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想到這裡,惜月整個人豁然開朗。

召喚師最大的特性就是可以召喚出同自己本身帶有的元素相同的妖獸,通過精神力施加印記,從而達成某種協議,為召喚師上刀山下火海。

哼!既然想斗,那就看看誰斗得過誰!

但是惜月有了一個難題,怎樣召喚出更多的妖獸為自己所用,或者應該說如何控制,這在她的腦海中是一點印象都沒有的。

白文錦!頭腦中蹦出來一個名字。

「子騫。」惜月喚了一聲,她知道,無論她在哪兒,子騫就會在哪兒。

「王。」話下,殿下出現一團狐火,幻化作一個男子。

「讓白文錦過來見我。」

「是。」男子又是幻化為一團狐火,消失不見。

須臾,有人敲了敲殿外的門,「進。」映入惜月眼帘的並不是那熟悉的面孔,而是另一個被她拋之腦後的某人。

「你來幹什麼。」惜月皺了皺眉,她又沒有叫他來。

「小白他不舒服,為夫代替小白來的。」惜月無語,真的是不舒服嗎?她才不要管,只要有個懂得這個的人就好。

「召喚師,召喚師如何晉階?」惜月搖了搖頭,閉著眼睛問出了這個問題。

殿下的龍緋墨聽了這個問題后也是一驚,他竟然沒看出來眼前的女子是一名召喚師。

「召喚師是一種修鍊精神力的職業。精神力越強,可以召喚出的妖獸越多,當然召喚出來的妖獸的修為與召喚師的修為相同。」惜月閉著眼睛聽著龍緋墨說的話,修鍊精神力。

惜月心中默念著,突然,她感覺到手鐲空間中的一本書動了動。一雙鳳眸瞬間睜開。那本書?嘴角一抹淺淺的笑。

「我還有事,先走了。」扔下一句話,惜月迫不及待的出了大殿。龍緋墨看著女子嘴角那抹笑便知道她一定是發現什麼了,隨著她去了。

回到房間,關上門,吩咐了所有人離開自己房間,不準靠近,並布下一個結界以防萬一。

來到床上,盤腿坐下,打算精心凝神帶著那本古老的書來到精神世界,誰知,結界中出現了一個意外來客。

「我給你護法。」龍緋墨淡淡的語氣,惜月放下了心,閉上雙眼,靜心,空神。

又是這裡,仙霧繚繞,感覺自己身體輕盈,魂神來到了這裡。自從那一次之後便沒有再來過,都被自己遺忘了。

惜月拿出那本古老的書,小心翼翼的翻看著,書已經有了破洞殘缺,只得慢慢的翻頁。可惜翻了十來頁,上面依舊是泛黃的紙頁什麼都沒有。

滴血認主!劃開手指,滴上鮮血。

白光四起,手中的書變成青銅顏色的一本書籍,上面赫然幾個大字。

《召喚師寶典》

只見那寶典渾身散發著耀眼白光,緩緩落入惜月手中。

翻開第一頁,講的是修鍊精神力的心法。惜月看著,默默的背下,想要翻開第二頁,卻發現第二頁白紙一張,第三頁第四頁也如此,想來只有先修鍊心法之後才能看後面的吧。

合起寶典放於手側,盤腿坐下,口中念念不絕,正是那寶典當中提到的心法。

多遍之後,惜月感覺身心中的雜念減少了,身心舒暢,睜開雙眼,能用肉眼看見自己的靈魂更加透徹。

精神空間外的龍緋墨看著坐在床上的惜月,面色更加紅潤,便也安了心。 精神世界中的惜月一臉茫然的看著漂浮在自己眼前的召喚師寶典,惜月搜尋了這身體的記憶,為何沒有關於它的?這,是從那個盒子中拿出來的,應該是她母親月離留留給她的。惜月心中一驚,難不成她的母親也是召喚師?

在惜月惘然之際漂浮在空中的寶典又發出了強烈的白光,隨著一聲野獸的嘶吼聲,一個龐然大物落在了惜月的面前,它渾身發著金色的光芒。「主人。」惜月一怔,這時候獅鷲怎麼出來了?

