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光團旋轉的軌跡隨著紅袍人口中咒術聲的加快而逐漸減小。

終於,就在紅袍人的咒術聲將要達到某種臨界點的時候,三顆金色光團竟然同時消失在他合十的雙手之中。

紅色人口中咒術聲戛然而止,將雙手分開,向前探出左手。

那光碟竟然有所感應一般輕輕震顫起來。

只見三枚赤金色符文,在那紅袍人的左手手心上憑空亮起,而就在光碟的顫動愈加猛烈的時候,其中一枚符文竟自行脫手而出,轉眼間就化為與光碟一般的大小,徑直的拍在了五色霞光之上。

頃刻間梵音四起,光碟上的五色霞光瞬間轉化為赤金之色,而原本震顫的光碟卻因此穩定下來。

同一時間

僅著內褲已經進入深度睡眠的余沚,他所處房間的身體上空,突然亮起一片耀眼的金光,把整個房間映射的亮如白晝,也將余沚從睡夢中驚醒。

可就在他睜開眼睛瞬間,只來得及看到一個龐大金光漩渦正在自己的上空飛速旋轉,就被那片金光里傳來的沛然吸力攝入其中。

同時金色漩渦似乎達到了目的,化為點點熒光潰散而滅。

從金光出現到消失,整個過程速度極快,卻依然沒有逃過盤膝坐在樓下草坪上那王姓老道的雙眼。

只見他在金光出現的瞬間,豁然起身,眉頭深鎖面色凝重的看向余沚房間。

「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術力,不像是我們道家法術……」,說著,老道急忙伸出左手掐訣推演起來。

很快,王姓老道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他看著左手中指上已經斷裂的指甲和正在流出的鮮紅血液,喃喃自語,「怎麼回事?老祖竟然不在三界之中了?」

王姓老道深深望了一眼余沚的房間,似乎想要邁步向前一探究竟。最終卻還是長嘆了口氣,重新盤膝坐回了地上,閉目打坐起來,不知在想些什麼。

……

余沚在金光漩渦的巨力拉扯下,整個人也徹底清醒過來。

不過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竟也隨著漩渦旋轉了起來,眼前金蒙蒙的一片分不清方向。

就在他極力想要穩住身形的時候,金色旋轉卻如有靈性一般驟然一停,停止旋轉的余沚卻又飛快從金光中向下墜落。

而他身下似乎是一片漆黑雲海,雲中有雷鳴之聲隱隱傳來,蓄而不發。

就在這時金色光芒卻猛然一收,化為一個金色符文後一閃而滅,彷彿從未出現過。

從空中墜落的余沚,如流星一般徑直砸漫天雲海之中。

就在他落入雲海的瞬間,彷彿掉入熱油的水滴似的,馬上打破原有的平衡,將暗藏在雲海中的雷電悉數吸引了過來。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余沚曾經見過的一片片金色鱗片,有所感應般的閃現而出,幾乎覆蓋住他每一寸皮膚,只是他自己卻沒有發現。

一道道手臂粗細的白色電光,交錯在一起,猶如一張張電網,把余沚嚴嚴實實的裹在中間,這一刻的余沚幾乎萬念俱灰。

雷鳴之聲此起彼伏,而那些閃電長了眼似的,無一例外向余沚所在位置劈去。

一陣陣響徹天地的雷鳴,要將天空撕裂般驟然迸發而出,余沚身上唯一的遮擋物瞬間化為了飛灰。

聞到身下傳出焦糊味道的余沚,自認無力抵擋這散發著劇烈高溫的雷電,絕望的閉上雙眼靜靜等死。

一切都在短短一瞬間發生。

……

幾陣電閃雷鳴過後。

一陣陣酥麻的劇痛,把放棄抵抗的余沚重新拉回了現實,「我……還沒死?」。

余沚驚喜交加的看著自己已經遍布金鱗的身體,耳邊傳來的呼呼風聲告訴他,他依然在飛速下落著。

「沒想到這鱗片居然能抵擋住雷電……」,余沚喜出望外之餘,終於找到生還的可能。

此時的他,終於脫離黑色雲層的範圍,而他驚喜的發現,在他身下似乎是一個巨大湖泊,「有這鱗片保護,應該不會拍死吧,死就死吧!」。余沚心想著,在空中調整了一下身體,直接向下方俯衝而去。

