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蛟座仁話音剛落,殿中的領主們紛紛回頭,更有脾氣暴躁者發出一聲怒吼:「來者何人?!怎敢與我們獸王如此說話!」

而高台上身材魁梧之人,仍安靜的端坐在寶座上,皺著眉頭打量著眼前三人,能化成人形的獸族在萬獸林中並不多見,可自己卻沒有見過眼前這幾人

「豹領主,稍安勿躁,本王倒奇怪這三人到底為何一來就對本王如此的不客氣!」高台上之人手掌托著下巴,饒有興趣的對著蛟座仁說道。

「你小子,臭嘚瑟個沒完了是吧,還不起來?我問你是哪家的熊孩子,坐著我的位置!」蛟座仁看在場的自己一個都不認識,一時間還懷疑是自己走錯了地方,但那椅子絕對錯不了,那是自己嘔心瀝血才做成的!

「放肆!我們獸王乃是泰坦巨猿長老的長子!豈是你能胡言亂語的!」場上各個領主看眼前之人這麼狂妄,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個個的就要衝上前去制住蛟座仁。

泰坦巨猿也並沒有阻止,一度的忍讓實在有損獸王的尊嚴。

「嘿!還敢動手!」蛟座仁樂了,一腳向前踏出,掀起一陣巨浪,場中領主紛紛被巨浪颳得站不直身子

蛟座仁也直接瞬間揮掌,對著空氣連揮數掌,把場中領主都打的倒飛出去,而這些領主被打的位置,無一例外都是屁股。

此時高台上的人終於坐不住了

「看來是來者不善了!看來是該給你些教訓了!」說著,高台上的人身體瞬間股大起來,身上還隱隱透出了一個虎紋巨猿的虛影

「還臭嘚瑟!猴子家的長子?那猴子孩子都這麼大了啊?」蛟座仁也明白過來,果然是友人家的子嗣,可當著陸白,這個人他是丟不起的

看高台上之人打算動手,蛟座仁可急了,這讓陸白看見自己晚輩對自己動手,這不直接難了看!

纏綿-強歡成性 慌忙之間蛟座仁也不打算解釋了,還是先把這小子制住來的快!

蛟座仁瞬間一個箭步躍上高台,不管這個友人家子弟的詫異,就一把扇散了他氣勢凝聚的虛影把這人擼到了懷裡

「猿壯他兒子是吧!你爹沒跟你提過你蛟大爺嘛?還想動手!該打!」

說著蛟座仁一巴掌一巴掌朝著友人孩子的屁股上扇去,手一觸碰到這人屁股上時,蛟座仁一下來了樂

這小子!家庭環境不錯啊!

叫做人甚至覺得屁股是這小子防禦力最強的地方

看他剛才在台上人模狗樣的,原來屁股上都被老猿教育的生生進化了一層厚繭

「蛟大爺?是虎子聽叔叔伯伯們常常提起的蛟王大爺嗎?」猿虎被叫做人折騰的臉通紅,可這個正扇著自己屁股的青年模樣的人卻是一口說出了自己父親的本名,還輕易的壓制住了自己,

十有八九眼前這位真真就是那位已經消失了三百餘年的蛟王了……

「不是我還是誰,不過你小子真挺沒規矩的,你老子的座不就擺在旁邊嗎,偏偏坐這兒,不知道這兒是獸王才能坐的嗎」叫做人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沒好氣的說道,當初自己打造這寶座可是沒少費力氣

猿虎終於能站起來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土,有些無奈道:「大爺…這我當然知道了…猿虎也不是那沒規矩的人,可是您已經閉關了三百多年了…六個長老中的土鼠長老現在都垂垂老矣躺床上幾十年了,萬獸林這麼大份產業也不能這麼久都沒有獸王啊!所以…」

「所以?」叫做人聽自己已經離開這麼久了,連當初老跟在自己屁股後面混肉的鼠王都差點沒等到自己,一時有些失神

「所以…大家就推舉我為新的代理獸王了…」猿虎小心翼翼道,怕叫做人當場翻臉,急忙又道:「大爺,這次選舉我們是絕對的民主,都是萬獸林各位一票一票投出來的,而且我的母親您也認識,是紫虎長老,雖然在您面前我毫無抵抗之力,可我絕對是有一點能力的…」

猿虎說的有些心虛,畢竟自己剛剛被摁在地上打屁股,現在再說自己其實有些能力,確實是沒那麼大的臉

「這樣啊…原來你媽是虎小妞啊…那你防禦力這麼驚人我就理解了…」叫做人玩味的笑道,看的猿虎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獸王嘛,當就當了吧,也不是個好買賣!」叫做人隨意道,說著又指著陸白兄弟二人:「不過這兩位可是我的好兄弟,也就是咱們萬獸林的貴客,切不可失了禮數」

