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這個,很多錢吧!」吳庸微微一愣,慢慢說道。

「很多錢?是很多很多的錢!」吳石微微瞪了吳庸一眼:「據我所知。我們國家的三大海軍艦隊每年的各種維護費用就高達上千億人民幣。這只是維護費用,建造的費用更高。我們整整用了幾個年的積累才達到現在的規模!」

吳庸的臉色慢慢的有些變了。他現在終於明白吳石這話的意思。

「大伯,您的意思是,俄羅斯這次給我這麼多的技術根本就沒安好心?」

「這到不是,你發展起來對他們也有利,至少你可以牽制住歐洲,我看俄羅斯這次打的是一箭雙鵰的主意。你為了發展海軍把資金耗光。無力在繼續發展別的,這樣就能阻止住雇傭軍的快速發展,甚至還能給你的雇傭軍埋下隱患!」

吳石搖了搖頭,又繼續說道:「你在沒錢維護的時候,依靠的還是俄羅斯,到時候他們就可以藉機提出很多條件,到時候你是想不答應也不行,最終你會被俄羅斯給牢牢的困住!」

「這些該死的老毛子!」吳庸憤怒的拍了下桌子,身子猛然站了起來。

吳庸不笨,吳石的話一點他就能理解,雇傭軍現在自己的軍費收入遠遠不夠發展的,目前雇傭軍海陸軍三軍的發展全部依靠吳庸的財力來支持。但是吳庸的財力畢竟有限。就算他是世界首富也不可能短期之內打造出一個強大的海軍來。

俄羅斯看出了吳庸有意快速發展海軍加入爭霸天下的行列來,就故意將各種技術提供給吳庸,要知道。單單一個艦隊的建造費用最少就是幾百億美金。吳庸現在每年就那麼點錢,一旦全砸給了海軍會立即會出現資金緊張的問題,這個時候的雇傭軍可不像以前,就算有人願意幫他也會提出很多讓他接受不了的條件。

「其尖事情都是雙面性的,這些技術對你還是很有用的,只要你不貪功冒進,慢慢的來發展就不會有什麼事情!」

吳石總算是點頭了,吳庸有些年輕,這幾年的發展又太快了,貪功冒進也是年輕人的一個特點,只要提出來,讓吳庸知道合理的去安排發展就可以了。

「大伯您說的對,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個錢的問題,只要有錢就行!」吳庸突然又笑了,俄羅斯打的算盤不能說不精明,吳庸原來還奇怪怎麼普京會這麼大方,原來搞的是這麼一出。

「吳庸,你可別亂來啊,建造軍隊就是個無底洞,就是美國現在也是在慢慢的恢復,他們的財力一次建造三個航母艦隊都沒問題,可問題是建造之後的維護費用更高,不合理的計利好只會讓事情變的更糟!」

吳石再次瞪了一眼吳著,吳石還真擔心吳庸會不顧一切的亂來。那麼他辛辛苦苦在非洲打下的基業很有可能毀之一旦。

「大伯您放心,我又不是傻子。既然知道了還怎麼可能會去蠻幹,我的意思是,發展不能放棄,但是發展的前提是準備足夠的資金,大伯您怎麼忘了賺錢才是我的強項!」

吳庸嘿嘿笑了一聲,這幾年吳庸的賺的錢不少了,吳

庸來說還是很缺錢的。

四隻的北京已經顯現出了一個國際大都市的風範,街面上已經沒有十幾年前到處跑的面的,街道也變的寬廣而整潔,每年湧入到這個大城市來淘金的人也變的越來越多。

為了彌補和安慰李曉珠,剩下的時間裡吳庸一直陪著她,好好的把北京城逛了一遍,7月舊號,因為車臣的戰事問題,吳庸不得不重新返回俄羅斯。

這一次,夏瑩瑩也被留在了國內。這幾天夏繼海已經因病被送出了監獄保外就醫,這次的打擊對夏繼海也挺大,夏瑩瑩留下來照顧他也是安該的。

雇傭軍十萬大軍進攻車臣境內已經半個月了,掃蕩式進攻已經讓十幾萬車臣平民喪失了生命,同時有一萬五千的車臣叛亂分子也被雇傭軍剿滅,如今車臣反叛的武裝力量只有兩萬多人,降到了歷史的最低點。

普京對這個結果相當的滿意。雖然雇傭兵每天的消耗都是巨大的。不過只要能徹底解決車臣這個問題就行。解決了車臣,普京才能用全部的精力向外發展,突破包圍圈重新讓俄羅斯擁有國際霸主的地位。

