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0 Comments

「卑鄙!」

裴嬤嬤氣得七竅生煙,瞪了周紅一刻鐘時間,等周紅當真要走了,她才咬著牙道:「成,我賠。」

她起不來身,恨恨的扯下腰間鑰匙砸向周紅:「銀票鎖在黃花梨衣櫃里,自己拿。」

周紅閃身躲開,笑眯眯的撿起鑰匙開了衣櫃,找到匣子點夠錢數,連匣子一起捧著要走。

「那裡面是四萬兩……」

「哦,多了五千啊?」周紅笑眯眯,一臉的『我就是多拿了,但我不承認』:「我數著只有三萬五啊,要不你再過來數數?」

裴嬤嬤渾身的青筋都暴漲起來,她眼神化刀,恨不能直接刺死周紅。周紅看著她後背的傷,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裡:「數嗎?不數我可走了,出了這個門,再想污衊,我可不依。」

周紅作勢欲走,裴嬤嬤急得從床上滾了下來,傷口崩裂,便是強咬著牙,痛呼也沖了出來。 監控前坐了兩個人。

「你覺得他會成功嗎?」寧洛落問。

孟赫琨緊緊繃着一張臉,空氣中儘是沉悶壓抑的氣息,寧洛落實在坐不住了,又問,「問你話呢!」

孟赫琨一點耐心都沒有,直接給了寧洛落一個眼刀。

寧洛落怒了,「你什麼意思?竟然用這種眼神看我,孟赫琨,要不是你說你手裏還有一張王牌,我才不會信你,你最好祈禱著事情能趕快成功,不然我要你好看!」

孟赫琨毫不理睬寧洛落,這聒噪的女人吵的他耳朵疼。

孟赫琨死死盯着監控里的一舉一動,他要看看舒望晴會做出什麼選擇,這不僅僅戴曉麥給她的選擇,也是孟赫琨想知道的答案。

舒望晴額上落下一滴冷汗,倒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聞老爺子。

本來她還有可能救下戴曉麥,可他這要是一衝動傷了聞老爺子,戴曉麥就必死無疑了。

「曉麥,你先冷靜,我們還有別的辦法,你應該知道我的心思,我不會把你置身於危險之中。」

「可你剛才去找聞霆北,根本沒有問出什麼結果,你對他還有私心,你就是想和他遠走高飛!」

舒望晴臉上冷汗涔涔,她顧不得想戴曉麥怎麼會知道她去見聞霆北的事,只不停解釋剛才沒有機會。

「怎麼沒有機會,我看你就是想和聞霆北在一起,你就是想利用我,換取你以後的幸福生活。」

「我沒有!」舒望晴被逼到絕路,怒吼道,「我從來沒想過拿你換我的未來,也沒想過拿聞老爺子換小宇!」

監控前的孟赫琨皺了皺眉,寧洛落忍不住大罵,「舒望晴到底什麼意思,她要是再不做出行動,我就動手了!」

「別着急。」孟赫琨穩住心神,「我們策劃了這麼大一個計劃,總要慢慢來才行,再說,被聞霆北算計了這麼一遭,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棄,我已經以舒望晴的名義通知了聞霆北,讓他帶小宇過來,交換聞老爺子。」

寧洛落陰險一笑,「原來你早就有了安排,看來你和戴曉麥真是策劃了很久啊。」

當然,孟赫琨壓低了目光,他為了這次計劃,可是什麼代價都付了。

戴曉麥看舒望晴沒有做出決定,嗤笑道,「姐姐,你怎麼總是這麼優柔寡斷,事實都已經擺在你面前了,聞霆北就是一個卑鄙小人,你為什麼還要為那種人考慮,你不在乎你的兒子嗎?」

她當然在乎,舒望晴苦笑一聲,可她若是答應了戴曉麥,和聞霆北那些做法又有什麼區別。

「我們會有第三條路的,你相信我。」舒望晴勸說他。

「已經晚了,」戴曉麥看看時間,「要不了多久,聞霆北就會帶着小宇過來。」

他就不相信了,等舒望晴的兒子站在她面前,她還能這麼堅持,戴曉麥心道。

舒望晴心裏一片冰涼,要是聞霆北來了,看到眼前這局勢,用了極端手段,那戴曉麥豈不是更沒有迴轉的餘地?以聞霆北的性格,一定會直接解決了他,不行,她不能看事情這樣發生。

