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可即便如此,你之前還是將他帶到森林內,你就不怕被別人誤會?」

聽到這話,薛璇的表情瞬間就虎了起來,張了張嘴,是哇,即便自己沒有親他,恐怕整個蠍牙營都會傳開的,該死,自己怎麼就當時就沒有想到?

瓏姐無奈,薛璇以前那麼謹慎的人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搖了搖頭,這事情她也沒有辦法,只能道:「對了,你要怎麼處理這個充滿傳言的傢伙,是踢出去還是讓他繼續留在蠍牙營,而留在蠍牙營是讓他繼續當火頭兵,還是調他到別的團里?」

「這個,留肯定是繼續留在蠍牙營的,至於調到別的團,還是過段時間再說吧。」

薛璇搖了搖頭,想到無法辯解親沒親蘇木這事,心情就亂糟糟的,本來是想將他調到其他團,但現在她竟然有些恐懼再見到蘇木……猛然間,她才想到了什麼,又道:「就先這樣吧,蠍牙營的事情就繼續勞煩瓏姐操心,我得趕緊先回荒蠍古陣一趟。」

「呃……」

瓏姐愣了愣,而後就看么薛璇匆匆地離開了血蠍團,往荒蠍古陣的方向疾去,又忍不住皺了皺眉,最近薛璇的情緒真有些不對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搖了搖頭,最終她的目光投向了火頭蠍的方向,還是覺的將蘇木踢走比較好。

「他竟然還沒來?」

薛璇很快就回到了荒蠍古陣的那兩棟小樓上,在那條樓道上發獃,她所在的此處安全區域沒有人再進來過,她留下的那則留言也沒有得到回復,那些糕點也完好地沒有被動過,一切都證明那個神秘人還沒有來到這裡,輕輕地道:「或許要稍等下吧?」

「唉……」

就這樣,薛璇發著呆,從來沒有像這段時間這麼亂過,那個神秘的淫賊,那個神秘的闖陣者,還有薛家的鬥爭,一切都是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就這樣獃獃地坐在樓道上,思緒亂飛……

對於薛家的鬥爭,她真的沒有太在意,對於神秘的闖陣者她自然是非常好奇,至於對那個該死的淫賊:「其實這個淫賊還是挺體貼的嘛,故意不說是小賊引他到楊家後院的,恐怕就是不想讓我再次驚嚇,不讓我擔心被那個小賊看到了什麼……」

想著想著,闖陣者從腦子裡消失,薛家的鬥爭也直接忽略掉,只剩下那個淫賊,想著想著,她竟然笑出了聲,連她都沒有意識到她想著淫賊竟然會發笑……

「老七,你就是我的偶像……

蘇木當然也不知道有人想著他發笑,畫面轉回火頭蠍,孔野在得知蘇木之前全是裝的之後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太他媽逆天了,不止是幫助蠍牙營反擊,還得到了薛璇的「特別獎勵」,簡直就是夢幻般的感覺,雖然他的目標不是薛璇,但也忍不住各種崇拜……

只是蘇木同學有些受不了,想想,一個肌肉結紮的大塊頭正瞪著一對水盈盈的大眼睛看著你,你會是什麼感覺,都快要拿起掃把掃地上的雞皮疙瘩了。

其他人也是一樣,一個個看著蘇木的眼神都充滿了讚歎……

只有依舊穿著「布條衫」的龍霸戰友在那邊畫著小圈圈,還好,當蘇木解釋他沒有得到薛璇「特別獎勵」的時候,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彷彿原地滿血復活。

「對了蘇木兄弟,你失蹤的那些天到底出了什麼事?」

火頭蠍的六人崇拜結束,張劍楓才問道,眾人也看向了蘇木。

「你看我這腦子,都把這事給忘了,張老大,你看看這是什麼?」恰在這時,蘇木卻另人意外地拍了拍腦子,而後從懷裡拿出了一本書,上面赫然正是《墨門古卷》

「啥?」

眾人看到蘇木掏出一本破破爛爛的書的時候都很疑惑,但是,當張劍楓看到這本破書上面的那些字時卻直接瞪大了眼睛,彷彿整個人失了魂,顫抖著手握住了書。(未完待續。。) 「蘇、蘇木兄弟,我、我能看?」

