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升龍擊!降龍擊!暗龍擊!貫龍擊!」

這時候,也別說有什麼保留了,右手奮力地揮舞被幽黑色靈龍纏繞的裂天血戟揮灑出一片片如同凄慘霓虹般戟芒的同時,左手也是呈拳狀,轟出一記又一記的困龍拳,而每一拳轟出之時,都會伴隨著五道由拳勁演化出的虛影。

轟轟轟……

接連不斷地轟響聲中,幽黑色的魔氣將整個天空都是遮掩住,若隱若現的無數把利劍,也是在同時傳出『鐺鐺』的巨響,而每每傳出一聲巨響,眾弟子的心神就會震顫一番。

這般程度的碰撞,早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如果說《崢嶸畢露榜》上的第二十人劍客有著這般實力勉強說得過去,可剛加入藍日道宗一個月的傲爽,竟能夠和其拼個旗鼓相當,實在讓人驚嘆。

而雙手拄著斷天巨劍,傲立在雲端之上,劍客在望向傲爽的目光中,也是充斥著無比的凝重之色,兩人的境界整整相差著兩個層次,自己利用演靈化形手段那近乎於超越一倍的差距,並且還是五招劍勢合一,卻沒能取得任何的便宜,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況且此時,哪怕是在凌殺九重霄的攻勢之下,傲爽竟然還是苦苦支撐著,隱隱間,竟好似有著一絲能夠強橫地扛過去的姿態,這個發現無異於讓他大為震驚,要知道凌殺九重霄,乃是融合了整整五招劍式,劍客為的,就是儘快將傲爽拿下。

不得不說,劍客確實是個天才,在劍道上的悟性也是極高,否則也不可能生生將五招劍式合為一道劍勢,但似乎這般程度的攻擊,還是無法阻攔傲爽的腳步,這樣的發展趨勢,可是和他的預想背道而馳。

而感受著已經衝上六重劍霄的傲爽,劍客終於無奈的發現,凌殺九重霄,已經完全組攔不住傲爽了,縱然兩人都承擔著極大的消耗,可若不再使用更為強橫的手段,恐怕也無法取勝了,因為在肉身強度和持久力上,他是不比後者的。

難道……你真要逼我出那一招?這可是我留著,在年終會武時使用的手段啊……

感受著藍晴投來的期盼目光,劍客幾欲鬱悶到吐血,藍大小姐啊,您老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可是在藍日道宗內混跡了五年之久,才有了今日的一番成就,傲爽可是才來一個月,實力就和我不相上下,現在可能我尚有把握將之拿下,這若是再過上一段時間,你也不用來找我幫你了。

此次劍客上台,就是因為在經過傲爽兩次測試都打出讓人震撼的成績,從而讓藍晴身後那些精英弟子都不敢出手,他這才為了報當年之恩,選擇幫助藍晴教訓一下傲爽,原本他以為,這個少年就算再強,可也超脫不了自己的掌控,但經過這一番碰撞后他才發現,自己不是有些小看他了,而是事實就是,沒有人能想到他能夠這般妖孽。

將凌殺九重霄內的利劍盡數摧毀之後,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的時間。

此時的傲爽,如同那逆天而上的戰神,一怒殺上九重天,自一團雲海之中,和劍客呈對立之勢虛空懸立著,一道道新添的劍傷,出現在他身體表面各個位置,或大或小,不過憑藉著強橫的肉身強度,傷口內已經長出了新鮮的肉芽。

經過了一個時辰的調息,劍客身體內的那股虛弱之意才略微消失了一些,但臉色還是蒼白不已,顯然使用五道劍招合一的凌殺九重霄,對於他的消耗實在是極大,否則也不用等傲爽將這招毀滅后,兩人在自蒼穹之上對視。

「傲爽,你有大好的前程,並且我和你也沒有什麼過節,我明確地告訴你,今日出手,就是為了還當年一個恩情,我勸你,現在體體面面地認輸,否則一會兒我真出手的話,不小心對你造成什麼傷害,莫要怪我。」

劍客其實並不是一個怕招惹上麻煩的人,否則當年也不敢和其他九名武者爭奪這斷天巨劍了,只不過他對於傲爽的行事風格也深深了解,自己實在沒有必要為了藍晴,招惹上一名潛力如此巨大的存在。

「體體面面?我若真說上一句『我輸了』,那恐怕才會讓我真的顏面無光吧?劍客,我了解你的意思,你是不想和我結仇,雖說我沒有好好研究過你,但聽著他們說的話,我也猜出你今日為何上台而來,全力出手吧,算是一種尊重,和不留遺憾。」

既然劍客都跟自己說這種話了,傲爽也不能再強勢地咄咄逼人,只是唯一讓他感到納悶的是,難道劍客一直沒有發現,從戰鬥開始到現在,不管他想怎麼改變戰鬥節奏,或是通過一些手段來建立優勢,都沒能取到任何效果么?

