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溫熱的水漸漸漫過身體,羅冰覺的自己似乎從混沌世界中慢慢掙扎出來,其實她對周遭感知並非一無所知,但是就像是冬眠」士一樣,她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層層絲網裹起來,她想x…肛卻現自己出不了聲,她想要行動卻動彈不得,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覺到自己被一個人抱上了汽車,她知道那是趙國棟,在神志尚未完全消失之前。她見到了對方那憤怒的眼神。所以淚沫禁不住從眼眶裡溢出。

一直到程若琳和趙國棟幫自己脫衣褲時,羅冰仍然有此感覺。尤其是趙國棟抱著自己程若琳幫自己脫下外衣外褲,一抹羞意襲上全身,但是她無力掙扎。

浸潤入水中讓羅冰意識一點一點恢復程若琳的手在她身上撫摸擦拭。從胸到臀,從背到腿。

她真的沒有想到那糯米酒的威力竟然如此猛烈,毛萍小姜大維、黃昆、魯達,還有那個陳大力,連續幾圈走下來,起初她也沒有覺得有啥不對,直到全身開始熱,燥勁兒上來。她有意識到不對勁兒,但是已經晚了。

她還是第一次感覺如此難受,冒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全身卻像是被人下了武俠小說里的蒙*汗*葯一般酸軟無力,甚至連自己身體都支撐不住,所以才會有那樣失態的行為。

「冰姐,好些沒有?」程若琳把羅冰扶了起來,躺在了浴池旁鋪了毛巾的躺椅旁,然後替對方把頭和身上擦乾,羅冰竭力想要坐起來配合對方,但是身子依然酸軟無力。

『若琳,是不是趙書記把我送回來的?」羅冰深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有些昏脹的頭,太陽穴突突的跳痛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腦袋裡蹦出來。

「嗯。冰姐,你喝醉了,都快要人事不省了,他正好碰見你,所以就送你回來了」程若琳點點頭,這種情況下也用不著多解釋什麼。

你和他」羅冰咬著嘴唇吸了一口氣口冰姐,你就別問那麼多了。你先閉上眼睛休息吧。我讓他來把你抱過去。」程若琳拿起寬大的浴巾將羅冰身體包裹起來,只是浴巾雖大,也只能從腋下將上身和大腿裹上,小腿和肩頸還是裸露在外。

不,不。不能讓他過來。」意識已經漸漸恢復的羅冰尖叫起來。

「嗨,冰姐,你總不能在這浴室里坐一晚上吧?朋友間幫個忙有啥,我可抱不動你口」程若琳有些好笑的瞅了一眼翹起二郎腿正在看電視的趙國棟,你自己又走不動。」

『我自己能行。」羅冰一咬牙想站起來,但是卻顧然的坐下胃裡又是一陣翻湧,讓她差一點又要吐出來。

好了,冰姐,你就別犟了,我讓他來抱你進屋,我還得給你弄碗醒酒湯幫你養養胃,要不明天你胃肯定要難受」程若琳也不給羅冰多說。

趙國棟有此好笑的瞅著美目禁閉臉色緋紅的這個,美婦,然後伸手從對方腋下和膝彎處攬起,快步走進了卧室,然後將對方放在了暖融融的床上。

因為放下時動作可能過大,浴巾散落開來,整個**突然一下子呈現在趙國棟眼前,嫣紅的凸起兩點。小腹下那黝黑一叢,如驚鴻一瞥從趙國棟眼帘中閃過,羅冰再也禁不住這樣的刺激尖叫起來,慌得程若琳和趙國棟趕緊將被子替對方蓋上。

羅冰很快就又進入了熟睡狀態。在喝了程若琳做的醒酒湯之後。她很安穩的入睡了。

程若琳睡了客房,不過半夜時分趙國棟還是悄悄的客廳沙上竄進了客房。在程若琳十推半就的狀態下悄悄掩上客房門享受了一番魚水之歡。

趙國棟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那就走過年不收紅包。這個規坎巨聽起來理直氣壯,但是你真要做到可不容易。

從臘月二十開始,令狐潮的電話就保持著每天換一塊電池的狀態,原本能管三天的電池,現在一天就要換一塊,而且經常都走到了晚上就處於缺電狀態,以至於令狐潮不得不自己又多買了一塊電池有備無患。

各鄉鎮和局行到領導辦公室來拜拜年要說也不是啥新鮮事,也就是到你辦公室坐一坐,丟下兩個紅包,說兩句感謝關心支持一類的套話。然後就走人,誰都知道這時候是領導最忙的時候,進出門都能碰上保持著同樣表情神色的同僚們,大家都心照不宣。

中國這個,過春節封紅包也是千年習俗,只不過衍生到官場上也就有此變了味兒,領導平時難以接近,你請他吃飯他不來,你要送錢也許他就要翻臉相向,說不定你一走他就交到紀委去了,這過年就要方便得多。送個紅包似乎也就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情,你就是不願意收那也不能峻拒至少也不能傷人臉面,否則你也就破壞了這官場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規則。

趙國棟給自己定的規矩就是送紅包一概不收,但是若是你要送上一些土特產啊,甚至是兩條煙或者兩瓶好酒,抑或是兩盒好茶,趙國棟推辭不掉收也就收了。當官,鞏達個位置上你也得綜合權衡利弊得失,你既不能授人陰。」樣你也不能裝出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樣子,那你只會失去群眾基礎。

