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本書裏有些不同,戲劇化了些,後面慢慢就見分曉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環哥兒,到底哪裏不對?我雖然也覺得不大對,卻又覺得沒啥不對啊……”

溫博抓了抓腦袋,看着賈環問道。

賈環看了他一眼,道:“博哥,當年你家也是鎮守黑遼十數年,白山黑水之間,也有不少江湖能人。

你能一次請動兩位武宗隨行麼?”

溫博聞言,連連搖頭道:“開什麼玩笑,我哪能……”

話沒說完,面色一變。

是啊,連他都請不動,傅安憑什麼就能請得動?

而且,還一次請動兩位。

他請來兩位武宗,想幹什麼?

一時間,大帳內衆人的面色都陰沉了下來。

不可掌控的未知,最讓人討厭,和不安……

“環哥兒,那你以爲呢?”

牛奔一邊往臉上擦抹着紫色藥水,一邊問道。

藥水是蛇娘所配,專門消腫活淤。

至於紫色則是賈環的要求,儘可能看起來慘一點打官司好用……

看了眼牛奔愈發“悽慘”的臉型,賈環抽了抽嘴角,然後搖搖頭,道:“我只能猜到,這兩人應該不是傅安所請,至於背後之人到底是哪個……我一時間也猜不出。

那一夥子裏,每個人,都有可能……”

“所謀不小啊……”

秦風啜飲了口茶後,看着賈環道。

賈環點點頭,對衆人道:“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小心謹慎行事。不過,我以爲,不管背後之人是誰,他們的目標都不會是我們,我們值幾個錢?

甚至……那兩個僧道,都未必就是他們的殺手鐗。

否則,也不該這麼早就暴露在衆人眼前。”

牛奔“嗯”了聲,不過隨即又不屑的笑了聲,道:“我也覺得那兩人就是擺設……

他們若真以爲找來兩個武宗,就能爲所欲爲,那我只能說他們太天真了。

此次打圍,出動了御林軍、京營、五城兵馬,還有霸上、藍田兩大營,共計兩萬五千精卒。

除卻五城兵馬那兩千廢物外,其他四營人馬,哪個不是精兵悍將雲集?

只要一百披甲老卒,持大秦戟以軍陣相列,就足以抵住一個武宗的進攻。

更何況,哪個大佬身邊沒有幾十個強弩衛士?明暗哨更是遍佈。

想靠江湖人士成事,嘿!那神京城裏的貴人早就少了一大半!”

秦風點點頭,道:“我也是這樣想的,可以不考慮那兩人。

他們雖然武功高絕,可背後都有一大派人馬和山門。

不管他們敢動哪一個,日後清算起來,

都絕沒有他們的好下場……”

“除非……”

賈環卻忽然接口道:“除非他們背後之人,有必勝的把握,說服了他們,並且給了他們免死金牌。

而這張免死金牌的分量,很高……”

大帳內忽地一靜……

“三爺,前面傳話回來,說聖駕已經到行營三裏外了。”

大帳外,帖木兒甕聲叫道,打破了衆人的沉默。

“呼!”

賈環起身,笑道:“諸位兄長,也不用多想什麼,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我記得有這麼一句話,說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花招都不堪一擊。

這座大營裏有兩萬五千兵卒,除卻御林軍和五城兵馬外,還有一萬八千。

呵呵……

誰敢翻浪,就是!”

這話牛奔就愛聽了,頂着一張紫色的豬頭,豪氣萬分道:“對,誰敢翻浪,讓風哥!”

“哈哈!”

溫博大笑一聲,也跟着附和道:“沒說的,風哥!”

“放屁!”

秦風也站起身,笑罵一聲,道:“少扯淡了,走走走,趕緊去接駕,遲了不是玩笑的。”

