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但是不管他們做出多少的努力,失樂園仍舊進駐不了這方時空。

造成這一切的,是72根魔柱。這些魔柱兩端劃破虛空,繚繞著可怕的魔焰。柱子表面上各有一個惡魔雕像在咆哮怒吼。72根魔柱,便是有72位魔神,神態各個可怕猙獰,卻無一相同。

以胡飛之能,也居然看不出這些柱子的來路。

饒是如此,他也知道這些魔柱的可怕威能:「居然能結成魔陣,將神器要塞失樂園,都能阻擋住。這些是什麼魔柱?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為甚我居然沒有聽說過!而且為什麼我從這些魔柱上居然感受到了無限神殿的味道?!」

他正驚疑不定之時,一個他意想不到的身影,飛騰上來。毫不客氣地衝破青銅戰朔車上的微薄護罩,踏在車上。

然後他張開長有兩根銳利血牙的口,用嗜血的光凝注著胡飛道:「唯吾武神,你終於來了。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血腥戰神,居然是你。」胡飛一揚眉頭,看著對面來人的形象也很驚訝。

這位新晉的血腥戰神,慘白英俊的臉,嗜血的紅色瞳仁,銳利如刀的爪指,背後是恣意張揚的暗金蝠翼——他居然是一隻吸血鬼!

血腥戰神聳聳肩,道:「沒有什麼好驚訝的。我本來的身份便是一隻吸血鬼親王。只是瀕臨死亡之時,被收入到無限神殿之中,然後吸血的力量變異了而已。」

胡飛想到他吸取自己神界時的力量波動,頓時恍然:「原來如此。難怪你能絲毫都不猶豫,將自己的神界處理掉。原來是別有力量根本,有恃無恐。不過,你說你等我很久,是什麼意思?」

血腥戰神哈哈一笑道:「我成就血腥戰神的那一刻起,才知道一切都是蠱聖人的算計。如今的情況,自然他早有安排。我們只要按照他安排下的步驟去走,就是了。」

胡飛這才悚然一驚,然後隨著血腥戰神落回到地面上去。

在黑暗陣營的司令部中,胡飛又見到了苗苗。從他們倆那裡,總算得出了事情的大概起因。

「原來真的是無限神殿發布強制任務,進行地球的清洗任務。無限之子都被強制投放到地球上來。老蔣他們也不得不轉戰四方,最後和血腥戰神合兵一處了。」

胡飛沒有了神界,自然沒有神界系統提示。而無限神殿的強制任務也管不住他。至於為何他聯繫不到無限神殿。乃是無限老人和甚寶此時的處境,比他們還要糟糕數百倍。

「奧丁神系的雷神索爾、戰神提爾,東方神系的四大菩薩、闡教12金仙、蓮花童子哪吒、二郎神楊戩,奧林匹斯山神系的戰神阿瑞斯、智慧女神雅典娜,還有古巴比倫神系、埃及神系、印度神系的各大上位神靈,一起聯合出手。目前無限神殿在逃之中。」血腥戰神口氣淡淡而談,但是泄露出來的信息卻足以教胡飛震駭萬分。

他前一刻還非常不滿甚寶等人將他自己公會的人,隨意拋棄在地球上,令其自生自滅。但是在這一刻,他怒氣消散大半。知道此舉也是甚寶等人無奈之下,做出的安排。

這些神靈,單單剔除一個出來,以胡飛目前的狀態都絕對應付不了。即便是全盛時期,也不一定能真箇擊敗他們。這些神靈,都是真正的不朽,擁有無盡無窮的深厚底蘊。還不是胡飛現在這種階段,能夠抗爭的。

胡飛不無擔憂道:「這麼多神靈一齊圍剿,甚寶落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啊。」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無限神殿和甚寶,都是他們這群無限之子的大樹。可以遮風擋雨的避風港。

一旦甚寶被擒,無限神殿被收拿,那麼整個無限神系也就真箇十死無生,完全敗亡了。怎麼翻身都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