而他身後的黑雲卻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只見黑雲翻滾間成百上千條手臂粗細的雷電竟同時閃現而出,並在余沚身後不遠處凝聚出一根足有水缸粗細的巨大白色雷柱,散發著龐大能量向他直劈下來。

「不!」

轟的一聲過後,再沒有任何聲音從空中傳來,原本遮蓋在天空之上的滾滾黑雲,也漸漸變得稀薄,在一道道穿過雲層的陽光攪動下,陰雲終於徹底散盡。

而半空中的余沚早已經不知去向。

雨過天晴的天空湛藍如洗,燦爛的陽光灑滿大地,也將如鏡的湖泊映射的湛藍無比。

這是片坐落於峻岭間,佔地頗大的圓形湖泊,湖泊的周圍被一層層蒼翠巨樹包圍的嚴嚴實實,一副原始森林的景象。

忽然,平靜的湖泊上竟被什麼激起一圈圈波紋,從某側湖邊開始逐漸向湖中心的位置延伸而去。

似乎是一個一絲不掛的青色人影,正踏在湖面上如履平地般的飛奔著。

(未完待續) ?那人影徑直的跑到湖泊中央附近時才猛然一停,不過他顯然沒有預料,在剛才那種速度下,想站穩身子,很難!

只聽噗通一聲,那人竟然人踩空了似的,一頭載倒在了湖水裡。

好在那人似乎水性頗好,入水以後並未顯出任何驚慌,將頭探出水面嘿嘿一笑后,像游魚一般圍繞著浮在水面上的一個赤果男子仔細觀察起來。

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從空中消失的余沚。

此時的余沚,仰面朝天漂浮在湖面上一動不動,不知生死。

而水中的來人,游到余沚身邊輕輕推了一下后,又迅速離開,在一旁等了一會兒后,見始終沒有任何變化,終於壯起了膽子。

只見那人一把將余沚攬在懷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飛快向湖邊游去。

……

不知過了多久

「啊!你是什麼東西?」,余沚剛一睜開眼,就看到一張淡青色的人臉,正在盯著自己,幾乎貼在了自己的臉上。

那青面人也同樣一驚,飛快向後退去,似乎比余沚更加吃驚。

余沚見青面人沒在上前,用手揉了揉太陽穴,露出痛苦的表情,緩緩坐了起來。

這時的他才發現,自己竟然一絲不掛的躺在一塊青灰色巨石上,而此時已經是正午時分,陽光溫暖和煦,即使光著腚也沒覺得冷。

他隱約記得自己在睡夢中被一團金光包裹著扔到一片萬丈高空,又被一道道雷電劈中,再後來似乎是被一條巨大閃電劈中后直接失去了知覺。

就在余沚費心思考的同時,那青面人竟再次向余沚的位置湊了過來。

「你想幹什麼?」 最強狂兵 ,余沚忽然感到有東西抓住了自己的右手,下意識想要回收將他甩開。

那青面人似乎聽不懂他的話,依然緊緊抓住他的右手不肯放開。

「我不是敵人……」

一段信息忽然在余沚的腦海中響起,並非語言,也不是文字,而是類似於一種來自精神的交流。

余沚深情一滯,不可思議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青色人影,心想著,「不會是錯覺吧……」。

余沚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前面怪人,只看那人似乎並不是真正的人類,它雖然是人形,全身卻被一層青灰色鱗片所覆蓋,臉上也是一樣。

而那人的右手正散發著淡淡白光,握在余沚的手上,那白光或許就是剛才那段信息的關鍵。

余沚平復了下心情,見那怪人似乎真的沒有惡意,壯起膽子用精神交流的方式,嘗試的傳遞了一段信息,「你是誰?這又是哪?」

傳遞信息后,余沚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著那怪人,只見那怪人愣了愣神,遲遲沒有回復。

