任務我喜歡,也能長長見識!」

唐龍微微一笑,玩笑似的說道:「那就走吧!去見識見識這個囚龍秘境,也許真的囚困了一條龍也說不定!」

下了山,四人向著學院中心廣場走去,中心廣場分為兩部分,北部是鬥法台,南部是傳送大殿,可以傳送到各個秘境。

秘境,秘境說白了就是不處於同一空間的小天地,就好比儲物袋,靈獸袋,不同的是,秘境的空間相比於儲物袋要龐大很多。

不過秘境也是分等級的,一共分為甲乙丙三級,甲級秘境非常危險,其中不乏四階五階凶獸,而且基本都是一些龐大的秘境。

乙級秘境危險程度會降低,也許有四階凶獸,但絕不會很多,基本上都是二階三階的凶獸,而且一旦出現強大的凶獸,影響到秘境內的平衡,學院就會派出執法隊去剿殺,不過想要進入乙級秘境,實力最低也要大成境的修為,否則進去十有八九要葬身獸口。

只有丙級秘境危險程度最低,就算有凶獸也不會超過二階,甚至很多秘境都沒有凶獸,而囚龍秘境就是丙級秘境,方圓百里的面積,在眾多秘境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秘境,而囚龍秘境發現了百多年,因為過度開發秘境,凶獸幾乎滅絕,而秘境中的礦產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被開採的乾乾淨淨。

所以在了解情況的人眼中,囚龍秘境就是個荒廢的秘境,加上不適合種植靈谷,就連聖殿都不會將囚龍秘境當回事。

至於龍牙草,的的確確出自囚龍秘境,位置就在囚籠井方圓數里內,不過龍牙草盛極一時,早就被採集乾淨了,時常有人去轉悠一圈,可都一無所獲,所以久而久之,只有一些不了解情況的新人,才會進入囚龍秘境碰碰運氣,對於老學員來說,囚龍秘境根本提不起任何興趣。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傳聞中,囚龍秘境中的確囚困了一條妖龍,傳聞萬年以前,一條妖龍為禍人間,三大強者制服妖龍卻無法將其殺死,將妖龍封印在囚籠秘境的井內,有碑文為證,數百年前,秘境被聖殿發現,不過在囚籠井中並沒有發現囚困的妖龍,所以此事是真是假也無從得知,但囚龍秘境卻因囚籠井得名。

唐龍準備了一些吃食,四人便直接來到了中心廣場,外圍是一些散落的地攤,當然,也不要小看這些地攤,說不定就會有寶貝,進入中心廣場,眾人直接來到了傳送大殿,大殿恢弘大氣,如同總務大殿一般,不過眾人也都看習慣了。

傳送大殿共有十二個傳送室,傳送時同樣需要繳納貢獻值,每一次傳送需要繳納一點貢獻值,也就是說,如果此次毫無收穫,一來一回兩點貢獻值就沒了。

四個人站在傳送陣內,五芒星陣光芒大盛,漸漸的將眾人吞噬,光芒散去之後,眾人已經消失在了傳送陣內。

不過傳送的時候是艷陽高照,然而出現在囚龍秘境后,已然是日暮時分,天際掛著一朵朵火燒雲,將大地映襯的更加荒涼。 四人是第一次見到傳聞中的秘境,可傳送大殿以外的情景,讓四人大感意外,荒涼,豈止是荒涼,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枯黃一片,就連樹木也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唐龍看向看守傳送陣的中年人,中年人盤膝而坐靜靜的修鍊,對於來人置之不理,唐龍暗暗搖頭,開始打量傳送大殿周圍的牆壁,果然,很快就發現了有關囚籠秘境的描述和地圖,將地圖牢牢記在心裡,然後給其他三人使了個眼色,這才離開了大殿。

離開大殿後,唐龍直接召出了火狐妲己,妲己出來之後也有些意外,不過聽到唐龍說囚籠秘境,妲己露出古怪之色,隨即將她所了解的情況解釋給了唐龍,唐龍獃獃的望著四周,也覺得這次還真白來了!

