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別看小太爺本事不咋地,但裝逼還是很在行的,我伸出左手攬住對方的肩頭,不住的安慰着王麗麗,什麼“沒事兒啊,有我在啊,放心吧”之類的語言一個勁兒的往外丟,其實安慰對方的同時,我也在安慰着自己。

也許是我的安慰起了作用,也許是對方抖得太久了,反正等我停止安慰以後,王麗麗乖乖的趴在我的懷中,跟受傷的小貓遇到主人一樣,異常的聽話。這讓我有了一種莫名的衝動,真想把丫抓過來狠狠的親上一頓,因爲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命活到明天。

待續

無 彈 窗 小 說 網w wwqm s h uc o m 大偉發現我們倆的狀態後,知道是自己說的太多了,給我倆造成了心理上的負擔,於是趕忙補充說明道:“你們倆不用那麼緊張,在一對一的狀況下,我有信心不輸給任何人的。”

大偉的本意是想打消我們倆的顧慮,問題是他的說法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我聽完以後,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剛剛纔說過,後面跟着五六十人呢,誰會傻到跟你一對一單挑”

大偉特糾結的瞪了我一眼,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等到地方以後,你們切記跟在我身後,只有這樣,我纔有能力保護你們。”

“爲什麼啊”我不解的問道,

大偉把車速降了下來,開始給我解釋道:“因爲怕出現這種情況,所以,我們在找你之前,就在某處佈下了一個大型的陣法。 一九八一年 除非知道如何進陣,否則強行通過的話,輕則會被移動到千里之外,重者當場斃命。”

好傢伙,這羣傢伙準備的夠充分的了,連這種事情都提前準備好了,還真是值得信賴的團隊。

反正看車子行進的速度,要是開到佈陣的地方,應該還需要些時間,於是趁着這個空檔我繼續問道:“那楊政和熊雅麗到底都有什麼本事呢”

大偉緩慢的回答道:“賈樹,你入行時間太短,只有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我才能告訴你對方擁有什麼能力,否則就會被視爲對人家的不尊重,你懂了嗎”

好吧,我又學了一招,不過貌似這行的規矩也忒多了,想到這兒,我忽然發現一個更爲重要的問題,“你們是怎麼盯上我的”

大偉一副你可算問到點子上的表情,“但凡去過龍眼山的人,都在我們的調查之列,尤其是你們這種明目張膽去找龍穴的人羣,更是調查的重中之重。賈樹,你知道爲什麼優先選你作爲突破口嗎”

“不知道。”難道小太爺長得帥嗎我驕傲啊

“因爲你昨天晚上靈氣外泄,這纔是最主要的原因”大偉很認真的告訴我最主要的原因。

“我不太懂你說的意思。”因爲我知道這羣人都有靈力,爲毛我的靈力出來以後,就被人家給盯上了呢

“要不怎麼說你入行時間太短呢。你看我身上是靈氣是什麼顏色”大偉衝我問道,

“青色的啊,怎麼了”我不解的反問對方,

“你的又是什麼顏色”對方循序漸進的問道,

“金色的啊”我如實的回答道,

“那不就結了,一個具備金色靈氣的傢伙,而且靈氣還爆發了出來,又去龍眼山尋找龍穴去了,咱倆要是換位思考的話,你會優先選擇誰呢”大偉的說法很有趣,居然讓我換位思考,不過我想來想去,還真是會選自己。

“金色的靈氣到底意味着什麼”我依舊對自身的靈氣充滿疑惑。

“你自己去體會吧。”大偉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讓我自己去體驗,這讓我更加糾結了。

咱倆這邊正說話呢,就看到王麗麗忽然掙扎着坐了起來,隨後我驚恐的發現丫的瞳孔居然開始放大,嘴角淌出哈喇子,這尼瑪難道是要犯羊癲瘋嗎

“王麗麗,你怎麼了”我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對方的口水,並不停的搖動對方的身體,打算藉此喚醒對方。

