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

傲爽的識海內,還是黑蒙蒙的一片。

一個濃眉高鼻、面容英俊的中年人和一個面容不算俊朗但雙目愈加清澈赤著上身的少年坐在那裡,正是剛剛平靜下來的魔天和傲爽。

「呼,大魔囚天功第一重,終於是練成了啊,但是上衣又毀了……」傲爽吐出了一口氣道。大魔囚天功不愧為遠古第一魔功,果然不是金靈訣能比的,第一重都如此之難修鍊,但是給傲爽帶來的好處也是巨大的,感受了一下身體的力量,自己居然直接從六級武師一躍達到了八級武師巔峰之境!

大魔囚天功,功法分為三重。

第一重:魔氣貫體!

第二重:魔氣滔天!

第三重:魔囚天地!

但是各種細則,還是需要傲爽一一去探索,魔珠也沒有給傲爽太多的提示。

傲爽坐了一會便站了起來,攥了攥拳頭,活動了一下身體,憑空打了兩拳,感覺自己雙手充滿了力量,而且出手速度也快了,唯一一點讓傲爽很頭疼的就是自己的上衣又沒了。傲爽剛才通過魔珠看到的畫面,確實是遠古時期的場景,第一個背負六翼的英俊男子應該是魔天口中的魔祖,一指就能點斷蒼穹。而第二個畫面中有千手千眼的則是魔祖巨擎,千手魔音,千手滅羅剎,千眼觀天下!。第三個畫面則是遠古之時魔族第一悍將,大力魔剛,**已經被練到極致,可以說是魔軀一動風雲怒!

「小子,到底什麼情況?」不知何時魔天已經醒了過來。魔天到現在仍心有餘悸,幸好自己果斷,把這小子拉了進來,不然自己真的要魂飛魄散了。

「前輩,魔珠傳給了我一套功法,大魔囚天功。」傲爽想了想,魔天對自己還不錯,教自己困龍拳,自己也不是無情無義之人,而且以後自己還有求著魔天的時候。

「什麼?大魔囚天功?你說的是囚日囚月囚天地,遠古第一魔功,大魔囚天功?」魔天激動的雙手抓著傲爽的胳膊說道。

「嘶,前輩,先把手鬆開。」傲爽雖說練成了大魔囚天功第一層,**強度得倒了提升,但是還是禁不住魔天如鐵鉗一般的雙手。

魔天聽到傲爽如此之說也趕忙鬆開了手:「哦,好了,小子你說的是真的?大魔囚天功?你確定沒在騙老夫?」

「沒有,前輩,魔珠傳給我的,應該不是假的吧?」傲爽道。

「小子,能否讓老夫」魔天的話說到一半還沒說完,但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事情似的,就不再說了:「哎,時也命也啊。」

「怎麼了?前輩。」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傲爽看到魔天的表情問道。

「哎,小子你是不知道啊,我魔天,乃是魔聖。在我巔峰之時,曾尋遍靈玉大陸,想找到大魔囚天功的功法,尋找了整整百年,都沒有找到,哎。。。,時也命也啊。」魔天長嘆了一口氣,神色灰暗。

「魔天前輩,如果你真想修鍊,我便告訴你口訣和修鍊方法。」傲爽說道。

魔天看了看傲爽,眨了眨眼睛道:「小子,大魔囚天功是遠古第一魔功,你就這麼隨便的告訴我了?你可知道一本大魔囚天功如果你交給一個三品、二品的大宗門,會得倒多少好處么,夠你家族千年昌盛不衰的。」

「前輩,小子知道大魔囚天功的珍貴之處,也知道用大魔囚天功能換來什麼樣的好處,但是那都太虛幻了,而且才不外露小子還是知道的。前輩在我識海內,從來沒有命令過我做什麼,還傳授給我困龍拳,還欲收小子為徒,小子知道前輩對小子沒有歹心……」傲爽一番話說的剛剛正正,連魔天都不禁對其刮目相看。