「主人您是從哪裡得到這本召喚師寶典的?」獅鷲的目光沖向了寶典,眼底閃爍著歡喜的目光。

「撿的。」惜月的一句話讓獅鷲臉色一黑,這麼極品的東西怎麼會是撿的?他家主人的命未免也太好了。

「怎麼了?」惜月自然是看到了獅鷲眼底閃爍著的目光,猜到了這東西的珍貴性,想來讓獅鷲這麼歡喜的應該也不是凡品。「我沒猜錯這應該是哪個強大的召喚師用精神力幻化出的一本書,又經過煉器師的淬鍊,看著顏色白色應該是頂級了。」聽著獅鷲的話,惜月眼神也直勾勾的看著寶典,隨後又暗淡了下去。這樣的極品一定是少之又少,出現必定回引來許多人的追殺。

獅鷲似乎是看出了惜月的心思,「主人,其實每一個召喚師在發到一定程度之後都可以幻化出一本寶典,隨著等級的提升寶典也會隨之提升,而淬鍊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聽到這裡,惜月的心放了下來,看來得到它,也省了自己的精神力不是?既然是好東西,她也來者不拒。

「我的繼承人,你終於來了。」隨著寶典的白光匯聚成一個人影,一襲白衣墨發飛揚……惜月看著眼前的男子皺起了眉頭。

「你是誰?」惜月毫不吝嗇的釋放出自己的殺氣。

「我嘛?我也不知道我叫什麼了,只知道我是殿堂級的召喚師。」話下惜月疑惑了,殿堂級?那是個什麼級別?在王者之後竟然還有么?這個世界……惜月惡寒了一下,真是妖孽眾多的世界。「你是風白衣?」獅鷲渾厚的聲音打破了這裡的寧靜。

風白衣?

五百年前的那個召喚師?可以御萬獸?

「啊,竟然還有人記得我?啊,不對你是獸……唉,為什麼是一隻獸記得我……」惜月繼續惡寒的看著眼前扶額的風白衣。

感受到了惜月那充滿嫌棄的目光,風白衣咧嘴一笑。「小娃娃,看你資質也還算不錯,但跟我當年比還差了許多,不過沒關係,有了我這個獨一無二的召喚師寶典它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你可以讓你的召喚獸在這裡面修鍊,畢竟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獸寵空間。有了它,你精神之力幻化出來的空間就會消失……」惜月認真聽著風白衣說話,再怎麼嫌棄也是前輩。

「小娃娃希望你可以成為以為女性殿堂級召喚師。如今我這一縷神識也該去了……記住,召喚師稀少,總有召喚寶典的更少,不到危急時刻不可展露出來……」風白衣消失了,白光消散,白色寶典變為了橙色落在惜月手中。

召喚師分為入門,中階,高階,白銀,黃金,鑽石,王者。寶典隨著等級提升顏色變化:紅橙黃綠青藍紫。【更高的等級後文會提及】

看著手中橙色的書沒有了原先的破爛不堪,取而代之的鮮艷的橙色,『召喚師寶典』五個金色的龍飛鳳舞的打字一一排列在上面。既然現在是她的,她就更要讓它變得獨一無二,從手鐲空間中取出了幾百個金幣,用經過自己暗元素變異了的三昧真火將他們融化,凝聚精神力呆著金色閃閃發光的液體在寶典上刻畫著,隨後寶典上在惜月看起來順眼的地方多了絕色的曼珠沙華。

心中一念寶典消失在了手中。

房間中龍緋墨看著床上盤坐的人兒周身散發著橙色的還光芒,橙色越來越深,越來越接近紅色。這是床上的人兒睜開了一雙鳳眸,這次不僅得到了召喚師寶典而且還得到了寶典中風白衣的傳承,吸收了部分寶典中的精神力,就已經讓自己達到了中階召喚師巔峰。看著精神海中那一抹橙紅色的光芒嘴角揚起了笑意。

龍緋墨看著眼前女子那傾城的笑容自己面具下的嘴角也有了一絲弧度。突然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女子的面容,龍緋墨怔在了原地,那個女子……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似曾相識。

「男人你可以走了吧。」惜月看著眼前的面具男子,雖然不知道他是以什麼目的來接近自己,但卻因為那次他救了自己態度有了一絲溫和。

「娘子,人家可是有名字的,龍緋墨,你可以叫我緋墨,或者是叫我相公……」聽見了那宛若黃鶯的聲音龍緋墨回過了神,眼底看著女子有著無盡的溫柔。

從她第一次在宮家給了他驚艷的感覺,接著她一次次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次次帶給他驚喜。這個女子在段時間內從廢物變成了天才,更是走進了自己世界。試問這樣的奇女子天下間有幾個?也只有她能引起他的征服欲……征服欲!龍緋墨心中默念著這個詞。

心中寒涼,他會把征服欲變成真正的喜歡甚至是愛。

龍緋墨怎能知,他與惜月中間還隔著一個與他有婚約的女子……他們的路還早。

惜月無視過眼前這個礙事的男人向門外走去,想來上次她吩咐那個說書人的事情,現在應該有所成效了吧……惜月笑了笑,這次宮家我就挫挫你們的銳氣!!

