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周瑜臉色一白,咬牙切齒,蹭的一下將腰中佩劍拔了出來。

魏延看出了周瑜的意圖,嗤笑道:“大都督如果要攻城可以試試,前日曹軍的下場就是你江東士卒的前車之鑑,儘管放馬過來吧。”

魏延的話提醒了周瑜,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那種神祕的陶罐,腦海中彷彿看到了江東子弟葬身其中的慘烈場景,不自禁的縮了縮。

“劉修小兒,我與你勢不兩立。”

最終周瑜忍了忍沒有攻城,滿漢悲憤的高喊一聲,他將佩劍緩緩的插入腰中,率領大軍向東而去。 看到周瑜撤走,魏延的心中也是捏了一把虛寒啊,其實他不過照着劉修的意思,嚇唬周瑜而已,如果周瑜不顧一切的瘋狂攻擊江陵,江陵城未必能保住,因爲此時的江陵城十分的空虛,只有狼牙營的士卒。⊙小,..o

而且所謂的陶罐早就用完,根本就是嚇唬周瑜而已。

如果周瑜瞭解此時江陵城中的情況,必定會後悔莫及。

本來城中還有一萬人馬防守,那就是文聘率領的一萬人馬,這支軍隊已經被劉修派出城,順江而下。

……

周瑜帶領人馬,馬不停蹄的趕往了烏林。

“大都督,怎麼辦,子敬還在江陵城中呢。”程普與周瑜兵馬而行,問道。

周瑜一想到此,心中就愧疚不安,因爲當初是他派魯肅前往江陵的,卻沒想到劉修竟然冒着與江東撕破臉的情況將魯肅扣押了下來。

周瑜咬牙切齒道:“劉修小兒竟然如此欺我,我必定讓你生不如此,如果子敬有什麼閃失,我必奏請主公,聯合劉備、曹操共同討之。”

三天的急行軍,讓江東士卒疲憊不堪,終於在第三天的中午到達了烏林。

衆人都是一陣激動,可是沒過多久,衆人就發現了其中的不妙,因爲此時的烏林寨門緊閉,一個人都沒有。

“大都督歸來,還不開城迎接。”一個小將打馬上前,大叫道。

突然一支箭矢從寨內射出,正中小將的胸口,小將慘叫一聲。栽下馬來。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啊”“啊”“啊”……

就在這個時候。寨內想起一陣喊叫聲,卻看到旌旗招展,並不是東吳的旗幟。

周瑜等人大驚失色,立刻意識到不妙。

“哈哈,大都督見諒,如今烏林已經歸我主所有,你還是請回江東吧。”寨內一大將哈哈大笑。

“劉修,又是劉修小兒。欺我太甚。”周瑜欺的哇哇大叫,“來日我必定血洗南郡。”

此時江東士卒都疲憊不堪,雖然有兩萬多人,但是戰力大減,對方以逸待勞,根本不敢出戰,周瑜雖然憤怒,但是也不是魯莽之輩,故而沒有去攻打烏林,而是率軍繼續向東撤退。

烏林寨中大將正是文聘。劉修和龐統識破周瑜詭計之後,便做了進一步的計劃。本來文聘是用來防守江陵的,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周瑜覬覦江陵之後,劉修便命令文聘率領大軍偷襲烏林去了。

烏林駐紮着五千人的江東士卒,文聘在晚上發動了偷襲,一舉拿下了烏林,江東士卒過千,餘者兼是四散而逃,文聘輕輕鬆鬆就佔林了烏林。

自此南郡東面最重要的一個渡口被劉修拿下。

周瑜率領大軍,不得已只能退往漢江,然而度過漢江前往西陵。

西陵原本是江夏郡的治所,位於長江北岸,自從孫權殺了黃祖奪取江夏之後,西陵便一直被東吳佔據,諸葛亮當初借江夏的時候,孫權只將江夏以南部分借給了劉備,長江以北的部分依然在孫權的掌控下。

江陵城中。

魯肅得知自己被騙,周瑜遠走的消息之後,十分的憤怒,立刻跑到了太守府質問劉修。

“劉太守,你這是什麼意思?”魯肅毫不客氣,劈頭蓋臉的問道。

劉修明知道魯肅所言,裝糊塗道:“子敬此話何意?”

