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臥槽,這書生這皮膚,真他孃的比絕色樓的頭牌還好,也不知道是那家的貴公子。”李花斯心理暗自嘀咕。

在場的幾人在這一時刻,心裏都有着一個同樣的想法,那就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去得罪。

雖說李花斯幾人在這洛河城,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李花斯幾人可不是傻子,洛河城可不比紅都,人流比較固定,外來的人口不是非常多。

但洛河城可不一樣,一天的人流最少上也是幾十萬,他們平時找人麻煩,也是挑着人來的,只是對哪些平民百姓張狂而已。

在滄瀾大陸,還是有很多人是惹不起,也不能惹的,要真給惹對了,指不定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在下羅烈,初到貴地,還請各位兄臺多多關照。”羅烈運起真氣,一個跨步向前,很自然的看着紫衣男子幾人笑道。

在怎麼說,羅烈也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華夏,而且現在還是黃階高手,面對前面的這幾個紈絝一樣的貴公子,自然是沒有什麼壓力,應對自如。

就在羅烈跨步走出來的那一刻,幾個人都感覺到如沐春風般的清爽,體內的真氣也隱隱有些要沸騰起來,很是舒爽。

“哦,原來羅兄不是本地人,難怪看着面生,不知道羅兄是哪裏人士?”這股春風拂面的清爽,讓幾人的心底都微微一驚,更感覺到羅烈的不凡,紫衣男子與中男人都是眉頭一挑,不過紫衣男子依舊很自然的笑到。

這自然不是怎麼羅烈的自身的人格魅力,一站出來,身上的的氣場就把衆人都給征服了。

自從羅烈練就了混元戰的初始心法之後,自身就相當於一個風眼,不斷的匯聚着天地元氣與羅烈體內的元氣形成一個小循環。

所以羅烈的周身,一直都籠罩着一層稀薄的天地元氣。

羅烈這一運功,這元氣的範圍自然就擴大了,李花斯幾人如果沒有這樣感覺,那才叫哆哆怪事。

元氣不同於一般的靈氣,靈氣只是源於山林草木之間。

而元氣乃萬物本源!

整個天地之間都有元氣的存在,就算是土石水流也不例外。

靈氣與元氣之兩者之間,雖不說天地之別,但也是銀河鴻溝之距,是一條不可逾越的天澗。

如果有誰就在羅烈身邊坐下修煉,在風眼距離之內,隨着時間的推移,身上的任何傷勢都可以慢慢驅除,自身的進境也會是一日千里。

“我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一個就是說了,幾位公子也未必爲知道的小地方。”羅烈看着紫衣男子笑了笑,並沒有多做解釋的意思。

如果,有一個人突然對你說,他是穿越過來的人你會相信嗎?答案自然是可想而知!既然不相信,那自然就沒有多做解釋的必要。

“既然如此,那紫某也就不多問了!自我介紹一下,在下紫霄天,我身邊的這位是秦守仁,還有這位是李花斯,不知道羅兄可有興趣和我們一起玩一把?”紫霄天依舊一臉溫和的笑意。

“在下秦守仁,在下李花斯,也請羅兄多多指教!”站在一邊的秦守仁,李花斯也跟上隊形向羅烈拱了手拱手,表示禮貌。

雖然,秦守仁與李花斯兩人在洛河城中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但登高而望遠,自然知道天地之大!都是一些識趣的人,一些基本的禮貌和客道還是懂的。

“指教就不敢當了,我就一閒人,對於這些事情都無所謂,這還得看水兄的決定了,但就是不知道,紫兄你們要怎麼玩?”

羅烈所說的這話,看似在詢問水自流的意見,但後面的話,卻已經認定了下來。

遇到這種事情,羅烈自然不會退縮。看秦守仁與李花斯,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而紫霄天是看不出怎麼來,但:“物以類聚。”羅烈相信紫霄天也不會是怎麼好貨色,送上了門的銀子,羅烈不要白不要,自然不會對李花斯等人客氣,不但要賭,還要大賭。

不管在怎麼世界,錢這這東西,在生活的各各方面都是用得到。

所謂:“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這句至理名言,它適用於任何世界。

“既然,羅兄有此意向,那我水自流自然也沒有不奉陪的道理,免得別一些狗眼看人底的黃綠毛龜給看扁了。”水自流聽羅烈這麼一說,當即也對着秦守仁與李花斯笑着說到。

李花斯與秦守仁被水自流這麼反將一軍,把自己兩人說是黃綠毛龜,心裏也是有些窩火,不過也卻也沒有當即發作。

鳳凰樓……

“潘少,找我徐媽媽來有怎麼事?難到潘少是想讓徐媽媽我也來陪你喝一杯?”一箇中婦女中進了一個華麗的房間,看着正在喝酒的潘安康笑着問到。

“徐媽媽,聽說你們這裏來了一位新花魁,叫怎麼林嫣兒的,讓他出來和本少爺喝一杯水酒。”潘安康,取起手中的酒杯,有些猥瑣的聞了聞。

“哎喲,我說潘少,這林嫣兒是新人,現在還沒有出場,潘少真是消息靈通,但這要求好像不符合規矩吧?”