趙國棟或明或暗的通過各種方式暗示或者明言過自己的觀點,抽兩根煙喝你一航酒一盒茶,或者是吃你兩隻臘雞熏兔這些土特產,都算不上啥,人心都是肉長的,也不能不近情理,但是我收了你哪怕一塊錢,性質就變了,那就是害人害己,所以趙國棟在提倡節儉過節的同時也就把自己的這個觀點通過各種渠道傳遞冉去,而且不少人也在花林那邊了解到趙國棟的作風,這個規矩也就順理成章的沿襲過來了。

即便是這樣令狐潮現自己也都快變成雜貨店老闆了,從臘雞勺熏兔、板鴨到各種煙酒茶葉,一個星期之內,他這個秘書辦公室就已經堆了大半間。

按照趙國棟的吩咐,凡是價值過一千塊錢的東西一律作好登記,交給區委辦統一處理,其餘像一兩條煙或者一兩瓶酒或者幾盒茶葉,就放在秘書室,當作接待用本書轉載16開xs文學網至於像那此土特產,趙國棟也不矯情,選了幾樣自己喜歡的帶上,其他的令狐潮也好,6蕊也好,願意要的都可以在其中選幾樣,這讓令狐潮和6蕊也都是欣喜異常。

趙國棟將兩個客人送到門口,揮手道別,然後再吩咐令狐潮:『令狐。你跟兩個客人下去,他們送來兩副牛皮坐墊和涼席,說是什麼新開出來的產品,非要送給我讓我感受一下,這份情你不受還不行。你去收著,嗯,給曾區長送一份去,曾區長夏天怕熱,對了,還有王益書記。就送給他們倆吧,就算我送給他們倆的,不算請客送親」

趙書記,又是花林那邊過來的客人?」桂全友拿著一疊文件走了過來。

「嗯,紅星皮件廠的,你知道這兩位老闆怎麼把這紅星皮件廠搞起來的?嘿嘿,恐怕你想都想不到,就是咱們搞起那個小城鎮建設,這兩兄弟都是蓬山人,兩家人買了房就遷到花林,可是坐吃d空不是辦法,兩兄弟考察了一下花林市場加上兩兄弟原來在淅江海門那邊干過幾年。所以覺得在皮件上可以搞一下,兩兄弟就和一些親戚一起籌資湊了一百多萬,搞了這個紅星皮件廠專門生產車用和躺椅用的牛皮坐墊以及床用牛皮涼席,產品銷往湖南、重慶小四」生意相當火爆」趙國棟笑著走進自己辦公室介紹道。

哦?看來小城鎮建設的確還是弓進了一此能人啊,這個戶口的限制的確制約了很多農村戶口的能人,花林搞起這個小城鎮建設一下子收羅了不少能人,他們把家安在了花林。又有資金和技術,就難免想要創業,這也就相當於變相的為花林引來了資金和人才,這是一舉:得的好事啊。」桂全友有些感慨的道,『誰走到了前面,誰就佔據了先手,這句話一點不假,你後邊在想要跟風,那就不容易了」

嗯,我離開花林時在河東新區至少有十家以上大小不一的企業新開業,都是來自於這此小城鎮戶口制度的受益者,他們大多都是周鄰縣市的農村戶口,但是他們很多都是在在沿海地區務工經商,積累了一些資金和技術,花林方面又在投資興業的政策上給予了一定扶持,支持他們就在本地創業,所以花林河東新區展很快,我聽說金市長說舒市長要求選擇一個私營企業展度較快的縣份要在年後就開一個現場會,為五月份省裡邊確定的全省非公有制經濟展現場會打前站。黃昆和唐耀文都在四處活動,積極爭取到花林河東新區召開,看來花林那邊展勢頭的確很好」趙國棟淡淡一笑道。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難怪,我說我到市裡去碰見唐耀文帶著韋颶從金甲長辦公室出來。原來他們是在爭這個會啊。」桂全友比然大悟」趙書記,黃昆現在是按了一個落地桃子,若是全省的非公有制經濟現場會真的要拿到我們寧陵來召開,只怕花林這個參觀點就是繞不開的,就算是全省這個會不在寧陵召開,我看參觀點也有可能選在花林,這基礎是你打下的。光彩卻被黃昆一個人掙了去。嘿嘿。真還是幹得好不如運氣好啊。

我聽老霍說下半年花林工業增加值增幅相當快,而且估計翻了年之後還會有幾個項目進入,主要都集中在皮草加工行業上。」

趙國棟臉色平靜,搖搖頭,全友,省裡邊要把現場會定在寧陵開的可能性不大,非公有制經濟展無論是賓州還是藍山都比我們強得多。現在永梁展度也很快,綿州建陽就不說了,這幾個,地市可能性會大一些。但是參觀點倒是有可能要給寧陵一個,能參觀花林的河東新區也是好事兒,也算能促進河東新區的展嘛,你我都是花椅出來的。花林好,咱們臉上也有光彩不是? 『就是只有一個參觀點也可以安排在我們西江。桂全么心從很堅決的道。

「全友,你口氣挺硬扎啊,憑什麼會安排到西江?就憑西江現有的展狀況?」趙國棟笑了起來。饒有興緻的看著桂全友。

趙書記,這是非公有制經濟展現場會,不是私營經濟展現場會,非公有制經濟包括私營經濟。但是涵蓋範圍更廣泛,包括個體經濟、私營經濟以及外資經濟。花林這一兩年私營經濟展很快,這一點母庸置疑,但是從個體經濟來說。西江區仍然是整個寧陵市展最活躍的地帶,尤其是像我區的服務行業繁盛程度遠不是花林可以比擬的。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我們西江區還是有此看點的。