血腥戰神卻有不一樣的觀點,他聳聳肩道:「我當初也和你一樣悲觀。不過甚寶老大卻告訴我一件事情,讓我重新燃起希望。既然你到過紫霄宮,想必也發覺,紫霄宮的格局和無限神殿的相似點了?其實無限神殿當初的構想,不僅參考了紫霄宮,更有失樂園、英靈殿,甚至是此刻懸浮在虛空中的72所羅門魔柱等等。」

「正是集百家所長,才有今日的無限神殿。放心吧,無限神殿縱橫無盡元會,連聖人都拿捏不住它的蹤影。更何況如今的這些神靈聯手呢?」

「原來那72魔柱,叫做所羅門魔柱。難道是?」胡飛立即聯想到某些史實。

血腥戰神從容而笑,道:「沒有錯。正是這所羅門王契約的72大魔神!」

在天堂耶和華神系的世界中,所羅門王乃是天上地下,從古至后最具有智慧的王者。他為了統治世界,便和72位魔神達成契約。

而這72位魔神,各個都是大名鼎鼎的神級人物。其中最著名的魔神之首巴爾,便有一具投影,曾經進攻過暗黑破壞神的世界。並且一度佔據過絕大上風。

在天堂神系中,一方是以上帝耶和華為首,座下4大天使為領的光明天堂勢力。另一方則是以撒旦、路西法為首,座下72魔神為領的黑暗地獄勢力。

胡飛很好奇,問道:「如果說是這72魔神合力,阻止失樂園這件神器,那就在正常不過了。不過我聽說要控制著72魔神,必須要有那最關鍵的72魔神契約書。傳說中,這份契約書被安置在所羅門寶藏的最深處。你是如何得到的?」

血腥戰神苦笑道:「真正的所羅門寶藏,是當今世界上最神秘的寶藏。即便是上帝,也掌握不住寶藏的入口。更何況我?」

頓了一頓,他繼續道:「72魔神之所以來相助,乃是當年蠱聖人安排的一手棋子。其實撒旦、路西法為首的地獄神系,早就是我們無限神系的盟友了。我也是依照蠱聖人留給我的信息,不久前揣摩出來的……」

血腥戰神的這番話,道出了一切過往。讓胡飛不得不再次驚嘆於,蠱聖人深不可測的算計功夫。

原來血腥戰神自備甚寶和無限老人聯袂勸服,成為神文巨書當中,第5頁的擁有者。無限老人手中保管的錦囊蠱,便又爆開一個。吐露出下一步的計劃和安排。

這股信息,明確指出了不久后神明聯手的危機。也告知了如果把無限之子投入到地球上去,會再產生4神之中的雪影狂神。

而且還對血腥戰神進行了指派。教他以原來吸血鬼親王的身份,統領地球上的黑暗勢力,對聖彼得大教堂發動總攻。以奪取其中天堂神系的聖物——約櫃!當然其中也自暗示,會有強緣相助。甚至連武神胡飛的下落也預測了出來。

胡飛聽了免不了驚懼,暗道:「難道我的成長,也是從來未有步出過蠱聖人的算計嗎?我應該把神節群芳譜都毀掉了才對!」

這件事情,讓他更認知到聖人不可揣摩的神通偉力。他原以為已經登上了半山腰,但是現在猛地抬頭看去,他才發現聖人的這座山峰路程,他不過才到山腳而已。

不為聖人,終為螻蟻。

只有成為超神至尊,才是真正的神之巔峰。相比較而已,胡飛徒有20級的神級,仍舊不過是稍微大一點的螻蟻而已。

「我原以為燒毀了神界,便能脫離聖人的算計。我錯了!也許在某一階段,我的發展的確讓超神都意外了。可是現在看來,聖人的盤算也非一成不變的計劃。那錦囊蠱說不得也具有隨機應變之能。」