“劉太守,不要裝糊塗,你明明已經答應讓我江東士卒在江陵城歇息,爲何出爾反爾?”魯肅冷冷道。

劉修哈哈一笑,也不再裝模作樣,說道:“是子敬你糊塗吧。”

“劉太守何出此言呢?”魯肅憤怒的問道。

劉修並不在意魯肅的態度,其實他還是很欣賞魯肅的,只不過是被羅貫中醜化了而已,在劉修看來江東最具戰略眼光的人無非兩個,一個是周瑜,另一個人便是魯肅了。

劉修之所以將魯肅扣下,其一,與江東早晚撕破臉,扣下魯肅讓其投鼠忌器,其二,魯肅有大才,扣下魯肅便等同於在一定程度減弱了江東的實力,其三,將來在於江東的談判中也可以多一個籌碼。

“既然如此,那我就明說了,周瑜的計謀我想子敬應該很清楚,名義上是來歇息,其實就是趁我們不備,攻佔江陵,進而攻佔整個南郡而已,我說的是也不是?”劉修笑問道。

魯肅心中一咯噔,此時才明白,原來對方從一開始就心如明鏡,早就識破了周瑜的計策,只不過虛以委蛇而已。

魯肅不說話,但是他肯定是不會承認的。

“劉太守多慮了,我江東豈是那種背信棄義之人,別忘了我們還是盟友,共同的敵人是曹操。”魯肅辯解道。

“呵呵,是不是子敬心中清楚。”

“既然如此,那肅就此告辭,從此以後我們兩家各走各的。”魯肅說完就要往外走。

劉修淡笑道:“子敬欲往何處呀?”

“自然是回我江東,再不踏足江陵一步。”魯肅說的很決絕。

“呵呵,子敬何必急着要走呀,我與子敬一見如故,還望子敬能夠在江陵多留些時日,來日我自會送子敬歸去。”劉修盯着魯肅意味深長的笑道。

魯肅此時哪裏還不明白劉修的心思,這是要將自己扣位人質啊。

魯肅怒道:“劉太守,凡是不要做的太絕,恐爲劉太守落下禍根。”

劉修毫不在意魯肅話語中威脅的味道:“呵呵,子敬嚴重了,我又沒說不讓你歸去,只是出於待客之道,多挽留子敬些時日而已,希望子敬不要推辭。”

“來人,送先生回驛館歇息。”不由分說,劉修立刻喚人道。

“劉太守,你太過分了,怎可如此不講道義,兩軍交戰尚可不斬來使,你如今把我扣押意欲何爲啊?”魯肅面紅耳赤的怒吼道。

“呵呵,子敬請。”劉修臉上掛着欠抽的笑容。

“你……”魯肅指着劉修的鼻子說不出話,他從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願不願,強留人家做客,太熱情好客了,熱情的魯肅想要罵娘了。

“子敬請。”劉修繼續道。

“哼。”魯肅知道自己離開江陵無望,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曹操退軍的消息傳到了樂進的耳中,此時的樂進很憂傷,終日以借酒消愁,樂進雖然被劉修監禁起來,但是劉修除了限制其人身自由之外,其他的諸如酒食的供應宛若上賓。

所以樂進並沒有受什麼苦,待在江陵非但看起來不是俘虜,反而像劉修請來的賓客一樣。

但是樂進很不快樂,他思念遠方的家人,他很孤獨。

現在最讓他煩心的是那個賭約,不知道劉修什麼時候來。

他到現在都難以相信,強大的曹軍是如何敗在劉修的手裏的,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想劉修,劉修就到,院子的門開了,劉修緩步走了進來。

“呵呵,文謙好雅興啊。”劉修看到院子的石桌上滿滿的酒食,便是笑道,“看起來文謙的生活很不錯嘛。”

劉修走到石凳上坐下。

樂進的心情很複雜,他一方面不願意面對賭約,然而一面又不願意失信於人,哪怕的敵人,大丈夫頂天立地,一諾千金,怎麼可以食言。

“託劉太守的福,吃得好睡得好,別提多快活。”樂進端起酒杯灌了一大口。

劉修淡笑道:“曹操敗退了。”