看來自己所說的話,劍客還真是一句都沒聽進去。

「好,那麼,準備迎接恐怖吧,這是我在一個月前才完成的測試,凌殺十三劍的最後三道劍式合三為一,叫做凌殺戰劍,整整十三把戰劍,所代表的,分別是凌殺十三劍的十三式攻擊,這一招,你若是能抗受住,我認輸。」

說完,劍客那細長的眉頭一凜,右手食指和中指並作劍指,重重地按在了自己的眉心處。

之所以說他這一按十分用力,是因為不僅雙指有些發白,就連整個右手,連帶著整條右臂都是有些顫抖起來,並且就在這種顫動之中,劍客不僅神色越來越蒼白,眉心處,也是被手指生生刻出了一道傷口。

殷紅的血跡,『汩汩』自傷口中流淌而出,隱隱間,竟好似成為了一道利劍的模樣,與此同時,寬厚的斷天巨劍,也是在劍客的身前兀自旋轉起來,透發出一股股兇悍波動的同時,塊塊折射著大片靈芒的劍影,也是隨之出現。

其實劍客這也就是說得好聽,他先前便曾透漏過,這一招若真是施展出來,可能他就真處於一種油燈枯竭的地步了,也就是說,只要傲爽能站到最後,那就是真正的勝利了。

不過再怎麼說,劍客也是一名真正的天才,倒是沒有人去在意這種細節。

並且對於所有人來說,真正讓他們所期待的,是這凌殺戰劍到底強到了何等地步,而傲爽,又有沒有那個實力去相抗衡。 第1029章萬物化雲煙!

劍客的神色每蒼白一分,他眉心處的劍型血印便會增長一分,連帶著,身前處於旋轉狀態中的斷天巨劍內,也會迸發出一陣陣透明的寬大劍芒,這般聲勢,雖不似凌殺九重霄般偌大,可其中那股殺伐的氣息,首當其衝的傲爽,感受的尤為明顯。

「以我血肉,修我戰劍!裁決九天,一往無前!」

一聲暴喝,劍客的右手顫抖地頻率變得更加劇烈,一滴滴精血自眉心內逸散而出,甚至開始向斷天巨劍的劍身上瀰漫而去,除了強招將要出手之外,他還在用自身的力量,強行提升手中巨劍的威能。

而『九天』或許所代表的,正是劍客先前所施展出的凌殺九重霄,這亦是在說明著,凌殺戰劍的威力,是要凌駕於其之上的,而『一往無前』則是表明著劍客的堅定信念,此招一出,便再無回頭之理。

凌殺劍意,不知何時起,又是如同開閘的洪~流般,自天地間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匯聚而來,並且在有著斷天巨劍的增幅之下,傲爽想要用《蒼涼手》對其進行壓制都做不到,哪怕使用裂天血戟都不行,因為他並沒有修鍊過增幅靈器威力的手段。

「嗚嗚……」

天地間,驀然起風了,並且還是無比凜冽的罡風,這股罡風是憑空出現的,確切的說,是因劍客手中斷天巨劍所生,因為就在那大片的罡風之內,逐漸顯化出了一把把巨型長劍的虛影。

整整十三把巨型長劍,約莫有百丈高,劍身更是寬約三十丈,簡直就是斷天巨劍的增大版,表面還刻印著一道道古老滄桑的血跡,而巨劍的虛影剛一出現,蒼穹上的空間便是因為不堪重負而碎裂。

喀嚓!喀嚓!

空間呈現出某種不規則的形狀碎裂開來,虛空亂流的場景隨之出現,在眾弟子的眼中,這才是真正的禁忌景象,因為並沒有多少人,能夠擁有傲爽那等高明的身法,可以無所顧忌地駕馭《詭步》穿梭於其中。

「以吾鮮~血,成絕世戰劍,斬敵首,闢地開天!」

劍客神情肅穆,待得眉心處的劍型血印凝實到一種無以復加的程度之後,雙手猛然合握住了斷天巨劍的劍柄,這一握,彷彿握住了天地間所有人的心弦之上,因為蒼穹上那其餘十三把戰劍,同樣是在一陣鳴顫之中,透發出銳利難當的劍芒。

「凌殺霓虹……凌殺雷霆……凌殺驟雨……凌殺斷空……凌殺劍凝……凌殺劍霄……凌殺劍雲……凌殺戰劍!」

整整十三道劍式的名稱,宛若連珠炮般自劍客的口中吐出,而後眾人便是見到,或是代表著凌殺霓虹、或是代表著凌殺雷霆、驟雨、斷空、劍霄等等不盡相同的劍式,自十三把戰劍內施展而出,劍芒所向,正是站在蒼穹另一側的傲爽。

最強一擊出手后,劍客也是在身形一個不穩之下,徹底癱軟在了斷天巨劍的劍身上,就如他先前所說,此招一出,他便不再有任何的戰鬥能力,不過這一招的攻擊強度,真的是靈王境武者能夠與之相抗的么?

