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這話聽的我都是一陣的牙疼。

剛纔那人還的確就是要供出來了。

若不是被他給殺了玩了,早早我就能驗證是不是我猜測的那樣了。

只可惜。

“是嗎,那還真好。”三皇兄的姿態已經不是很自然了。

放佛着急想要走。

“府內還有點事情,我今日就先走了,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隨時可以去我府內找我。”

瞧,其餘的王爺都仗着自己血液高貴,恨不得用下巴瞧人。

唯獨三皇兄比較好相處,挑不出來錯誤,也找不出來很出挑的地方,平凡好相處,很容易讓人忽略了。

可偏偏就是這個人呢。

在我還兀自感慨的時候,三皇兄就尋了很合適的理由走了。

而裴佑晟卻沒攔着。

剛纔他那句話,像是在刻意的提醒着三皇兄,好像下一秒就會撕破臉皮一樣。

但是也沒按照我想象的來。

裴佑晟只是多看了幾眼那離開的背影,卻沒阻攔。

薄脣似乎往上揚了揚。

不知道又生出什麼主意了。

“你來這地方就是爲了找他?”

裴佑晟突然開口。

冷不丁的嚇我一跳。

我避開他的眼睛,那雙眼睛過於的深邃沉濃。

似乎總是能一眼把人看透了,也似乎是無邊無盡的深淵,能把人給吞噬進去,總是是一種直覺危險的感覺。

“我來這邊找他做什麼,只是瞧着這邊有點意思,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岔開話題。

不想談論這個。

怕談論的多了,我的話都被他給套出來了。

“有意思?”

裴佑晟重複了一下,那略狹長的眼睛微微的眯起。

這幾個字從他的嘴裏咀嚼出來,卻是變了個意思。

我開始痛恨自己沒換一身男裝,還張口就來了胡扯的話,弄得沒法收場了。

只能硬着頭皮繼續下去,任憑他細嚼慢嚥。

“是啊,那皇叔來這邊做什麼?難不成也是恰好來這邊喝茶?”

我反問。

這一天下來,恰巧的也真是過於巧合到時候了。

“本王來,是爲了其他的事情。”

我乍然一聽沒聽出問題來,可仔細的一琢磨,才明白過來意思。

他用了‘本王’這個稱呼。

聲音都跟着淡了幾分的溫度。

我皺眉還沒等問什麼事情。

他旁邊的小廝就要說話。

卻被人打斷了。

三皇兄身邊常年跟着的侍從,重新的折回來。

“長公主,三王爺讓小人帶句話,說白老爺子的身體可擔待不起多久,還是早點請御醫比較好。”

這話說的沒頭沒尾的。

一下子把我說懵了。

外祖父?

外祖父的身體向來都是硬朗。

現在出了什麼問題,會這麼說。

“怎麼回事?”

我聲音不自覺的銳利起來。

手掐緊了,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

眼角都跳動的很厲害。

那侍從沒回答,卻偷偷的擡頭看了一眼裴佑晟的位置。

然後垂頭不說話。

我也下意識的擡頭看過去。

卻對上的是那雙讓人心悸的黑色眸子。

那麼平靜,也那麼的波瀾不興。

也在看着我。

這種平靜,纔是我所有不安的來源。

只是那麼剎那,我就放佛無師自通的懂了很多東西。

“外祖父怎麼了?”

我問。

大概是情緒過於的繃緊,說話的時候,都不是原先那麼利索。

我心裏默唸了一萬遍,最好不要和眼前的人有牽扯。

不要讓我更一層的恨他。

可他不等那侍從回答,就說:“聯名要調查本王的王妃,說是查出通姦叛國的倪端來,那讓本王應該怎麼辦呢?”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裴佑晟回答的平靜。

這樣的話,卻是撕裂了我所有的幻想和可笑的期待。

我方纔還在想,裴佑晟從茶樓下來,是不是要幫我的。

還存着一點點的念想。

可現在的念想,卻都被撕毀的差不多了。

“所以你就對我外祖父下手了?”

我指甲掐的手心疼。

那種疼像是能傳遍骨子一樣。

使勁控制着纔沒能讓那些積攢很久的情緒爆發出來。

聲音都帶着顫。

我外祖父從來都是很聰明的,聰明到在名聲最盛的時候選擇退隱,聰明的從來不站在哪一派別,也很少發表意見。

可現在,卻是因爲我的問題,牽扯到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裏。

“不是下手。”他糾正,可是臉上也沒多少的情緒。

似乎天生就缺少那些常人該有的感情。

依舊是在平靜的跟我闡述一個事實。

“本王從來見不得王妃被污衊,況且,爲什麼會被污衊,你都忘記了嗎?”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微微的彎腰看着我。

低頭罩下來的陰影落在我的臉上。

明明是溫熱的氣息,落下來的時候,卻也滿是寒意,讓我後背起了一層的寒顫。

這感覺,似乎又回到了當初逼宮時候的針鋒相對。

我不由的挺直了脊樑,一次次的在心裏暗示自己。

不能示弱,尤其是不能低頭。

他在提醒我欠着顧玟嵐的事情,但是顧玟嵐又豈是沒欠我的。

這早就是一筆糊塗賬了。

“那皇叔既然執意己見的話,那這事我也不得不摻一下了,畢竟,總是要討出公道的,對不對?”

我眉眼依舊彎曲成月牙。

但是卻沒多少的溫度了。

反倒是三皇兄派來的侍從,小心翼翼的說:“我們王爺說了,這聯名裏,他可不是有意要摻和的,是被人陷害的。”

我才突然明白了,爲什麼對付三皇兄的事情上,裴佑晟會摻一腳。

原來不是爲了蠻夷的事情,而是爲了他那所謂的王妃。

可真是,用情至深。 這意思,擺明了就是在撇清關係。

看樣子,我這一直都很低調的三皇兄,也不像是面上那麼與世無爭。

裴佑晟卻分毫不爲所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