半個月來,雇傭軍的進攻方式最終還是被車臣臨時政府知曉,憤怒的車臣政府立即把雇傭軍的暴行在全世界進行公布。歐盟各國。亞洲部分國家以及美國都對雇傭兵的行為發出了強烈的譴責,日本一些人還上躥下跳的要求組建聯合**隊剿滅這隻毒瘤。

對國際的指責吳庸並沒有去在意。只是讓威爾斯帶領著雇傭軍的一幫子能說會道的人和他們打起了口考仗。反正車臣現在也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他們真的殺死了車臣眾多平民。

車臣首都格羅茲尼是車臣最大的城市,同時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車臣臨時政府的所在地。

在傳出雇傭軍屠殺平民的消息之後,整個格羅茲尼都如同滾燙的沸水一樣,每天都有不少年輕人想辦法離開這座被俄羅斯大兵封鎖的城市,要找到自己的武裝部隊加入,一同對外來的入侵者作戰。

直到此刻,吳庸才深深理解安德烈為什麼要堅持勸說自己實行無差別對待,渴望**而又痛恨操略者的車臣人民幾乎達到了全民皆兵的地步,不實行無差別對待,只會讓雇傭軍陷入到車臣的戰場之中,消滅一批,就會有另一批的叛軍冒出來。

判剛回到俄羅斯的吳庸就給安德烈下了一斤。緊急命令,不用在注意保密,快速推進,早日解決所有車臣叛軍。他們現在沒時間在這裡跟這些老毛子耗著,吳庸還急著回非州實行非元計戈」只要非元計劃實施成功,吳庸的資金緊張問題就會的到一個很大的緩解。

有了吳庸的命令,雇傭軍立即變的活躍了起來,快速在車臣境內開進著,俄羅斯的偵察機和各種戰鬥機的使用頻率也更加的頻繁。

截止到7月萬號,雇傭軍已經掃蕩了車臣境內四分之三的地方,剩餘的叛亂分子也僅剩下一萬餘人,除了各大城池內的車臣平民外,幾乎那些小城鎮和村莊都已經不復存在。

雇傭軍陸戰強大的戰鬥力再次讓俄羅斯人所驚嘆,同樣是十萬大軍。俄羅斯兩斤,月也沒能取得雇傭兵這樣的成績。在傷亡比例上俄羅斯還要高於雇傭軍,目前十萬雇傭軍傷亡僅有四千人,其中有一千五百人以上傷勢治好之後還能重新回到戰場。

終於,一名戰地記者冒著生命危險拍到了一組雇傭軍屠殺平民的照片,面對手無寸鐵的車臣普通平民,這群來自非州的雇傭兵居然面無表情的肆意射擊,大批大批的平民到在血泊之中,其中還有不少老人和

這組照片迅速被世界各大媒體所公布,這次之前一直沉默的華夏。泰國等國家也站出來對雇傭軍提出了指責,這種法西斯的暴行走任何國家都無法接受的。

國際輿論一下子變的對非淵雇傭軍非常的不利,甚至非洲內部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作用,一些非洲人民甚至呼籲雇傭軍撤回來,不要去充當恰子手。

內外壓力之下,吳庸終於把俄羅斯給拋了出去,卓臣境內的雇傭軍最高指揮官安德烈最外宣稱。雇傭軍每次打擊的軍事目標都是俄羅斯軍方提供的,而雇傭軍在車程境內是接受俄羅斯指揮的,每次的行動也都有俄羅斯軍方的行動指令。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外面好熱鬧,不過小羽會繼續碼字更新的))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九十二章悲壯的車臣

線羅斯軍方馬上替代雇傭軍承受起世界輿論的壓力,是俄羅斯請過去的,要說他們如此對待車臣平民沒有俄羅斯的支持和指使別人也不會相信。

俄羅斯外交部長,國防部長這兩天都忙的焦頭爛額,儘管他們一開始就已經預料到了這種結果,可是事情真的生的時候誰也沒想到會是這麼的麻煩。美國和歐盟的代表在聯合國要求雇傭軍立即停止對車臣的進攻,否則將派出聯合部隊進入車臣進行維和。

美國和歐盟都清楚俄羅斯的危害。相比雇傭軍,俄羅斯這個有著很強大底蘊的最大國家更讓他們擔心。沒有了車臣在國內牽扯他們,只會讓俄羅斯更快的展出來。

趁這兩天的功夫,雇傭軍又加大了掃蕩的力度,對於目前的吳庸來說,俄羅斯能夠騰出手向外展對他也是有利的,至少也能把美國和歐盟各國對非州雇傭軍的壓力緩解一些,讓吳庸也有個穩定的展期。