「自然自然,不知這兩位怎麼稱呼呢?」

「吾叫陸寶食,還有吾的兄長,陸白!」寶食跳了出來

「陸兄…」猿虎看著陸白,卻始終感應不到獸族的氣息,有些詫異的試探道:「猿某還真是孤陋寡聞了,不僅不知寶食兄弟是什麼種族,連陸白兄弟也感覺不出什麼獸族的氣息呢…」

「這個…誤會了…不瞞你說,其實我是人類…」陸白摸了摸頭,不好意思道

「人族?!人族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猿虎聞言有些失控,言語里有些許不善,要知道人族獸族之間自古以來就是不能共處,在上次人獸大戰後更是沒有人族膽敢踏足萬獸林

他們都知道獸族的強大實力而且,以及對人族的敵視!

陸白都被猿虎嚇退了一步

「這孩子!剛跟你說什麼忘了嗎!」叫做人一巴掌打在猿虎對腦袋上,氣憤道:「人族是人族!陸兄弟是陸兄弟,你還獸王呢,怎麼也能這老觀念!況且陸兄弟年紀不大也是深受同族對迫害……」

叫做人這一巴掌一下把猿虎打清醒了,猿虎明白過來是自己唐突了,不管陸白是不是人族,首先他是叫做人帶回的客人,自己這麼做實在是有失風度

「啊,是猿某唐突了,待有機會猿某一定好好補償一下陸兄弟!」明白過來的猿虎真誠道,可以看出他對自己剛剛對冒犯確實是充滿了歉意

「沒事的沒事的…陸白也是年紀小什麼也不懂…猿大哥不要太在意!」陸白急忙道,他想不到猿虎竟然也是如此的客氣,這是他在原來沒有感受過的

「吾可是聽到了,你就是頂了小蛟的現任獸王?你說要補償一下陸白可不能就說說,比如,現在吾就有些餓了!」

寶食看猿虎也是好欺負,一下抖了起來,感覺他從這環境里真是如魚得水

「呃…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猿某這就安排諸位!」猿虎聽寶食如此對自己說話竟然沒有一點不適,面對寶食他竟然有種天然的想要呵護的感覺……

不過…小蛟…是稱呼的蛟大爺嗎…

看來蛟大爺與二人的關係並不簡單…可是咱也不敢多問啊!

叫做人看著猿虎很上道,滿意的點了點頭,剛想說些什麼,大殿外卻又飛馳來一道人影

「哪個不長眼的敢來獸王宮作亂!」一道粗獷的吼聲比人先至… 一個龐大的青灰色身影從大殿外呼嘯而來,轉瞬就來到了眾人的眼前

來人不像猿虎那般完全看不出獸族痕迹,而是很大程度的保留了獸族的特點,青灰色皮膚上透著點點青色的熒光,而他龐大的身軀和長相也讓人一眼就看出,他巨猿的身份

「呃…」陸白輕咽了口唾沫,他分明從來人身上感受到了不亞於路震空的氣息……

可不等陸白接著震驚,這股懾人的氣息一下乾脆的消失了

「大哥!你終於回來了,多少年了啊!多少年了啊!可等死俺了!你怎捨得這麼久不回來啊,小鼠前一陣還念叨著快等不到您了啊!」

來人正是獸王猿虎的父親,猿壯,不等蛟座仁解釋就一眼認出了他的大哥,眼淚瞬間就止不住了,也不管當著自己兒子的面了,眼淚嘩嘩的往地上打

「對了!俺還沒恭喜大哥得以化作人形,功力再上一層!大哥!你回來了怎麼不告訴我們呢!」猿壯用手把眼淚一擦,還是有些哽咽道

「唉…你這老小子…都五百多歲的老傢伙了,兒子都這麼大了,眼窩子還這麼淺…」蛟座仁看到老兄弟這樣,鋼鐵般豎立的頭髮中還摻雜著不少白絲,也是十分感傷

頓了頓又道:「我也沒想到自己這一閉關就是三百餘年…根本沒有任何感覺…虧得是陸白兄弟來到,我才得以蘇醒過來,不然我真是回來的太晚太晚了!」

「陸白兄弟?」猿壯看了看自己身邊的陸白,這個毫不起眼的小傢伙,自己剛剛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些難以置信對著陸白道:「這個人族的小夥子嗎?咦?這白色的小狗…感覺…有點意思啊…」