見趙國棟對這個問題興緻很濃。桂全友意識到這個,問題上趙國棟似乎很有想法,也就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侃侃而談,「私營經濟目前是我們的一個短板,但是我們上海招商了資會已經開了一叮,好頭,而您時江淅滬那邊的媒體講話我估計省裡邊領導多少也有所知曉,這一點也是我們優勢,如果我們能夠抓緊時間在五月份之間拿出一兩項像樣的東西出來,我覺得這一點可以彌補。

趙國棟含笑微微頜,掛全友思路明晰,而且總能從與自己言談中很敏銳的捕捉到自己的意圖想法。在理論上也相當有一套,更難得的是總能在紛繁複雜的瑣務中尋找到最有效最便捷的解決路子,和霍雲達善於處理實務的能力可謂各有所長,不幌是教師出身。

另外。弓進德國尼歐迫除塵設備有限公司這一個亮點不容忽視,如果這八百萬美元的投資年後就能落實到位,可以說這是今年我們安原省弓進外資的一個璀璨點」桂全友稍稍頓了一頓,『安原引進外資的力度一直不盡人意,據我所知這幾年除了兩條高公路和賓州港弓進港資算是一個比較輝煌的亮點外。其他在製造產業上尤其顯得暗淡,這一點我覺得咱們西江區3進的德國尼歐迫除塵設備有限公司堪稱耀眼。尤其是現在各地環保污染事故頻,國家也越來越重視環保工作,我覺得環保產業日後也將蘊藏著巨大潛力,尼歐迫公司到我們西江區投資建廠,也肯定會可連鎖的帶動效應,就憑這一點我覺得省裡邊的非公有制經濟現場會也應該把我們西江區列為參觀點!」

桂全友一番話幾乎是說到趙國棟心坎上去了,能如此精準細緻的觀察省裡邊經濟方面的變化展風向。而且又能切實可行的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見,作為一個區委辦主任,以趙國棟的眼光來看,桂全友勝任綽綽有餘,看來掛全友到西江區這大半年來表面上是低調蟄伏,但是能力素質卻提高不少,比起離開花林時又有不小變化,令趙國棟刮目相看。

『全友,如果省里真的在寧陵有參觀點,我對把參觀點爭到西江來也只有三五分把握,現在聽你這麼一說,嘿嘿,我倒是覺得如果爭不來。我倒是有些對不起西江區這麼多辛辛苦苦為之奮鬥的幹部了。也罷。咱們現在就得好生斟酌運作起來,只要確定省裡邊參觀點有咱們寧陵,那我們西江區就勢在必得,如果說省裡邊沒有確定有咱們寧陵。那我也要去找祁書記和舒市長。爭取要把咱們寧陵也列入參觀點!」

呵呵,趙書記,你這麼積極熱絡的去爭取,只怕祁書記和舒市長一眼就能看出你的想法呢。」掛全友也笑了起來,『舒市長都還好說。祁書記能放任你搶了本該人家花林黃書記的風頭?只怕真有寧陵的份兒時。祁書記也會先考慮到花林,而且花林也的確有很多看點,像皮革工業園,像旅遊產業像畜牧業產業化基地,這一點我們不能不說花林比我們西江區更令人心動」

「爭先爭先。你不爭,哪來先門,趙國棟輕輕。多了一聲,『花林代表過去,西江才代表未來,老掛,你別把興緻給我逗起來,現在又來長他人志氣,滅我們自己的威風」

趙書記。唐耀文只要延續了你在花林的政策。花林展勢頭就不會慢下來,你別看唐耀文看似溫和,對於黃昆漸漸表現出幕的強勢步步退縮,但是卻是埋頭展經濟。聽說為了今年經濟展規劃上唐耀文也是和度和黃昆生了爭執,而且是半步不讓,這個唐縣長不簡單啊。他對於黃昆仕八f上一系列變動都沒有半句插言,唯獨在這個看起來本有小兒啥大問題上的細節上爭執不下,很多人都搞不懂呢。」桂全友若有深意的笑道。

全友,你也看出來了?」趙國棟微微一笑,『唐耀文精明著呢,一朝天子一朝臣,黃昆當了書記。自然要用他的人,像何良才、陳大力、呂安邦這此人他不都是用起來了?他唐耀文是縣長,在人事權上本來就矮一截,何況程化勇鼻來只聽一把手的話,而魯達又保持中立,他就算是想要作個啥,那也是胳膊別不過大腿」

桂全友也聽出趙國棟還有后話。投過探詢的目光。

可是黃昆搞經濟不在行那是市委市府圈子裡公認的,他也就是仗著是跟著祁書記鞍前馬後侍候了那麼久,又沒有其他更好的展前途,這才放到花林當今太平伸士,可是祁予鴻還能在寧陵干多久?,趙國棟目光悠悠」他到寧陵也快四隻了,時日不短了,按照慣例也就是這一年半載就該調整的事情,唐耀文是把寶壓在祁予鴻走之後的下一任身上呢,他在花林把經濟繼續搞上去,不管是舒志高接任書記或者是外邊空降來書記,以寧陵這個地方。要想博得上邊的認可,能搞經濟工作那是要,你搞經濟工作能得到上邊認同,那你也就跨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只要你腦袋再靈活一點,和一把手搞好關係,調到其他縣當今縣委書記也不是什麼難事了,全友,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桂全友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趙國棟話語中含義很清楚,要想在仕途上有大展,尤其是在寧陵這種經濟不達地區,那就只有在經濟展上出政績才能贏得上邊的賞識,才能有更廣闊的天地,自己若一直在區委辦主任這個,位置上,鍛煉機會也就更少。