張劍楓也不知道是強大的定力還是覺的幸福來的太突然,手突然停住並問道。

「當然,這就是給張大哥的。」蘇木笑了笑。

張劍楓在說話的時候目光都沒有移開過,在得到蘇木的確認后,手終於死死地握住並拿到了身前,非常小心、非常小心地翻開,而後他整個人就彷彿中邪般盯著上面的文字。

「老七,這是怎麼回事?」孔野問道。

「十幾天前我還是不小心進了荒蠍深處那個傳說中的迷陣,直到今天才出來的,在裡面就撿到了這本《墨門古卷》,哦,還有不少別的秘籍和兵器之類的。」 甦醒的神明 蘇木回道。

蘇木幾乎把那塊區域的奇門之陣都逛了遍,當然也發現有些死在裡面的前輩,他們屍體上當然有不少東西,不過都不算是什麼好東西,他所在的那個迷陣畢竟不算最強大的,最多就有地氣小箭的攻擊而已,高手們一般只會迷失在裡面,而不會死在這方區域。

迷失,那是因為他們不懂奇門之陣,受整個大陣的影響。

正如蘇木此前所猜測的,大陣分為很多個小區域,可是又互相影響,只要不懂奇門之陣的人,即便實力很強大也無法強行破陣,只有像蘇木這樣的「陣」才能一點點破開。

說著,蘇木又將一本本破爛的秘籍之類的東西拿了出來,足足有十幾本。不過大多都是殘缺不全的,也不算很厲害,可以說《墨門古卷》就是他最大的收穫了,至於一些破爛的兵器之類的,沒用的就扔掉,有用的直接扔進戰神宮的玄青爐里煉化了。

嗯,現在他身上的玄青裝備,比剛剛得到的時候要強上不少。

「咦,這部《天影拳法》很不錯,是已經被滅掉的天影宗的鎮宗之寶。聽說已經失傳了的。沒想到會也在那個迷陣裡面,老七啊,這個……」

眾人當然也不客氣地拿著這些武功秘籍看了起來,很快。孔野就看著一本秘籍道。

「大家不用跟我客氣。這些東西對我沒用。隨便看就是。」蘇木笑道。他當然也全部看過了,不過也正如他說的,有了戰神宮的他還真看不上這些東西。最多就會借鑒下而已,又道:「再說,我們火頭蠍可是要逆襲的,有了這些東西,我們的逆襲之路會更加順暢……」

「蘇木兄弟說的好,要不我們建一個火頭蠍秘籍室,將我們那些可以外傳的功法和武技都放在裡面,只要是火頭蠍的人都可以隨便修鍊,想修鍊什麼就修鍊什麼。」龍霸又趕緊跳出來道,他是龍家子孫,對這些秘籍也沒有什麼興趣,只是覺的有趣。

「不錯不錯,我之前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眾人一拍即合,而後眾人就開始貢獻自己的秘籍,一下子竟然湊了二十幾本,其中不說蘇木的這十幾本,龍霸貢獻的最多,雖然這對於一個小家族來說也是少的可憐,但對於火頭蠍這七名年輕人來說已經是不錯的成就,一下子眾人的關係又彷彿更進了一步。

當然,張劍楓正處於瘋魔狀態,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了,這是什麼?」

就在眾人興奮地制定秘籍室計劃的時候,風子秋突然拿出了一張泛黃的紙張道,眾人也下意識地看了過去,蘇木道:「也是在迷陣裡面發現的,不過裡面的符號半個都認不得。」

「唔,這是蠻族的文字,蠻,蠻荒神訣,我靠……」

恰在這時,孔野瞪大了眼睛道,這個五大三粗的傢伙竟然還認識蠻族的文字,而且還驚的跳了起來:「竟然是《蠻荒神訣》,這可是蠻族最強大的功法之一,是蠻族最有地位的人才能修鍊的功法,竟然也掉到了那個迷陣裡面,估計是有蠻族也來闖過迷陣吧。」

頓了下,孔野又道:「這個東西如果拿到蠻族賣,絕對是大……呃,他媽的,這一頁裡面只有大蠻師的修鍊方法,半點鳥用沒有,除非剛好遇到一個只有《蠻荒神訣》前兩重功法的蠻族人才有可能花大價錢將之買下,不然真賣不了幾個錢。」

「大蠻師?」蘇木疑惑地問道。

「大蠻師,蠻族的境界劃分,也就相當於我們的大武師和大術師。」孔野回道。

「我說孔大個啊,你竟然懂蠻族的文字,你該不會是蠻族混進來的吧?」聽到孔野這麼說,眾人對於這《蠻荒神訣》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倒是有些驚訝於孔野的博學多才。