「算了,小子,我魔天乃是魔聖,怎麼能貪圖你一個小小武師的東西?這次魔珠異變,老夫吸收了很多魔屬性靈氣,靈魂恢復了不少,哈哈,老天還是眷顧我的。」魔天一改剛才頹廢的表情,哈哈一笑說道。

「前輩,那沒啥事小子便出去了。」傲爽嘴上如此說,但心中卻是想著:魔天果然是修鍊魔功的一代魔聖,脾氣真是喜怒多變啊,剛才還神色灰暗、很頹廢的樣子,現在就跟天上掉餡餅砸到他身上一樣高興。

「嗯,對了已經過去快半個月了,你們家族什麼族比也快開始了吧,以你如今的實力,拿個第一應該沒什麼問題。趕緊修鍊,早日達到靈師境界,到時候老夫再教你兩招困龍拳。你修鍊大魔囚天功這件事,最好連你的父母都別讓他們知道,畢竟你現在還太弱,等你成長起來之時,再讓大魔囚天功重現世界吧。」魔天說完之後便去打坐恢復靈魂力了。

回到現實中,傲爽嘆了一口氣:「哎,衣服又毀了。」

傲爽剛穿上上衣,綠兒就走了進來:「少爺,明天就族比了,你又參悟了半個月武學呀?醒來的還挺及時。」

「嗯,綠兒,快去給少爺弄點吃的和酒水,少爺修鍊了半個月早已餓了。」傲爽道。

「好,少爺,綠兒這就去。」綠兒說完便關上了門去準備飯菜了。

吃完飯菜,傲爽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中想著穿越以來發生的事。

「哎,都能寫本小說了吧,但是距離我踏上巔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明天就是族比了啊,青鱗獸的精血我是勢在必得,再爭取向家族索要個空間戒吧。” 第二天因為要族比,傲爽早早的便醒了過來,來到內院演武台之處,只見自己的父親和幾位長老正皺著眉頭在說些什麼。

「傲飛還沒回來么?莫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傲天豪說道。

「不知道啊,按理說昨日理應就回來了。」三長老傲天雲說道,傲飛是傲天雲的兒子,也是出去歷練了,但是走的時候就已經是八級武師了。

「這幾日我便心神不寧,希望別發生什麼事啊。」傲天雲喃喃道:「家主,族比能不能拖延一天,就一天。傲飛可能是因為路上有什麼事,耽擱了吧。如果明天傲飛還不能回來,我也不說什麼了。」

「嗯,幾位長老怎麼看,依我個人來看是同意的。」傲天豪看了眾人一眼說道。

「沒什麼意見。」其餘眾長老說道。

「好,那煩勞各位通知自己小輩們一聲,我去通知外院的弟子。」傲天豪說完就出去了。

傲天豪往外面走的時候便看見了傲爽,「爽兒,走,族比拖延了一日,明天再過來吧。」

「怎麼了,爹?」傲爽問道。

「三長老的兒子傲飛出去歷練,不知為何還沒回來,哎。」

傲爽也沒有繼續追問,獨自一人回到自己小院,找到綠兒:「綠兒,我今天想去城裡買些丹藥,走啊,和少爺去一趟。」

「今天不是族比嗎?少爺不比了嗎?」綠兒詫異的問道。

「族比因為傲飛沒回來,推遲了一天,走吧。」傲爽道。

綠兒能說什麼:「好的,少爺。」說完便和傲爽一起出去了。

「少爺你是要買丹藥嗎?聽說明天就族比了,別出什麼事啊。」綠兒擔憂的道。

「放心吧,少爺我自有分寸。」傲爽道。

「對,放心吧,他很快就不會再出事了。」兩人正說話之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從小巷內傳來。

兩人抬頭一看,發現他們走入了城中一條相對僻靜的小巷,整個小巷上都沒有行人,一個十**歲的少年雙手抱肩的斜靠在牆邊,在他的旁邊有一把通體紅色大長刀,少年雙眼內正放射出血色的光芒,冰冷的盯著傲爽。