「好,我選。」舒望晴道。

戴曉麥一喜,「你要選什麼?」

「你放了聞老爺子。」

舒望晴的選擇誰都沒有料到,他已經先讓舒望晴看到了聞霆北的「卑鄙」,可現在她仍然不願意背叛聞霆北。

戴曉麥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他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本來充滿了報復的怨恨,可現在卻被直接戳破了,徒留一些茫然。

「為什麼?」戴曉麥問。

舒望晴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直覺不能這麼做。

「我會勸聞霆北,讓他不要傷害你,你相信我好嗎?」

戴曉麥深深看了舒望晴一眼,問,「你覺得聞霆北是好人嗎?他是個連畜生都不如的人,小宇算什麼,你要是不抓住今天這個機會,你就會失去你兒子。」

舒望晴隱約覺得戴曉麥對聞霆北的怨念特別深,如果僅僅是因為聞霆北想用他換聞正軒,他就如此怨恨,未免有些奇怪……

「我等不及了,我必須要趕在霆北到來之前出手。」已經坐不住的寧洛落道。

孟赫琨也知道等聞霆北來了就晚了,於是點了點頭。

寧洛落從地下室出來,這是他們早就布好的場地,為的就是今天這個計劃。

「舒望晴,你也磨嘰夠了,該動手了吧?」

舒望晴聽到寧洛落的聲音,一臉不可思議,她怎麼會在這?

「是不是覺得很驚訝,」寧洛落看出舒望晴的心思,帶了一絲勝利者的喜悅,道,「我一直在等你,等你主動跳進來。」

什麼意思?舒望晴看寧洛落徑直走到戴曉麥身邊,立馬看向戴曉麥,「你和她聯手了?」

「不是聯手,是暫時合作。」寧洛落解釋。

舒望晴渾身徹骨地涼,她看向戴曉麥,「你到底是誰?這一切都是你的計劃對嗎?」

「不是。」戴曉麥厭惡寧洛落,他才不會和寧洛落勾結,只不過為了扳倒聞霆北,只能暫時合作。

「我來告訴你好了。」寧洛落看舒望晴大勢已去,索性都說了出來,「在倉庫放火的人根本不是我,這一切也沒有霆北的授意,而是戴曉麥,是他做的。」

舒望晴想到當時的一道划火柴聲,還有後來戴曉麥的燒傷……這都是他做的?他為什麼不惜對自己下狠手,也要陷害聞霆北。

「你的目的是聞霆北嗎?」雖然是疑問,但舒望晴已經篤定。

「沒錯。」戴曉麥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戴曉麥臉上有了扭曲的恨意,「他害死了我哥哥!讓我變成一個孤兒,我要不惜一切代價讓他嘗到失去家人的滋味!」

舒望晴猶如被雷劈了一般,震在原地。

「所以我找上了你,你是聞霆北最在乎的人,我就想不如從你下手,才能讓聞霆北更痛苦。」

寧洛落放聲大笑起來,似乎很滿意現在的一切。

舒望晴面上表情難以形容,但戴曉麥這麼一說,舒望晴也將事情猜了個透徹。

戴曉麥想利用她報復聞霆北,燒了聞氏,可以讓所有人把矛頭指向舒望晴,聞霆北這麼護著舒望晴,就不得不在眾人面前表達自己的立場,不管是保護舒望晴還是不保護舒望晴,都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做好了,會贏的舒望晴的芳心,做不好,會背上一個被女人迷了心竅的罵名,聞氏眾人也不會信他。

可沒想到,聞霆北處理的非常好,他選擇相信舒望晴,因為舒望晴有能力出面解決,也會說服眾人,他的相信,給了舒望晴莫大的鼓勵。

並且,還解決了舒望晴最頭疼的事,他也擺脫了聞老爺子的控制,取消了和寧洛落的婚禮。

但聞正軒之事,到底是真是假,她還不得知。

「姐姐,我本來想讓你看清聞霆北的真面目,可你偏要相信他,他有什麼好?他可是一個殺人兇手。」戴曉麥問。

「至少比你好。」既然已經撕開面具,舒望晴也用不着為他考慮了,「你說他是殺人兇手,那你呢?你現在做的這一切算什麼,我看更卑鄙的是你吧,在我身邊埋伏這麼久,處處博取同情,賣慘裝可憐,真是辛苦你了。」