“恩。”樂進知道該來的遲早要來。

“賭約的事情……呵呵,如果文謙後悔了,我可以當做不作數。”劉修呵呵笑道。

“哼,大丈夫一諾千金,我樂進頂天立地,既然和劉太守下了賭約就不會失信於人,賭約有效。”樂進冷哼一聲道。

“文謙不服氣啊。”

“願賭服輸。”

“如此我強留你在身邊又有何意義呢。”劉修說道。

樂進道:“這是你的事。與我何干。”

樂進打定主意,就算投降了劉修,自己也絕對不會給他出一力的,如此既可以不辜負曹操的知遇之恩,又可以保住自己的名節。

“呵呵。既然文謙不願意留在我身邊傍我,那我也不勉強了,所謂強扭的瓜不甜。”

樂進詫異,他沒想到劉修會這麼說:“劉太守這是何意啊?”

“呵呵,我打算放你歸去,此生不能與文謙共事。希望下輩子我們可以做朋友。”劉修無奈苦笑道,他雖然十分欣賞樂進,然而他知道武將自有武將的驕傲,如果強留,勢必適得其反。

他想起了三國演義中。徐庶被騙到許都之後,一生都未給曹操出過一計一謀。

如果樂進也這樣,那有沒有樂進對自己來說意義不大。

“劉太守,你果真願意放我回去?”樂進眼神複雜的問道,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文謙不必懷疑,我說的是真的。”劉修目光誠懇。

樂進陷入了沉思,他越來越看不懂劉修了,劉修素來由大志向。這點他知道,但是他沒想到劉修竟然是個如此仁義之人,對自己如此的重視。

“既如此。那我就在此謝過劉太守了。”樂進端起酒杯,衝着劉修示意,而後仰頭喝掉碗中酒。

“恩,文謙早些歇息吧,少喝點酒,喝酒傷身。擇日我便送你出城。”劉修說完站起來就出了遠門。

樂進望着劉修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太守府。

“什麼?主公打算放樂進回去?”龐統和馬良等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大吃一驚。

“是啊。”劉修說道。

“不可啊。主公,放虎歸山留後患。樂進此人乃曹操器重的大將,如今我們與曹操勢同水火,樂進歸去,必然給曹操如虎添翼,來日必然是大患啊。”馬良拜首道。

“士元,你認爲呢?”

龐統作揖道:“我與季常的意思一樣,不可放樂進歸去,如果樂進誓死不降,我肯定主公將其斬首,以振軍心。”

劉修想了想,他如何能不明白馬良與龐統的想法呢,可是他真的不忍心斬殺樂進。

“諸位不要再勸了,我意已決。”劉修擺擺手道。

“主公太過仁慈了。”龐統和馬良嘆息道。

遇到一個仁慈的明主,作爲臣子應該高興纔對,然而這是亂世,多少仁慈之人淹沒於黃沙之中,能夠笑到最後的哪一個不是殺伐果斷,心狠手辣之人。

曹操如此,劉備如此,孫權也是如此。

劉修來自後世,他的思想本來就與這個時代有衝突,所以他也不期望又人能夠理解自己,這就是世界觀和價值觀的不同。

……

曹操大軍一路向北撤退,十幾萬人馬足足用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沒辦法,由於有傷病的拖累,走的並不快。

在襄陽修整數日之後,曹操命令滿寵爲章陵太守,曹洪爲南陽太守,又從南陽與章陵郡分出數縣劃分出了襄陽郡,命令于禁爲襄陽太守,率領兩萬人馬駐紮,沒辦法襄陽太過重要了,他扼守住了從南郡通往許都的道路。

安排好這一切之後,曹操率領大軍返回了許都。

周瑜通過千辛萬苦,千山萬水之後,終於是返回了西陵,沿路又收攏了一些在烏林之戰中潰敗的人馬,到達江陵之後,大軍還有兩萬餘人。

然而還沒待周瑜鬆口氣,便聽到了一個噩耗般的消息。

劉備趁着周瑜與劉修都在南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取了長沙、桂陽、零陵三郡,從此實力得到了大增。