趙書記,若是有機會,我也很想多方面鍛煉鍛煉自己。

全友,你有這個意識就行了。你剛有的思路就很好,有機會能脫開黨務這個圈子乾乾行政工作搞搞經濟肯作,我想對你更有好處。

趙國棟點點頭,『不過現在還不行,我這邊暫時還離不了你。

這一年半載你還得給我撐起,至少你的給我找一個,在委辦這邊能拿得起來的人才行。」

趙書記你這是太抬舉我了,和我能力相若的人比比皆是」。

少在我面前掉花槍,我們倆之間不玩這此虛的。」趙國棟打斷對方的話,能力固然是一方面,能有共同語言,共同看法,這一點更重要。

「志書記,你這可就有些難為人了。一時半刻,哪去找那麼合適的?,桂全友也不矯情」西江區這邊被你掀起這一陣風暴刮下來小都是七零八落,現在不少人心裡還是惴惴不安,不知道你翻了年還會不會清算日賬呢。」

至於么?連羅明、吳應剛小王麗梅這此人我不都一樣任用無二?他們還有啥不放心的?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只要不是涉及違法犯罪,至於說你跟著哪個領導走得近一點,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誰沒有個說話合得來的人,誰沒有個門生故日?張紹文他自己有冉題並不代茅他的下屬幹部個個都有問題,我從來對事不對人,聽其言,觀其行,只你要工作沒問題,我也等待你自己來證明自己。」趙國棟哂笑著道:。心裡不踏實的人,只能說明他自己內心有鬼,那最好還走到紀委或者檢察院去說清楚自己問題,求得從輕處理」

嘿嘿,趙書記,我只是實事求是。你別不愛聽。」桂全友也不在意。「要說這個時候誰能心裡駕定十足,我看也難,換了是我,那也一樣。這年頭風暴過後遭池魚之殃的人和事也不少見,。

還是只有用時間來慢慢平息修復。誰讓你來西江撿這個爛攤子?」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逆境才是鍛煉磨礪人的試金石。不多經歷一些這樣的大風大浪,怎麼成熟起來?老桂,咱們現在都被擱在這塊土地上了,那就得卯足勁兒做出點像樣的成績來,廝混過日子不是你我的風格,人這一輩子既然趕上了這個時代潮頭,要干就干出個名堂來!,走國棟走到窗前,一把拉開窗帘,望著窗外滾滾的越秀河水,昂落後了, 記德國人送上飛機之後趙國棟終於可以舒一口氣了德國人的敬業精神讓陪同德國人一起來的翻譯都是嘆為觀止。尼歐迪除塵設備有限公司駐上海代表處的兩名德國人帶著一名翻譯和兩名工作人員在寧陵一紮就是五天,從臨港工業區的地理位置以及寧陵港碼頭吞吐能力到臨港工業區地價以及道路交通設施,從寧陵稅收優惠政策和工業基礎條件,從金馬河梯級電站電力保障能力到政府行政效能和社會治安狀況,都一一作了乎尋常的細緻考察。

比起上一次德國企業代我們和尼歐迪公司上次高管們的考察,這一次的考察無疑就要細緻十倍,要求寧陵方面準備的各種資料數據細緻詳實到了苛刻的地步,以至於西江區一幫幹部們湊在一起時都忍不住嘀咕這幫德國人究竟是要把尼歐迫除塵設備公司總部搬到寧陵還是只在寧陵設一個製造基地。

德國人心目中並沒有春節概念並不代表寧陵人沒有春節概念,但是一切服從大局,連趙國棟和曾令淳加上霍雲達:人這一個星期幾乎就是圍繞著德國人的指揮棒在旋轉。一切工作讓路於這次考察,從德國人飲食中啤酒品牌安排到考察的項目小線路內容,彙報匯總的各種數據材料,都是三人聯審之後在正式送交德國方面,堪稱西江區有史以來規格最高的一次接待。

好在德國人對於生活上的要求並不高,反倒是那個娘娘腔一般的翻譯有些令人討厭,兩個本來就是土生土長中國人卻要冒充二鬼子一般的代表處工作人員也是拿捏著架子,讓趙國棟很是不爽。不過不爽歸不爽。趙國棟和曾令淳都還是以強忍耐力應對這一切。直到把德國人送上飛機。

德國人相當滿意。並非源於寧陵方面的哥潁格接待,而是因為西江區先前所作的精心準備,各種所需求的資料數據都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拿出來,而且實地考察的情況也映證了西江方面提供的情況完全屬實。並祟有半點出入,在這一點上趙國棟專門叮嚀務求準確真實,不得虛報隱瞞,哪怕有此地方有此不盡人意和瑕疵之處,那也要如實反映出來。正是這一點贏得了德國人的尊重。

這兩個在上海代表處的德國人在中國也生活了好幾年,也曾經在幾個城市進行過商務考察,對於國內政府機構作風存在的癰疾也是知之甚詳,尤其是還有兩個國內工作人員的配合,所以在老察了解時也是十分嚴格細緻,甚至有此刁難的味道在其中。

但是西江方面的表現很出他們意料之外,雖然也有不少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是至少當地政府的態度十分坦率而熱情,並沒有刻意隱瞞一些原本他們認為可能要弄虛作假的細節,這贏得了德國人的相當好感和尊重,在他們看來一地政府有這樣的態度和作風,甚至遠遠過了不足和瑕疵本身可能帶來的不利口可以說德國人的這次考察相當成功,尤其是西江政府誠懇坦率的態度和務實求真的作風很符合德國人的冒口,也為下一步的合作打下了相當堅實的基礎。

:「小趙書記,德國人可真是夠固執,說多少天就是多少天,多半天也不願意留下,他們說十天之後就要再來。可那會兒咱們剛開始上班小連大年都還沒有過完呢。」霍雲達吁了一口氣,苦笑著道:,就為這個項目。計經委、國土局、交通局小建委一幫人都不知道熬了多少夜啊。往年這個時候大家都是該休整的時候了」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能可進這個項目,就標誌著我們西江區已經從去年的陰霾走出來了,這沒啥好說的,再苦再累都得挺過去。」