四隻8月打手,號,安德烈親自指揮著六萬雇傭軍突然開到了車臣都格羅茲尼,六萬大軍把格羅茲尼包圍的嚴嚴實實,俄羅斯和雇傭軍都有些承安不住國際的壓力,安德烈不得不兵行險著。

最後的一萬車臣叛軍居然死活都不出來了,消滅不了這一萬叛軍就不算全部消滅車臣武裝力量,還有著幾個萬人民的車臣共和國隨時又可以組建成為一個幾萬人的武裝力量,一樣可以牽制住俄羅斯向外的展。

「安德烈,怎麼樣,沒有我你還是不行吧」

安德烈的指揮部內,一個白人笑呵呵的對著安德烈,敢在雇傭軍內和安德烈這樣說話的人可沒有幾個。

「威爾斯,你就別說風涼話了。老闆本來給了兩個同時間。可是後來又變成了一個半月,現在倒好,又變成了一個月,離一個月的期限就兩天了,那些叛軍還沒出現。我頭都快急白了」

安德烈苦笑一聲,對著他笑的那個白人不是別人,正是在雇傭軍內和能和安德烈平起平坐的總參謀長威爾斯。

「嘿嘿,你放心,這兩天的時間裡我一賓會幫你解決掉最後的難題」威爾斯再次笑了笑,吳庸為了加快車臣這邊的戰事,把威爾斯也調了過來。

「這可是你說的,要是解決不了。咱倆一起到老闆那領罪」安德烈立即笑了一聲,威爾斯微微一愣。不由的搖了搖頭。

雇傭軍大軍圍攻格羅茲尼再次讓世界所震驚,現在雇傭軍的炮口已經對準了車臣這座最繁華的城市,一旦雇傭軍對這座城市起進攻,車臣共和國也等於全部完了。

格羅茲尼北部,切爾夫連納亞。

切爾夫連納亞車臣共和國最北部的城市,再往北便是沙漠,車臣共和國目前最後的所有武裝力量一共一萬兩千人實際讓就隱藏在這個沙漠

中。

無論是俄羅斯國防部還是雇傭軍都沒有想到這一萬多人會躲在沙漠裡面確切來說,這一萬多人躲藏的地點是沙漠邊緣的一個沙弧丘內。這裡的沙地很薄,很久以前車臣的前輩就在這裡打造了一處可以容納上萬人的躲藏之地。

「將軍,我求求您,讓我們出去吧打手,讓我們去和那些非洲野蠻兵作戰。我寧可戰死也不願意繼續縮在這裡」

間簡易的辦公室,十幾個人正眼巴巴的看著一個四十多歲的軍官,這名軍官就是目前車臣所有反叛武裝的最高指揮沙米利。

「你們應該知道,現在出去就是送死」沙米利臉上露出一絲痛苦。一年多的戰爭,先是俄羅斯再是非洲雇傭軍,近十萬的車臣武裝力量僅剩下一萬多人,想要重新恢復元氣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時間。

「我知道,可是我們不出去,死的就是我們的同胞,我們不死,他們就要死,沒有了他們我們還能堅持多久,最終只會讓我們車臣族全部滅亡」

個三十歲的年輕軍官鎮靜的說道,沙米利臉上再次露出苦澀。

這今年輕人的話說出了他們所有人擔心的話,車臣太小了,這麼多年戰爭之後僅有幾個萬人生存了下來。這次雇傭軍又一次掃蕩,恐怕也就剩下那幾個大城池的族人了。一旦雇傭軍不顧一切對格羅茲尼動了進攻,像對待其他車臣人一樣對待格羅茲尼,那麼迎接他們的只有滅族的命運。

當然,雇傭軍這麼做的話也會讓他們陷入到世界人民的討伐之中,也會給僱用軍帶來很大的麻煩。可是,他們賭不起,他們也不敢賭,這是一斤,去下注的賭博,一旦他們輸了,整斤小民族將會全部完蛋。

「將軍,您快下命令吧,那些野蠻兵根本不

「「風八,他們真的敢屠城。真的,我亞過個被他們屠殺及甩,帆,慘不忍睹啊」

另一個軍官也哭叫著哀求沙米利。沙米利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幾分鐘后,沙米利終於睜開了眼睛。緩緩的看了大家一圈:「明天上午六點,全軍出動,與那些野蠻兵決一死戰」