“賈樹,快開天眼”大偉邊喊邊一個急剎車,車子則硬生生的停在了馬路的中央。

“怎麼。”我的了字還沒說出來,脖子就被王麗麗的雙手死死的掐住了。尼瑪沒看出來,這丫頭的手勁兒這麼大,我感覺對方要是再大力一些,我直接就能背過氣去。

停下車子以後,大偉快速的將身體轉身來,然後用他那雙蒲扇大的雙手掐住王麗麗的雙手,那真是硬給掰開的。不過王麗麗就跟中邪了一樣,雙手被掰開以後,居然還打算用嘴來咬我,要不是我推着對方的胸脯,估計丫一口下去,能在我脖子上咬下一塊兒肉來。

“咳。咳”我邊推着王麗麗的胸脯邊劇烈的咳嗽着,眼睛無助的看着大偉,希望對方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爲毛剛剛還好好的一大美妞兒,這會兒卻打算要了我的性命爲什麼大偉讓我馬上開天眼

“賈樹,趕緊開天眼啊”大偉吃力的掰着王麗麗的雙手,而且我能明顯的聽到“嘎巴巴”的聲音,那是王麗麗的骨頭髮出來的,這尼瑪是要鬧哪般啊

“我不會啊”我大聲的衝大偉喊道,這貨聽完好懸沒氣暈過去。

“賈樹,你仔細看這丫頭的後脖子,能看到三根淺綠色的線嗎”大偉衝我大聲的喊道,

“看不到”我實話實說道,

“你集中精神,認真看”大偉有些着急的喊道,

“還是看不到。”我特麼就差沒把眼珠子瞪出來了,可問題看不到就是看不到。

就在咱倆一籌莫展的時候,車門猛然間被人拉開,我還沒看清是誰進來呢,就看到一道紅光閃過,隨後王麗麗腦袋一低,渾身癱軟的趴了下來。

再看車門外面,熊雅麗一臉怒氣的站在那裏,半晌兒沒有說話。

“後面的車隊裏有會使用皮影術的人”大偉鬆開掐着王麗麗的雙手,憤怒的說道。

“趕緊開車”熊雅麗直接跳上我們的車內,並催促大偉快走。

將手放到王麗麗的鼻子下面,感覺對方還有呼吸,我總算是送了口氣,不過隨後我馬上問道:“什麼叫皮影術”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熊雅麗糾結的嘟囔着,繼而朝大偉問道:“你確定他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嗎”

“我確定不過他入行時間太短,你就給他講一講什麼叫皮影術吧。”聽得出來,大偉的語氣很無奈,尼瑪,你們也不想想,我要是什麼都會,至於被你們劫持走嘛

熊雅麗白了大偉一眼,然後極不耐煩的衝我說道:“皮影戲知道嗎”“知道”“那不就結了。”

我次奧,什麼叫那不就結了你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幸虧你沒去當老師,否則就你丫這教學方式,學生估計都得考零蛋,回家個頂個得吃“竹筍燉肉”

“好好說,別帶情緒”大偉關鍵時候還是很向着我滴。

“知道啦”熊雅麗非常的不耐煩,隨後對我說道:“皮影術跟湘西趕屍術一樣,是一門非常古老的法術。但與湘西趕屍不同的是,湘西趕屍控制的是死人,而皮影術不單單能控制死人,也能夠控制活人,可以說,皮影術是湘西趕屍術的升級版,就是這樣”

待續

無 彈 窗 小 說 網w wwqm s h uc o m 聽人家熊雅麗剛剛話裏話外那意思,應該是特不待見我,我還是省省吐沫吧,不過嘴是閒下來了,手可別閒下來啊,於是我將昏迷不醒的王麗麗的腦袋扶到自己的肩膀處,撫弄着丫的秀髮,與此同時,我跟熊雅麗倆大眼瞪小眼的對視着,看誰的眼睛更大。

車子大概開了能有四十多分鐘,我都不知道最後停的地方是哪兒,反正應該是沒出遼陽市,大概是在某處城鄉結合部的荒地上,周圍黑乎乎的,貌似還有幾座山,因爲天色太暗,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幾座。