「這可不能胡說,搞不好是要殺頭的,我應該算是有丁點蠻族的血統吧,我的家鄉是在古荒險地最邊緣的地方,我的家族又是經商的,有時候還要與蠻族私下交易什麼的,所以從小就要學習蠻族的文字。」孔野說道,不過眾人還是不太相信,孔野才無奈道:「好吧,我老爹曾給我弄過一部蠻族的功法,以輔助我修鍊,所以我懂蠻族的文字。」

眾人才瞭然,確實有不少長的很壯的人類喜歡修鍊蠻族的功法,就算不能當成主修,輔助也可以起到不錯的效果,之前也說過,有的人類神門不行,直接修鍊蠻族功法,甚至有達到過帝級的存在,而既然要修鍊,當然要懂得文字,不然很多不會理解。

「既然如此,要不你給翻譯翻譯,說不定我們也能借鑒借鑒。」龍霸也有興趣,畢竟是蠻族最強大的功法,就這樣,孔野就一個字一個字地註解了出來,有些難以理解的地方還寫的很詳細,一下子,所有人都看懂了,只是研究了老半天,就是沒半點借鑒的作用。

「可惜啊,要是能有前兩重就好了,說不定真能借鑒出點什麼來。」連修過蠻族功法的孔野也忍不住嘆息,他也沒得到半點好處,最終,他將這頁功法遞給了蘇木道:「這東西就不必就收入我們的火頭武庫了,倒是等什麼時候江湖救急可以拿出去換點金幣,雖然只是第三重,但即便是在人族,換個幾百金幣還是綽綽有餘的……」

眾人都點了點頭,這東西畢竟是蘇木的,當然不會說換了錢來分掉,而且,對於他們現在的實力來說,幾百金幣雖然不少,但也不算多。

特別是像龍霸,哪裡會在意這點金幣。

蘇木也沒有多說,就將這東西直接收入戰神背包,想著等什麼時候到落夕城,就直接將之賣掉,換點材料升級下裝備,嗯,他除了當初飯司老莫送給他的那一百金幣之外,也沒有什麼錢,戰門附庸隊伍取得的第一名可沒有獎勵金幣,來到蠍牙營后也還沒有拿到工資。

眾人也忘記了這事,又開始分析各種秘籍來……

就在分析中,眾人才發現蘇木對武學的理解簡直可以說是逆天的,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最後變成了他在講解,眾人在旁聽,一個個彷彿被灌頂……

「蘇木兄弟,請受張某一拜!」

恰在眾人聽的如痴如醉的時候,張劍楓終於從《墨門古卷》的痴獃中清醒過來,直接就走到了蘇木身前,重重地說道,重重地彎下了身子……

「張大哥,你幹什麼,快點起來……」

眾人都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蘇木反應極快,趕緊要將張劍楓扶起,可是張劍楓卻堅決要將這一禮行到底,甚至還用上神門真力,蘇木的真力沒人家強,自然扶不上去。

「張大哥……」

「蘇木兄弟別客氣,這是你應得的,或許《墨門古卷》對你來說只是廢物,但你不知道這東西這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如果當初我得到的不是我那些零碎的功法,而是這一卷,我如今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武帥,雖然這卷《墨門古卷》並不完整,只能供我修到武王,可對我來說卻是無價之寶啊,不管是真力上還是機關上,只要給我一些時間,都能扶搖直上。」

張劍楓非常誠懇,他的聲音很低沉,但聽出他的激動,眾人沉默,確實,功法對於武者和術者來說都太重要了,張劍楓來到蠍牙營為的就是這個東西,甚至不惜冒險進入迷陣,可一年多過去卻什麼都沒找到,沒想到竟然被蘇木給找到並拿出來了。

這份恩情可以說是等於再造之恩,不知道要拿多少來還。

「蘇木兄弟,以後不管有什麼地方需要張大哥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最後,張劍楓又重重地道,斬釘截鐵,任誰都可以看出他不是在說笑。

「張大哥,大家都是火頭蠍的,自然是共進退,赴湯蹈火!」

「沒錯,哈哈!對了張老大,我們商量著建立火頭武庫,你看怎樣?」龍霸笑道,而後又將之前他們商量的事情說了說,張劍楓當然沒有問題,也貢獻了好幾本秘籍,就這樣,火頭武庫以三十本秘籍正式成立,張劍楓還承諾建一個充滿機關的小密室……(未完待續。。) 眾人哈哈大笑,雖然都不是什麼強大的功法秘籍,可就是興奮。

至於火頭武庫這個名字,還真他娘的難聽,不過火頭蠍的人都是怪人,難聽就難聽,難聽的有個性,就在這時,送飯的時間到了,眾人趕緊啟程送飯,當然,最後還是問了蘇木是怎麼從那迷陣中出來的,蘇木只是他會點兒奇門陣法,再加上運氣就出來了。