余沚自嘲似的笑了笑,喃喃自語了起來,「看來是我神經質了,竟然……」。

沒等他說完話,他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一段信息,「我是青,這裡是靈山湖……」。

此時的余沚臉上儘是滿滿的震驚,「靈山湖?這是什麼地方……」,就在余沚正想著怎麼才能弄清楚自己所在位置的時候,再次受到了來自對方的信息。

「你,也是度過雷劫,剛剛化形的妖族嗎?為什麼,會生成這種模樣?」

「我?是!我也是剛剛化形,我的名字叫人,這個模樣有什麼不對嗎?」,余沚聽對方一問,順勢的承認了下來。

那青色妖族,又仔細打量了一下余沚,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一顆顆尖利的牙齒,「嘿嘿,沒有不對,你這幅樣子很好,能教我嗎?」

余沚收到這段信息的時候,心裡不覺有些好笑,要是自己能控制長相,那還不上天了。

不過他有多看了那青色妖族幾眼后,忽然大膽做出了一種假設,「那怪人,無非就是比自己多了一些鱗片而已,只要讓它把鱗片收到體內,或許就會更像人了」。

想到這裡,余沚急忙通過精神交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它。

那怪人聽完之後,急忙收回了胳膊,似懂非懂的照做起來。

果然,隨著怪人身上一陣淡青色微光流轉之後,它身上青色鱗片竟神奇的消失不見,但身上的皮膚卻仍然保持淡青色。

但就這樣,就已經讓那青色怪人喜出望外的手舞足蹈起來,嘴裡還不是發出嘿嘿嘿的笑聲,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余沚愣愣的看著他,一時沒有忍住,哈哈大笑起來。

那青色妖族,見到余沚捧腹大笑的模樣,竟也學著樣子笑了起來,只是笑聲顯得乾澀難聽。

兩個奇葩就這麼笑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平息下來。

余沚向青指了指自己的右手,那怪人馬上會意的把手伸了過來,兩人再次用精神交流起來。

「你的皮膚!不變過來嗎?」,余沚指了指自己胳膊上被晒成古銅色的皮膚。

「我試一下」,說完,青急忙收回了胳膊,無心朝天的盤膝坐在地上。

陌上花開兩相歡 在余沚的注視下,不見那妖族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在他頭頂上毫無徵兆亮起一片青色光輝,由上及下逐漸將妖族的整個身體統統包裹了起來,越來越亮,幾個呼吸的功夫,青光就已經把妖族的身體淹沒。

又過了一會兒,耀眼的青光忽然一滅,將那妖族的身軀再次顯露出來。

只見那妖族原本那難看的青色皮膚,竟然真的被變成更接近人的淡黃色。

讓余沚目瞪口呆的是,那怪人徹底變化成人形以後竟然十分英俊帥氣。

但更加詭異的是,這人的樣貌似乎是照著自己模樣幻化的似的,竟然有四五分相像。

就在余沚一陣失神的時候,那妖族再次把手伸了過來。

修羅刀帝 「謝謝」

余沚聞言,如夢方醒般看向青,心裡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明明什麼都沒做,能做到這些也完全是青自己領悟推敲的結果,這句感謝,他自認實在受之有愧。

「這是你自己做到的,不用謝我!青……是你救了我嗎?」,余沚忽然問道。

「我見你度過雷劫以後,掉在了湖中央,一直沒有動靜,就過去把你拉過來了」,青,伸手指了指天空,又指了指湖泊的中央。

「那應該說感謝地是我才是」,余沚苦笑著搖了搖頭。「你知道我們現在……」,就在余沚想要問清楚現在所處方位的時候,那叫做青的怪人卻忽然把手鬆開,面露驚喜的,快速向身後的樹林中跑去。

余沚順著青面對的方向望去,隱約中看到一個紅色的身影,那身影前凸后翹體態婀娜,似乎是一個,女人!? ?那個名叫青的妖族,很快就跑到那紅色身影的身邊,手舞足蹈的比劃起來。