到地方以後,大偉先是下車並將後座上的王麗麗扛在肩上,看樣子應該是怕對方將王麗麗扣爲人質,藉以來要挾我,隨後在楊政的帶領下,我們一行五人開始往荒地的深處走去。

說是陣法,不如說擺了一地奇形怪狀的石頭,至少我是這麼認爲的,因爲我就感覺在石頭中穿來穿去,時不時的還有幾塊骨頭什麼的,看骨頭的形狀,有些接近牛骨。

一直往荒地裏面走了能有二十多分鐘,我們終於來到的此陣的中央,楊政先是讓我們等在原地,隨後一個人四下裏來回的查看了一番,回來以後,這貨的手中多了一團紅色的線團和六根銀色的鐵桿兒,看樣子應該是提前準備好了埋在周圍地裏的,此刻需要纔將這些物價兒取了出來。

超級紅包神仙群 他先是將三根鐵桿兒插入土中,我從不遠處看去,應該是圍成了個正三角形,然後楊政讓我們幾個人站到正三角形的中間,隨後開始圍着那三根鐵桿兒一圈又一圈的繞起紅線,繞了一會,他又插了三根鐵桿兒在地上,隨後,他本人一貓腰也進入剛剛繞過紅線的正三角形內,並安排大偉從裏面開始給後插的鐵桿兒繞紅繩。

這貨還挺聰明,否則以他那一米六多的身高,要想夠到外面的鐵桿,還真是一件兒難事兒,不過這活兒交給大偉就太輕鬆了,一會兒的工夫,大偉就將餘下的紅線全部纏繞完畢。

等一切準備就緒以後,我才發現此時的自己身處在一個正六芒星的中央,楊政讓我們不要大聲喧譁,自己則開始嘟嘟囔囔的念起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語言。

就在丫還沒唸完呢,我就發現那個叫華蓮的妖僧,帶着餘下的九個和尚都特麼來到了陣法的中央。

“別念了。”大偉拍了拍楊政的肩膀,對方睜開眼睛先是生氣的望着大偉,可當發現那幾個妖僧的時候,楊政也是大吃一驚。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楊政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對方先是一陣冷笑,隨後說道:“現在場地夠大了,你們這幾個賞金行者是不是打算與我們頑抗到底呢”

對方並沒有正面的回答楊政的問題,而是非常囂張的問他們要我。

聽到這話以後,大偉先是將王麗麗交到我的手中,然後大聲說道:“在中國的土地上,你們這些妖僧還打算猖狂到何時”

熊雅麗也將披着的風衣抖掉,擺開架勢,楊政則依舊是一副紳士的派頭,不過我發現丫手中的柺棍已經插入到六芒星的中央,瞧這架勢,這幾個人是打算會一會面前的這些個日本妖僧了。

“看樣子你們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罰酒啦。”那個蓄髮的妖僧衝我們喊了一句,我感覺一場大戰近在眼前。

“賈樹,一會兒開戰的時候,你跟這個女人別出這個圈兒。”就在妖僧花蓮說話的空隙,熊雅麗小聲的衝我說道。

“他們會變身成野獸,你們小心點。”我感覺既然成爲隊友,至少要將自己所知道的信息與大家分享。

不過當我說完的時候,這三個人居然用一種特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尼瑪,沒見過這麼帥的爺們啊,看什麼看,於是我瞪大了眼睛,一個一個的看回去。

大偉只是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楊政應該是話到嘴邊卻嚥了回去,只要熊雅麗用一種很低沉的語調說道:“你還真夠奇怪的,最基礎的東西你都不知道,偏偏知道的都是那些很隱祕的事情”

“別分心啦,一會兒大偉對付花蓮,你我負責餘下的妖僧,千萬小心。”楊政此刻給三人分配下任務,看樣子這人官癮挺大啊。

“千萬別等他們幻化成妖物。”大偉謹慎的提醒着餘下二人。

“遺言都交代完了嗎。”華蓮相當傲慢的問道,這尼瑪給我氣的,回想起東山發生的經過,我就頓足捶胸啊,要不是小太爺的靈氣被邋遢道人給壓制住了,我一想就能幹死你,而且你們要是站在一條線上,小太爺有把握一次就給你們串成糖葫蘆。