胡飛嘆了一口氣,又握緊了拳頭:「也罷。他算計他的,我走我的。管這些反而落了下乘。下一步該是凝聚神軀真身了!」 頭望尖,是翡翠煮的夭著微綠煮中摻雜著嫩以巳的陽光。

在陽光的普照下,是一片刃刀畝的葯田。一塊塊地規劃整齊,引水溝渠彷彿棋盤上的縱橫線,將葯田分成一塊坎的領域。在這裡,有各式各樣的奇花異草、天材地寶。

青煙海藻,火羅艷完花、烏頭反貝母,七彩玉白荔,九轉金丹參、地心荀葯。雷霆鬱金香,九陰川烏草、乾離五靈脂」

鼻翼間是濃烈而又清幽的葯香。胡飛置身於此,眼神卻緊緊地盯在葯田的中央。

在那裡,是一株垂柳。細長柔綿的枝條,翠綠鮮嫩的柳葉,根系達的枝幹。最奇特的是,這株柳樹籠罩在一層氤氳的水汽當中。一條條的水滴,從柳葉上匯滴下來,形成一束束的透澈亮的水流。

風柳雪月夜就站在胡飛的身旁。不無自豪地向其介紹道:「看著眼熟么?這便是我從觀音菩薩手中搶奪而來的先天楊柳枝幹。培育而成的這株楊柳樹,能產生先天聖靈水。具有起死回生之用

胡飛不無驚異:「我當然知道這先天聖靈真水。這種水,能連倒掉的人蔘果樹都能使其起死回生。只是觀音菩薩乃是上位神。你是如何搶得到她手中的凈玉瓶的?」

風柳雪月夜淺笑道:「沒有那麼誇張。我們不過是糾集了一幫人幹掉了觀音的一個化身。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應,又有送子觀音,楊柳觀音,龍頭觀音,圓光觀音。遊戲觀音,白衣觀音,蓮卧觀音等等化身。我們解決掉的,可以說是最弱的一個洒水觀音的化身,只有中位神而已

「洒水觀音手中的法寶,玉凈瓶當然是真正法寶的投影。不過玉、凈瓶中的楊柳枝,卻是貨真價實的分枝。我自得了這柳枝之後,神界這才算是真正的走上正軌,踏上飛展的道路的。」

胡飛想到自己又聯想到風柳雪月夜。頓時失笑道:「無限神殿給我們的綁都不是亂起的。我的「花間明月香」便是指的是花間賦、明心見性、盜月以及芳香神通。小柳你的。中,便有一個柳字。正是應的這株柳樹吧。」

「哦?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風柳雪月夜聞言,一雙妙目轉了一轉,又自掩口笑道,「不過現在知道也已經晚了。我為你培育好這七枚葫蘆種子,便要捨棄神界。轉修武神之道了。」

在從胡飛那裡,得知了引混沌之子最後的結果,以及無限三祖神真正的用意之後。以玄奧**師為的起點公會眾神,便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討論。討論的結果。便是齊齊捨棄掉神界。以胡飛的武神之道作為過渡,重新尋找力量核心。

這完全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且不妝混沌之子,註定最後只能剩下4位的結果。單單擁有神界。便連接不接任務的人生自由都沒有的這一條,便早就讓起點公會眾神煩惱無比了。

而且無限神界的展,完全是實驗性質的。當年明飛突破下位神時。便是甚寶都高興了好幾天。雖然這樣的力量體系道路,有很大的展空間。但是玄奧**師一行人,卻不想做出那第一批完善此道路的試驗品。

