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薛寶怡再一次驚呆。

「你真第一次玩?」小爺不太信啊。

粉嫩的周徐紡臉上是老實人的表情:「嗯。」

蘿莉寶貝奶爸控 江織上哪騙來的十佳小能人啊。

薛寶怡覺得這是個干大事的姑娘:「弟妹擺攤貼膜之前是做什麼的?」

周徐紡想了想,哦,記起來了:「賣烤串的。」

「……」

薛寶怡有種雙商都被摩擦了感覺。

不行,顯得他弱爆了。

他決定帶小弟妹玩他最擅長的,也好讓小弟妹見識一下寶哥哥的能耐:「我們玩牌吧。」

「好。」

五分鐘后……

薛寶怡抓了一把頭髮,懷疑人生了:「弟妹,你賣烤串之前是做什麼的?」

周徐紡思考一下,哦:「在工地上搬磚。」

薛寶怡:「……」

打了三把牌,除了第一把教規則,後面兩把粉嫩的小弟妹連他手上的牌都背出來,薛寶怡覺得自己在自取其辱。

「我們還是吃蠶豆吧。」

終於可以不用假裝很感興趣了,周徐紡爽快地點頭:「好啊!」

然後,包間里的兩人,各自吃各自的蠶豆。

包間外面。

兩人靠牆,站在廊道,中間隔了一幅水墨壁畫,浮生居附庸風雅,那畫繪得有幾分風骨。

薛冰雪說:「我下午的飛機。」

江織嗯了一聲。

「要是假裝偶遇,維爾會信嗎?」

薛冰雪是他們幾個當中,最不會撒謊的人。

「不會。」江織說,「會打你一頓。」

那沒關係。

薛冰雪笑:「讓她打好了。」

傻子。

江織懶得說他。

「我不在這邊,你有什麼事就去中醫館找我老師。」薛冰雪從口袋裡摸出個藥瓶子,給江織,語氣嚴肅地叮囑他,「這個葯給你備用的,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服用。」

他接了:「知道,我還想跟周徐紡生孩子。」

「……」

薛冰雪是個小純情,聽著都覺得臊,不理江織了。

他還問:「我真不育?」

面紅耳赤薛冰雪:「……目前是。」惱羞成怒薛冰雪,「不害臊!」

害臊?

分明也被薛家老爺子教了一肚子陰謀詭計,偏偏在某些方面循規蹈矩得令人髮指,可即便如此,江織也清楚,薛冰雪藏在骨子裡的東西,跟他們幾個都是一樣的,他們是同類。

「有件事沒想通。」

薛冰雪問:「什麼?」

江織手裡捏著藥瓶子,顛來倒去地把玩著:「林雙自首之前,肖麟書為什麼會被緊急逮捕?當時靳松的錄音還沒有給到刑偵隊,他怎麼就成了嫌疑人?」

時間對不上。

隱婚甜如蜜:首長,晚上見 肖麟書被逮捕在前,錄音證據曝光卻在後。

薛冰雪沉默了會兒:「有人舉報他殺人未遂。」

「舉報人是誰?」

「他本人。」

嗒。

江織手裡的藥瓶子掉了。

先演齣戲,給自己冠上施暴者、兇手這類不可饒恕的罪名,等把江維爾推開了,就把自己送到牢里去。

是自殺式的計劃。

江織撿起地上的葯,揣進兜里:「是老太太?」問得輕描淡寫,「還是你?」

肖麟書的弱點太明顯,極度自卑,而且用情太深,遇到會玩心理的,光江維爾三個字,就能讓他投降。

薛冰雪抬頭,眼裡動蕩,像往清澈見底的水面投擲了一顆石子,瞬間擾了平靜:「是——」

江織打斷他:「別告訴任何人,包括我。」

也不等他,江織先一步回了竹苑的包間。

薛寶怡正在接電話,是喬南楚打來的。

「別等我了。」

薛寶怡往嘴裡扔了顆蠶豆,咬得嘎嘣響:「怎麼了?」

「追尾。」

真背!