「吾名寶食!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吾的血脈高貴,才不是小狗」寶食一聽有些不樂意了,昂著頭對猿壯說道

「竟然還能開口說話…!」猿壯又被驚到了…大哥就是大哥,帶來的朋友都不是凡人

「咳…猴子,不得無理,他們兄弟二人是對我十分重要的人,是我的好兄弟!是我們萬獸林的貴客!」蛟座仁看猿壯有些莽撞,怕他又說出什麼有失禮數的話來

「好兄弟…好吧!既然是大哥你的兄弟,那也是俺老猿的兄弟,俺對寶食兄弟也是喜歡的緊呢」猿壯也不扭捏,

可被這麼個粗人說喜歡,還真是讓寶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

片刻之後,寶食可等不急聽這倆老兄弟敘舊了,摸了摸自己咕嚕著的肚子,嗷嗷的吆喝著要吃飯

「瞧我這腦子,忘了你們還餓著肚子了,不過寶食啊,能不能稍等片刻,我許久未回來了,還沒有通知我那些老弟兄,給我一點時間告知一下他們」蛟座仁一拍腦袋,帶著歉意道

寶食聽后還有些不樂意,剛想張嘴,但是被陸白一把摁住,陸白急忙道:

「沒事的小蛟,你的兄弟們等了你這麼多年了,理應先去感知他們一下!」

「不礙事!我去去就來!」蛟座仁說著騰空而起,躍向了雲端

騰空后的蛟座仁化出了原形——一條巨大的墨色蛟龍覆蓋了整片上空,身上隱隱散發著細微的金黃,龍爪鋒利無比還有祥雲環繞,頭頂還有兩點突起…

化形完成後的蛟座仁天藍色的眼睛微微一閉,深吸了一口氣,仰天長嘯一聲:吼!

陸白相隔這麼遠竟然被震的有些失神,而他身邊的猿壯看到蛟座仁化形的樣子又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大哥…回來了!

猿壯擦了擦臉上的眼淚,也瞬間化作了原形—一頭巨大的泰坦巨猿,身上纏繞著土黃色的光芒,黑猩猩模樣卻好像覆蓋著堅硬的岩石

轟!轟!

好像是響應蛟座仁一樣,化出原形比獸王殿還要高大的猿壯重重的用雙拳轟擊著自己的胸口,發出了震天的聲響,也張開自己巨口,漏出鋒利的獠牙大吼起來!

懂的人自然懂……

此時在萬獸林的四個角落陸續傳來了相應的吼聲…

……

在一片大湖旁邊,一個鶴髮童顏小老頭,看著遠處天上的蛟座仁,眼裡泛著淚光,嘴裡好像嘟囔著些什麼…化成了與這大湖一般大小的巨大烏龜,身上散發著瑩瑩的綠光,也朝著天空中吼叫起來

但這隻巨龜的吼叫…怎麼聽著有些肉疼的感覺

……

在離獸王宮不遠處的一個奢華行宮中,一位美婦正為自己丈夫干正事兒干到一半離開抱怨著,忽然聽到了蛟座仁的吼聲,趕緊從行宮中跑了出來,獃獃的望著天空中的蛟座仁

「…大哥…終於回來了嗎…」美婦輕掩著嘴呢喃著,身上也蹭蹭的冒出了紫色的毛髮,轉眼已經變成了一頭紫色的巨虎,身上纏繞著紫色的雷電,啪啪作響

吼!虎嘯山林,巨虎也對著天空吼叫了起來

……

在一處盆地中,一位壯碩的中年男子正埋頭一拳一拳轟擊著面前的峭壁,這時,蛟座仁的吼叫聲傳了過來

中年男子一真失神,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以為是自己幻聽了,抬頭一看,卻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盤旋在天空中的蛟座仁

呼!男子激動的從鼻孔中冒出了一團熱氣,緊接著化身為一頭紅色巨牛,身上流淌著岩漿模樣的靈氣,一頭撞向了眼前的峭壁

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大片峭壁被撞擊到粉碎,整個盆地也好像肉眼可見的擴大了幾分

哞!

巨牛也用力的朝著天空中吼了起來!

