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楚天南目露兇光驟然暴起,朝着禁錮男子的平臺就衝了過去,腰間的時光也跟着飛出。

黑色的氣焰在身上纏繞,他接住飛出的時光,朝着男子狠狠地砍了下來。

鐺!

一個無形的防護罩將時光擋在了外面,砍在上面居然發出了一聲金屬的脆響,無論楚天南如何使力,都無法再進一分。

“你是故意的!”楚天南一對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直射那個垂着頭跪在地上的男子。

“哈哈哈…真可笑,你們凡人自己貪婪,自尋死路,怎麼叫是本神故意?”沙啞的聲音從遠處飄到了楚天南的耳邊,語氣還十分的得意。

“你就是算準了他們會因爲提升境界而去冒險,纔將這個功效說出來的!是不是!”楚天南面目有些猙獰地吼道。

這些客卿並不是大奸大惡之人,而因爲一句話,活生生的人就死得連渣都不剩了,怎能讓楚天南不生氣。

“哈哈哈,沒有自控能力的人,在絕對利益面前,說不定也能背叛你們吧,這不就是你們凡人最擅長的啊!”說道最後一句,男子幾乎是用吼出來的。

楚天南鼻頭皺了兩下,還是放下了時光,跳了回來,男子說的也並不是沒有道理。

雖然這些人是因爲自己的性格而死,但是遞刀的人正是這名男子。

“怎麼樣,除了神藥的地心火種,你們還可以帶走這裏的石礦!”男子並沒有因爲楚天南的攻擊,而對他生氣,繼續說道。

他口中的礦石,就是賢家收藏的那個鑰匙,也是金初堯七星的原材料。

放眼過去,除了困住男子的四塊巨大黑石外,地面上還是零零散散躺着一些拳頭大小的碎塊。

金初堯也早就發現了這些石頭,隨便抓一把,就能重新再煉製七星。

楚天南自然也知道七星的強大,跟金初堯對戰的時候,七星所爆發出來的純粹能量,要是沒有時光在手的話,他也沒有信心能夠戰勝金初堯。

要是將這些石礦帶出去,批量煉製成兵器,發放給邊境的戰士,那整體實力也絕對會大大提升。

要是地心火種能夠製造戰神的話,加上這些兵器,那絕對能夠橫掃所有大陸!

但是想歸想,地心火種這種結果,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承受的了的。

“怎麼樣,只要你帶來那把劍,這裏所有的東西,全都是你們的了!”雖然男子的聲音飄在空氣中,但是可以想象地出他那得意的表情。

楚天南心中十分的不想跟男子達成協議,但是要出去的話,只有寄託在男子身上,他還有家人和國家不能放下,必須要向男子低頭。

“這把劍能夠解救你的吧!”楚天南並不想放棄最後的試探,他隱隱感覺這個天王殿,可能會影響到華夏,所以必須要搞清楚這個地方。

“呵呵,是的,只要你能夠助本神脫困,不要說這裏所有東西送你,就連你的境界,本神也能夠讓你更上一層樓!”

男子的聲音飄進了三名戰神的耳朵裏,再更上一層樓的話,那不就是傳說中的第五境界嗎!

只要達到了這個境界,那可是能夠上飛九天攬月,下到五洋捉鱉!一個超乎一切的存在!

舉手擡足間就能決定戰爭的走向,即便面對十幾名戰神,也是遊刃有餘。

而這個人要是能夠幫助他們達到這個境界,那他的實力豈不是還比這更強!

面對如此強大的誘惑,楚天南還是忍住了,問道:“那天王殿與你又是什麼關係?”

本來還玩弄人心,耍弄幾人的男子,卻突然沉默了下來。

然後咬牙切齒,憤怒的聲音在幾人的耳邊響起。

“是一個侍奉我們神的地方!” 月夜下平靜的南海之上,楚天南一行人的豪華遊艇正在往夷洲島快速行駛。

幾個人一路無言,全都被那個自稱爲神的男子所驚到,他們都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夠以一己之力,將大海打開一個口子來。

這一次楚天南就帶了兩顆地心火種回來,一顆留給陳蒹葭所用,另一顆則是備用,以防不時之需。

他不敢帶太多回來,如此逆天的東西,到時候要是被人傳出去,必定會引起一場風波,所以只多帶了一顆。

而那種金絲黑石,卻被帶了許多回來,一部分是給金初堯,修復他的七星。

剩下的都全權交予賢家制造兵器,這種材質製作的兵器,楚天南最深有體會。

一把好的兵器,會大大提升一個人的實力,像金絲黑石打造而成的兵器,更有可能增加八成的實力。

不過打造出來的兵器,兩成歸賢家,楚天南不干涉賢家對兵器的任何交易,而剩下的八成全歸南境戰士。

至於以後是否回來開採金絲黑石,到時候的分成問題,則視當時的情況而定。

在快到夷洲島南境駐紮地港口的時候,已經是清晨時分,不過天氣並不是很好,正下着淅淅瀝瀝的小雨。

一名負責守夜觀察的船員,突然站起身來,因爲空氣中隱約能夠聞到死魚的腥臭味,他打算起身看個究竟。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啊!!!”

船員驚恐的聲音傳到了船艙之內,守在楚天南旁邊的耶律飛廣第一時間衝了出來。

發現船員縮緊了身子,不停地朝後退,雨水拍打在他慘白的臉上,耶律飛廣同時也聞到空氣中這股臭味。

但是他身爲戰神,不僅聞到了腥臭味,還發現空氣中帶着快要消散的硝煙味,和淡淡的血腥味!