想歸想,可回到現實裏,我特麼跟這羣人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面上,所以,我還是乖乖的守着王麗麗,看眼前這些怪物們廝殺好了。

妖僧華蓮的話剛說完,熊雅麗等三人幾乎是同時衝了出去,不過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在衝鋒的途中,大偉應該是有意的降低了自己的速度,讓餘下二人領先自己殺入敵人中間。

再看熊雅麗的靈氣開始聚集在指尖,形成兩柄紅色的靈刃,直插對方的心臟,而楊政則是先將自己的禮帽丟向一名妖僧,自己隨後將上衣口袋裏的懷錶掏了出來,就見這貨一壓懷錶,整個人憑空消失在我的眼前,這尼瑪跟變戲法似的,當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我這兒正緊張呢,就感覺手疼,仔細一看,原來是王麗麗醒了過來,此刻正握着我的手,全神貫注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就這一分神兒的工夫,耳中就聽到一聲慘叫,順着聲音望去,就看到一個東密妖僧的腦袋與身體分了家,而丫的身前站着的不是旁人,正是剛剛從我眼前消失的楊政。

此刻,這貨聚精會神的盯着左手掐着的那塊懷錶,而右手不知何時多出來一柄短劍,說這劍短,是因爲算上把手也就四十多釐米,比普通的匕首長,卻又比正常的寶劍短。

隨後又是一聲慘叫,就見熊雅麗靈氣化爲的紅刃深深的刺進了另一側一個妖僧的心臟,但那個妖僧也不是白給的,對方的金剛杵也同樣刺進了熊雅麗的心臟。

“啊。”王麗麗先是驚呼了出來,隨後用空閒的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引起對方的注意。

我倒是沒有叫出聲來,這心中也是驚慌失措,這尼瑪剛開始就掛了一個,後面還有那麼多敵人,這可怎麼打啊。

不過讓我意想不到的的事情發生了,就見那名被熊雅麗刺死的妖僧,開始緩慢倒下的時候,熊雅麗居然猛然間再次衝了出去,手中紅色的靈刃再次刺向身旁的另外一名妖僧,這尼瑪到底發生什麼了,我怎麼看不懂了呢。

待續 當熊雅麗轉身的時候我才發現,在她被刺破的衣服裏面,有一快明晃晃的物件兒,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護心鏡,猜是胸罩的讀者都去拿大頂十分鐘這尼瑪熊雅麗的運氣也太好了,連這種最古老的防護措施都能被她想到,高手啊

隨後就聽到“噗噗”兩聲,只見熊雅麗身邊的那個妖僧,以及被大偉的鐵拳擊中的華蓮,全部瞬間燃燒起來,彷彿紙人一般,這尼瑪也太詭異了吧。

“式鬼,撤”大偉拳頭都未收回就大喊一聲,隨後三人快速的往我所在的六芒星奔來。

“現在想跑晚啦”我忽然發現這個聲音是在我身後傳過來的,回頭一看,華蓮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在我身後的位置,只不過沒有進入到六芒星內。

在這裏解釋一下式鬼,當然,我也是從邋遢道人那聽來的,式鬼是中國道術的一個祕法傳承,起源於東漢末年有道家野史記載,不過這個傳承已經在華夏大地滅亡多年了,反倒在日本被髮揚光大起來。甚至連一些修爲較高的忍者,都會使用該項祕術。

具體的就是邊唸咒語邊在某個物件兒上面書寫咒言,物件兒可以是紙張,也可以是石頭、木頭等物體。

被書寫的物件兒在咒語的影響下,幻化成爲施咒者的樣子,並可以對其他的人進行偵查、攻擊、防禦等等。此術最大的優點就是式鬼被殺死後,對施咒者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只要對方的本體不被殺死,而且靈氣足夠的情況下,可以產生無數的式鬼來進攻他人,不過缺點則是產生的式鬼越多,殺傷力越小。因此花蓮只發動了幾隻式鬼而已,目的就是讓這些式鬼擁有更加強大的攻擊力。