你們宮家曾經欠了宮惜月的我會一點點的向你們討回來!突然,惜月想起來上一次她『血洗』了宮家的事情,不禁大笑了幾聲。「宮家主我看你這次要如何向那個皇帝老頭交代。」她自然聽到了那皇帝老頭說的話,他重視的人?

呵呵,看這次宮家如何翻身!

惜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狠厲,身後的龍緋墨打了一個寒戰,不知事的他並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但在他看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東原禁區,一尊自太古歲月之前便威懾無盡的禁區,其內不知有著多少通天徹地的絕代大能,從這十二尊的太古凶獸帝尊便可見一斑。

畢竟這十二尊的太古凶獸,每一尊盡皆是頂尖的帝境戰力,足足十二尊,還不包括可能的其他更為可怖的存在,這般的戰力,若無道祖世家,哪怕是古老天宮,遇上都會為之心驚。

可是眼前,這凶威赫赫的太古禁區,卻是初出世,便已然遭受到了極為慘痛的屠戮,十二尊頂尖太古凶獸的隕落,這是足以令得所有禁區都肉痛的損失。

不提這東原禁區的動蕩,看著那覆蓋無盡的誅仙四劍,於這啟悅大草原的四方升騰起無盡的殺機,徹底封禁出了此間的四方。

無窮無盡的誅仙劍氣化作千絲萬縷破滅而下,駭人的威勢斬戮無盡,不斷的虛空漣漪蕩漾而開,似乎有絕代大能欲要破出此間,只是在那無盡的空間遮掩之下,誅仙劍氣洞穿無盡,生生隔空不斷刺入。

似乎有隱約的嘶吼響起,相隔無盡的距離,那尊大能似乎已然是被洞穿了本源,只是面對著東土權柄的鎮壓,單單抗衡那無所不在的空間之力侵襲都已然是極為的困難,更何況還是這般駭人的劍氣殺戮!

……

數日的時間過去,四尊劍皇,已然是周身甚至泛起了深深的殺戮血痕,眸光中充斥著疲倦與煞氣,這般的殺伐,已然是極大的透支了他們身體,法則之力已然是近乎枯竭,若非憑藉著那誅仙四劍斬戮生命本源之下不斷地滋補,以及本身實力亦是遠超同境,只安排早已經徹底隕落。

而在李洛的感知中,那一尊尚且沒有出世的不世凶人,絕代大能,氣機已然是微乎極乎,近乎被磨滅了一切,唯有那麼一絲的氣機尚且留存於此間。

而李洛,更是感受到莫名的力量,不斷從那誅仙四劍之上反饋而來,驚人的力量流轉於身體之上,誅仙陣圖以最為原始而純粹的形式,不斷充實著李洛自身。

而值此情形的李洛,亦是閉目冥思,不斷牽引感悟著之前曾經有過印象的本源的虛影,靈魂海之中,那一枚淡金色的功德金蓮不斷的旋轉著,莫名玄奧的氤氳從其上散溢而出。

似乎是周身上下無所不在的法則之力,進入到了某種蛻變,星辰虛影近乎凝為實質,浩浩蕩蕩的星辰法則,流轉於周身上下,泛著莫名的玄奧。

李洛似乎已然是全身心沉浸在此間,不斷觀摩著那法則之力的一點一滴的蛻變,藉助於那無窮盡的力量,被誅仙劍陣化作以最為純粹至極的元力,繼而被李洛周身無邊的星辰法則,一點一滴地煉化著。

法則不斷的衍變,似乎隱隱在有所升華,偌大的偉力不斷的逸散而出,隱隱約約之間,似乎有了更為玄奧的眸中變化。

足足十日時間,李洛便那般的靜立於此,而四周那煞氣沖霄的誅仙劍陣亦是伴隨其身側,血紅色的霧氣不斷牽連著李洛周身,此時的李洛,身上的氣息越發的縹緲不定,似乎已經在蛻變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刻。

漫天星辰閃爍,近乎衍化出了一方實質般的虛空,濃郁的星辰法則覆蓋無盡,萬千星辰於此中流轉,駭人的偉力映射其中。

這是……

不少聞風而來的絕代道尊震駭地望著這一幕,李洛頭頂的星空越發的璀璨,駭人的星辰法則已然是近乎超出了無量真人法則極限的十倍以上!