趙國棟沉吟了下,『令淳你讓賀同安排一下,這一次參加項目準備的各部門參加人員都可以適當考慮一下補助,他們也的確辛苦,咱們也的既要讓馬兒跑,又要讓馬兒吃草,區領導就免了。」

『嗯,我也是這個意思,正想和您商量一下,而且按照我們區原來招商弓資規定,這樣大一個項目!進來。是有一筆招商了資獎金,以前數量都不大。也就沒有兌現,但是這個項目非同尋常,真正落到實處那也是六千多萬將近七千萬的投資,按照百分之一的獎勵比例,那也是七十多萬獎金。

曾令淳點點頭,這段時間大家都搞得有此疲倦,犧牲了不少人的休息時間,給點補貼也能安撫一下人心。「看趙書記你覺得這個原來確定叼四准和政策需不需要調整?」

嗯,我看這個激勵政策還是可以繼續執行,七十多萬就七十多萬。我們不能因為弓資數目巨大就削減,在這個項目中做出了突出貢獻者更要重獎,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都要給予考慮,但是區上領導還是按規矩不得介入。趙國棟想了一想。有道。

曾令淳怔了一怔,然後試探性的問道:。趙書記,這樣大一筆支出,而且是以獎勵形式放下去,我擔心市裡邊會有反應,雖然這個制度早就制定下來了,但是原來都不過是三五百萬的投資,都沒有按照這個標準來實施。只是放一此補貼而已,一人也就是三五百塊。如果真的要按照標準兌現,把這七十多萬真要分攤下去,多的一人恐怕都要拿三五萬啊,這恐怕會!軒然**」

是啊,趙書記,這一點恐怕要謹慎一些。」桂全友也皺起眉頭道:「數目實在太大了一此,如果只是個萬八萬,分到每人頭上也就是兩三千塊,這也許行。但是七十多萬塊,太駭人聽聞了,其他非經濟部門的幹部知道了恐怕也會3起很大思想波動的。

霍雲達也點頭贊同桂全友的看法。

趙國棟想了一想,老曾,區委區府確定有這個文件么?」

「有,那還是張紹文在任時以區委常委會議紀要形式確定下來的,後來區招商3資局也以文件形式下各單位和鄉鎮街道了的。」曾令淳很肯定的回答。

「那我還是傾向於按照規矩來,人無信不立,政府更是如此,只是這一次招商弓資並非哪一個人單獨揮了很大作用我的意見是可以拿出其中一部分來作為招商弓資基金。另外一部分要切實落實兌現下去。嗯,我覺得拿出來獎勵的至少不得低於二十萬吧,其餘五十萬可以設立一個基金,用於獎勵為招商弓資作出突出貢獻的個人和單位,制定一個獎勵規則,除了要兌現那百分之一的標準外,再由政府來年底來進行考評獎勵,每年可以拿出十萬來。獎勵那些為招商了資創造了良好環境的各局行部門和各鄉鎮街道領導」

二十萬下去恐怕還是會有很大轟動效應,趙書記這一點是不是。曾令淳皺起眉頭口「小就按我的意思辦,有啥問題我一力承擔,真要有轟動效應我覺得也是好事,至少證明我們西江區要實實在在兌現我們在招商3資上的表態。哪怕是一個噱頭,那也能激幹部們主觀能動性。」趙國棟擺擺手口趙國棟並不懼怕什麼轟動效應,相反他還真有些希望能製造一些轟動效應。

現在走到這個位置上,尋常的工作已經很難弓起上邊的關注了。至少你想要弓起省裡邊的關注你就得拿出一點標新立異的東西來,當然也是符合法理制度的東西,既然西江區委區政府早就有文件政策在,自己只不過是堅持兌現而已,這就好辦的多,真要有人願意拿這嚇做文章。自己求之不得。

就在一個星期之前,季成功被免去省委書記職務,中央的說法是另有任用,但是傳言卻相當準確。季成功將擔任**中央統戰部長,這是一個很耐人尋味的位置,準確的說。**中央統戰部長一般說來是要兼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也算是國家領導人了。

真想吃口飽飯 在原任省長蘇覺華已經擔任**中央**局委員兼滬江市委書記的時候,他這個安原省委書記卻還是中央委員,如果不給予一個,較為適當的安排的確說不過去。

寧法正式接:任省委書記一職。估計要在春節之後的省八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九次會議上辭去省長職務,為省第九屆人民代表大會f選舉新一屆省政府領導班子讓路。

而在此之前,張廣瀾已經被免去了省委副書記兼安都市委書記職務。新的職務則是西海省省委副書記小代省長,而安都市委書記則由剛從剛被免去林業部副部長職務調入安原省委任副書記的苗振中兼任。

安原省也面臨著規模空前的一次人事變動,而這種人事變動會給地市一級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卻無法預料,尤其是在省委省政府都面臨大面積的換血情況下,只是有一點趙國棟依然堅信,任何時候,展經濟仍然也將永遠是主旋律。 資金真的就緊到這種程度了?」趙國棟冷冷的瞥了一所伐肥讓。

趙德山立即縮緊了脖子,連連陪著笑臉。『哥,你別生氣,我只是說。這全中國下崗職工這麼多,你就算能解決一些,難道還能把所有人都能解決下來?這是政府應該考慮的事情,呃,應該是政府決策和機制建設問題,我覺得與其把這幾千萬拿出來去打水漂。還不如給這些工人一人上三五萬,他們還能記一個好呢。這樣一個瀕死企業,毫無前途。你要想起死回生,幾千萬丟下去也許就是一兩年就給你折騰得不見影兒了,何苦來哉?」