十三把戰劍,猶如十三道自蒼穹之巔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天碑,那天宇崩塌的氣勢,連下方的眾弟子都能感受到,更不要說首當其衝的傲爽了,和凌殺九重霄不同,凌殺戰劍,是真正能夠抹殺肉身到靈魂的大手段。

「太強了!這已經不是劍式和劍勢能夠匹敵的了,凌殺戰劍,恐怕已經達到了尊者級強者手段的層次,它已經觸摸到了天地大勢的邊緣,傲爽能夠接下的概率,無限等同於無啊……」

四方石柱之上,不知是哪名精英弟子說出了這句話。

聞言,周圍眾弟子不由搖頭,在這等攻勢的面前,他們早就被震驚地喪失了一切的思考能力,他居然還能說出話來,這等心智也是不簡單。

「宗主……這……」

望著那將整個天穹都是囊括進去的凌殺戰劍,寶殿之內的長老們也是不由有些擔心,傲爽屬實是個萬年難遇的天才,可他如果真沒能接下這招,進而造成什麼不好的結果,對於整個藍日道宗都是一個損失。

「著什麼急……忘了傲爽此前說過什麼話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萌娃奶爸:嬌寵恐婚妻 雖然藍星這話說的簡單,可長老們心中的擔憂之意還是沒有消失一分一毫,漂亮話誰都會說,縱然在剛剛的一些險境內,傲爽總是能瞬間扭轉乾坤,化險為夷,但凌殺戰劍這一招的攻擊強度,實則已經達到了尊者級強者手段的層次。

與此同時,風雨閣的驚雷尊者也是暗想,不管此戰的結果如何,劍客必須好好栽培一番。

對於一名快要達到高階靈王的武者來說,竟然能夠觸摸到尊者級強者的邊緣,這便是在證明著,他將來必能達到靈尊的境界。

面對著近乎於達到尊者級強者才能擁有的手段,傲爽的心弦也是緊繃了起來,凌殺戰劍的確很強,整整十三把戰劍,代表的還是真正的凌殺十三劍,靈王境武者能夠破解其中一道都是極為不易,更不要說接連摧毀十三道了。

而感受著有些虧空之意的身體,他亦是意識到,這一擊,自己要麼瞬間將之化解,要麼,只能認輸了。

「呼……」

深吸一口氣,傲爽緩緩閉上了雙眼,裂天血戟也被他收入了萬鱷之源內,這種大範圍的攻勢中,血戟能夠發揮出的效用已經微乎其微,但萬千靈法,並沒有什麼是絕對無敵的存在,只是相生相剋,遵循著某種奇異的道和理。

破解凌殺戰劍,傲爽瞬間相出了三種手段。

第一種,便是魔天用來硬漢三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大手段,《困龍拳》的第七式,困龍一出天下驚!

只不過這種手段,傲爽還不曾擁有,所以也只剩下了兩種。

第二種,就是開啟古魔變,進而觸發大魔無量了。

觸發大魔無量后,傲爽的實力會瞬間自一名低階靈王,搖身一變成為高階靈尊,只不過這種手段一旦使用而出,不僅會同時覺醒血脈之力,還會讓自己的神智變得不清醒,要知道這裡可是藍日道宗,指不定會掀起怎樣的波瀾。

況且時隔萬年,囚天古魔一族再度現世,還是太讓人震驚了。

所以,也就剩下第三種手段了……

「傲爽……他怎麼閉上了雙眼?難道是,放棄抵抗了么?」

「也別怪他,畢竟在這種手段的面前,靈王境武者中,幾萬名中能有一人尚可自保?」

絕大多數人,都以為傲爽是放棄了。

可他們似乎並沒有看到,游無魂和君臨意,那微微掀起一絲弧度的嘴角。

嘯雲烈風……化瞳凝眸……萬物始末……間空轉逆……

微微顫動的嘴角中,傲爽一遍又一遍地念叨著晦澀而又拗口的心訣,那些想要看自己笑話的人,以為自己放棄的人,都是不了解自己的人,曾幾何時,自己想過放棄?自己既然敢踏足藍日道宗,便已經做好了應對一切的準備。

劍客強,但比他更強的,自己也與之碰撞過,沒有誰是最強的,只有更強,而自己,就要充當這樣一個角色,打破一切的傳統和老舊,掙脫任何束縛,猶如蒼龍出海般在天地間搖擺,這一世,這狂傲的風采!