當他看向海面的時候,臉色也頓時冷了下來,彷彿都能夠擰出水來。

“老大!我先去看看!”

隨着一聲暴響,耶律飛廣已經沖天而起,往南境駐紮地飛去!

楚天南也緩緩睜開眼睛,眉頭不由得緊鎖起來,能夠讓耶律飛廣會如此的憤怒,那就必定出了什麼大事!

他也大步走出船艙,同樣聞到了這股難聞的味道,他不用看向海面就知道,這裏肯定發生過戰鬥!

海面上飄浮的屍體,以及被炮彈炸死的海魚,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但是看到那些屍體後,楚天南怒目圓瞪,渾身上下散發出凜冽殺氣,身邊的小雨也被殺氣震開,形成了一道屏障。

因爲這些屍體不是別人,正是穿着華夏戰鬥裝的南境戰士!

這一定是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夷洲島發生了敵襲!

轟隆一聲,楚天南也沖天而起,穿過下着細雨的海面,朝着抵擋敵人的城牆方向飛去!

但是越是靠近南境駐紮地,楚天南越是怒不可遏。

他們剛纔處在外圍,看到的還只是冰山一角,越靠近陸地,海面上越是慘烈無比。

無數南境戰士飄浮在海面之上,幾乎沒有看到一具完整的屍體,鮮血都已經染紅了這片海域,可見他們在抵抗敵人的時候,進行了多麼激烈的反抗!

華夏從來不會去侵略其他國家,但是有些國家爲了自己的利益,就想要霸佔華夏的資源!

爲了守護華夏的穩定,多少人放下了小家,守護大家!

這麼多的戰士犧牲,要有多少家庭失去了家人,多少父母失去自己的孩子,多少的孩子至此沒有了父親!

楚天南心裏的這份怒火就越燒越烈,黑眸燃燒着憤怒的火焰,他現在只剩下一個念頭,那便是,殺!

城牆很快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與其說那是城牆,現在也不過是一片殘檐斷壁。

上面也掛着許多殘肢斷骸,鮮血幾乎都快染紅了牆壁,連雨水都無法沖刷乾淨。

海灘之上也橫七豎八躺着許多屍體,其中不乏一些統領的裝扮,那些沙子也全都被染紅。

楚天南雙眼通紅,青筋如同青蟲一般在額頭上盤踞蠕動着。

這些屍體全部是南境戰士的,沒有一具敵人的服飾,說明這並不是一場戰鬥,只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陸地上也沒有發現一點船隻靠岸的痕跡,所以這不是敵人襲擊,而是一個絕對的力量,進行的殺戮!

擁有這種力量的,還能夠屠殺統領級別的,也就只有戰神級別了!

像他們這些到達了戰神境界的人,就算是兩國交戰,也不會輕易單方面去屠殺一些境界低的戰士。

這是身爲戰神的品行,不成文的規定,但是這個戰神卻如此毫無人性地殺害了這麼多二品境界的戰士,已經壞了這個規矩。

楚天南怒了,不論對方是何人,那他的下場只要一個!

那便是死!

滔天的殺意籠罩在了這一片的城市,四周的溫度驟然都下降了幾度,那些躲在避難所的民衆卻無法感受到這一切。

他們都蜷縮着躲在地下避難所裏,外面轟隆的打鬥聲,震得地下的燈光都忽閃忽閃的。

但是沒有人表現出害怕的神情,因爲他們相信南境的戰士,絕對會守護他們的。

轟隆!

一聲巨響,避難所的天花板被什麼東西擊穿,那東西砸進了中間寬闊的地面是,捲起一陣煙塵。

裏面的羣衆都被嚇得抱在一起,發出了一聲聲驚呼。

“嘿嘿嘿!找到你們了!”一個狂妄陰冷的聲音從上方砸穿的洞口響起,驚得所有人渾身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嘎嘎。

天花板上傳來了石頭崩裂的聲音,那個兩米多寬的洞口,開始出現了龜裂,並且蛛網狀的裂痕還在不斷地向四周擴散。

轟隆隆!

隨着上方的石塊掉落下來,羣衆都小心翼翼地向上望去。

只見一個碩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天花板的洞口邊上,他光着上半身,每個部位的肌肉,硬得像一塊塊鐵疙瘩。

根根倒豎的頭髮都被雨水打溼,臉上的刺青更是猙獰可怖,他咧嘴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齒。

“大家早上好啊!請你們去死吧!” 夷洲島南境駐紮地的小城避難所內。

市民在看到天花板的洞口上,一個強壯的男人,正手扶着裂開的洞口。

那人正是夾谷元宏,身上雨水參雜着血水,不斷地滴落下來,他正眼神貪婪地看着底下的市民,露出了森然的牙齒。

“原來你們都躲在避難所裏啊!難怪整個城市都看不到人啊!”夾谷元宏肆無忌憚地狂笑起來。

就在此時,地面上被擊出的一個坑,響起了虛弱而又沙啞的聲音。

щшш● тTk án● c○

“跑……所有人都快跑……”

所有人都是驚魂不定地望向了那個坑內,爬出來了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夷洲島的南境戰士白項明。

原來剛剛穿透天花板的,竟然是活生生的一個人,還是他們給予厚望的南境戰士白項明!

但是他此時卻是一身的污垢,血液、雨水、泥漿,全都混合在了一起,一看就是受到了很重的傷。

可他並沒有就此倒下,而是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手上拿的長刀也被打彎,身上的血順着手臂,一直流到了刀身上。

當看到了他們最強的將領,已然被打成了這副模樣,那就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這個男人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