……

接駕其實就是一個面子活,正主兒連面都沒露,一羣王公大臣,文勳武貴,就只能巴巴的跟在龍攆之後,護送着龍攆前往聖駕行在。

不少人的面色都有些難堪,或許,看着萬人中的那座龍攆,心中又掀起了洶涌的不能平之氣。

可皇家規矩如此,他們也只能將這股鬱氣憋在心裏,一直護送着隆正帝入了中軍大營。

衆人在一座巨大的繡龍大帳外,恭候了片刻後,才又領到旨意,去旁邊一座大帳內候着,一會兒議事。

這座大帳,算是行在寢宮,內有皇妃隨行伺候,外臣不好入內。

一干王公貴戚們,便在太監的帶路下,去了數十米外的大帳去候着了……

此次打圍,來者衆多。

除卻一些宗親之爵,和少數幾個留守京城鎮守的武勳,比如溫嚴正和施世綸外,其他大部分王公武將,全都來了此地,在大帳內分成兩班而立。

宗室王公一班,外臣武勳一班。

當然,還有一大部分品級不夠格的中低級將軍,並無進大帳的資格,不算他們……

此刻,贏廣、贏禾等人,正滿臉憤恨的跟一些年長王公低聲說着什麼。

幾個親王、郡王們,不時用陰冷的細眸掃向賈環。

而武勳隊伍中,牛奔頂着一張面目全非的恐怖臉龐,也正在被圍着詢問着……

若非牛繼宗那張臉黑的跟鍋一般,唬的牛奔不敢亂來,按劇本他現在其實應該痛哭流涕的控訴纔對……

不過,儘管只是垂頭喪氣的給諸位煞氣騰騰的叔伯們答話,可效果依舊不錯。

傅安和李芳兩人,此刻面色煞白的站在後排隊伍裏。

被那一道道鋒利如刀的眼神掃過後,兩人的雙腿都有些發軟……

兩人心裏都極不是滋味。

他們有什麼辦法?若能選擇,誰願意做這種自絕於武勳將門的事……

但願將來那位貴人能給他們平反……

幸好,沒等那些暴躁的將軍們壓抑不住怒火回頭來揪鬥他們,隆正帝就在蘇培盛和另一位沒見過的老公公的陪同下,走了進來……

身着一身黃金甲的隆正帝,看起來心情挺不錯。

雖然臉上依舊沒有什麼笑容,可也沒有往常的冰寒之氣。

而且,沒等衆人跪下行禮,坐上“帥位”的隆正帝就大手一揮,以在軍營中不便行禮爲由,免了衆人的參拜。

不過,當他的一雙細眸往下一掃,神色微微一怔。

宗室王公那邊似是怨憤之氣四溢,而武勳大將那邊,更是煞氣騰騰。

尤其是……隊伍中間,牛奔頂着那張誇張的“鬼臉”,格外引人注目,還有溫博和秦風臉上也都受了些傷……

隆正帝又掃了眼勳貴前方,面無表情站在那裏的賈環,再想起宗室王公那邊的動靜,心裏冷笑一聲,果然是起風浪了……

不過面上卻不顯,似什麼都沒看到一般,隆正帝朗聲開口道:“我大秦以武立國,至今已過百年。

先祖披荊斬棘,爲大秦打下了萬世太平之基業,使得國內已經承平甲子年餘。

這雖是好事,卻也使得朝野上下尚武之風漸退。

儘管,歷朝歷代,太平盛世,皆是文進武退,但我等卻不敢忘卻大秦立國之本。

百餘年前,中原浩土淪爲異族鐵蹄之牧場。

炎黃百姓,成爲禽獸刀下之魚肉。

太祖高皇帝盡起八千關中子弟,橫掃天下,解黎民於危難,與諸位的先祖一起,打下了這大秦的萬里江山。

但也付出了難以承受的代價。

自太祖高皇帝起,再到諸位每一位的先祖,無不將一腔熱血,灑在了大秦的每一寸土地上。

因此,爾等一定要牢記,絕不能荒廢武備,使得腳下侵泡着祖宗鮮血的土壤,丟失一寸。

否則,爾等就是入了九泉之下,也無顏面對諸位的列祖列宗。

爾等謹記否?”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聽到這般激情澎湃的一番告白,尤其是衆人的先祖也在其中唱過角,衆人豈有不給面子的道理?

齊齊拜下,山呼萬歲!

王公大臣那邊雖然有人面色莫測,卻也不得不跟着大勢跪下。

也有些人心裏揣測,似乎將隆正帝此次打圍的想法摸透了。

以爲隆正帝是想另開蹊徑,以這種方式來定下出兵西域,收復西域萬里江山的策略。

忠順王心中則冷笑一聲,若他這位四哥有這種想法,不免就太可笑了些。

大秦軍方不得干政,這是一條死線。

別看朝堂上那些武勳將士們嗓門一個比一個大,可軍機閣裏的大佬,哪個敢出聲?

國運決策權,從來與軍機閣無緣。

他們只負責軍事。 橙色四葉草 uu看書(wwuknsu)

隆正帝就算拉上他們唱這一齣戲,又有何用?

哼!

隆正帝讓衆人免禮平身後,目光掃視了一圈,看出了一些人臉上的不以爲然之色,卻並沒有在意,他又道:“前漢武帝早年,觀匈奴之患,立下宏圖大志,終有一日,要馬踏龍城,解除大漢邊戎之禍。

只是……

雄偉如武帝,早年也要受困於人,難掌大權……

因此,他便以上林苑爲獵場,打獵行圍,訓練出了千名羽林親衛。

其中,便有衛青、公孫敖等世之名將。

由此可見,打圍之行,絕非荒嬉玩樂之舉。

諸將當以此爲念,重整我大秦武備之風!”

“喏!”

衆將齊應。

而宗室王公那邊,以忠順王爲首的數位王爵,聽到隆正帝的話後,無不彎起嘴角,似笑非笑。

眼神中的嘲諷意味幾乎壓抑不住……

當了二十年泥菩薩的人,竟也敢與武帝相比……

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一個個面相古怪。

只是,他們卻沒有看到,在另一側,賈環幾乎明目張膽的用嘲諷的眼神看着他們……

一羣記吃不記打的蠢貨……

“陛下,兒臣……臣有事起奏!”

大帳內短暫而微妙的寂靜被打破,武直郡王贏時滿臉忿忿之氣的出列,躬身對着隆正帝,語氣委屈不平道。

看着站出來的贏時,隆正帝眼眸一閃,心中蓬然生起了一股怒火。

他沒有想到,那些人竟如此歹毒,居然將他這個已經過繼出去的兒子推出來,當槍使。

該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