所以,當大偉發覺面對的某些妖僧只是式鬼的時候,馬上讓大家退回六芒星內,省的白白浪費力氣。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當他們開始後撤的時候,剛剛那些處於防禦狀態的妖僧則開始行動起來。

首先是三名妖僧手持金剛杵追了上去,餘下的兩名妖僧則擋在剩餘妖僧的面前。再看剩下的四名妖僧則開始幻化成爲妖物,跟我在東山所遇到的那些妖僧不同的是,這次的四個妖僧幻化的過程非常快,等大偉等人再想調轉回頭的時候,人家已經幻化爲妖獸了。

直到此刻,我終於知道華蓮所率領的這羣妖僧,是如何順利的進入到楊政所佈下的大陣中來的了。因爲我聽邋遢道人講述馬歸元曾經利用青煙來追蹤青龍等人,那麼華蓮完全可以利用幻化成小鳥的式鬼跟在我們的身後,這樣就可以非常輕鬆的進來了。

可我們知道的太晚了,當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身陷敵陣,難以脫身。

攻擊我方這三人的永遠是那四隻妖獸,而我們這邊一動手,那些式鬼就會跳出來當盾牌,而且這羣和尚配合得那是相當的默契,說天衣無縫有些誇張,但至少做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

要知道每次打倒一隻式鬼,就會憑空的出現另一隻,打倒兩隻,就再出現兩隻,生生不息,循環往復。受傷的永遠是式鬼,這樣下去,我們這邊戰敗不過是早晚的事兒,要知道靈力是有限的。

華蓮自打出現在我身後,就一直沒有加入到戰局當中,可能是不屑,也可能是防備我偷偷溜走。不過這也正好減輕了熊雅麗等三人的壓力,如果這傢伙再加入進去,恐怕戰場就會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來。

即便是這樣,我方的三人也處在下風。然而,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慢慢的總結出來這三個人的能力都是什麼了。

先說大偉,他對我說自己的能力是玄武術,經過觀察我發現,所謂的玄武術就是將自己的靈力具化在身體外面,形成一層堅硬的保護層,其硬化的程度差不多可以達到刀槍不入的地步。

此刻的大偉,身外被一層青色的靈氣所覆蓋,而且此刻的靈氣則具化成爲一尊神像,是哪路的神仙我說不好,但絕對是佛像的樣子,有些類似金剛羅漢。

每當對方的金剛杵或者爪子獠牙觸碰到他身體的時候,那個部位靈力的顏色就會變深,使得對方的攻擊變得無力。可即便是這樣,大偉的後背以及右臂還是出現了幾道傷口,畢竟他體型過於巨大,當太多的兇器觸碰到他身體的時候,他只能選擇保護最重要的部位,這就是造成他受傷的最主要原因。

再說熊雅麗,此刻她身後揹着的東東開始顯露出來,尼瑪居然是九天玄女娘娘。因爲邋遢道人給我的古書上面,畫有這些神仙的圖樣,因此分辨起來並不困難。

但要說到能力的話,我還真是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例如:她正跟面前的某個式鬼過招呢。一隻妖獸從她的身後偷襲,眼瞅着就要咬到她的手臂了,這貨居然可以不用回頭,直接就能避開對方的攻擊,但卻沒做任何有效的反擊,依舊與眼前的式鬼纏鬥。

接連好多次都是這樣,貌似她根本不知道被偷襲的方位在哪兒,卻總是能在最後關頭化險爲夷,這尼瑪算是什麼能力

而楊政打得就不那麼輕鬆了。雖然他的能力是瞬移,可尼瑪居然需要冷卻時間,不能連續使用,這個可太坑爹了。他每次打算移動自己活着對方之前,都要與眼前的式鬼或者妖僧打上一分鐘左右,時間一到,他才能夠瞬移到某個妖僧的死角進行攻擊。