薛寶怡剛要問上兩句,手機聽筒里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南楚。」

這聲音……

薛寶怡聽著耳熟啊:「女司機?」

喬南楚心不在焉:「嗯,你也認識。」

「誰啊?」

喬南楚說:「張子襲。」

說完,掛斷手機。

靠!薛寶怡笑了:「這都什麼事兒呀。」他瞅江織,「南楚被人追尾了,知道對方誰嗎?」

江織在給周徐紡餵食倒水,興緻缺缺。

薛冰雪就很配合地問:「誰?」

「張子襲。」

薛冰雪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江織抽了張濕巾給周徐紡擦擦手,問:「張子襲是誰?」

薛寶怡:「……」

以前都見了多少次了,還不記得!

「南楚的前女友。」

哦,江織有點兒印象了。

喬南楚就交過一個女朋友,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候他剛轉警校不久。

張子襲是警校的校花,明裡暗裡地追了有一陣子,喬南楚一直不冷不熱的,後來他去了一趟大麥山,回來兩人就開始交往了。

「好久不見。」

女人站在路邊,穿得樸素,頭髮簡單扎著,很大方,笑起來嘴邊梨渦很淺,她很漂亮,是那種毫無攻擊性的漂亮。

張子襲。

五年沒見了。

喬南楚下了車:「什麼時候回來的?」語氣像在問『吃飯了嗎』,無波無瀾的,再尋常不過。

「上個月剛回國。」

他走到車尾,蹲下查看,沒抬頭:「還是原來的號碼?」

張子襲笑道:「早換了。」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神色複雜,有很多話說,又無話可說。

追尾嚴重。

他的後車燈都碎了,掏出手機來,遞給她:「輸你手機號。」

她愣了一下,才接過去,輸了自己的號碼,然後歸還。

「追尾是你全責,」他低頭,在存號碼,「認同嗎?」

語氣,倒像交警。

張子襲笑了笑,點頭:「認同。」

他比五年前黑了一點,少了少年氣,眼神里多了幾分野性,還是一樣薄涼,一樣優雅卻不解風情。

「現在趕時間,我會再聯繫你。」手機扔副駕駛,他關上車門,一踩油門飛馳而去。

張子襲站在原地,失笑。

喬南楚到浮生居的時候,都快飯點了。

江織往杯子里倒了半杯牛奶,推給周徐紡,才抬頭,分了個眼神給他:「你遲到了。」

喬南楚拉了椅子坐下,把倒放著的酒杯調個頭:「說,罰幾杯?」

「自己看著辦。」江織把菜單給了侍應生,「我女朋友的湯好了沒有?好了就先端過來。」

他怕餓著周徐紡。

侍應生連忙應了。

喬南楚倒了三杯白的,坐下,慢條斯理地一杯一杯飲盡,那姿態……

薛寶怡一直覺得他是他們幾個當中最斯文敗類的一個,他踹了踹斯文敗類的椅子:「說吧。」

喬南楚三杯白酒下肚,眼皮都沒跳一下:「說什麼?」

「你那前女友啊。」

他興緻索然:「都多久前的事兒了,有什麼好說的。」

聽聽,這事不關己的口氣!

「要是哪個女人敢給我戴綠帽子,腿都給她撞斷了,你倒大方,反被她追了尾。」當兄弟的,恨鐵不成鋼啊,「我要是你,得把她的車撞個稀巴爛。」

喬南楚和張子襲交往了兩個月,分手原因是女方被抓姦在床。

喬南楚倒了杯茶,抿了口:「三歲小孩啊你,還撞個稀巴爛,我看你是想吃牢飯。」

又是這個死樣子!

薛寶怡最受不了喬南楚這副天塌了都跟他沒關係的態度,就拿張子襲綠了他的那件事來說吧,正常人的反應不是先弄死狗男人嗎?

喬南楚倒好,好整以暇地打量著狗男人,最後做了個很客觀評價:「腹肌練得太丑了。」

狗男人當時臉都綠了。

薛寶怡哼哼,心裡不爽快,一時嘴就快了:「我看你就是捨不得那個渣女,男人嘛,沒幾個能忘記初戀的,你看織哥兒,不就惦記了這麼——」

啪嗒!

周徐紡的勺子掉地上了。

江織正在剝的蠶豆也掉了。

薛寶怡的右眼皮開始跳了。

「江織,」周徐紡把勺子撿起來,擦乾淨,放好,「我要去一下洗手間。」

江織起身:「我帶你去。」走到薛寶怡旁邊,留了一句話,桃花眼裡妖氣沒了,只剩殺氣,「回頭再跟你算賬。」

一前一後,小兩口出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