葉秋靈性格有些急,忍不住問了起來,唐龍露出苦笑,將妲己所說的解釋了一遍:「咱們這次可能白來一趟,囚龍秘境發現了有百年以上,面積不過方圓百里,百年的開採礦脈,這裡已經成為了廢棄的秘境!

而龍牙草是煉製一種叫四品壯體丸的丹藥,是一種激發潛能的丹藥,服用之後血脈膨脹,力量會以數倍的增長,不過會留下一些暗疾,這種丹藥在學院內已經很少了,主要就是因為龍牙草已經滅絕!」

聽到壯體丸的效用,三人吃了一驚,這種丹藥算是保命的丹藥,就算留下一些暗疾,可是和性命相比,又能算什麼!

而三人中,屬陳皮最為振奮,可聽到龍牙草已經滅絕,又是一臉的頹然,唐龍拍了拍陳皮的肩膀:「皮哥別在意,既然荒廢的秘境,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反正都已經來了,正好去囚龍井看看,說不定真的就碰到龍牙草也說不定!「

眾人一想也是那麼回事,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四人決定去囚龍井一探究竟,天漸漸黑了下來,明月當空,繁星熠熠生輝,而夜卻如同死一般的寂靜,午夜十分,四人終於來到所謂的囚龍井,井十分巨大,直徑有數十米,井旁豎立一坐巨碑,雖然巨卑殘破,卻能讀懂大部分的意思。

大體意思是說,在神玄歷三百八十二年,天府妖龍作祟,小千來使三人,以大法力收復妖龍,卻無力滅殺,將其囚困於囚龍井中,而下面的字跡非常模糊,根本就看不清寫的是什麼。

唐龍挪開目光,看向巨井,想不到還有這麼大的井,這口井完全是金鐵打造,而無數年來的風風雨雨,留下來的只是斑斑銹跡,在井口周圍釘了三根巨大的鐵樁,樁子上捆綁著鎖鏈一隻深入井中,唐龍站在井上向下望去,看到的只有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見底!

想了想,在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向著井中丟了下去,唐龍仔細聆聽,然而石頭就彷彿消失了一般,沒有絲毫的聲響傳回,一盞茶過後,唐龍失望的收回視線,顯然井下的深度完全超出了唐龍的想象,不過要說這井深不可測,唐龍覺得也有點不現實,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井下有什麼,阻止了聲音的傳出,可無論怎麼樣,這口井絕對不簡單。

就在四個人打量井的時候,火狐妲己卻一直凝望著碑文,一動不動,四個人商量一番,決定在周圍走一走,半個時辰后在井口集合。

然而半個時辰過去后,所有人都是一無所獲,陳皮有些失望,唐龍拍了拍陳皮的肩膀:「皮哥,你的目標是聖品丹藥,這區區壯體丸也沒什麼水準,別多想了!」

都這樣了,還能說什麼,四人回到學院后就分開了,唐龍想要閉關,儘快達到命痕七層,其他人都是命痕九層,也到了進階的關頭,至於任務還是很簡單,大不了做一些普通的任務,在丙級秘境,安全係數還是很高的,也就沒必要在一起做任務。

回到住處,唐龍就放出了火狐妲己,妲己顯得有些凝重,之前唐龍就看出來了,妲己盯著石碑看了那麼久,一定是看出了端倪,或是知道一些什麼,而且指明回來告訴唐龍。

似乎想到了什麼,唐龍趕忙問道:「妲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星光璀璨:慕少寵妻太深情 難道那囚龍井下還有什麼秘密不成!」

妲己凝望著唐龍,片刻之後這才說道:「我能感覺到井底的確困著一條龍!」

唐龍愣了愣,隨即露出無語的表情:「小姑奶奶,你不是開玩笑吧!」

「石碑,那塊石碑是一塊鎮龍石,石碑內有七星囚龍陣,法陣大部分功能已經失效了,只能算是個殘破的七星囚龍陣,所以才泄漏出稀薄的龍源氣息!」

唐龍更震驚了:「不對呀!如果七星囚龍陣失去了效用,那妖龍應該能逃出來啊!」

「所以這是一次機會,妖龍既然沒有逃出來,說明他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根本就沒有離開囚龍井的能力!」

