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紫然的秘境以顏色命名,命名為「紫霞秘境」。

紫媚的秘境以搞掂馭山的酒命名,命名為「靈谷釀秘境」,並且往裡面存放了十九壺靈谷釀,以紀念她在馭山十九歲那年,將馭山變成了她的男人。

鳳莎莎的秘境以她的母親命名,命名為「儀秘境」,她的母親名叫鳳雪儀,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她以此祈禱,母親平安歸來。

某刻,摩天炎獸飛奔過來,它那小樣,跟一條哈巴小狗狗似的。

昔日身長三丈的龐然大物,跟飛龍族群一同進入丹珠小天地之後,體型縮小到三尺,堂堂摩天炎獸化成摩小狗,模樣兒可愛極了。

摩小狗這個名字乃漪兒給它取的,它很喜歡,為了表示感謝,它成了漪兒的跟屁蟲。

除了摩小狗,漪兒還有兩個小寵物,一隻紫色鳥兒,名叫紫兒,和一隻紅色雀兒,名叫小紅。

漪兒就是這麼招它們喜歡,其他人羨慕不來。

這跟漪兒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少女,存在關係,特別是進入丹珠小天地之後,漪兒仿若回到了從前,初識馭山時候的那個十五歲的她。

烏苗苗與漪兒同齡,曾經烏苗苗常常跟漪兒搞競爭,爭寵鬥氣,而今烏苗苗心性成熟多了,早已當漪兒為親小妹般寵愛著。

所以只要苗苗不眼紅,漪兒獨佔三小寵,那就天下太平。

九月初九,馭山生日那天,正式將丹珠小天地命名為「雲夢界」。

而今三萬里雲夢空間,之中有紫鸞族(紫禽),龍族(飛龍),鳳氏家族,皇圖氏家族,劉氏家族,洛離和飛妹旗下五萬雇傭軍形成的眾多姓氏小家庭,馭系妻子、長輩、兄弟,以及大大小小十個秘境,儼然自成一界。

能有此造化,得益於莫名飛來的六千多塊極品靈髓。

馭山猜疑,這批極品靈髓會不會是,御蒼穹出於某種緣故暗中推送過來的?

畢竟御蒼穹,曾莫名其妙的到不老閣附近呆站呆坐過。

不過九月初十那天深夜,所發生的一件事情,讓馭山推翻了自己的猜測。

夜幕下,忽起一線流光。

流光由遠至近而來,從陽台上進入廳里,懸浮於半空中,等著人接收。

馭山下床走出卧房來到廳里,見又是一顆上品空間靈珠。

隨後馭山拿過來一看,沒想到裡面竟然足有上萬塊極品靈髓。

令到馭山當即完全愣住了。

想來自己已經消耗掉了萬數極品靈髓,加上眼前憑空飛來的上萬,那就是兩萬數。

而整個靈界之中,總量也不過三萬塊,除去一些零散消耗,現今恐怕不會超過兩萬七八,照這麼來算的話,豈不八成的極品靈髓都到了自己手中?

到底是誰先後兩次送來巨量極品靈髓?

御蒼穹顯然可以排除掉,數日前他已經成神飛升神界。

想來想去,馭山百思不得其解。

在距離不老閣約么二十里開外到底西邊,某座建築物的頂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中,有一尊拇指大小的黑色小塔,外觀看起來從下到上大小均勻,分為九層,像是由九個小鼎疊起來構成的。

此刻黑色小塔內部,魔夭兒站在頂層(第九層),微閉雙眸,面向不老閣,靜靜的感知著,馭山接收那顆裝有極品靈髓的空間靈珠。

先後兩次送去巨量極品靈髓這事,正是她乾的。

對於靈界眾仙靈來說,她不是一般的魔,而是帶來滅絕之災的毀滅之魔。

她將靈界毀滅的只剩下中大陸中都,這一片有人之地,不足兩千家族,不足五千萬人口,不足五千塊極品靈髓。

並且她還在繼續吞噬仙靈,收取極品靈髓。

因九鼎魔塔既可以沒入體內隱藏著,又可以於虛空之中隱身飛移,從而到目前為止,尚無人捕捉到此物的蹤跡。

除了九鼎魔塔這個超級毀滅性存在,另外還有一個小毀滅。

那個小毀滅,正是馭山丹田中莫名生出的金黃丹珠——雲夢界。

雲夢界也具有強大的吞噬傾向,它雖不吞活物,也不吞屍體,但很喜歡吞噬帶有空間玉物質的東西,比如說空間靈器靈珠,以及靈界出產的礦材,比如金剛隕鐵,包括金剛隕鐵煉製的鎧甲、兵器之類,還有靈晶、靈髓。

