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人家吃的是那種黑褐色的狗糧,自己昨天晚上嘗過——那一晚上連舌頭都捨不得往外吐,生怕走了味道。

但是這隻黑狗卻時時刻刻都能吃到——憑什麼!

雖然心情不爽,但是大黃還是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不能找事,直到小黑湊到它旁邊,打了個響亮而噴香的嗝。

不能忍了!

裝逼!這絕壁的裝逼!

大黃大怒,兩者廝打起來,小黑是誰?

戰鬥型的高武生物,三兩下就把大黃放倒,這時候大黃的好朋友肥豬不答應了······

過了一會兒,肥豬的好朋友母雞不答應了······

當蘇洪軍匆匆忙忙想要過來拉架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小黑肥嘟嘟的小身子踩在一羣動物身上。

小白在一旁看戲,小音在天空中興奮的飛來飛去,似乎戰鬥的是它一樣。

蘇盛晨表面笑嘻嘻,心裏MMP,小黑這個傢伙,就不能稍微低調一點嗎?

知不知道你現在可是隻小奶狗,這麼輕易放到那一羣動物——尤其是那頭大肥豬是多麼不合常理的事情嗎?

正當衆人聊着天的時候,院子裏突然響起歡快的童音:“太奶奶!爺爺!二爺爺!二奶奶!叔叔!大姑姑!小姑姑!”

(你們要相信我,我寫這段稱呼的時候,真的沒有想過水字數。)

“哇~我們的小莉莉來了!”蘇盛夏和蘇盛潼跑了出去,把門口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姑娘摟入懷裏。

“嘻嘻,大姑姑、小姑姑,莉莉好想你們的。”小蘿莉埋頭埋到蘇盛夏懷裏左右扭頭,嘻嘻笑道:“大姑姑這裏又大了。”

“真的?”

雖然是被一個小孩子誇,但是蘇盛夏的臉上還是露出了驚喜之色。

“嗯嗯,真噠,蹭起來可舒服啦。”

旁邊,蘇盛晨不屑的撇撇嘴——小丫頭真是井底之蛙,這算什麼,小葉子那裏蹭起來才叫真正的舒服!

Q彈嫩滑、不靈不靈的。

“大娘,哥,嫂子。”蘇盛晨後面的三個人笑道。

“呵,我兄弟又帥了。”蘇盛晨的堂哥蘇盛巖笑着拍了拍蘇盛晨的肩膀。

他是本地一家工廠的小領導,生產那種用於自行車軸承等地方的鋼球,小日子過得很不錯。

身後的是蘇盛晨的嫂子,是一名小學語文教師。最後的是蘇洪軍的媳婦,也就是蘇盛晨的大娘,懷裏抱着一個襁褓。

裏面,蘇盛晨的侄子睡得正熟,小手手不自覺的放到嘴邊,那裏已經被口水浸溼了一大片。

“嫂子,我這裏有給我侄子的禮物,你看看合不合適。”

蘇盛晨從行李裏找出一個盒子,打開來,裏面是兩把長命鎖,一金一銀,小巧可愛。

蘇盛晨笑着拿出那把銀色的,一邊給小侄子戴上一邊說道:“先戴銀後戴金,等到孩子滿一週歲了之後就可以換另一把了。”

“叔叔、叔叔我的禮物呢?”

一旁的小侄女莉莉看着自己弟弟都有禮物了,頓時也顧不得和蘇盛夏撒嬌了,可憐巴巴的看着蘇盛晨。

“不要!剛纔你都不給我打招呼的。”蘇盛晨一臉嚴肅。

“不嘛···叔叔好!叔叔最帥了~這麼帥的叔叔肯定願意給莉莉禮物的對不對?”莉莉小嘴甜得很,蘇盛晨表示根本扛不住。

還在硬撐的時候,小姑娘邁開小肉腿,噔噔噔噔的跑過來,湊到蘇盛晨的側臉就MUA了一下。

蘇盛晨頓時舉手投降:“好了好了,我給你還不成嗎!” 給小侄女的禮物自然就是那輛曾經救過蘇盛潼急的電動滑板,另外還有一條鑲嵌着碎鑽的項鍊。

毫不誇張的說,今天蘇盛晨送給晚輩的見面禮都有十萬元了!

“謝謝叔叔、叔叔最好啦!”莉莉興奮的找不到北,在炕上蹦來蹦去,傻乎乎的樣子讓人忍不住跟着發笑。

“臭莉莉!剛纔還說姑姑最好呢,一點禮物就讓你變心了,小叛徒!”蘇盛夏故意用一種很受傷的語氣說道。

蘇盛潼也點點頭,故意往蘇盛夏的方向坐了坐。

“誒?那姑姑最好——”話還沒說完,蘇盛晨從一側投來了不善的目光。

“不是不是!叔叔最好······”

莉莉感覺兩個姑姑坐得更遠了,一時間不知所措,那迷茫的小模樣逗得衆人忍不住大笑。

莉莉雖然get不到衆人的笑點,但這並不妨礙她知道危機已經解除了,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來。