可這貨別看裝得挺像那麼回事兒,但論到格鬥能力,當真不行。每次出現就是偷襲,一旦失手立刻就往大偉那邊逃,除非是無路可逃的情況下,他纔會跟對方打那麼幾下,然後繼續瞬移消失。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三個人裏面,就數楊政的能力最牛逼,同時,也就數丫的進攻最無力。因爲打到現在至少能有五分鐘了,光看這貨偷襲失敗後逃跑和捱打了,根本就沒看到丫有效的組織過進攻。長此以往,這貨絕對第一個被人家幹掉。

我這兒正擔心呢,就看到楊政先是消失,隨後身體從某隻妖獸的上空落下,短劍直插對方的腦袋,可身體還停留在半空的時候,就被一隻式鬼飛起一腳給踢出去老遠。

當楊政剛剛爬起來準備往大偉那邊逃跑的時候,他握着短劍的右手被追過來的妖獸一口咬住,隨後那隻妖獸上下頜一用力,耳中就聽“撕拉”一聲,楊政的右手連着胳膊被妖獸整個給撕扯了下來,空氣中到處瀰漫着血腥的味道。

待續 楊政強忍着劇痛,將左手的懷錶按了下去,緊接着對方的身體出現在六芒星的裏面。我趕忙將對方扶住,並用手死死的掐住對方的傷口。

此時的楊政就跟個血人一樣,被撕開的傷口處涌出大量的鮮血,我顧不上想其他的,將自己的珊瑚絨睡衣脫下,並胡亂的塞在對方的傷口上,打算先用衣服替對方止血。

“不不用了。等下我先送你們倆送你們倆出去,記得躲起來,不要被他們找到。”楊政推開我的手,強忍着劇痛結巴着衝我說道,此時的楊政腰板挺得背兒直,依舊保持着紳士的做派。

忽然我看到了王麗麗穿着的那雙繫帶的小牛皮靴。“趕快把鞋帶解下來。”我衝王麗麗大喊道。

對方現在都看傻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跟楊政,半晌兒沒動地方。

“別楞着啦,趕緊解開啊”要不是扶着楊政,我特麼能親自衝上去替丫解開了。

“哦,哦,好的”對方被我連續催促了兩遍才緩過神來,於是趕忙彎下腰開始解自己的鞋帶。

“你們倆趕緊過來。”看樣子楊政是打算將我們倆給送到外面某個安全的地方去。

“你特麼別說話了。”我不理對方的要求,繼續將手中的睡衣摁在對方的傷口處,可問題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鮮血還是不停的透過睡衣往外流。

要不怎麼說買東西還得買貴的,關鍵時候還真有作用。王麗麗幾下就將皮靴上裝飾用的鞋帶拽了下來,並遞到我的手中。

接過鞋帶,我將睡衣搭在自己的肩上,隨後找到出血的地方的血管,由於很滑,用手掐了幾次,總算是掐住了那根血管,但此刻我卻發現自己剩下的那隻手無論如何也不能替楊政止血了。

“過來,搭把手。”我衝身邊的王麗麗大聲的說道,尼瑪這丫頭真是一點兒眼力見都沒有。

“我我我不敢。”這貨憋了半天,居然憋出這麼一句話來,次奧

“要麼幫我把他的血管繫上,要麼就等着他失血過多而亡。”我給王麗麗兩個選擇。

看她還再猶豫,我着急的高聲喊道:“別特麼墨跡了,趕緊動手吧。”

人啊,都需要在最難抉擇的時候被人高聲棒喝,不論他潛意識裏是如何想的,只要在那種情況下有人敢於帶領他往前走,絕大多數的人類都會盲目的遵從對方的決定,這個辦法百試百靈,屢試不爽

再看王麗麗顫巍巍的拿着鞋帶,強忍着恐懼和噁心的感覺,開始用鞋帶將楊政右臂上的主動脈系死。

連續系死了兩個出血量比較大的血管後,楊政胳膊的流血量明顯的減少了下來,可依舊有少量的毛細血管在往出滲血。

我四下看了一圈,也沒看到什麼可以利用的物件兒。忽然眼神靜止在王麗麗的身上。 嬌妻嫁到之訓夫有道 好吧,該着你今天倒黴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