「將軍」十幾個人一起大叫了一聲,只是這叫聲中並沒有一絲喜悅,只有一股悲壯。

每個人都明白,他們這次出去是凶多吉少,也可以說十死無生,即使他們能揮出強的戰鬥力打敗雇傭軍,最終也會被旁邊的僂羅斯大兵給消滅掉,他們的人太少了。

可他們必須出去迎接這一戰,這是一場註定失敗的戰爭,只不過他們可以用自己的失敗,換取族人的延續,否則很有可能是整斤。民族的

8月2號,一股上萬人的武裝突然出現在了切爾夫連納亞,他們襲擊了留守在這個城池的一千多名俄羅斯士兵,繳獲了這批俄軍的裝備,然後立即向格羅茲尼開進。

安德烈和威爾斯同時得到了這個消息,兩人得知之後都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出來了就好,兩人不怕他們出來,就怕這些人還龜縮著,只要他們敢出來,安德烈和威爾斯就有信心剿滅他們。

其實圍堵格羅茲尼讓兩人一樣也遭受著很大的壓力,格羅茲尼可是生活著三十多萬人,屠殺三十多萬人的罪行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承受得了的,這事只要做出來,恐怕雇傭軍會立即變成過街的耗子遭到人人喊打。

打是絕對不能打,威爾斯也只是對躲藏起來的那些人施加壓力,相比之下,威爾斯還敢開上幾炮恐嚇一下,可躲藏起來的車臣武裝分子卻根本不敢賭,這是關乎他們民族命運的事情。

威爾斯這次贏了,車臣不會被滅族,但是想要在重新展起來恐怕會很難,普京也不會在給他們這個機會。他們如果老老實實的不鬧出什麼事情,還會成為一名俄羅斯聯邦的國民,一樣可以平安的生活下去。

安德烈親自帶著四萬雇傭軍迎土了傾巢而出的車臣最後反叛力量,連續三夭的激烈戰鬥,雇傭軍付出足足五千多人傷亡的代價才徹底消滅了這股反叛力量。最終居然連一個俘虜都沒有抓到,幾乎每個車臣叛軍的身上都有一顆土質炸彈,那是最後和敵人準備同歸於盡用的。

這個戰果,連吳庸都為之動容,特意命令安德烈把這些人全部安葬。他們是為了延續自己的民族而犧牲的,稱得起勇士的稱號。

車臣境內所有的反叛力量全部清除,雇傭軍已經完成了這次任務,剩餘的九萬多雇傭軍慢慢撤出了車臣境內,每一個戰死在這裡的兄弟骨灰也被他們帶了回去。

針對國際的壓力,俄羅斯終於做出了一些退步,承認了幾處遭受打擊的車臣平民點是他們的失誤造成的,並且願意做出合理的補償,同時也願意幫助車臣重建政府,只不過這次俄羅斯嚴禁新的車臣政府擁有自己的武裝。

8月?號,一隊隊雇傭兵登上了返回葉卡捷琳堡的火車,他們和來的時候一樣軍紀嚴謹,不過回去的他們各個身上都帶著一股濃烈的肅殺之氣。讓送他們回去的俄羅斯大兵都忍不住退後了幾步不願意離他們太近,這些雇傭兵身上的殺氣太濃厚了。

「親愛的吳庸,總統先生非常滿意我們這次的合作,您的技術資料和專家我們都已經安排好了,馬上就可以全部給您送過去」

莫斯科,卡利列夫一臉的笑容。雇傭軍這麼快解決了車臣問題,心情大好的普京總統親自誇讚了他半個多小時,卡利列夫的地位在家中已經無人能夠動搖,這次說不定肩膀上的星星還能多出一個來。

「親愛的卡利列夫,您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

吳庸的眼睛眯了起來,若沒有吳石的提醒,吳庸很有可能立即回去把這些技術應用到實踐之中,那樣的他才是真的落入了俄羅斯的圈套之中。

「什麼事情?」卡利列夫微微一愣,為了保持和雇傭軍良好的合作關係以及儘快讓雇仍軍崛起牽制住歐盟各國,這次答應給吳庸的技術俄羅斯是一個都沒好,後來還多贈送了一些。

吳庸笑呵呵的搖了搖頭:「您把庫爾斯克號給忘了」 還未開口就被拒絕,這種事情多少讓人覺得有些無奈,就像是拿著手槍還沒有裝填子彈就被敵人給射殺一樣,完全不給自己任何機會。