唐龍咽了咽口水:「我的小姑奶奶,你不會是讓我進入井中,殺掉妖龍吧!」

「這是當然,龍的身上都是寶,龍晶我可以吞噬煉化,龍鱗可以煉製頂級法寶,如果你有機緣煉化真龍之血,將受益無窮!」

唐龍一咬牙:「想不到你比我還瘋狂,既然是虛弱的妖龍,那就趁他病要他命!」

火狐想了想,還是說道:「你決定了么?」

「無所謂,死過一次了,大不了再死一次,不過你要考慮清楚了,如果你反對,我自然是不會去,畢竟我的命不僅僅是我自己的,也是你的!」

火狐笑了:「反正我的希望都壓在了你的身上,既然你都決定拼一次,我沒有理由退縮!」

唐龍想了想說道:「既然是一條將死之龍,為什麼不帶他們一起去!」

妲己嘆了一口氣:「這一切僅僅是我的猜測,如果井裡的龍在下面療傷,或是刻意隱藏躲避聖殿,所以這一去禍福參半,而你重情重義,我也不能妄做小人,如果得到了東西,分給你的朋友也無所謂,可如果你我把命都搭進去了,何必連累你的朋友!」

唐龍這才釋然,其實唐龍哪裡知道,妲己這麼做無非是沖著兩樣東西,一個是龍晶,其次就是真龍之血,巨大的利益面前,誰敢保證就能不起歹心,唐龍能夠豁達信任其他人,而她卻不能,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至於妖龍是否生命垂危,妲己倒是不擔心,畢竟龍氣稀薄到那種程度,就算不能馬上哏屁,也是苟延殘喘而已。

而妲己真正擔心的是她和唐龍合力,能否滅掉那條龍,畢竟龍的實力太恐怖了,就算是一隻將死之龍,也絕不能小覷,搞不好小命就搭進去了。 唐龍和妲己討論了一下細節,然後開始採購,這一次不知道需要多久,而食物就是個問題,準備好充足的食物,這才向著傳送大殿走去。

再次踏入囚龍秘境,唐龍的心情頗有些沉重,要說一點壓力沒有,那純粹是扯淡,畢竟自己要對付的是一隻龍,龍在唐龍的心中那是神聖的,龐大的,無敵的,華夏神話中的神獸。

依舊是那囚龍井,沒有什麼變化,唐龍站在井上,望著黑黝黝的井內,心裡突然有些打鼓起來:「呼…吸…死過一次了,還怕什麼,拼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唐龍穩了穩心神,拿出一塊白熾石,將白熾石掛在腰間,慢慢爬下了鐵索,十米,二十米,漸漸的,井中的溫度提升了些許,也許是心理作用,唐龍額頭滲出了一層細汗。

當唐龍下落到六十多米的時候,突然覺得腳下似乎踩到了什麼,下意識向下看去,什麼都沒有,可唐龍確信,的確是踩在什麼東西的上面。

腦海中劃過驚詫,稍稍加力,腳下慢慢的沉了下去,然後就感覺穿過了某種薄薄的東西,唐龍終於明白了,這應該就是七星困龍陣的結界,之前自己丟下石頭,卻如同泥流入海,沒有任何的聲響傳回,原來是這麼回事。

當唐龍穿過結界后,頓時感覺到炙熱的起浪在流動,喘一口氣都感覺到胸腔火辣辣的,而且更詭異的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悶聲從下方傳來,定眼望去,唐龍發現下方竟然出現了兩個相連的火山口,火山口並不大,半米長寬,隨著那種特殊的悶聲,火山口中噴出火紅的烈焰。

唐龍想了想,將白熾石向著火山口方向丟去,然而當唐龍看清楚下方的情況時,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哪裡是什麼火山口,分明是大鼻子下的兩個鼻孔,僅僅鼻孔就這麼大,可以想象整個龍頭該有多大了,至於樣貌唐龍就更加吃驚,只是驚鴻一瞥,可是和唐龍印象中的龍如出一轍。

「龍,居然真的是傳說中的龍!」

唐龍是又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有可能成為屠龍者,緊張就不必說了,面對一條龍要,說一點都不怕那是假的,幸運的是,這隻龍依舊在閉眼沉睡,唐龍心中一橫,硬著頭皮慢慢的向地面爬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