會點奇門陣法真不奇怪。

當初洛氏兄妹說過,很多高手都會上一兩個陣法,直接用真力或術力驅動,但都不是完整的,沒有陣力都不可能完整驅動奇門之陣,眾人只能感嘆蘇木的運氣,也沒有懷疑他就是奇門傳人之類的,唔,他們連有奇門這東西的存在都不太清楚……

送飯了……

蘇木十幾天沒去送,自然不能也不好意思繼續休息,然後就去送了,而直到他來到靈蠍團他才意識到,他在蠍牙營眾人的眼裡還是個獃子啊!

「咋整?」

當靈蠍團的士兵們問起的時候,蘇木只是打了個哈哈,然後就回了句「因為薛營長的幫助,他終於又不呆了,感謝大家的關心」之類的……

信他的鬼話才怪哩,眾人才知道他之前的呆就是裝出來的。

一個個怒氣爆發,這個混蛋裝就裝吧,裝的時候還非禮了人家薛營長,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可是一想到人家是蠍牙營的功臣,就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辦好。只能在心裡悲憤,也沒有問他有沒有被薛璇親過,實在是不想也不敢問啊,心在滴血……

看著眾人那幅吃不下的樣子,蘇木趕緊送完飯閃人,可不想被圍毆。

這事情一下子也傳開了,血蠍團的八卦女兵們趕緊去求證。

瓏姐倒是出來說話,蘇木來蠍牙營之前確實痴獃過,後來好了后估計還有些後遺症,在服用狂意散之前。應該是真呆了。但是狂意散以毒攻毒,結果就把他給治好了。

嗯,完全就是瓏姐編的,但她確實不知道蘇木怎麼服下狂意散而沒事的。

至於親沒親……當然沒有。薛璇慧眼看穿了蘇木已經恢復。所以就沒親!

這下子眾人的心情可好的多。不過還是有很多人疑惑,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薛璇沒有將功臣蘇木調離火頭小隊?很可能還是親了。但是她惱怒或者害羞之下不敢面對蘇木,有這種推測的人又受傷了,心情真真各種糾結,更悲劇的是,過了幾天,還有一則傳言傳出,那是一個傳說,以前有個叫白雪的公主因為服毒而昏迷,某王子親了她一下就醒了……

真他媽的,誰傳出來的傳說?能不能別這麼刺激人?

「我說龍霸戰友,不帶這麼坑人的,我那故事是開玩笑的啊。」

當收到這個傳說的時候蘇木有些眼暈,之前火頭蠍瞎扯聊天的時候,又不小心聊到「親嘴」的事情,蘇木隨口就講了下白雪公主的故事,結果就被龍霸給傳了出去……

「誰叫他們當時把我的衣服撕成布條,老子就讓他們感受情傷的痛苦。」龍霸回應道。

蘇木直接無語,你丫的這是在害我啊,再說你不也喜歡薛璇,這對她的聲譽不好,當龍霸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卻瞪起眼了回道:「誰說的,我現在喜歡的是小研!」

我還能再吐槽嗎?

懶的理會這每天變一次心的龍大少爺,蘇木還要繼續闖戰神二十宮呢。

「轟……」

已經是蘇木回到火頭蠍的第五天,這五天蘇木除了送飯之外,幾乎都泡在戰神宮裡,不斷向戰二發起挑戰,僅僅五天,蘇木已經不知道發起多少次挑戰。

此時依舊在與戰二的「光明分身」對打,這不,他又敗了。

戰二,形象是陰陽人,戰鬥也分為兩種極端的方式,一黑一白,黑的代表黑暗潛殺,被蘇木稱之為「黑暗分身」,而白的則是「光明正大」的打法,霸氣,一往無前,這則是被蘇木稱之為「光明分身」,而第20宮也只有兩塊石板,兩塊石板分別就是這個兩部份。

也就是與第10宮那十塊石板一樣,這兩塊分別為黑暗與光明的基礎戰技……

花了足足三天的時間,蘇木才將「黑暗石板」徹底融會貫通,並且擊敗了戰二的「黑暗分身」,既然黑暗方面已經達到武師級無敵的狀態,那麼自然就開始修鍊光明部份,不斷在對決中成長,可是,開始從黑暗轉向光明的時候,蘇木還真的很不適應。

結果就被戰二乾的半死,即便是現在過去了足足一天,蘇木還是很不適應……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