以致如今身在雲夢界裡面的人,早已變得一貧如洗。

他們身上的靈珠、靈晶、靈器等等但凡帶靈字屬的物品,陸陸續續全部自動飛出來,飛向藍天白雲間,然後化為烏有。

就連嬋秘境中六萬巨人的戰鬥裝備,純金剛隕鐵打造的鎧甲、巨錘、巨斧,也飛走消失的一乾二淨。

但有一點,你只要將物品埋藏到泥土中,便沒事,便能一直存在。

比如構成十處秘境的鳳尾玉、媧珠等十件空間靈器,就沒有被吞噬。

可是得出此結論的時間晚了些,到眾人明白過來,身上已經沒啥靈字屬物品了。

馭山的長輩中,就只有胡屠、秦情傾、梁丒、曹百草、蒙執,每人尚保存下來一件物品,因為這五件物品,他們經常用於搞訓練,便直接插在操場上的地面,從而才得以倖免。

這五件物品,正是五人的兵器,純金剛隕鐵打造的方天畫戟。

每桿方天畫戟,原本重達兩千斤,但帶進來雲夢界之後,變得輕了很多,堪堪剩下百斤重。

不過後來,方天畫戟又開始漸漸變得有分量,漸漸從百斤到一百零幾斤,再到一百一十斤,然後一點點加重,只是過程相當緩慢,至今也未能恢復到兩百斤。

並且通過實驗驗證,必須將方天畫戟插在泥地里,它才會增重,否則,只需一個晚上,它便會變輕的。

沒辦法,雲夢界就是這麼個去虛化實的神奇之地,不準玩虛的。

不老女巫從雲夢界出來了,看上去依然是一個駝背老嫗,但真容已經恢復。

馭山略有好奇,所謂的三界第一美女,到底美到了什麼程度?

駝背老嫗問他,「想看,那就用你的瞳術看吧。」

馭山搖頭道,「這不合適,我的瞳術帶有透視能力,所以不方便直接用瞳術看。」

駝背老嫗略略一笑,說道:「那就算了,看不看隨便你。」

馭山笑著搖了搖頭,表示那就不看了。

此後,不老女巫顯得活躍多了,不再是那麼沉默寡言。

她居住在不老閣四樓,是馭山樓下鄰居。

三樓住著追魂老嫗,二樓住著陰幽老嫗和枯叟。

另外黑婆等五老,住在主閣旁邊那一棟四層的閣樓,黑婆住頂樓,長須老者和碧玉耳環老嫗住三樓,胖老者和招風耳老者住二樓。

九老之中,不老女巫修為已至半神之境,且是隨時可以破境成神飛升的那種,其餘均滯留在九階分身境大圓滿,數千年來無法再進一步。

而今不擔心了。

不入神靈境照樣可以去神界,進入馭山的雲夢界跟著他走就行了。

然而危機即將來臨。

在北聖閣殘陽魔尊,天煞閣天煞聖尊,及地煞閣、玄黃閣、玄真閣的聖尊,及其旗下的一眾高手,傾巢而出之際。

魔夭兒和九鼎魔塔正好處於北聖閣北邊二十多里開外,吞噬某個小家族,感知到殘陽魔尊離開了北聖閣,魔夭兒臨時起意,趁此機會先收割掉北聖閣及周邊那一片。

因她的這一臨時起意,天御閣以北範圍,城北大道中段、北段至北門,這一大片一夜之間淪為無人之地。

殘陽魔尊在天御閣附近跟天煞聖尊等人會合,隨後徑直往西,往相距百里開外的不老閣而去。

當他們進入十五里之內,馭山突然皺眉。

接著馭山起床,輕手輕腳將睡熟的夭兒送入雲夢界,然後走到陽台上,凝目開啟瞳術,觀察那一批夜行客。

馭山剛站到陽台沒多久,駝背老嫗嗖的一聲來了。

緊接著,人影晃動,其餘八老紛紛而來。

感知到馭山半夜將夭兒送了進來,遒叴和隗隇、馭土、霸風很快聚到一起,這在兄弟們看來,很不正常,無疑肯定有什麼突發情況。

遒叴傳遞神念,「大哥,可是有什麼急事?」

馭山內視丹田雲夢界,神念答道:「不急,先看看再說,必要時我會通知你們的。」 當那些人進入五里範圍內,不老女巫皺眉道:「果然是沖著不老閣來的。」

黑婆目光頓時變得鋒利無比,沉聲道:「半神之境五人,有聖尊也有魔尊,九階分身境上百人,有聖修、魔修,就只差東聖閣沒來。」

「不,風磬她來了。」不老女巫搖頭說了一句。

黑婆殺意更烈,「那就是六方勢力聯合,意圖抹去我巫老莊。」

不老女巫沒再說話,神識落在更遠處,鎖定一位年輕面容的青袍女子。

那年輕面容的青袍女子,便是東聖閣風磬聖尊,此番,她尾隨天煞聖尊、殘陽魔尊一行人而來。

馭山一直很淡然,臉上沒太多表情,神識同樣是落在更遠處,青袍女子風磬聖尊所在之處。

百多人抵達不老閣圍牆外,紛紛躍上圍牆。

孤煞聖尊立於圍牆上,目光望向素衣黑布鞋少年,張口道:「你乖乖跟我們走,其他人便無事。」

「不然,不老閣所有人都得死。」殘陽魔尊補充道。

馭山淡淡一笑,聲音不高不低,語速不快不慢說道:「若無什麼深仇大恨,我勸你們回家睡覺,免得,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地煞聖尊冷冷拋出一句,「小子你挺狂妄。」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同時孤煞聖尊以神念對殘陽魔尊、玄黃聖尊、玄真聖尊、地煞聖尊表示,「就憑他這份鎮定,便可說明一二,否則,尋常少年人豈敢如此態度面對我等?」