小哥,二哥說得也有道理,我知道您的想法,其實您那天在車上和我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就估計你有啥新的想法,但是您考慮過沒有。這家企業有沒有在起死回生的能力。前景如何?有沒有再重新投入這麼大把它搞起來的必要和意義?」

趙長小心的斟酌著言辭他知道自己兄長一般說出來的話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且都不容置疑。但是這一次這個想法太出格了。而且從理智上來分析,這也絕對不合適。

滄浪不是作仿織的,真要介入這樣大一個仿織廠,上千的下崗職工。要解決他們的生計,設備多半需要全數更新,銷售渠道需要重新建立打通,資金多少都是另外一回事。問題在於你怎麼把它搞起來?

現在仿織行業一片哀鴻遍野,上海拉開的壓鍵計劃更是轟轟烈烈,這個時候一個身處內6郊區的國營大廠,你光靠一番漏*點就能把它搞起來?這個時候需要保持必要理智,自己兄長不是這種人,只是大概是受到了廠里的這些壓抑低沉的氣氛才會一時興起吧。

「你覺得我是一時頭腦熱信口開河?」趙國棟沒有理睬二人,仍然是一副平淡的口吻。

哥,三五千萬不是問題,雖說今年集團有些大動作,但是三五千萬,甚至一個億滄浪也拿得出來。實在案不夠,銀行也能貸出來,但是您得給我們一個充分的理由吧?我和二哥都在這兒。您只要能說服我們倆,別說三五千萬,就是一個億咱們也支持您。滄浪本來就是您一手打拚出來的,我和二哥還不都是您指點下倆衝鋒陷陣的小兵。

這還有說啥的?,趙長瞥了一眼連連點頭的趙德山,笑盈盈的道。

趙國棟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衝動,但是也絕非頭腦熱,先前也有過一些考慮,只是現自還不完全成熟,他今天提出來也是要兩個弟弟有所思想準備而已。並不是馬上就要推開這個計劃,這其中也還需要作不少工作。比如市場調研以及尋找合作者。

正如趙德山所說的那樣,滄浪不是做紡織的而且也不可能去做紡織,現在滄浪的攤子已徘足夠大了,內部也一致認定滄浪不宜在擴大範圍,所以在這一點上需要慎重,即便是自己擁有生殺予奪的決定權,趙國棟也不希望草率決定,如果為了一個群體毀了另一個,群體的生活,那也不是趙國棟願意看到的。

長」你和德山能夠如此冷靜堅執自己的意見,說實欣慰。」趙國棟目光漂浮不定『堅有你對這個世界了解越多,你才能更冷靜的面對這個世界,但是冷靜不是冷酷,人不能只為了自己或者自己周圍這個小群體活著,社會責任感對於一個企業家來說是無可推脫的責任和義務,更是一種光榮。」

哥,我明白,我們並非想要迴避什麼,如果您要這麼看待我和二哥。那我們寧肯啥也不說並聽憑您安排,我們正是覺得您不像是那種草率簡單做出決定的人,所以我們才會」趙長,有些急ap.,沉聲解釋道口『長:,我沒有別的意思,你也別誤解。你的好意我明白,你是擔心我費力不討好,會傷害我自己的感情和自信。」趙國棟對於這個兄弟的心思相當了解。以滄浪實力拿出一個億來作慈善也不是什麼太大的難事,即便是現在急需資金展的時候,趙國棟相信自己一句話,趙長,也會毫不猶豫照辦,正是因為擔心自己一番好心難以得到回報受到傷害,所以趙長才會這樣小心翼翼的反對。

哥」x小s說ち屋ちち趙長心中也是一暖,吶吶不知該說什麼。

放心好了,你哥沒有那麼脆弱,官場上的歷練並不比你們商場上搏殺輕鬆,何況你勺口不是傻瓜幾千萬打水漂的事情也不會不經大腦思考,我只入。這樣一個大略想法,我是希望找到一個專業的戰略合作者。由他們來操作,而滄浪只是在資金上支持,幫他們承擔一部分風險而已,否則像這樣一個企業,不可能有人來接手。趙國棟搖搖頭,『這也不是三五兩天就能籌劃好的事情,還得從長計議,但是我決心已定。」

聽得趙國棟這般一說,趙氏兄弟心中也就篤定了許多,錢是一回事。如果能夠有從事這行的專業人士來合作,滄浪倒也不介意進行一筆高風險投資,哪怕沒有回報率,只要不是白白往水裡砸銀子卻又連社會效益都見不到,那就成。

「哥,仿織行業調集是大氣候,產大於銷的格局估計不是一年兩年能改變過來的,這一點你可得有思想準備」趙長在上海呆了一年。時於上海仿織行業的衰落沉淪也有些了解。

我明白,但是國際上我國依然是紡織出口大國,只要產品對路,依然暢銷,江淅一帶的仿織行業正在處於陣痛和危機之後的展欺,我相信能夠尋找到合作的契機」趙國棟不願再在這個問題上談下去。