可已經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夏目可不是那種輕易就會放棄的人。

就算被完全厭惡和拒絕了,也不是表明這件事情沒有商量的可能性。

順著階梯往房間內部走去,牆壁上掛滿了各種用於展示的商品,有刀劍、戰斧,還有盾牌以及護具等等。

站在櫃檯邊,一臉不開心地望過來的粉紅色頭髮的少女正將身子往裡面移動,似乎正擔心紅名玩家對自己的襲擊。

明明是在圈內,根本沒有必要這麼顧慮。

夏目走上前去,張開嘴正準備開口……

「那……」

「出去,再次聲明一遍,請從這裡出去,我可不會幫殺人玩家鍛治防具,所以你的委託我絕對不會接受的。」

「不可以在考慮一下嗎? 艾梅達斯戰記 錢的問題之類,還有其他問題之類的。」

哼,用毛巾擦拭著雙手,她盯著夏目上下看了一遍,沒有豪華的裝備,沒有昂貴的防具,也沒有看上去稀有的魔劍,根本就是一副底層玩家的窮酸樣。

基於目前所觀察到的情況,少女,莉茲貝特再度拒絕了夏目。

「說一不二,不需要再次考慮,我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你們紅名玩家就該被全部捉住,然後關在監獄裡面!讓我替你工作簡直不可能啦!」

拿起櫃檯上的東西準備砸過來,夏目抬起手擺出防禦的樣子。

就在這時。門口的門鈴再度響起。無視夏目之後莉茲貝特對著進來的兩人招呼上去。

「歡迎光臨!?唔。怎麼又是你?」

夏目將視線放在進來的兩個人身上,一個是身材高大的巨斧戰士,此刻的他正雙手提著一把破刃的巨斧往這邊走來,一副來勢洶洶的模樣。另外一位是細劍使,身材中等,左眼帶著眼睛,跟隨在巨斧戰士身後的他正和剛剛進來的夏目一樣環視四周,打量著這家武器店。

雖說第一眼就看到了夏目這個紅名玩家。可是巨斧戰士沒有絲毫膽怯,在繞過了夏目之後將巨斧重重地放在了櫃檯上面。

重生之錦繡春 表情有些麻煩的莉茲貝特往後退了一步,她似乎不擅長應付這種玩家。

在放下巨斧之後,這個身材兩米出頭的男子用那雙看上去有些暴躁的雙眼瞪著莉茲貝特。

「看吧,你不是修復過了這把武器嗎?怎麼昨天一用就完全破掉了啊!?」

「昨天?這不怪我吧,我說過了哦,修復之後為了讓材料融合固定,至少需要三天,你一天不到就是用,當然是會再次壞掉的。」

「修復武器不就是為了立刻使用?真是沒用的鍛治師!?你以為我這把戰斧多少錢?多辛苦才得來的!」

氣喘如牛。巨斧戰士看著下方的莉茲貝特,伸出了右手

「既然如此的話。就把錢退回來,我去找其他人。」

「別開玩笑了,這又不是我的失誤,而且那些材料的價格並不便宜,正是因為你的武器很好我才用了上等材料!」

「那與我無關!」

有些強詞奪理的樣子,巨斧戰士看著周圍的掛劍和其他武器,在沒有得到莉茲貝特的同意下擅自走了過去,取下幾把。

將其放在身前,右手從櫃檯上取回了自己的戰斧。

盯著莉茲貝特,他再度聲明

「給我看看我的戰斧究竟有多麼優秀好了!你這裡次品完全是比不上的次品!」

左手拿著三把劍,右手的戰斧在巨斧戰士嘿咻的呼聲之下,戰斧一下子斬斷了三把劍刃。

莉茲貝特繞過櫃檯想要阻止他,可是除了等級的差距之外,就連身高都完全不夠。

見到巨斧戰士又一次斬斷了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劍,莉茲貝特氣的臉色發紅。

「那些本來就是給一些普通玩家鑄造的劍!適應程度很高所以質量也不是極品,他們又不需要做出你這樣魯莽的行動!」

「什麼?我可是六十六級了!像你這樣的中層玩家,不就是靠著我們來攻略困難的區域嗎?不退錢的話就全部砸斷!」

「什,什麼啊!這根本就是無賴好吧!」

做不到任何事情,莉茲貝特憤恨地盯著頭頂的高大男人。

突然,他的旁邊閃過一個身影。

夏目目睹了這一切,知道眼前的巨斧戰士根本就是故意找事,抬起手的他抓住了巨斧戰士的手臂。

由於右手手臂被緊緊抓住,被束縛的巨斧戰士往下看去。

「什麼啊?!我以為是誰,原來是無能的紅色玩家,怎樣?要決鬥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