“規矩,這還要怎麼規矩?”潘安康臉色一變,看着徐媽媽問到,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這林嫣兒還沒有正式出場之前,是不會隨便見客人的,潘少要是想要見我們的林嫣兒姑娘,還是明天自己過來闖關吧!”徐媽媽依舊如常一臉笑到。

潘安康手中的酒杯一摔,起身大怒:“哼,徐媽媽,你少給我來這一套!別以爲我潘安康好糊弄!”

“潘少,徐媽媽我可說的是實在話,怎麼敢糊弄潘少呢?這林嫣兒確實是不行,要不潘少再選一個吧!是在不行,我徐媽媽這身子,也是豁出去了,一定會令潘少滿意!”徐媽媽一臉嫵媚的提議說到。

潘安康一時語塞!心裏面說不出的噁心。

“徐媽媽,我們少爺這次專門是爲了林嫣兒姑娘過來,徐媽媽不請來林嫣兒姑娘,就是就是看不起我們家少爺!看不起我們家少爺,就是不給尚書大人和總督大人面子。”潘安康身後一箇中年男人有些威脅着說到。

“那裏那裏,徐媽媽我可不敢,爲了不得罪尚書大人和總督大人,也要給潘少面子,這就由我徐媽媽親自出馬,一定讓潘少Y仙Y死!渡過難忘今宵。”徐媽媽說着,就脫掉了自己的外衣,自行向潘安康走來。

“徐媽媽,你這是要幹怎麼?”潘安康臉色大變,潘安康可是知道,眼前的這位徐媽媽可不是普通人,而這鳳凰樓也不怎麼好惹!

以前吏部尚書的兒子,就是因爲來鳳凰樓驃霸王娼,而被光溜溜的給扔出了鳳凰樓,這事別人也許是不知道,但潘安康當時可是在場,之後吏部也沒有掀起什麼風浪,直接選擇沉默,還給賠了錢。

但不管出於怎麼原因,敢把吏部尚書的兒子光着屁股扔出鳳凰樓,就知道這鳳凰樓沒有表面上的這麼簡單。

“走……你們還愣子幹怎麼?是不是看上徐媽媽了?”看着愣着的兩人,潘安康大怒。

“是,是少爺。”兩個中年男人連連稱是。

“潘少,你是不是忘了怎麼事情了?”徐媽媽撿起外衣,看着要走的潘安康問到。

被徐媽媽這麼一提醒,潘安康立刻反應了過來,摸了摸身上,臉色大變,看向身後的兩個中年男人道:“劉二,劉四你們兩個身上有沒有帶銀子?”

“沒有少爺,我們身上那有帶銀子。”兩個中年男人弱弱的說到。

“廢物……”潘安康看着兩個中年男人說了一句,就看向了一邊的徐媽媽:“徐媽媽,不知今天怎麼出門忘了帶銀子,等我回去就讓下人給徐媽媽送來。”說完潘安康轉身就走。

潘安康也是很納悶,記得出門的時候,爲了專程來鳳凰樓,潘安康可是帶着幾個大元寶的,竟然無緣無故的就不見了。 千金坊……

羅烈與水自流在紫霄天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六樓的包間,大家各自坐下之後,紫霄天就開始宣佈:

“這樣,我們今天就玩點簡單的,直接輪流來搖骰子,就比大小,大家覺得怎麼樣?”紫霄天看了看一邊的羅烈與水自流。

聽紫霄這樣一說,一邊的水自流就有點緊張了起來!不過,羅烈還是拍了拍水自流的肩膀,算是安慰了一下水自流。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既然這裏是你們的主場,就由你們先來吧!”羅烈看着紫霄天笑到。

其實,羅烈心裏也是挺怕的,也不知道這紫霄天要玩怎麼把戲,還是後面出招,一舉勝利!

“哈哈,羅兄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們不用誰先誰後!我們都一起來!”