在沒有多少把握的時候,多說無益,滄浪今年有什麼新想法新打算?。

要說打算不少,稍微大一點的動作就一個,滄浪葯業準備與滬江醫科大學和滬江中醫藥大學合作成立滄海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主要進軍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趙長點點頭,我們這邊已經和滬江醫科大學與滬江中醫藥大學進行了初步接觸,達成了一致意見,我們出資四千萬,公司設在張江高科技園區,滬江醫科大學和滬江中醫藥大學以技術和研究力量入股。分別佔百分之二十和百分之十五的股再讀蹦友布猶加毗朋滄海生物?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趙國棟沉吟了一下。才緩緩道:。有沒有考慮過保健品市場現在的狀況?,我們考察過,現在保健品市場一片蕭條,幾個主要產品也是聲名狼藉,日益萎縮,我們不打算和他們一樣,我們是作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不是傳統的保健品,比如複合維生素小螺旋藻小卵燎脂、深海魚油小膳食纖維素等這一類產品,ap.而且依託滬江醫科大學和滬江中醫藥大學兩個知名學院品牌,我覺的這個市場相當大,極具潛力。」趙長語氣中相當自信。

趙國棟總是自覺不自覺的還把趙長當作幾年前那個,跟著自己默不作聲的靦腆大男孩,但是每一次見面趙長都要顛覆趙國棟的看法,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市場無疑是一個相當有展前景的行業。趙長敏銳的現了這一點,在傳統葯業剛剛站穩腳跟時就要進軍這個行業,不能不說他是有此眼光而且魄力不凡。

小為什麼要選擇滬江醫科大學和滬江中醫藥大學合作?,趙國棟輕輕一笑。

「嘿嘿,有這兩大品牌合作,其產生潛效應比任何廣告都要有效得多,給消費者的心理暗示那更是無當倫比,我們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算是談下來,除了合作分紅外,每年滄浪葯業還要向這兩年贊助不少的科研資金。」趙長顯然也是對自己這個計劃相當滿意,『哥,你覺得如何?」

「小嗯,保健品市場崩塌了,就必然需要其他產品來填補,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這個概念既區別於傳統保健品,而且功能也相當明確,我想這應該是一個難得機遇,把握好運作好也許能比傳統葯業的利潤更高。

趙國棟也贊同趙長的觀點,但是打造和維護好滄浪這個品牌一定要注重誠信,像保健食品和營養補充食品這肯定是各地食品監督和藥品監督部門重點監管的對象,滄浪既然要作這一行,那就要做好做響亮要經得起檢驗,不僅僅是食品監督和藥品監督部門的檢驗,而且要經得起消費者和時間的檢驗。」

趙國棟的話語相當重,連趙德山都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的分量,趙長,更是鄭重其事點頭:『哥,你放心,我們趙家歷來就是講求誠信待人,從水業到藥品再到保健食品。都是事關千家萬戶健康的頭等大事。我們怎麼敢懈怠?便是不做這一行,也不能去作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口」 寸一次過年都是一家人團聚其樂融融的時候,這在中國匕從愧了魚古不變的慣例,無論是身處何方,都要不遠千里趕回家中團聚,坐在一起煮湯圓小包餃子,磕著瓜子、看著電視,談天說地,胡吹海你,走走親戚,會會朋友,聊一聊一年來的變化,展望一下新年的嚮往,也就是說一年到頭既要為自己這一年工作生活打個總結,也要為新的一年規劃籌謀一番,今年趙國揀總算是沒有在寧陵過大年了,三十就把該走的走到走完,和曾令淳商量好,正月初一就由他代表區委區府對一些仍然堅守崗個的部門單位進行看望慰問,趙國揀也就趕在三十下午就回到了江廟,得知趙國樓三十就要回來,趙氏兄弟也才提前從上海飛回來,只有趙雲海還留在上海,估計要到晚上可能有能趕回來,今年趙雲海就要畢業,一放寒假就主動到集團去幫忙,趙長川也沒有給他安排具體工柞,只讓他到每全部門都去熟悉情況,尤其,跟著屈平學習管理和銷售,既然身為趙家一員,日後承擔起重任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尤其是塗浪規模越做越大的情況下,越需要可靠又有能力的人來幫忙,趙雲海雖然年輕,但是從讀大學開始,每個,假期幾乎都是泡在滄浪里跟著學習,對於公司運轉情況也並不陌生了。

劉成和趙靈珊也沒有回來,他們今年要先回平川劉成老家去,初一才到趙家這邊來,他的蜂產品公司經營得也算可以,只是遠不能和塗浪集團的展度相比,但是劉成到也十分滿足。

躺在舊時的被窩裡,雖然都已經換了新被子了,但是四兄弟仍然感覺到十多年前幾兄弟都還擠在這個房間里的氣息,這幾乎要成了趙氏四兄弟的一個慣例,每年的三十或者初一都要擠在這個老房子里睡一晚,讓濃郁的血脈之情流倘在四兄弟之間,說說話;聊聊天,天馬行空般,時而回憶一下十年前的舊事,時而靈感逆說說自己內心深處的隱秘,四兄弟之間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隔閡,沒有任何遮掩,想到啥就說啥,無拘無束,無囂無絆,「哥,你打算啥時候結婚啊?」趙雲海都是晚上七點半才到太平機場,趙德山把他接回家時都已經快九點半了,睡在上鋪的他格外興奮,「怎麼,是你覺得哥不結婚礙了你事兒了,還是替你二哥抱不平啊?」趙國揀仰望著上鋪的竹笆和樓墊,雙手枕在腦後,這間房子依然保持著老模樣,沒有多少變化,這讓趙國揀更懷念從前,「哥,咋又把我扯進去了,雲海也是好心好意關心你啊」趙德山躺在趙國揀斜對再,嘿嘿笑道,「當然,也不排除雲海春心動了,都大四了,找個女朋友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是?」

