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而有慕容飛雲這個老相識,葉天自然不會去找和自己有過「舊怨」的張知府,當下便寫了一封申請書,派人往郡守府送去。

沒過多久,慕容飛雲的貼身護衛嚴叄親自來了,帶回的答覆是可以,但必須繳納一定的改造費。

因為按商業區原來的規矩,這些道路都能不準改建的,就算你是店鋪的擁有者,也不能把自家店拆了弄出一條路來。

葉天沒多想就答應下來。

這畢竟是人之常情,自己壞了規矩,不能沒個交代,否則知府衙門乃至郡守府的公信力何在?

更別說慕容飛雲還是網吧的元老級客戶,當初為自己帶來多少收入?

雖說如今看來沒幾毛錢,在當時卻相當於雪中送炭,這份情意他不會忘記。

「行,不過五千不夠,交一萬吧,慕容兄身為一方牧守,而我又是本地新起的大戶,沒有慕容兄當初的支持,我也絕不會這麼快就發展起來。」

最後一拍板,郡守府只要5000,葉天直接給了10000。

一方面就像他說的,是一種投桃報李。

二來,也是私下裡聽到了一些傳聞,說這位年輕的郡守大人,在方方面面都受到了不小的針對和掣肘,不用說,必然和宇文家有關。

所以不管是出於報恩還是報仇,他都願意多給一點。

「一萬?不行不行,這如何使得?公子莫要讓小的為難,讓殿下知道了,一定會——」

「別一定了,讓你拿就拿,這五千算公算私都好,也不是什麼大錢,我與慕容兄的交情你還不知?他有難,我必須要幫。」

嚴叄還待推辭,就被葉天直直地賭了回來,聞言后頗受感動。

患難見真情,這才是真兄弟!

便咬牙答應道:「好,既然如此,那葉公子的心意,小的就替主子領了,小的也不瞞葉公子,殿下他最近的確遇到了一樁大事,日後若有困局,還望公子守望相助!」

也不知說的是什麼秘密,竟低下頭來,雙手抱拳,「噗通」一聲單膝跪地,給葉天行了一個軍中大禮!

隆重的架勢讓葉天一陣懵,同時亦是恍然。

早就奇怪慕容飛雲最近怎麼來得少,原來是攤上事兒了。

不過不管遇到什麼事,自己能幫一定幫,不就是個小小的雪月國么?誰還能跟自己硬剛是怎樣?

便把嚴叄拖起來道:「嚴兄快快請起,當初小店沒少受嚴兄照顧,這般大禮如何使得?」

又肅然保證道:「你家公子的事只管放心,有本店在,誰也別想在太歲頭上動土!」

婚然天成 嚴叄激動萬分,本以為豁出命去求人,會引來對方的反感,沒想到對方竟如此的深明大義,當下千恩萬謝,才是回去復命去了。

而他走之後,葉天又找在座的眾人打聽,想知道是什麼麻煩,連號稱「小賢王」的七殿下都解決不了。

問過才知道,原來正是猜想的那樣,和即將來臨的「城下之盟」有關。

只是具體的事情大家都不清楚,葉天也沒法多問,只是看溫鐵心一副有口難言的樣子,似乎牽涉到某些大人物。

顧忌老爺子身份敏感,這事兒也不能強逼,等到了真需要幫助的時候,慕容飛雲自己會說,何必他現在來操心?

於是沒再管此事,又問了問關於中秋晚會的建議。

眾人此前還不知道葉天要辦晚會,此時一聽都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這好好的網吧開著,生意也挺好的,突然搞什麼勞什子晚會?

這不扯淡么?

看出眾人的疑惑,葉天便也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說。

找人幫忙就要有找人幫忙的態度,一點誠意都沒有,人家怎麼給你出主意?

就好像微信上的某些傻逼,平時從不聊舔,甚至N年不見,開口就是「在么在么」,有事兒也不先說,叫人怎麼回你?

「……原來如此。葉老闆果然深謀遠慮,這玩遊戲廢寢忘食,的確已經是常態了,是時候好好調整一下。」

「不錯,凡事不能太過,過則不及。孩子們長期過分沉迷遊戲,雖說於修為有利,對道心卻有極大的影響,不能只為了一時的享樂,而忘了習武的初衷,否則這樣下去,頂多到聚元境九重,就不會再有突破了。」

「理當如此。其實何止是這些孩子,我們這些老傢伙又何常不是?天天起早貪黑,說為修鍊純粹是違心,根本就是沖遊戲來的,是需要好好調劑一下,好像老夫,都已經很久沒和我夫人說說話了。」

「說吧,你小子像弄個什麼樣的晚會?需要我們這些老頭子做些什麼?」

聽完葉天的解釋,眾人都頗有同感。

此前還沒注意,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確是過於沉迷了。

每天早出晚歸,就為了打幾盤CS,看幾集電視劇,亦或者玩玩其他的遊戲,總之一個字就是「嗨」,比當初練武時不知勤奮了多少。

此時一看,難怪最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而葉天卻只是搖頭,他要有想法早就幹了,還問個屁?