殘陽魔尊表示,「看來他已然完全覺醒前世記憶。」

玄黃聖尊皺眉思索,表示疑惑,「莫非他有什麼底牌?不然何以如此淡定?」

玄真聖尊也在皺眉思索,他表示,「小心為上,馭天帝絕非什麼善類。」

不老女巫則開始跟風磬聖尊進行神念交流。

不老女巫問她,「你來,何意?」

風磬聖尊回答,「你如果只希望我看熱鬧,也行。」

不老女巫說道:「如果我身邊這位少年,並無退敵能力,我勸你還是算了,莫要趟這趟水,何必丟了性命?」

風磬聖尊微微一笑,「那又如何?難道只有你可以死,我不可以嗎?」

不老女巫沉默一下,然後道:「妹妹,這不是鬥氣的時候,聽姐姐的話,走吧,成神飛升,好好活著。」

風磬聖尊收起笑意,眼眶漸漸濕潤,任性道:「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只剩下你這麼個親人,你要是沒了,我孤孤單單活著有什麼意思?」

就在地煞聖尊拋出那句「小子你挺狂妄」。

隨即有一名聖修青年男子躍下圍牆,進入不老閣。

馭山臉色一沉,目光直射過去。

感覺有道目光破空而來,那名青年男子先是一怔,緊接著面色驟變,身形急速後退,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這會,馭山尚未起殺念,尚無打算殺人,想著懾退對方就算了。

至於這些人為何而來,馭山心中已然有數。

就憑這些人,便想來狙擊馭天帝的轉世身,看來馭天帝在他們心目中,不咋地呀!

不過有個事頗為讓人不解,那唯一的魔尊體內,怎會沒有九鼎魔塔?

如果御蒼穹持有的九鼎塔,便是九鼎魔塔,按理來說,在他成神飛升之後,九鼎魔塔定不會跟他一同離去,而是會繼續留在靈界,負責阻擊馭天帝的轉世身。

如果御蒼穹持有的九鼎塔,並非九鼎魔塔,那麼九鼎魔塔,不應該是由如今靈界之中的最強魔修,殘陽魔尊持有嗎?

由他持有九鼎魔塔,負責阻擊馭天帝的轉世身。

並且他旗下的一眾魔修弟子,體內也都沒有九鼎魔塔。

此刻方圓十五里範圍之內,根本不見九鼎魔塔存在的跡象。

沒有九鼎魔塔做後盾,他們便敢來對付馭天帝,難道一個個的腦子壞掉了?還是他們的上頭並沒有跟他們說清楚?

天煞聖尊門下的五弟子甄嬛,關切的望向從不老閣裡面退回到圍牆上的青年男子,輕聲問道:「阿朗,怎麼了?」

惹禍上身:神祕老公慢點吻 同時很多目光,紛紛望向他。

青年男子只感覺臉上發燙,低著頭低聲回道:「嬛兒,那小子的目光怪異的很,稍稍一接觸,便令人心生恐懼,有種墜入深淵的感覺。」

聽罷甄嬛點頭回應一下,連忙以神念向師尊天煞聖尊彙報情況。

天煞聖尊臉色微變,對殘陽魔尊傳遞神念,「殘陽兄,情況不妙,他居然已經重修出『馭天瞳術』,你看,要不還是等九鼎魔塔來主導滅殺他?」

殘陽魔尊也是變了臉色。

只感覺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但殘陽魔尊畢竟是個狠角色,連忙示意天煞聖尊先別將這個消息擴散,然後兩人一商量,先讓一個人過去試試深淺。

隨即天煞聖尊轉頭對地煞聖尊道:「我去牽制不老女巫,你去偷襲那少年。」

地煞聖尊是個急性子,對於磨磨唧唧的站在圍牆上,早就不爽了,聽天煞說馬上動手,他連想都沒想就點頭。

接著天煞一動,他隨之而動。

見天煞聖尊直奔自己而來,不老女巫一躍而起迎戰。

見不老女巫開戰,風磬聖尊急速掠過來,在另一面圍牆上站定,目光和神識鎖定天煞聖尊,一旦不老女巫落入下風,她便會出手攻擊天煞。

殘陽魔尊直視過去,張口道:「風磬,你這是何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