沒過多久,余沚遙望著樹林那頭閃過一陣耀眼的紅光后,青帶著那個人快步向自己所在方向走來。

隨著三人之間距離的不斷拉進,那紅色人影也逐漸清晰起來。那的確是個女孩,不過那女孩並沒有像青一一樣一絲不掛,似乎是刻意殘留了胸前個腰下的鱗片,將私密的地方完全遮擋住。

看到這裡,余沚忽然想到了什麼,向自己身下看了一眼后,急忙從石頭上跳下躲在了後面。

余沚四處張望著想要找些東西將自己的私密之處遮擋一下,可尋找了半天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而這時青和那個女子已經來到了大石頭前,青不停向那女子比劃著什麼,嘴裡還在烏魯烏魯的說著什麼,在余沚看來,似乎是在說,「石頭後面的就是剛才教我變成這樣的人」。

那女孩,警惕的向余沚看了過來,正巧和和余沚的眼神對上,兩人不禁同時一愣。

「老媽?」,余沚蹭的站了起來,大喊出聲。

而那女子,根本沒聽見似的,面露驚奇的向一旁的妖族青烏魯烏魯的說著什麼。

余沚這是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認錯人了,那個人如果真是自己的母親,根本不可能認不出自己的。

可轉念一想,剛才那叫做青的男性妖族,似乎是在見過自己以後,變化成人形的相貌才就幾分相似的,難道那女妖見過自己的母親?

想到這裡,余沚不由的興奮起來,「我早就該想到,既然我是妖,也就意味著老媽也是妖,難道她說的有重要事情,就是來這邊?或許只要問一下那個女妖,應該就可以知道老媽現在在哪了!」

余沚難掩激動之情的一手捂著私密之處,一手向青揮舞著示意他過來一下。

正在和你女妖交他的青,猶豫了一下,卻還是走到了余沚所在石頭後面,和他一起多了下來。

「你們,都不穿衣服嗎?」,余沚握住對方的手,傳遞道。

「衣服?那是什麼?」青,張大了雙眼,一臉茫然。

我的伯爵夫人 難道,妖族都不用穿衣服?余沚心裡腹誹著,繼續傳訊,「那有沒有什麼大一點的植物的葉子?」

青飛快的點了幾下頭,就在余沚和那女妖詫異的目光下向一旁跑開。

一會兒功夫,青抱著一堆各色植物的葉子跑到余沚身邊。

余沚大致看了一眼,這一堆葉子應該屬於十來種不同植物,但卻沒有一種是他能認出的,而且其中大部分葉子要麼就是夠大了前面卻長了一層毛絨蓉蓉的硬刺,要麼就是葉片呈堅硬的的條形根本不適合用來遮擋。

青把東西交給余沚以後,始終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眼神里似乎滿是期待的樣子,而那女妖則始終只是靜靜看著兩人的古怪行為,沒有上前幫忙。

翻找了半天,余沚終於找到一片比較符合自己標準的葉子,只是不知道是從什麼植物上摘下來,葉呈三角形,質地十分柔軟,還沒走扎手的毛刺,更神奇的是,這東西竟然有棉布一般的手感,而且具有一定的韌性。

經過簡單處理以後,余沚終於穿上了一條黃綠色的「內褲」,而青看著好奇,竟然也學著樣子做出了一條,同時遞給那女妖,示意她也試一下。

女妖始終保持著冷冰冰的態度,在青的軟磨硬泡下,終於也接了過去,只是她卻沒有像他們兩人一樣,而是將葉子的兩端系在了腰間和胸前。

三個人都是俊男靚女,遠看之下竟然像極了在參加沙灘派對……。

做完這些,余沚通過和青的溝通了解到,眼前這位女妖名叫紅,她和青其實都是這湖中的魚妖,經過了近前面的漫長修鍊,最近才真正的化形成功。

而且通過和他們兩個的溝通,那個叫做紅的魚妖,似乎並沒有見過余沚的母親。而且,妖族雖然可以改變自己的膚色,卻無法改變樣貌,紅和自己的母親樣貌相同也只是一個巧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