這個人好像有點眼熟,傲爽搜索了下記憶也沒有搜索到,狐疑的道:「你是?」

「我是王沖!」年輕男子道。

「王沖?你是王家的餘孽!」傲爽剛聽到這個名字時候只是感覺耳熟,終於想起來了。

「餘孽?」王沖臉上的肌肉一陣抽動,不再斜靠著牆,拿起了刀。他陰森的盯著傲爽,咬牙切齒的道,「我王家原本就是青雲城內的三大家族之首,是你的父親傲天豪!還有劉家的家住劉能!兩個該死的混蛋,他們竟然聯合起來將我們王家給滅了,若非我跑的快,恐怕早就死了,今日我來便是報仇的。」

「哈哈!」傲爽大笑一聲說道:「這番話讓你說的,真是滿口仁義道德,全是我們傲家和劉家的錯是吧?你們王家當時勢大,試圖滅了我們傲家和劉家,稱霸青雲城。否則我們傲家怎麼會和劉家聯合起來?你們王家的覆滅能賴別人嗎?」

「不賴別人,對,傲爽你記住,今日我殺你,也不賴別人,只怪你學藝不精!」王沖手中長刀一晃,閃過一抹冷光。

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說道,「在你死前,我還要告訴你,我這次回來的目的可不僅僅是殺你,還有傲家和劉家其他所有的年輕一代子弟,將你們統統殺絕,我已經殺了三人了,你是第四個,你們傲家的傲飛,嘿嘿。。」

王沖一聲冷笑,揮起刀便斬了出去!

看來傲飛已經出事了啊,傲爽想到。

隔空一刀,一抹刀光劃過,冷冽的寒風呼嘯而過,原本烈日炎炎的天氣,現在卻令人感到無比的寒冷。

這一刀,居然不是沖著傲爽去的,而是綠兒!

「小心!」傲爽看得分明,一把抓住綠兒,猛力向懷中一帶,扯動的她一個踉蹌,倒在傲爽的懷中,卻躲過了那致命一擊。

刀光順勢便砍刀了地上,形成了一個半米長的溝槽。

傲爽看了一眼地上的溝槽,又看了看王沖手中之刀,道:「這是你們王家的傳家之寶,地階低級靈器,血龍刀!」

王沖拿起了血龍刀,用手摸了摸刀身,冰冷的刀身閃爍著紅色的寒光,彷彿上面有一條威猛不凡的蛟龍!

「眼力不錯,這就是我王家的傳家之寶,血龍刀!」王沖傲然說道,「當年你們傲家和劉家殺我族人之時,就一直想要得到血龍刀,可惜當時怎麼找都沒找到,哈哈,他們沒機會了!」

「刀是好刀,可也得看誰用啊。」傲爽打趣的道。

王沖聽到傲爽這話一楞,說道:「傲爽,你真是修鍊傻了,我現在是九級武師,配合著血龍刀之威,就算低階靈師,我都可以與其一搏,你,用什麼和我打啊?」

王沖說完便不想和傲爽廢話了,一刀劈出,便有一道紅色的刀光向著傲爽劈出!

傲爽身形一閃,便堪堪的躲過了刀光。

王沖雙腳猛的一蹬地面,爆射出去,直衝向傲爽,血龍刀猛劈下去。

傲爽剛練成大魔囚天功第一重,便想試試有何奇異之處。面對那狂暴而來的王沖,身形連閃,如同幽靈一般在王沖的刀光中閃轉騰挪。

「果然不凡,身體的反應速度和真實速度都快樂許多。」傲爽道。

如果說王沖的攻擊是波濤洶湧的大海,掀起漫天的風浪,那傲爽就是那風浪中的一葉扁舟,隨風而盪,看似危險,卻不會被海水所淹沒。

「刷、刷、刷」

王沖發狠的連斬十幾刀。

紅色的刀光形成漫天的刀影,他想看看傲爽能躲到什麼時候,十幾刀揮出,一刀比一刀兇猛!