單單以量而論,便已然是足以令人心驚,更別提,這質更是遠超同境!

所有的強者盡皆投以敬畏的目光,他們知曉,哪怕取出了李洛的一切外力,單單以這無盡的星辰法則,李洛便足以強行以絕對的法則之力鎮壓無數無量真人!

而此時的李洛,依然是未曾有所動作,只是在他的體內,星辰法則流轉著,不斷照映著那散發著玄奧氣機的功德金蓮,似乎與其有著莫名的聯繫一般。

萬千法則之力穿過在數百年之前鑄就的絕品道基,洗鍊著無盡道血,澄澈著萬般道骨,此時對於李洛而言,彷彿已經在進行著一個更為深層次的升華!

萬籟俱寂!

似乎一切的一切,都靜止住了一般,李洛靜靜參悟著體內星辰法則的變化,最終,那近乎無盡的星辰法則,在浩瀚磅礴的誅仙劍陣傳遞而來的元力支持之下,竟是已然在李洛道體之內,盤旋環繞,構建著什麼!

轟!

李洛只感覺到體內似乎在微微的震蕩,淡藍色的光影自身側映射而出,冰肌玉骨之間,似乎流轉著無邊的玄奧,而體內,那星辰法則匯聚的越發迅速,似乎就在那一刻!

天地清明!

莫名的偉力自體內誕生,但是一方世界徹底的形成,一片混沌被星辰法則充斥其間,泛著最為原始卻最為玄奧的進化,不斷地,一點一滴的星辰法則升騰著,衍化出更為偉岸的力量!

本源之力!

駭人的偉力不斷在李洛周身衍化而出,之前的萬般星辰法則之力,在這一瞬間,飛快的衍化著,李洛的意念感受著那方偉力的不斷覆蓋而來,一切的力量盡數徜徉在體外,動念之間,便是山河動蕩!

這般的感覺,委實是難以形容的舒適,李洛沉浸在此間,靜靜感受著此間不斷衍化升騰的本源之力,眸光越發的璀璨!

「好可怖的力量!」

「那李氏仙主這才剛剛晉陞道尊,這般的本源之力,便是足以令得無數帝尊為之汗顏!」

「縱然是上位大帝,本源也不過與這堪堪相當罷了!更何況,這還只是那李氏仙主方才晉陞時的演化罷了,待到一些時日,靜心修鍊,單單是本源之力,便足以逆行伐戮,好可怕的實力!」

「我自問也算是不世天驕,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在新晉道尊的人,竟然會是這般的可怕,這仗著天地交感,以莫大天地偉力蛻變法則,這一個時辰的蛻變,足以抵得上我數百年的修為!」有道尊感慨道,似乎有所難以言喻的苦澀。 自從惜月在皇宮裡得到了皇帝的肯定,宮家也從偏遠小鎮搬到了帝都中。

呵,多麼諷刺啊,因為她整個宮家雞犬升天,而他們卻反過來將自己逐出了宮家,這就是回報?的確,宮家人才不會懂得回報,只會索取。想著惜月的眼眸更加深沉了。即使這次不會將宮家人落下馬,重創也是可以的。

她,還不急於一時。要讓他們受盡這幅身體所受的折磨!

別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別人奪她三粟,她奪人三斗。這從來都是她,她宮惜月才不是什麼聖母,負了她的重要自己奪回來,不惜一切代價!

未出房門,惜月想到了什麼,回頭看著身後的男人,「你,出去!」口語之間滿是命令。

「娘子要幹什麼,為夫幫你。」龍緋墨非但沒有出去,反而風|騷的又趕緊了惜月幾分。惜月看自己的命令無非是打在了棉花上,這男人絲毫不在意。

「我要換衣服,你出去。」惜月的聲音平和下來,她越硬那個男人就越軟,讓自己完全掌控不了他。聽了這話龍緋墨的眼神更是肆無忌憚的在惜月身上打量。確實他很喜歡現在的惜月,一身男裝柔美卻不失霸氣。

「還不出去,難不成你幫我換么!」惜月又是一聲吼了出來,沒辦法,這男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男子聽了這話笑意更深了,「既然娘子如此要求,為夫就來為娘子更衣。」說著一雙咸豬蹄即將搭上惜月的肩上,惜月閃身而過。

「滾!」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