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5 日 0 Comments

劉濤聽得一愣:「我怎麼沒聽過這話?江兄弟,跟我說說,什麼叫德智體全面發展?」

江晨哈哈一笑:「懶得跟你解釋,以後你就知道了。」

他腦子轉了下,是不是把什麼五講四美三熱愛這些也弄成標語呢?還有什麼為大晉之崛起而讀書,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這類的也貼出來?

每次來這兒,紙坊都是他要去看的地方,經過這麼久的鍛煉,紙坊的工人已能熟練操作製紙的工藝,現在造出來的紙比之第一次見時又好了不少,已以現代的那些草紙綿紙差不了多少,平整度和厚度已很均勻,用來寫鋼筆圓珠筆不可能,但寫炭筆羽毛筆是完全不成問題了。

因挖了暗溝排水,紙坊比之前已好了太多,稍還有些異味,卻不大明顯了,能在人忍受的範圍,江晨又去看了下紙坊的污水生態處理系統——只能是將就了,估計沒啥卵用。

另外一片空地上,又豎起了兩三棟房子,與延安連成了一體,這是給上課的先生們休息用的,畢竟從長安來一趟不容易,也麻煩,晚了不想回,也能住這兒,有吃有喝有睡,沒事估計都不想回長安。

看著已很完備的延安莊園,江晨腦子裡在轉著,感覺這還差些什麼,想了半天,才想到,這兒還差保衛系統,而且這兒也沒有武力保障。

他把想法一說,劉濤笑道:「這倒是簡單了,把那些年紀大些的學員組織了,安排他們不上課時值守即是。」

江晨搖搖頭:「這不行,他們主要的任務是學習,不能讓他們分心了,看看,問問李將軍,看他那兒弄些他的家將來給我們先用著,後面我們再自己招募信得過的人,畢竟未來我們教授的一些課程,不宜讓外人知曉。」

這是指他們未來要訓練間()諜,如果有心人看到自會有想法,還好現在還有時間,可以慢慢找信得過的人來守衛。

劉濤想了想道:「我們以前太子的衛隊,有一些因傷因事退下去的,可以把他們從洛陽叫來,這事平時其實挺輕鬆,想來他們也願意。有些還是好手。

江晨點點頭:「如此甚好,那劉兄就看如何聯絡他們來吧!有了他們來,延安我覺得還是要圍起來封閉管理。」

周正有些疑惑:「封閉起來弄成一個大院?」

江晨點點頭:「不錯,不然總感覺不安全的樣,我在想,未來我們估計會弄些引人注目的東西出來,比如像造紙,一推出來肯定就會讓很多人眼紅不已,未來還會有其他的東西,不圍起來始終有危險。周正,這個你現在就看著弄。」

江晨是突然想到了,未來他肯定會慢慢弄出些這世道沒有的東西,比如一些武器,這可以算是機密中的機密,私制武器,發現就是死罪,所以必須要安全和秘密。

想到這兒,他說道:「我們還是沒想周全,設計時忘了保密這一點,這是我的錯,還好,現在時間還早,延安也才剛弄好,還來得及。嗯,周正,明天就叫工匠來,把延安整個都圍起來。」

劉濤笑道:「有那必要嗎?」

江晨點點頭,樣子有些嚴肅:「有必要,比如我們培訓那些暗殺的,還有探子,這完全不能讓朝廷知道,還有,我想我們未來還要找些工匠來,研製一些不一樣的武器出來,沒有安全,弄這些就是找死。」

劉濤和周正都愣了下:「研製武器?」這跨度太大了些。

江晨道:「我對於武器有些想法,到時要找一些信得過的工匠來弄,或者就從我們的這些學員里培養,你是武人,你也知道,當出現一樣新式武器時,對於戰場的作用是怎麼樣的。」

劉濤長嘆了口氣:「江兄弟,你真的是深不可測啊!酒啊,香水啊,紙啊,這些就非常令人驚奇了,現在你居然說武器都會弄,真不得不令人嘆服,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江晨哈哈一笑:「生孩子就不會。」