那一刀、一刀的揮出,速度越來越快,攻擊連綿不絕。

但是傲爽還是利用自己的速度躲過了所有攻擊。

「血蛟噬!」

王沖見不能得手,有些著急,這裡還是青雲城,但已經不是王家統治的時代了,王沖怕時間久了托生許多變故啊。所以動用了殺招,血蛟噬,紅色的刀光好似化成了一條張著大嘴的血蛟,搖頭擺尾的揮舞著爪子向傲爽襲來。「咻」無相劫指點出,無聲無息的點在了王沖持刀的手上,王沖手一哆嗦,便鬆開了血龍刀,血蛟沒有了靈力灌輸,在空中消散了。

傲爽抓住王沖撿刀的時機,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王沖的面前,王沖剛想出拳招架一下,可是傲爽在閃過來的瞬間已經架好拳勢,不等王衝出拳,傲爽已經先一步出拳了。

「升龍擊!」只見兩個傲爽出現在那裡,同時出拳打在了王沖的下巴上!

「啪」王沖被一拳轟到了空中,傲爽也躍了起來,雙拳並在一起「降龍擊!」空中再次出現了兩個傲爽同時出拳打在了王沖的腦袋上!

王沖猶如斷線風箏一般落到了地上,還拖出了長達十米的煙塵。。。

傲爽近前一看,已經暈了過去,搜了搜王沖的身上,什麼都沒搜到。傲爽踹了踹王沖的身體說道:「也是和我一樣啊,窮人一個!」

傲爽轉過身剛想去撿血龍刀,但是立刻又回過了身,目光緊緊的盯住王沖的手指上戴的那顆外形古樸的戒指…… 傲爽看見王沖手上的空間戒,直接就給摘了下來,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鼓搗了一下,沒什麼動靜。傲爽昨天還想得倒一個空間戒,沒想到今天就得到了,雖然現在有空間戒了,但是傲爽不知道怎麼用,只能望梅止渴。

「少爺好厲害。」綠兒都傻眼了,綠兒是服侍傲爽的丫鬟,自然也知道一些修鍊的事情。王沖是九級武師,還借著地階低級靈器之威,居然敗在了自己少爺手裡,綠兒真沒想到。本來綠兒都打算讓少爺撐一會,自己趕緊回傲家找老爺的。

「綠兒,走吧」傲爽說著一手拿著血龍刀,一手拖著王沖便往傲家走去。

路過傲家內院的演武場之時,正在練武的少男少女們看見傲爽一手拿著一把血紅色的長刀,另一隻手還拖著一個昏迷的人往議事閣樓走去,都停了下來。

「看,傲爽大哥又把誰打昏迷了?」

「嗯,那把紅色的刀好帥啊!」一個專用刀的傲家人說道。

「那把刀不僅賣相不錯,而且血氣很重,來頭不小啊。」在一旁練武的傲奇說道。

傲爽沒有理會對自己的議論,直接便走入了閣樓內,傲天豪和眾長老都在。

傲天豪第一眼便感覺到了傲爽的到來,三長老傲天雲也看向走進來的傲爽。傲天豪說話了:「爽兒,這是?咦,這把刀?」

這時眾長老也見到傲爽一手拿著一把血紅色長刀,一手拖著一個人走了進來。

二長老傲天源驚訝的說道:「這莫非是王家的傳家之寶?血龍刀?看著極為相似。」

傲爽對著傲天豪和眾長老行了一禮便道:「爹,這是王家餘孽王沖,而這把刀,正是血龍刀。」

「還真是血龍刀?」

「怎麼會在傲爽手上?」

傲爽看了一眼三長老說道:「三叔,有個事要告訴你,我估計傲飛大哥,可能已經遇害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