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剛纔一個小姐妹看到了一個睡美男,瘋狂的在羣裏安利,一張張高清大照把所有女孩全都吸引過來了————至於原乘客,撒撒嬌哀求一下就好了。

高鐵是四人座小沙發樣式的,蘇盛晨靠窗,他旁邊擠了兩個女孩,對面更是五個女孩扎到了一堆。

這什麼情況?

傳說中的萬花叢?

救命啊!

蘇盛晨苦笑道:“小姐姐們,你們這是幹什麼?”

“哇~聲音好蘇啊~”

“誰說男生長得帥聲音就一定一般了?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男神男神,你長得好帥啊,咱們交個朋友吧。”

交朋友個鬼哦!你確定不是饞我蘇某的身子?

蘇盛晨打了個冷戰,看着小姐姐的目光中充滿了警惕,走開啦你們! 蘇盛晨很不近人情的拒絕了小姐姐們加微信的要求,開玩笑,哥哥現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要潔身自好知不知道?

不管那羣小姐姐嘰嘰咕咕的說什麼直男不直男的話題,蘇盛晨自顧自的玩手機。

女生們更幽怨了,一雙雙妙目不服氣的瞪着蘇盛晨,抱着多看一眼賺一眼的想法肆無忌憚的佔蘇盛晨的便宜。

“等一會兒,我怎麼看這個小哥哥這麼眼熟······”

“我也是,總感覺是從哪裏見過?”

呵呵,好俗套的搭訕手段,就這段位還想要我蘇某人的微信?

“對了,你不是那個‘國民學長’嗎?我是你的粉絲啊!”其中一個女孩腦中靈光一閃,兩道男神的身影合二爲一。

“我去。”

“是真的啊。”

“我老公竟然和我面對面坐着?天吶,我好幸福!”

女生們狂躁起來,自從發現這個帥哥竟然是近段時間風靡全網的大紅人之後,她們的荷爾蒙就已經壓抑不住了。

和蘇盛晨坐在一邊的兩個女生更是不安分的毛手毛腳起來。

至於矜持?讓那東西見鬼去吧!

不知道全國多少女生饞我老公的身子嗎?

蘇盛晨以顏值走進大衆視線,用一首首精品歌曲俘獲了一顆顆芳心,足球和調酒表明了男神是一個很會玩、不會讓人感到無聊的男生。

前幾天晚上,堪比動作電影的打鬥視頻上傳······

不管了!我們耗上你了,至於你女朋友······呵呵,還沒結婚不是?結婚了還能離婚不是?

“不是不是,別這樣,喂喂喂,手往哪裏放呢!”蘇盛晨奮力抵抗,但是在一隻只鹹豬手面前卻很快敗下陣來。

蘇盛晨不知道是怎麼支撐下來的。

唯一的幸運就是幾個小姐姐的終點站在之前就到了,不然要是這麼折騰上幾個小時,自己非得被玩兒壞不可!

饒是這樣,蘇盛晨也被折騰的不輕,以至於在行包房接到小白的時候,差點被一隻小貓壓倒在地上。

找了個快餐店簡單吃了一口恢復恢復元氣,蘇盛晨從自己的行李箱裏掏出湯無際送的帽子墨鏡裝備上,又到旁邊的商店裏買了個口罩。

世界清淨了。

蘇盛晨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掏出手機給董梅打電話:“媽,你在哪裏?我回家了啊。”

董梅驚詫:“你回家了?”

“怎麼了?現在不都中午了?”蘇盛晨站住腳步,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說得好幾個小時,我還以爲你下午纔回來,現在在單位加班呢。”董梅訕笑道。

“那爸和小夏小潼呢?”

“小夏小潼都是高三生,中午午休在學校統一趴桌睡,你以前不也這樣嗎?”

“我去,學校這破規矩還沒變呢。”

得了,老爸十有八九得在學校盯着,自己這母校的管理是出了名的嚴格,就連午休都組織起來,搞得學生緊張兮兮的。

“那我去哪兒?我沒帶家裏鑰匙啊······”蘇盛晨現在說不出的可憐,無家可歸ing

慘兮兮!

“要不你找你爸去吧,我這邊忙得很,別來給我添亂,行了,掛了啊。”

“哎————!”

啪嗒。

電話被掛了,蘇盛晨呆楞片刻,轉身拖着行李箱就往旁邊的公交車站上走,小白坐在太空艙裏,被蘇盛晨背在身上。

這個時間點公交車上都沒什麼人,中間也沒上下車的人,蘇盛晨很快就來到了自己的母校。

聊城第一中學,簡稱聊一,全市最好的高中。

而他老爸在這裏帶尖子班,由於出色的教學成績以及資歷,直接被學校劃分了一個佔地不小的單間辦公室。

蘇盛晨試過,打開空調在裏面的沙發上睡一覺,爽到爆。

蘇盛晨沒從學校大門進,而是從學校家屬院裏繞了進去,很隱蔽,非本校學生不可能知道。

“喵~”小白好奇的打量着陌生的環境,毛茸茸的小腦袋在太空艙的透氣孔裏鑽出來。

“爲什麼我覺得自從我畢業之後,學校就開始大整修呢?”蘇盛晨有點不爽的看着比以前好了不止一籌的綠化和建築。

現在是午休時間,校園裏靜悄悄的,蘇盛晨走了半天都沒有遇到一個人。

蘇盛晨上了辦公樓,輕車熟路的找到了老爸的辦公室敲了敲門。

沒反應。

怎麼回事?