戴曉麥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姐姐,我承認我是利用了你,可你對我的好我都看在眼裏,從來都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我不想傷害你,等解決完這件事,你跟我走吧。」

「閉嘴!」舒望晴不想聽戴曉麥的任何狡辯,她非常討厭戴曉麥,更討厭他處處為自己找理由。

「你和她這種人廢什麼話,既然我們已經成功了,還不趕快進行下一步?」寧洛落抱臂冷笑道。

舒望晴有種不祥的預感,「你要幹什麼?」

「我已經告訴了霆北,要用小宇來換聞老爺子,可他若是趕到,發現聞老爺子已經……你說他會怎麼想?」

舒望晴臉上瞬間褪去了血色,「寧洛落,聞老爺子可一直護着你!你怎麼能下此毒手!」

寧洛落嗤之以鼻,「護着我?若真是護着我,我就不會陷入這樣的醜聞了,反正我現在也無法和霆北在一起,不如就破釜沉舟,可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不是我害了聞老爺子,是你,你要是選擇用小宇換聞老爺子,我還至於動手嗎?」

舒望晴像是聽到天大的笑話,「別在這裝好心了,不管我做什麼選擇,你不還是要對聞老爺子下手嗎?寧洛落,沒有良心的人應該是你吧?」

寧洛落假裝沒有聽到,反正都到這一步了,她不能坐以待斃,只要把聞老爺子……再推到舒望晴身上,聞霆北就算再喜歡她,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相反,還會成為仇人,這是她最希望看到的。

戴曉麥冷冷看着寧洛落對聞老爺子出手,絲毫沒有要阻止的意思,反正只要看到聞霆北痛苦,他心裏就痛快,也算是報了仇了,對舒望晴來說也是好事,只要舒望晴脫離了聞霆北,以後就會過得更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江枝慢慢的拍打着莫自傑的身子,安慰道:「孩子,不怪你。」

莫丞州的手下見莫丞州手上,也是馬上趕過來給莫丞州做了簡單的包紮,然後拿出手機報了警。

警察慢慢趕來,把工頭塞進警車帶走了,同時,帶走的還有工廠的領導。

警察把手銬拷在工廠領導手上的那一刻,他還死不承認自己做過的事,拚命的把責任都推到工頭的身上。

「這件事都是他乾的,跟我沒關係呀,你們抓我幹嘛?」工廠的領導裝作很委屈的樣子大喊道。

但是警察卻沒有理會他……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八百二十八章蘇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煜王府———

明落昔走進熟悉的大門,裡面一切依舊未變,還是她從倉龍國來的時候一樣。

「你怎麼這麼長時間不回王府啊?」明落昔問道。

洛景煜深情款款的望著她:「本王想在原地等你回來,怕你回來尋不見本王。」

明落昔心頭微動,差點陷入他的溫柔陷阱里!

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就是習慣了有雲芷青陪伴的日子,日日羹湯養著,你快活的很。」

「小混蛋,你不信本王?」

明落昔懶得與他鬥嘴,問:「九兒呢?」他一直在王府里,自己在天山的這段時間都沒有打聽過他的消息,也許自己真不是個合格的娘親。

洛景煜不答反問:「累了么?本王帶你去卧房休息。」

明落昔揪著他的衣服,盯著他的眼睛:「洛景煜同學,請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九兒呢?被你丟哪了?」

眼神閃爍,絕對有問題!

他輕飄飄的答了句:「去和小十做伴了。」

明落昔睜大了眼睛,吼他:「你說什麼!你把他送去冥譚了?那麼危險!你還是人嗎?」

洛景煜老實的回答:「是,而且我還是你的夫君。」

明落昔氣呼呼的往裡走:「別跟著我!」居然那麼狠心,她白白胖胖的的大兒子就這麼被他送走了,九兒剛剛化作人形,她還沒愛夠呢就被他送走了!過分!

「昔兒……」無奈寵溺的聲音響起,像有根無形的繩子似的將洛景煜拉扯著。

「說了別跟著我。」明落昔加快腳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