……

在萬獸林與死海的交匯處,一隻大到驚人的老鷹在不斷的從死海上空與萬獸林上空來回盤旋,每當他在死海上空探索,身上棕色靈力消耗殆盡,堅持不住就要下落的時候,就會飛回萬獸林上空喘一口氣……

當蛟座仁的吼叫聲傳了過來時,剛剛還氣勢雄偉,與死海抗爭不露怯色的巨鷹,居然一下脫力了一般…

「大哥…我想在沒有你的日子裡偷偷的變強…可只有走上這條路…才真正知道年幼時你拚命變強獨自護佑著我們過的有多苦…」這個萬獸林中數一數二的強者巨鷹,此時竟哭的像個受委屈的孩子

自己從沒想過沒有大哥自己會怎樣,但大哥離開了這麼多年,自己一直欺騙著自己大哥馬上就會回來了,那個護佑著大家的大哥馬上就要回來了

久而久之,巨鷹自己都麻木了…他知道,自己一旦意識到大哥有可能不會再回來了,自己就會撐不下去…

可此時此刻…蛟座仁的吼聲…真切的傳到了自己的耳朵里,他終於也拚命的嚎叫起來!

叫著自己這些年的思念,叫著自己這些年的委屈……

……

此時,在鼠族的部落中心,他們的鼠王安靜的躺在床上,聽到了屋外傳來的蛟座仁的吼叫

鼠王費力的想撐起身子,卻一個不支從床上摔落,驚的身邊的子孫趕緊上前攙扶

鼠王卻擺擺手,示意子孫們退下…

終於等到了嗎…沒想到我這臨了還完成了最大的心愿…

鼠王心中囈語,看著蛟座仁的方向,眼中淚水打轉卻沒有力氣讓它流出…

鼠王已經吼不出來了……

以往他都是蛟座仁的跟屁蟲,跟在蛟座仁身後混肉吃,蛟座仁也是從未忘了這個小弟,正因如此,他也成了鼠族有史以來的唯一一個鼠王

他當然明白蛟座仁吼聲里的含義…

沉默許久,鼠王用力但又聲音細微的對身邊族人說道:「推我過去…讓我最後…再見我的王一面!」

……

五個吼聲在萬獸林中環繞了許久許久,終於,蛟座仁停了下來,面無表情的化成了人形從空中一躍而下,仔細一看,他的臉上還殘存著兩道淚痕

「陸白兄弟…見笑了,不介意等等再多幾個客人吧?」

「啊…」陸白剛剛還處在六個吼聲共鳴的震撼當中,蛟座仁突然詢問他嚇了他一激靈,急忙道:「當然不會當然不會…小蛟你沒必要對我這麼客氣的,實在見外了…」

「禮數不能丟!」蛟座仁堅定道

「陸白,寶食,還有猿壯帶上你兒子,咱們就先入座吧,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到了」

說著蛟座仁把眾人領向了獸王宮的一張大圓桌上,安排上了座位,猿虎對蛟座仁領著自己感到很自然…雖然自己現在是獸王,但他心裡清楚,這一切永遠都屬於蛟座仁!

看桌上沒有一道菜,寶食有些不樂意了,以為蛟座仁在開玩笑,嘟著嘴憤憤道:「菜呢菜呢!你到底有什麼好吃的要給我呀!」

「稍等一會兒…快了快了,絕對會讓你滿意的」蛟座仁語氣帶笑

「是啊是啊,寶食你就放心吧~我大哥不會騙你的」猿壯也緊跟著附和道。

陸白卻感覺寶食太恃寵而驕了,雖然與寶食相處這麼久,也知道他趨利避害的本事,但是孩子不能太慣著也,批評道寶食:「以前怎麼教你的!怎麼一到了這兒你就開始這麼沒禮貌呢!」

寶食無辜的看著陸白…卻不敢反駁

但寶食的樣子卻看的猿壯心疼的不行,趕緊道:「要不就先讓廚房的人做兩個小寶食喜歡吃的吧…那幾個也不知道得準備多久…」

蛟座仁剛想應承下來,陸白卻趕緊打斷了二人,陸白說起來也是臉皮薄,就算蛟座仁和猿壯的態度那麼明顯了,陸白還是感覺不好意思白白收受他們的好意,決定拿出一點自己從系統空間中囤積的靈蔬…

「不用那麼麻煩,蛟…小蛟…我這正有些之前得來的蔬菜,我可以試著收拾一下!」說著陸白就要從貼身的懷包中往外掏靈蔬,陸白總覺得叫比自己大幾百歲的蛟座仁為小蛟有些彆扭,但也只能硬著頭皮這樣稱呼了

「那怎麼使得,今天咱們要吃肉!我們會準備好的……」蛟座仁見狀就想要制止陸白,卻在陸白掏出靈蔬的一瞬間,後面的話瞬間被噎了回去…

這是何等純正的靈氣! 蛟座仁眼睛瞪的老大,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