蘇盛晨不信邪的又敲了幾下,但是始終沒有任何應答,蘇盛晨扒着旁邊的窗戶縫往裏面看了看,沒人。

“這大中午的,上哪裏去了?”蘇盛晨嘟嘟囔囔的,原本以爲終於可以痛痛快快的吹空調睡午覺了,誰知道願望落空了。

“那個學生,對對對說你呢,中午不睡覺跑出來幹什麼呢?”

“好傢伙,你連校服都不穿,口罩帽子墨鏡倒是一個不缺,你一個高中生臭美什麼?”

兩個聲音從旁邊響起,蘇盛晨回頭,卻看到了兩個脖子上掛着“巡查”的老師,估計是回辦公室的時候跟蘇盛晨撞到了。

“趕緊的,幾班的學生?等我打電話讓你班主任把你接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老師公事公辦的拿出一個小本本就要開記。

“老師,我不是這裏的學生······不對不對,我的意思是,我現在不是這裏的學生,以前是······”蘇盛晨想要解釋。

“什麼亂七八糟的,趕緊說!”

蘇盛晨被噎住了,沒辦法啊,這兩個老師他還真不熟,強行拉關係誰知道人家信不信?

“我班主任是蘇洪林。”

“哦,高三一班的,你行啊,尖子班的都敢往外溜?簡直是扯你們班的後腿!”另一個比較年輕的男老師一臉怒其不爭。

蘇盛晨不說話,心中暗暗腹誹。

什麼尖子班普通班的,學渣哪裏沒有?就比如上次蘇盛夏這個丫頭竟然能從班裏借到手機!要是藉手機那兄弟是用來學習的,蘇盛晨敢把他手機給吃下去!

但是現在沒法說啊,等着吧。

女老師撥號,對面嘟嘟兩下子就被接通了,蘇盛晨擁有着遠超常人的聽力,很容易聽到對面的男聲。

“秦老師?”蘇洪林的聲音裏難得的帶着一種慵懶。

“蘇老師還在午休?”秦老師的語氣略帶尊敬。

“是啊,在班裏眯了一會兒,秦老師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蘇老師,我們在辦公樓這邊抓到一個溜出來的學生,他說是你們班上的,你看是不是把他接回去?” “我們班的學生?”蘇洪林站在班級外的走廊裏,疑惑的看了一眼屋內的學生,整整齊齊一個不少啊。

“對,他說是你們班的,你過來,自己跟你們班主任說!”對面秦老師的聲音變弱了點,應該是把手機遞給了另一個人。

“喂,你是······”蘇洪林皺着眉頭剛想要問問是誰的時候,對面倒先出聲了。

“爸,是我。”

“小晨?”

“嗯,我回來了,你們都不在家裏,我沒鑰匙就過來找你了。”一想到這個蘇盛晨就一臉委屈。對比太強烈了,人家孩子回家第一天都是個寶,自己這邊倒好,自始至終的嫌棄。

“你把手機還給秦老師。”蘇洪林揉揉眉心,兒子挺會挑時候啊。

蘇盛晨把手機還給秦老師,特意摘下墨鏡口罩,衝着對方微微一笑。蘇盛晨的微笑可是曾迷倒過號稱有主角模板的打飯大媽,同樣年齡段的秦老師自然不能免俗。

“呵,蘇老師的兒女果然都是一表人才啊。”秦老師讚歎一句,手機另一端的蘇洪林難得的得意了一句:“哈哈,這臭小子倒也沒給我丟臉過。”

“秦老師幫我給小晨說一句,讓他直接到我班裏找我。”

“好的蘇老師。”

電話掛斷,秦老師一臉笑意的看着蘇盛晨道:“小蘇啊,蘇老師說讓你直接去找他,你到教學一號樓五樓就能找到。”

“喲,今年分的地方挺好啊。”蘇盛晨笑道。

“是啊,畢竟是尖子班,學校也要拿出自己的態度來才行。”秦老師擺擺手:“趕緊去吧,別讓蘇老師等急了。”

······

教學一號樓五樓。

全學校最特殊的地方,號稱世外桃源。

嚴格來說,這裏稱之爲天台也沒錯,整個五樓只有底下三分之一的房間,其餘的地方被一把鐵門鎖着,擺放着太陽能之類的東西。

想要走到五樓的教室,需要轉兩次樓梯,最大程度的避免了與其餘班級的接觸。

除了沒有廁所需要到四樓解決之外,基本沒有什麼槽點了。

蘇盛晨以前雖然也是尖子班,但是沒有分到這座“孤島”,這還是他第一次上去呢。

轉樓梯的時候,兩側班級內的景象也映入他的眼簾,學生們都在睡午覺,整整齊齊的趴在書桌上,烏壓壓一片腦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