只得苦笑道:「不瞞諸位,我就是沒想法才要請教各位前輩,若是諸位不嫌麻煩,不如咱們一起坐下來討論討論?畢竟各位都是長輩,吃過的鹽比我吃過的飯還多,想必一定有良策教我。」

一群人頻頻點頭,都是幫忙出起了主意。

唯有黃老爺子眼睛一瞪:「現在知道叫老夫前輩了?你小子別以為老夫不記得,當初與你打CS比賽,你取的名字是『黃廣鯤是個老匹夫』,瞧你那不要臉的樣子,我孫女兒怎麼會看上你?」

說完就後悔了。

完了,不小心暴露了什麼,居然把自己的小孫女兒給賣了。

「呃——」

葉天卻是一愣,黃語嫣看上自己?

這特么什麼時候的事兒?我怎麼不知道?

沒等說什麼就見黃老兒道:「算了,我們這些老頭子沒你們年輕人那麼多想法,問我等無異問道於盲,還是把語嫣她們叫來給你出出主意。」

「咳!」

此時,正在一樓角落玩兒《天之痕》的某位大美女,突然一聲咳嗽,打了個冷顫。

隨後的事情就簡單了,一群公子哥和大小姐,全被各家大佬們叫了上來。

圍在會議室嘰嘰喳喳,都是說出了各自的想法。

但大多數都沒什麼意義,因為這次晚會的主題,不是遊戲,而是「社交」,是要脫離遊戲之外的東西。

等等……遊戲,社交?

念及至此,葉天突然眉頭一動,彷彿想到了什麼。

接著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把全場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我有了!」

一聲驚呼,讓眾人面面相覷。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什麼?你有了?葉子,你什麼時候有的?幾個月了?怎麼早沒聽你說呢?」

「就是,有喜了都不告訴我們,真不夠義q——等等,什麼有了?葉兄偌大個男兒,如何會……嘶!」

莫無雙恍惚想到了什麼,突然神情一怔,猛地倒吸一口涼氣,指著葉天不可思議地道:

「葉兄,你該不會是……被域外文明改造了身體,從而……等等,那你豈不是下面,下面沒有?」

看他手指發顫一臉驚恐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真的。

「滾!」

葉天臉一黑,沒好氣地罵道:「你小子少拿我開涮,不怕告訴你,辦法我是有了,還是絕好的泡妹機會,敢黑我,妹子你一個都別想要!」

辦法……泡妞?

莫無雙聞言便是一愣,忙是討饒:「葉兄冷靜,莫生氣,在下只是開個玩笑,絕沒有那個意思,葉兄是真男人,又粗又硬!」

這不說還好,一說又惹來一陣DISS。

只見旁邊莫大寶一臉驚恐地盯著他道:「大哥,你怎知道葉兄又粗又硬,難道你……」

後面的話不用說,一干紈絝們神情一愣,都是瞪大了眼睛,一臉震驚中帶著一絲深意地看向兩人。

見兩人一個氣得臉色黑成了煤炭,一個霞飛雙頰,面紅兩邊,才是終是爆發出一場大笑,同時也成功地讓妹子們羞紅了臉。

……

(四更結束,一萬多字。感謝書友「風繼續吹」的大力打賞!不多嗶嗶,明天繼續爆更!) 會議開到了晚上八點,持續了足足四個多小時。

期間商定了不少事情,除了店面買賣,還有其他議題,比如把「藍翔專賣店」的品牌給確定了下來。

說起這專賣店,也算是小主意變成大產業。

起初葉天的想法,是只打算做一批「三國系列」兵器,以售賣所得來彌補財物危機。

後來搞活動補了波血,又遇上宇文家的人前來送了一大波人頭,攏共近百萬的靈石進賬再加上每日營收,暫時來說已經是不缺錢了。

所以仔細考慮后,又決定乾脆做大的,搞個兵器店。

本來就這麼決定了,今日後半程會議上一說,反正研究所不是已經動工了么?到時候出產的東西不是也要拿來賣?

而且設計外域外文明,肯定不止武器這一條,比如防具啊,生活用品之類的,也是大有搞頭。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有利可圖的事情眾人如何不想做大?