「二哥,你別在那裡瞎說,三哥告訴我說你把別蕾給鉤到手了?你太強悍了,你不知道你這樣做傷害了我們學校多少男同學的心?!」趙雲海也,才知曉自己兄長居然把號稱影視界清純可人的第一玉女鉤到手,讓趙雲海簡直不敢置信,自己這個五大三粗的二哥,居然就才這等「得了,雲海,你就別噁心我了行不?」趙國揀吁了一口氣,「你二哥雖然是和孫蕾在一起,那也說不上個啥,又沒有結婚,就是大家投緣在一起而已,至於說影視界的女孩子難道就要高人一籌不成?別把自己看得太低」

「哥,那是別蕾啊!你知道不?中戲皇冠上的明珠啊,誰能摘得這顆明珠,那就是天下第一幸福的人了」趙雲海有些誇張的叫嚷道:

「二哥可要守好,千萬得拿穩了」

「雲海,你二哥的德行你還不知道?我看是孫蕾要守好才是真的,我都替他們倆擔心,德山,說說。你和孫蕾之間的感情能保持兩年不?」

趙國揀斜睨了一眼一言不的趙德山,他對於影視界的這些男女所謂星們實在不感興趣,演藝界那些齷齪肢臘事兒實在太多了,為了上戲的種種潛規則,為了抬高自己抹黑別人的種種卑污手法,實在不勝枚舉,無論這個別蕾銀屏上是多麼清純宜人,但是背地裡如何,誰又能說的清楚?

「哥,你也別說得那麼絕對,萬一二哥和孫蕾之間是真的」趙長川插話緩頰,「嗯,連你都說是萬一,萬一萬一,那就是萬分之一的可能**,嗯,我們拭目以待吧,趙國揀笑笑,「只要不結婚,那都算不得數」

「哥,本來都說是你的婚姻不一樣的叭r兒,這會兒一下子扯開牽絆到我身上,夾槍帶棒的把我歌」

頓,這算個啥事兒啊?」趙德山一臉**笑,「哥,我看你也不地道啊,古小小鷗上午還來了咱們家呢,你說你是不是和她不清不楚的?那丫頭也不小了,就瘋瘋癱癱在外邊漂,沒個正經,我看多半就是你把別人給辦了,弄得人家老是對你戀戀不捨,還有公司那輛豐田沙漠王子,去年我在安都碰上一次,換了牌照我也記得,好像是個女的在開吧,那女的和你啥關係?我看年齡至少比你大吧?」

趙德山的凌厲反擊讓趙國揀一時間也有些猝不及防,沒想到自己這個表面粗豪的弟弟居然還能有這麼細緻的觀察力,趙國揀還真有些覺得小看了他,「喲,二哥,看不出你還在搞大哥的秘密調查啊?大哥的事兒你也敢過問?你活膩味了還是皮燥癢了?」趙雲海煽風點火,「雲海,你個小兔怠子少在那兒扇陰風點鬼火,這就我們四兄弟,我們關心大哥的私人問題那也不行?幫他參考參考免得他頭腦熱不行么?」趙德山叫了起來,「我看你小子就是一腦子壞水,不知道在學校里禍害了多少女學生。」

「二哥,別把我說得和你一樣,上一次你來我們學校,我就看你眼珠子四處亂轉,拿我們學校同學的話來說,一看就是一副狼樣開輛路虎來顯擺,還擺個肋比叼支不知哪兒檢來的哈瓦那雪茄靠在這門上扮酷,不就是想要兜搭**我們學校的女生?那自以為拉風瀟洒的味道,看得我胃裡直泛酸」

被趙雲海這一番話氣得七竅生煙,趙德山差一點要從床上蹦醚起來,「雲海你個小兔怠子,你敢這樣侮辱你哥?就你們學校里那些恐龍女生也值得你哥去**?倒貼你哥,你哥也不會幹!」

趙德山和趙雲海的鬥嘴逗得趙國揀和趙長川都不禁莞爾,趙雲海現在也敢和趙德山鬥嘴了,趙德山雖然是張牙舞爪,但是嘴角卻是帶笑,顯然並沒有因為趙雲海的挑逗而生氣,其間充斥洋隘著的兄弟情誼卻是任何東西也無法替代的,「那是,我們學校里的女生不入眼,二哥你就在影視娛樂界可勁兒的折騰吧,我看能有多少排佩能傳出來,說出去我也風光啊,說起某某歌星影星,我也可以拍拍胸脯,悔,那她沒勁兒,也就那樣兒,和我哥泡在一起像個哈巴**一樣,後來被我哥給打走了,嘿嘿,二哥你要真能做到那個境界,那我這個當弟弟的就算是服了你了」

趙雲海在床上笑得直打滾,連帶著趙國揀和趙長川都被趙雲海這番幽默挪偷逗得忍不住笑了起來,這趙雲海挖苦起人來還真是一套接一套,罵人就不帶一個髒字,「哥,你瞧瞧雲海這是啥樣?眼睛里還才我這個二哥沒有?」趙德山真還被趙雲海給氣樂了,翻著白眼躺在床上也不理睬對方,「雲海,你別給我囂張,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找的女朋友啥樣,我也得好好在你女朋友面前把以前糧事給翻弄翻弄,到時候看誰嘴巴硬,雲海,你不是嘴巴挺厲害么,你咋就不翻弄翻弄大哥的私事呢?上次你不是就再說大哥這樣作不行,會毀了趙家聲譽么?」

「二哥,你這樣拙劣的挑撥離間大哥怎麼會相信?你就省省吧,還是把心思留著對付孫蕾吧,你要真把孫蕾娶進門,我看咱們這個家還想要保持現在這樣無聲無息的低調,那就難嘍,趙雲海一翻身坐了起來,「不過大哥,我聽說你不是在北京有人給你介紹了一個么?現在都還沒有定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