周正笑道:「這個公子至少會一半!」

江晨和劉濤都笑了:「這一半還早,事情太多,沒空生孩子。周正啊,明天多叫工匠來,這圍牆要建高,嗯,多寬你看著弄,上面能走人,有牆垛,能在上面守衛,有瞭望台,對了,還要安排退路……算了,我畫出來給你吧。」

劉濤和周正聽得目瞪口呆,周正道:「公子,這是要按一個標準的城牆來建嗎?」

江晨笑道:「那倒不至於,城牆上跑馬那樣我們沒必要,但有個兩三尺寬是要的,能讓人在上面行走跳動最好,萬一真有什麼意外發生,能靠這抵擋一下,然後從後路迅速撤走。有備無患!」

劉濤沉吟了下:「你說的後路就是要挖條地道了?」

江晨點點頭:「是的,這地道從現在就可以開始,讓年紀大的學員換著挖,小的也進來做力所能及的事,讓他們參與進來,他們才有主人的精神。或者請幾個工匠,帶著學員一起弄,這樣也能培養出一些有用的人。嗯,不如這樣,建房時也讓學員們參與進來學習,讓他們都成為全能的,每個人拉出來都能做木匠泥水活。」

周正點頭應了:「好,我明天就去堪測下地道從哪兒挖,挖到哪兒更好。」

劉濤嘆了口氣:「按你這樣的計劃,我估計這延安,還要招奴隸來。」

江晨想了想笑道:「秦游現在沒事,他的班底還不知在哪,招奴隸的事就讓他去弄。」

頓了頓,江晨苦笑起來:「怎麼事情又越來越多了?」

回到延安,找了紙筆來,江晨很快就把圍牆的圖畫了出來,稍估算了下,把房子和邊上的空地圈進來,周長大致就是六百米左右,一邊大致是一百五十米,五十多丈,高兩丈,四角都抬高蓋起來,搭上梯子上去,上面可以站人瞭望,加上牆上的那些射擊垛,牆上可以跑人。

其實就是按一個小堡壘來建了,按這樣建起來,裡面的兩三百人,就大致可以抵住千多個人的進攻,當然,牆還是不夠厚,有攻城設備,那也沒法守住。

其實也就只需要守個一兩天時間,真到那時,把關鍵的東西一收一毀, 下車后,出現在陳小群眼前的是一個大型停車場。

停車場上全是警衛,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嚴明沒有同陳小群介紹的意思,下車后帶着幾人進了一座電梯。

電梯向下運行,大概有十分鐘才停了下來。

出電梯后,是一條長廊。

長廊兩邊是一個一個的房間,房間內,穿着有白大褂的人似乎研究什麼。

走到快一半時,陳小群突然看到,某一個房間內有一個從未在現實中見過的生物,在被白大褂破膛開肚的解破。

生物看起來像是一條帶着雙翼的狼。

「那是什麼東西?」陳小群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嚴明笑道:「具現生物,小白沒有給你講過具現的常識嗎?」

「講過,講過。」陳小群連道,白雲峰是和他講過,但這些東西真正出現在眼前時,才有直觀的感受。

繼續走了一段距離后,嚴明停了下來,推開一扇門,走了進去。

陳小群跟在身後,眺目望去,房間里有七八個穿着白大褂的人。房間中央,有個巨大的觀察室。

觀察室周圍遍佈儀器,裏面還有一個人。

而那群白大褂正在操作儀器,表情都十分嚴肅。

陳小群幾人進來,沒有引起裏面人的絲毫注意,他們依舊在操作著儀器。

「等一下,還有人在裏面測試。」嚴明輕聲道,似乎怕打擾測試。

陳小群點點頭,好奇的看向儀器。

儀器的操作界面十分複雜,上面佈滿了各種按鈕,操作人員手飛快的在上面按,嗯,按照前世演演算法,大概是LOL頂級選手比賽時按鍵速度。

這麼複雜的按鈕,這麼快的速度,陳小群自問殺了他也做不到,好在,他不是來應聘操作人員。

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

「你可以出來了。」一名白大褂開口道,說話的對象,是觀察室裏面的人。他手中拿着一摞紙,翻看幾下后,又說道,「能力等級D級,潛力等級B級,有極小的概率到A級,恭喜啊!」