所以哪怕葉天暫時沒想那麼多,也還是在一眾大佬們的慫恿下決定搞了一搞,只是節奏可能要放慢點。

畢竟拿出來的那兩套教材,工匠們也才學了一半。

——不得不說,這些家族們選出的匠人是確有水平,這才短短几天,就已經把很多物理學方面的理論融入到了自身的經驗中。

比如桿杠原理和滑輪技術的結合,就讓以前需要用大量人力操作的機器,建化成只要寥寥數人就能完成。

還有運輸方面,一些重量太大的器材,以前都是用「滾木法」來推動,或者請凝山境的高手們幫忙解決,但高手自有高手的尊嚴,怎會天天給你弄這些玩意兒?所以大都是工匠們自己想辦法完成,因此也就格外地吃力和麻煩。

但現在不同了。

葉天給的「初中物理」書上,完整地記載了滾輪和軸承的製作和使用方法,比之前粗糙又不靈活,還極易損壞的的「單向滾輪」高明了不要太多。

以前一輛大型運輸車,用不了十次八次就會出現車軸斷裂或者變形,現在不會了,全新的車輪設計和減震技術,完美地彌補了原來的設備缺陷。

只要運輸的物品不超過承重上限,車輛的自然損耗會低到可以忽略。

比如原來只能用十次的車軸,現在可以用一百次,一千次,甚至一萬次才會斷裂。

這些都是經過精確計算得出來的結果。

說到計算,葉天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只給了他們小學到高中的「理化地」(物理和地理在小學階段叫自然),沒給「數學」。

數學在現代科學中可是佔據著無比重要的地位,不是幾乎,是所有的學科都要以數學為基礎,因為涉及到大範圍的內容統計,就逃不開「計算」這兩個字。

好比心理學,很多內容看似和數學無關,可是你不取樣調查,又怎麼確定大數定律下目標人群的想法呢?

所以要搞好基地建設,「數學」知識不可或缺,否則基地建好之後,表面上未必會有問題,細節上一定會出差錯。

這研究所自己佔了一半的股,葉天自然也不會吝嗇,把小學到初中的數學教材全都拿了出來,每家還分了10套,以便工匠們學習,就省得再另外抄錄了。

當然,給多了也不行。

物以稀為貴,一次發個幾百套,人家還以為你糊弄他。

教材發完,家住們又問起了基地建造圖的事情,看能不能讓工匠們自己動手改一下,因為葉天給的這個實在太難了,不止符號看不懂個,連上面的圖形看不懂。

設計圖使用了立體圖和平面圖兩種圖形,來對建造方法進行說明,在葉天看來可能沒什麼難理解,可對於這片大陸的工匠們來說,就太難了。

在他們眼中,這完全就是兩幅圖啊,很多地方根本對不上。

至於比例、角度啥的,前者還懂,後者就抓瞎了。

要知道,崑崙大陸的人量角度,那都是靠感覺……感覺差不多了就干,幹完不行就當成失敗品。

對此,葉天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答應讓工匠們自己發揮。

先前是他想的簡單了,以為只要給了技術,依葫蘆畫瓢,還不是手到擒來?頂多花上點時間。

可現實卻是,工匠們很多都是四十歲左右的老匠人,對於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沒有足夠的修為,就不能保證大腦的運行效率,這是修行者與凡人的差別。

誠然工匠也有武藝在身,但頂多也就是聚元境了,對於真正的修行高手來說,這點修為的確是凡人,甚至稱得上「螻蟻」。

因為就這樣的程度,離修行真正的門檻還隔著十萬八千里……

此外,不同的世界也有不同的思考方式,工匠們用現在的思維模式用了幾十年,要轉換成現代思維,哪是這點時間就能做到?

以前覺得一年半載也就夠了,現在看來,沒個三五年成不了事。

——這「成事」可不單單指的是轉變思維,還得把這種思維方式變成潛意識,完全地融入到工作當中。

再加上研究所的超大工程量,絕對是一個長達八九年的浩瀚工程。

想想當初就知道了。

從小學數學物理,學到大學怎麼也十幾年了吧?又有幾個能真正自己動手做出那些物理裝置?

現代人尚且如此,異界人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葉天很快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讓各家招收年輕學徒,從門下弟子中找一批有天賦夠聰明的年輕人,從零開始學習這些教材。

這樣一來,因為沒有固有的思維方式,吸收起來就會比老匠人們快很多,再一邊接受建築方面的專業培訓,少則一年,長則兩則,定能投入建設。

或者一年還多了,若果是那些過目不忘的天才精英,小學初中的這些內容,半年就能學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