因此,無限神界雖然能使凡人一步登天,成就具有神性的o級英雄。但是起點公會眾神卻也毫不猶豫地捨棄掉這些力量。轉而修鍊更為自由的武神毛道。

胡飛依照風柳雪月夜的指點。將這先天七彩靈心所化的葫蘆種子,分別種在柳樹樹根的7個方位。

在這份整個,神界最肥汰的沃土上。土質鬆軟濕潤,又帶著一股泥土的別緻芳香。

「這種土壤是最適合種植的土壤。你只需要將種子落下。土壤便會自動包裹,無須深埋。」風柳雪月夜隨時指點著。

這七枚先天七彩靈心種子,被胡飛一一投下。幾乎只轉瞬之間,便有粉綠色的幼苗從泥土中探出頭來。

風柳雪月夜全身鼓盪起神力。整個神界玉葯圃同時散出能量潮汐。全部向中央涌去。

胡飛自然知道,這是她不惜動搖了整個神界的根本,竭盡全能對先天七彩之心的生長進行輔助。

葫蘆嫩芽幾乎在以肉眼可見的度,迅長成。

嫩芽從黃綠色變作淺綠色,然後是深綠色,最終形成一根根的葫蘆藤纏繞在楊柳枝幹之上。

玉葯圃聯口畝的藥草,俱都開始衰敗,葉子枯黃,根系萎縮。巨量的生機混合著神力,形成一**的綠色潮浪,向整個神界的中央涌去。葫蘆藤出各色微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成為整個神界最耀眼的所在。然後微光不斷凝聚成7點,7朵葫蘆花相繼綻放。

胡飛連忙分出7份意志,紛紛投入這?朵葫蘆花之內。如果再晚

蘭,便教眾葫蘆果生出新的意志來「

綠色生機能量潮,依舊絲毫都不停歇。一**全數涌動。葫蘆花謝。轉而結成葫蘆果。顆顆搖動。7色的葫蘆皮散著溫潤如玉的光澤,

「這七彩靈心,不愧是先天之物。單單這份威勢,便教人欣喜也。咦,我的這7分意識,怎生都轉換成了7枚全新的武符?」

胡飛仔細感受,這七顆葫蘆之中,各自流轉著7枚他從未見過的全新武符,各個奧妙無方。他身為武神,居然第一時間都揣摩不透。

刃力畝的玉葯田,終於衰敗得不成個樣子。整個神界之中,只有中央的這顆柳樹依舊散著綠色生機。

然而風柳雪月夜犧牲了整個神界。便是連著楊柳枝幹都不放過。她全力施為,將整個神界的生機都投注到這七枚葫蘆果之中。導致這些葫蘆果,不斷地漲大,其體型已經遠遠出了胡飛的意料設想。

最終,當這七枚葫蘆果各個長成汽車大終於不再長大。當先一枚鮮紅如火的葫蘆果,忽的在中央裂開一道縫隙,頓時地動天搖,大娃出世也!

只見這大娃,本身也如同一個小巨人一般。不像原先世界之中,僅僅只有成年人膝蓋的高度。他頭頂著一枚紅色葫蘆,身上是樸素無華的衣飾,坦胸露乳之間,盡顯豪情。

他眼中神光照耀,體內的那枚特殊的武符和胡飛本體的至高武符交相呼應。讓胡飛全數瞭然。不禁感慨一聲:原來如此!

你道是為何?原來是這葫蘆娃體內的武符,乃是性格武符。胡飛早就凝聚了心武道符,但是這心武道符。只是應用了武者的各種情緒。卻並非描述武者的各種性格特徵。

任何武者都可以應用心武規則。將戰鬥時的各種情緒愛恨哀愁等等。轉化為勃的力量增幅。每個武者也都有自己的性格特徵。比如楊過之憤世嫉俗,張無忌之宅心仁厚。李尋歡之痴情重義等等。

任何武者都可以領悟心武規則。但是每一個武者領悟出來的性格武符,卻必定大相徑庭。便是強如胡飛。也不能脫離這個狂桔。

「便是我要是凝聚性格武符,也是只屬於我的性格特徵。不過這先天七彩靈心,卻有7道不屬於性格的武符。讓我的武道神符更加完美了

這葫蘆大娃身上,是赤色的漏*點武符。大娃便是這樣的人物,充滿漏*點,開朗單純。他能夠隻身闖進妖精的洞窟。然而漏*點也是一把雙刃劍。漏*點的同時,也意味著冒進和不計後果。在原劇情中,大娃縱有法天象地的神通,和無匹的力量。仍舊被妖精俘虜。 霸王總裁很邪魅 不過,這也是性格武符的特徵。優點和缺點並存,單靠一枚性格武符,極容易造成處理事件的偏頗。

大娃之後,是二娃出世。他具有橙色的溫善武有

二娃是七個。葫蘆兄弟之中,最善良溫和的人物了。他有千里眼、順風耳,因此對周遭的事物以及自然感觸至深,尤如一名感性的藝術家。 重生星光璀璨 他給人帶來的是那種如沐春風的舒適與親切。