零陵太守劉度聽說劉備攻來,不戰而降,獻出了城池,桂陽太守趙範聽聞趙雲率領五千人馬攻打桂陽,又聽聞趙雲也是常山人士,與自己是同鄉之後,便下令開城投降,並且與趙雲結拜爲兄弟,結果趙範因爲一時之邪念,被趙雲唾棄,長沙太守韓玄頑強抵抗,結果還沒有來得及出城迎戰就被部下斬殺獻出了城池。

從此荊南四郡已有三郡歸了劉備,只剩下武陵郡由張飛去攻取。

然而在張飛攻打武陵之前,已經有一人搶先一步攻佔了城池,此人便是劉修麾下的大將甘寧,甘寧到達武陵郡的治所臨沅之後,武陵太守鞏志聽聞甘寧曾經是水賊之後,並沒有把甘寧放在眼裏,率軍迎戰,結果不到一個回合就被甘寧斬殺,甘寧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了武陵。

當張飛到達臨沅城下的時候,城頭上已經插便了劉修的旗幟。

張飛大怒,立刻命人去攻城,結果敗退而歸,五千人馬損失兩千,張飛見勢不妙,調頭就跑。() 建安十三年十二月,已經進入了冬季,北風呼嘯,江南的冬天格外的冷。

再過二十多天便是華夏傳統的節日春節。

此時的荊州大勢已定,曹操退敗,周瑜東歸之後,整個南郡基本已經成爲了劉修的地盤,除了靠近襄陽的幾個縣城被曹操佔據劃歸爲襄陽郡管轄。

向東,劉修在黃忠取得夷陵之後,命令他繼續向東佔據了巫縣、秭歸等南郡西面的各縣,向北,劉修命令文聘趁勢攻佔了當陽、臨沮、宜城等縣,向南,甘寧攻取了武陵郡。

自此劉修佔據了原來荊州的南郡、武陵二郡,南郡大約有五十萬萬人口,武陵約莫二十五萬人口,至此劉修治下大約有17萬戶,約莫七十五萬人口。

荊州北方,曹操佔據南陽、襄陽、章陵三郡;荊州東部,劉修佔據南郡、武陵二郡,荊州西部,江東佔據江夏郡的一部分,荊州南部,劉備佔據了長沙、桂陽、零陵三郡以及江夏郡長江以南。

劉修坐在太守府,喝着熱酒,烤着炭盆,思索着未來。

可以說第二步計劃順利完成了,他有了地盤,站穩了腳跟,可是歷史也就此改變了,他不知道未來的歷史會走向何方,因爲他對歷史的瞭解讓他走到了現在。

本來南郡屬於曹操,然而被周瑜奪取,周瑜因此也喪命,而現在的南郡成爲了自己的地盤,周瑜還會不會死,這是一個未知數。

一切在走向一個未知。

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持下去。無論歷史走向何方。

春節來了,中原大地卻沒有沉浸在喜歡之中,無情的戰火奪取了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百姓無家可歸,餓殍遍野。這個冬天格外寒冷。

荊州這片樂土,因爲曹操的南征,滿目瘡痍,不再有昔日的繁華。

“太守還沒休息呢。”就在這個時候,糜鈺搓着手走了進來,緩步走到火盆邊上。將伸出纖纖玉手烤起火來,或許是沒有注意,糜鈺的手與劉修的手不經意的輕輕碰了一下。

頓時糜鈺的臉泛出一層紅暈,心中彷彿有一頭小鹿亂撞一樣,糜鈺微微的測了測頭。

劉修作爲後世的靈魂。全然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觀點,並沒有太過在意。

糜鈺偷偷的瞄了一眼劉修,發現劉修如呆瓜一樣,毫無反應,不禁有些氣惱,微微的撅了撅小嘴,不過心中慶幸劉修沒過在意,否則羞死人了。

不過不知爲啥糜鈺的心中還是閃過一絲失望。

“恩。天氣寒冷,睡不着,起來烤烤火。”劉修回答的漫不經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