說着紫霄就拍了拍手,就有幾個長相端莊的年輕女子,拿着骰盅走了進來;羅烈,水自流,紫霄天,李花斯,秦守仁幾人每人一個。

“紫公子那我們開始吧?就是不知道這是要比大?還是比小?”羅烈看着紫霄天。

“那,第一局我們就比大吧!最大的可以照單全收。”紫霄天也是一臉溫和的笑着。

“那好,那第一局我們就先試試手氣,先小賭一吧。”說着,羅烈就壓上了贏來的三千兩白銀。

“好說,就依羅兄所言。”紫霄天笑了笑也壓上了三百兩黃金。

紫霄天這黃金一放上桌子,羅烈的氣場明顯弱了很多,畢竟黃金和白銀不是一個概念。

水自流,李花斯,秦守仁都是眼皮一跳,但也照跟。

第一局開始。

秦守仁搖出的點數爲:二十二點。

李花斯爲:二十四點。

紫霄天:二十九點。

水自流:十七點。

羅烈爲三十點,取得了勝利!

開始羅烈搖出的點數爲十九點,若不是有混元空間,這一次,羅烈將必敗無疑。

“羅兄真是鴻運當頭,紫某願賭服輸。”說着,紫霄天就讓人把自己面前的錢給羅烈送了過來。

畢竟桌子還是挺大的,而秦守仁,李花斯,水自流也是一樣,讓人把錢給羅烈送了過來。

第二局開始,大家依舊比大,而賭注改爲五千。

秦守仁搖出的點數爲:二十五點。

李花斯爲:二十四點。

水自流:二十一點。

紫霄天:二十九點。

羅烈依舊以三十點的好成績,取得了勝利!

“想不到羅兄真是技藝高招,不如,這一局我們賭小如何?”紫霄天看着羅列笑道。

“聽紫兄安排,不過只剩我們兩人的話,我就把贏來的三萬五千兩白銀一起壓上。紫兄以爲如何?”而這一局,水自流李花斯等人都已經選擇退出,只有羅烈與紫霄天兩人對局。

畢竟高手過招,水自流等人就是打醬油的,大家都有自知之明,就選擇了退出。

“哈哈……羅兄果然大氣,紫某奉陪到底。”接着紫霄天又拍了拍手,很快幾個青年女子送來了黃金。

而這一次,羅烈以四點,又一次險勝了紫霄天,因爲羅烈的骰盅中,有一個骰子疊在了一起。

“羅兄果然厲害,不如這樣,我們一起吃一頓飯!交個朋友如何?”紫霄天對羅烈與水自流發出邀請。

沒等羅烈開口,水自流就立馬跳出來反對:“不必了,我們今晚有約,而且我看到他們兩人就反胃,吃不下飯!”

“既然這樣,那羅兄與水公子就請自便,我們就不奉陪了。”看到羅烈沒有說話,紫霄天說完起身,就帶着秦守仁與李花斯兩人離開了。

“紫兄,羅烈這個書生還真不是善茬,賭術竟然這麼厲害。可惜了,竟然是水自流一邊的人。”衆人離開,李花斯立即看着紫霄天說到。

“賭術在厲害又能如何?沒人與他對賭,就是就賭術在厲害,也沒有用,別理他們我們走。”紫霄天卻是不以爲意的笑了笑。

“羅兄,抱歉啊!是我自作主張了,這樣這頓飯由我來請怎麼樣?”水自流在一邊,訕訕看着羅烈一臉歉意說到。

“嗯,沒事,我們下五樓去接着玩吧!”羅烈把剛纔從水自流那裏贏來的銀子,還給了水自流。

“羅兄這怎麼使得,這是羅兄應得的,自流也願賭服輸!”水自流拒絕羅烈給的八千兩白銀。

“水兄,我知道你剛纔也並不想參加這場賭局,是羅某自作主張,不收回去讓我心中何安?”看着水自流猶豫,羅烈再次說到。

羅烈也是知道水自流缺錢,而剛纔在一樓,水自流與小福兩人的對話,羅烈也是聽到了。

接着兩人就來到了五樓進行下注!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整個賭場,全部都是小廝的叫喚聲。

羅烈與水自流一下來,就在五樓的兌換處進行了黃金都兌換,因爲賭注高的原因,所以在五樓進行下注的人,全部都要進行黃金的兌換!而且一錠黃金就是五十兩,也就是等於五百兩白銀。

紫霄天與李花斯等人正在喝茶,沒有過多久,一箇中年男人就跑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着紫霄天:“公子,我們今天要大虧血了!”

紫霄天眼皮一擡,看着中年男人問道:“出了怎麼事情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