從裏面出來的人聽到這句話,臉上佈滿喜意,正想說寫什麼,忽然,眼神一瞟,看到了嚴明,急忙說道:「嚴老,您怎麼來了?」

嚴明笑道:「帶一個小傢伙來測試潛力,你終於獲得B級潛力的能力,不容易啊!好好加油,爭取把能力等級提上來。」

獲得嚴老的肯定,出來之人臉上的喜色更甚。

其餘白大褂見到嚴明,也紛紛開始打招呼,畢恭畢敬。

嚴明和他們寒磣幾句后,指著陳小群說道:「這個是陳小群,前不久才第一次具現,我帶他來測試一下。邱際,現在方便吧?」

他說話正是剛剛宣佈成績的那個白大褂。

「方便,方便。」邱際忙道,隨後轉身朝着身後之人說道,「跟等在外面的人說下,他的測試延遲一個小時。」

地位高果然就是好,插隊都插的這麼理直氣壯……陳小群看着眼前的場景,心生羨慕。

「陳小群,還請你跟我走。測試具現能力需要你在裏面。」邱際開口道,伸手指向觀察室。

陳小群道:「好!」跟着邱際走入觀察室。

觀察室內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我不用帶什麼東西嗎?」陳小群詫異道,在他的印象中,一般的測試都是要接觸人體才能感知。

邱際笑道:「不用,待會你直接用能力就行。還有,你身上不能有其它物品,包括手機,手鐲,項鏈什麼的。」

伸出手,又道:「如果有的話,拿出來,我可以暫時幫你保管。」

陳小群猶豫了一下,拿出手機和手鐲交到邱際手中。

看到手鐲,邱際神情古怪的看了陳小群一眼,才走了出去。

砰!

門被關上。

觀察室里就剩陳小群一人,沒有任何聲音,外界的一切都被隔離。

觀察室外。

邱際指揮其餘的白大褂忙碌起來,測試之前準備工作要做足,才能準確的評估出潛力。

十五分鐘后。

一切準備就緒。

「嚴老,是不是可以開始?」邱際問道。

嚴明問道:「你們潛力測試的上限調的什麼等級?」

「B級。」邱際回道,「這是一貫做法,第一次具現,獲得能力有C級潛力就了不得了。」

嚴明眉頭微皺,思索一會後,說道:「調高一點,調到A級。這個小傢伙和其他人不一樣。」

邱際沒有反對。

雖然提高測試等級需要消耗更多能量,但是嚴明開口,必須得給面子。

指揮其他人調整好之後,邱際看向嚴明。

嚴明道:「開始吧!」

邱際聞言按下一個按鈕,朝着觀察室開口道:「陳小群,你現在可以使用你的能力了。」

觀察室中。

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嚇了陳小群一跳,觀察室的玻璃是單向的。外面的人能看到裏面,裏面的人看不到外面,所以他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用能力啊!」

陳小群忽然蛋疼起來,一路過來,他光想着能力會是一個什麼等級。壓根就忘了,他的能力是怎麼使用的。

現在用的話,丟人就要丟到靈能部了。

就在他猶豫時。

「陳小群,開啟測試是需要能量的,超出時間就要你自己承擔。別磨磨蹭蹭的。」邱際的聲音再度響起,他很納悶,不就是測試個能力嗎?

有什麼好猶豫的?

聽到這句話,陳小群長嘆了一口氣,隨後大聲喊道:「我能空手接白刃!」

觀察室外。

在場所有人一頭黑線。

如此奇葩的使用能力的方法,他們都還是第一次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