「大……風……雲……瞳!」

彷彿醞釀了亘古萬年的歷吼,驟然自傲爽的口中吼出,面對著距離自己只有不及十米的十三把絕世戰劍,傲爽睜開了眼眸,在這一刻,天地靜止,右眼內瞳孔化作一道狂風飛旋,左眼內瞳孔猶如萬重雲層般虛渺厚重。

咻!咻!

伴隨著兩道神芒自傲爽的眼中迸射而出,以他為中心,周圍的空間都開始大面積地破碎開來,那剛剛還強勢無比的十三把絕世戰劍,在此時竟都是直愣愣地杵在原地,似乎是有著什麼莫名的力量,將它們生生鎮壓住一般。

轟!

下一刻,在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響聲中,十三把絕世戰劍之上,驟然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雲和風的力量,本就是天地間極為虛渺的一種力量,但因為雲和風的特殊性,它們的力量幾乎也是爆炸性的,從微風到狂風,從雲朵到雲團,其中所經歷的,正是一種自弱到強的脫變過程。

哐……哐……

一聲聲巨響中,十三把絕世戰劍,這被所有人認為強勢無比的攻凌殺戰劍,劍客的最終手段,竟是在不足十息的時間內便是化作一團團齏粉,破碎的劍芒和晶瑩剔透的劍身,宛若一道道炫彩燦爛的霓虹,折射出五顏六色的靈光。

但這所代表的,卻是一種在實力上的絕對碾壓!

整個山峰之巔的上空,在兩道神芒的衝擊之下,空間都徹底碎裂開來,露出一片片一望無垠的虛空亂流,整個場景猶如那世界末日。

如果說劍客的凌殺戰劍,是一種超越了靈王境武者,達到了尊者級強者手段的劍式,那麼這大風雲瞳,就如同那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大手段,一個衝擊,便足可以讓其片甲不留。

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沒有人,再去詢問,此戰究竟是誰勝,誰笑到了最後,或是發出一聲驚嘆,似乎,已經完全沒有了那個必要。

因為在這雙眼瞳之下,世界萬物,都是化作了過往雲煙!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030章狂傲風采!

整整十三把百丈高的絕世戰劍齊齊毀滅,這種場景,本就不應該在四閣小會上,或是說兩名靈王境武者的碰撞中出現,如今被大風雲瞳的兩道神芒生生碾碎,倒也是給兩人的戰鬥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狂暴無匹的風之力,浩瀚無盡的雲之力,仿若在須彌之間化作了一條條風雲長龍,在一聲聲衝天的龍吟聲內,穿梭於虛空亂流和戰劍之間,在它們的面前,似乎沒有任何事物是安全的,在它們的眼中,只有摧毀。

混亂的場景之中,別說此時的劍客已經處於虛弱到無法做出任何還擊的地步,縱然他處於巔峰狀態就能怎樣?根本由不得他做出任何的舉措,無數道風雲長龍,便已經貫穿了他的身體。

沒有人知道,劍客在此時此刻的感受是怎樣的,只是連他身體周圍那破碎到仿若黑洞般的空間內,或許能夠猜測出一些,並且最讓人眼神震動的是,就連那把無限接近於聖器層次的斷天巨劍,都是在一陣痛苦不已地鳴顫中,有了一分破碎的跡象。

所有人在見到這一幕後,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再沒有人出手救劍客的話,恐怕他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但凡比斗,除了分出高下之外,也有著決出生死之說,兩人的戰鬥打到這般地步,就算他真死在這裡,恐怕也沒人會說什麼。

「呼……」

長噓一口氣,傲爽雙目驟凝,一條條風雲長龍頓時化作無窮無盡的風雲之力,自天空中形成一道道偌大的氣旋,這些氣旋仿若能起到一種過濾的作用,將風雲之力凈化成一縷縷細弱的精純力量,透過眉心處,進入他的識海內,盤踞在識海上方。

可就算傲爽適時的收回了大風雲瞳,但此時的劍客,還是處於碎裂的空間內,在他的身體周圍,完全是一副虛空亂流的景象,也就是說,他還是隨時都有殞命的可能。

鱷相!

勾動起身體中那來源於《大鱷造體訣》內的鱷煞之力,傲爽整個人頓時被一股深灰色的氣息包裹了進去,下一刻,一團團暗綠色的靈芒浮現在右臂上,整條右臂,也是隨之出現了一層鱗甲。

巨鱷斷天臂!

轉瞬的時間后,傲爽的整條右臂便是增長至了幾十丈的長度,同一時間,深紫色的靈漩也是自腳下升騰而下,整個人的身形在驟然消失,達到了《詭步》的第三重境界:步履方寸之後,須彌之間便可跨出數十丈的距離。

「給我出來吧……」

傲爽的聲音內,同樣是充斥著一股虛弱,接連使用大風雲瞳和巨鱷斷天臂,縱然是他,可對於自身的消耗也是極大,尤其是開啟大風雲瞳,消耗更多的還是靈魂之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