······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

這一天,蘇盛晨一家人來到了自己的家。

沒錯,就是自己的家,這是三兄妹小時候居住的地方,後來爲了得到更好的學習環境,他們才搬到了市裏。

“呀!哥哥,小潼,你們看這裏。”蘇盛夏大驚小怪的拉着蘇盛晨看這片牆壁。

牆壁不再潔白,而是一種暗白色,微微有些發黃,蘇盛夏指的地方,缺了一小塊,也多了一小片紅色的印記。

蘇盛晨的表情變得溫柔了:“當時你們兩個小丫頭可真沒少給我惹事。”

這是一塊血跡,當時兩個小丫頭欺負別人卻被人家打了,蘇盛晨出頭,付出掛彩的代價纔拿下了勝利。

當時兩個妹妹都急哭了,不敢讓蘇洪林和董梅知道。

想起來大人會在傷口上撒一種白白的粉末止血,兩個小姑娘不知怎麼想的,把注意打在樣子差不多的牆灰上面···

先把血隨手往牆上一抹,再剷下一小塊牆皮抹成灰擦到傷口上。

奉勸小童鞋們不要這麼幹,有很大的感染可能。

在不大的房子裏,三人動不動就找到許多曾經的影子,費力的辨認記憶到底是怎麼弄上去的。

院子裏還有一顆大棗樹,因爲年紀太大了,這些年都不大產棗了,孤零零的立在院子正中央。

一家人收拾了整整一天,中午飯是帶來的盒飯。

“好了,收拾好了咱們就回去吧,做團圓飯去。”蘇洪林貼好春聯,滿意的笑了笑。

回去的路上,時不時就能聽到院子裏噼裏啪啦的鞭炮聲,天空中豔麗的煙花奪人眼目,這都是城裏沒有的景象。

回到家裏,大家都開始忙了起來。

餃子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大家一起包的,但是見識到小潼小夏莉莉三人的“傑作”之後,她們被華麗麗的攆出門外,美名其曰“放煙花”。

“叔叔,你出來一下。”

蘇盛晨正包着呢,小侄女突然跑了進來,拉着蘇盛晨的衣服就往外拽。

院子裏,小黑馱着小白原地撒歡,小音飛來飛去。

蘇盛晨出去了才知道,原來是三個丫頭不敢放鞭炮!

即便是膽大如蘇盛夏,拿着火機往引線上一湊,還沒等點燃呢,自己就哇哇亂叫着往外跑。

另外兩個女孩就更用不說了,莉莉剛纔差點被打火機竄起來的火苗嚇哭。

蘇盛晨回去找了幾根香,長長的一條給人很強的安全感。

在鞭炮聲鳴中,蘇盛晨的手機響了,一打開,是陸航。

“老二,新年快樂!現在在哪裏瀟灑呢······說就行唄,難道我還能告訴弟妹?”

哭笑不得的掛掉陸航的電話,緊接下來,孫杰、湯無際、孟甜、文雯和她男朋友、自己公司的幾個高管都打電話來過年。

不過更多的是各種各樣的老闆!

蘇盛晨根本就不知道對面的是哪一號,但還是耐心的小談兩句。

屋內。

“我兄弟這業務還真是夠繁忙的。”蘇盛巖驚訝道。

“什麼業務,估計就是些朋友吧。”蘇洪林嘴上否認,但嘴角的笑意確是誰都能看得出來的。

令蘇盛晨有些疑惑和失落的是,這麼多人中沒有葉苓語。

自己給她打電話、視頻通話都沒人接,讓他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吃過了年夜飯,看了一會兒春晚之後,蘇盛晨就說他有些困了,沒有等那跨年的鐘聲,而是躺在牀上看着手機屏幕。

突然。

出現了一個視頻通話請求。

蘇盛晨幾乎是迫不及待的點開,葉苓語紅撲撲的笑臉出現在屏幕上。

“你之前爲什麼不接我電話?”蘇盛晨有些小委屈的說道。

葉苓語略帶着笑意的看着屏幕上顯得有些絮絮叨叨的蘇盛晨,也不出聲打擾。

“給你發微信你也不回、視頻你也不接——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蘇盛晨現在的樣子哪還有平時淡定從容?分明就是一個不被主人搭理的可憐小動物。

“乖,葉子怎麼會不愛晨哥呢?”

“那你之前······”

葉苓語眉眼裏都帶着笑,接下來的話立刻讓蘇盛晨不委屈了。

“晨哥,葉子想要陪你跨年呢,現在的晨哥都是葉子一個人的,我們想聊多久就聊多久。”

葉苓語看着手機屏幕中,這個已經半個多月沒有見過的男人,眼神裏是濃濃的思念和愛戀。

是的,她想要陪蘇盛晨跨年,兩人一起。

蘇盛晨心中是滿滿的感動,一時間鬆懈了許多,沒有發現自己虛掩的房間門外,三個人影站在那裏。

“小潼,我就說嘛,嫂子怎麼可能忘了哥哥呢?”

之前蘇盛晨的狀態雖然還算正常,但是女孩子畢竟要心細一點,敏銳的察覺出了蘇盛晨的失落。

姐妹兩個商量了一下,一拍即合,從溫暖的被窩裏拽出身子,小跑到蘇盛晨屋門外面偷聽。

至於另一個身影,則是半夜上廁所的莉莉,看到姑姑們鬼鬼祟祟的,好奇心上來就跟了過來。

“時間快到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