然而溫柔意味著軟弱。

寬容意味著輕信。原劇情中,二娃被誘騙至夢花繚亂的迷宮之中。導致他目盲眼瞎。正是謊言和欺騙,才能傷害得了善意和寬容。在後來,二娃被穿山甲和老翁救出。穿山甲犧牲小鳥叼來露水,治好了二娃的傷勢。皆因只有在「關懷」之中,「善良和寬容」才能得以重建。

胡飛品味著這些武符的奧妙。他的本體的那枚至高武符,同樣生出了一道赤色,一道橙色的性格武符變化。他的武符因此又再度完善了一些。

片刻之後,其餘五娃,亦都相繼出生。

那黃衣三娃,具有銅皮鐵骨、刀槍不入之本能神通。身上凝聚的是奮勇武符。

那綠衣四娃,具有吸江吐海的本能神通,身上凝聚的是和平武符。

那青衣五娃,具有吐納火焰、雷霆的本能神通,身上的是嫉惡如仇的性格武符。

那藍衣六娃,具有隱身遁體的本能神通,更有開朗活潑,無拘無束的自由武符。

那紫衣七娃,擁有一先天寶葫蘆,可吸納收容萬物。身上的那道紫色性格武符,叫做思哲武符。

這七個葫蘆娃,各具七彩,身高馬大,卻又憨態可掬。尤其是他們眼中的神光暴射而出。七時虎目在這衰敗枯萎的神界之中更顯得熠熠生輝。 用飛朗笑聲,放開對混沌!與的束縛六力即,他的囁斷鞏庶神軀。再也保持不住,化成點滴混沌之氣,消散虛空,再無繚繞。

沒有了混沌之氣的包裹。這枚至高武神符,頓時展露在半空之中。散出一**的恐怖神威,讓一旁的風柳雪月夜大驚失色。驚叫道:「這,這怎麼可能?這樣的威勢,胡飛,你難道已經是上位神了?」。

「當然如此。」一股宏大的意念隨著武符波動,充斥著整個神界,「武神之道,非常特殊。這無數的元會之中,可以說武道沒有展。也可以說武道充分展。佛武、仙武、聖武、戰武、科武等等這些武道,都被各大神系充分的展起來。我成就武神,之所以能夠在這短短的時日內,爆漲到上位神一級。可以說是竊取的各大神系的勞動成果。」

說完,他意念一動。那七位葫蘆兄弟,頓時齊齊大喝一聲。各個光芒四射,化為一塊塊彩色巨石。七枚巨石堆砌成一座七彩神山!

「哈哈哈」整個神界之中。頓時盪激著胡飛的暢快笑意。

單個,的葫蘆娃,並不能承載胡飛的至高武符。勉強的結果,就是撐爆葫蘆娃的身軀。只有當葫蘆娃集合成七彩神山,才堪堪能容得下胡飛上位神級的武道神符。

只見至高武符化作一道流明之光。遁入神山之中。這座頂天立地般的七彩巨山,猛的爆出七色光暈。光暈猛漲猛縮,最後形成一具七彩山神靈心軀。

這副神軀,體型魁梧懾人,鼻眼耳目都和胡飛別無二致。比那混沌神軀,更具有實體感怒

胡飛握緊雙拳,猛的睜開雙眼。只見那七彩流光在眼眶中運轉。一望,便望到天地盡頭。一聽,世間萬物的動靜都在耳中。

千里眼、順風耳!

「大大大!」胡飛開口呼喝。頓時他這具原本就高達3米的神軀,又自行漲大,變成一位頂天立地的七彩山神巨人。

他還可以繼續變大,但是風柳雪月夜及時出聲阻止道:「可以了,可以了。再大下去。這方天地便被你漲破了。」

這就是法天象地的本能神通了。

胡飛再次心念一動,頓時這具神軀便在風柳雪月夜的眼中消失無影。幸好這是她的神界,風柳雪月夜並未失去對胡飛的感應。只是這種感應仍舊模模糊糊,可見隱身的本能神通,也因為胡飛的武符被增幅到了可怕的程度。

接下來,胡再又演練一番銅皮鐵骨、吐納火焰洪水的神通。唯有那七娃的寶葫蘆,胡飛卻未有生成。這倒不是整個的神軀沒有進化完整。而是這枚寶葫蘆早已經成為這副身軀體內的空間。這具七彩巨山所化的山神巨人軀體,本來就有鎮壓封印的本能神通。現在結合了紫色寶葫蘆的強烈吸納功能,更顯得威勢磅礴起來。

「巨力、法天象地、千里眼、順風耳、銅皮鐵骨、吐納水火雷霆、隱身、鎮壓收納。這些本能神通都是這副七彩山神靈心軀自帶的。同時還有我的心血來潮、旖旎芳香、花間指、大圓爪、我道拳、聚裂掌六大本能神通,這些都可以使用了」。

想到這裡,胡飛心中充滿了喜悅。

當然,」還有一些淡淡的遺憾。

「可惜這個身軀,也只能將我的實力揮到中位神的層次。還突破不了上位神。一旦強行使用,這樣牢固的身體也會損害。最終還原成7顆葫蘆種子。然後再培植。 https://tw.95zongcai.com/zc/7080/ 再生出葫蘆娃來。而且這七彩山神靈心軀。也抵不上7位葫蘆娃真正的合體葫蘆金網。金網葫蘆娃能將葫蘆七兄弟的各種性格籽雜在一起,創造出完整的人格出來。比起這座山神軀體靈性更加充足。

那將七位葫蘆娃合成一位金網葫蘆娃的七彩蓮座,還被讓神老人務藏著。胡飛並未入手。

在這七彩山神靈心軀的本心當中,是胡飛的至高武神道符。圍繞著這道武符周圍的,是7枚性格武符。

性格武符因人而異,並爾是胡飛自身的性格。強行收攏,將會改變胡飛自己的性格比例。這並非胡飛的本意。

他的性格中自然也有寬容、善良、自由、沉思以及熱情奔放,但是這些性格都不是他的主要性格。吸納了這些武符。只會將他性格當中這些次要部分加強起來,喧賓奪主。

胡飛當然不能如此做。再者這些性格武符的變化,也同歸到至高武神道符當中,成為其中的7個,變化。他也沒有對其貪圖的必要。

神界玉葯圃衰敗了,各種藥材被抽取了全部生機,顆顆枯黃潰爛。便是天空之中的那顆翠綠太陽,也衰落成昏黃的暮日,在空中搖搖欲墜。

但是風柳雪月夜,卻一點都不可惜的樣她的眼中雖有遺憾和懷念,但是更多的是對未束的展闡,※

「這個神界,我已經打算捨棄了。武神,點化我吧。」她對半空中懸浮的胡飛,如此說道。

七彩巨靈胡飛點點頭道:「你做出了一個相當明智的抉擇。只有捨棄神界,才能稍稍脫離盅聖人的謀算。武神道符。現!」他一張口,吐出自己的力量核心。

這枚武神道符,已經凝聚了幾乎全部的武道規則。它出叮鈴鈴風鈴一般的脆響,然後懸浮在風柳雪月夜的頭頂之上。

一道玄藍色的光輝籠罩在風柳雪月夜的全身,讓這位宮裝女仙似的人物,全身沐浴在武道的玄奇信息流當中。

須臾間,神界玉葯圃崩潰成點點星光。重新匯聚到風柳雪月夜的身上。凝成一道深綠色的葯武道符。

風柳雪月夜的混沌神軀因為缺少了神界,如同先前胡飛的情況一般。也化散成一團團氤氳的混沌之氣。

胡飛開口指點道:「收束你的混沌之氣,在沒有找到新的軀體時,混沌神軀就將就著用器。

風柳雪月夜依言,全力收束混沌之氣。最後凝聚成一位女童子粉妝玉砌的臉蛋,一雙烏粼粼的大眼睛,靈動得宛若晨星,萌萌的可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