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請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劉姬兒將洪武傳過來的功法,以神識傳給了佘賽花,吩咐道:“現在整個桃源世界都是我們的,你們想在哪裏修煉都可以,所以尋個清靜所在,好好修行吧。”

佘賽花領了命,便帶着胡大海飛走了。

在一個巨大的瀑布之下,佘賽花帶着胡大海停了下來,打開行軍屋,兩個人便打算在這裏修行了。

洪武給胡大海的修仙法門的名字叫作福氣篇,這是洪武根據天道,人道,魂道三道之中的功法合一創出來的一篇功法,這篇功法最大的特點,卻是需要從凡人零基礎開始修煉,像胡大海這樣的凡人正好符合條件。

什麼是福氣篇,說白了,就是以人道掠奪爲主,加上天道氣運,魂道技能,三者合成一篇,其中人道講的便是金錢之道,天道講的便是天機望氣,而魂道卻講五鬼搬運。總的來說,這三道卻都是以做生意爲主的,積財納福,因此洪武給起了名字叫作福氣篇。

修煉這福氣篇,是入門簡單,上手容易,但是想往深了煉,卻是十分困難的。

只不過這功法三道合一,十分霸道,相比起來,甚至比仙級功法也不差分毫。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而胡大海便成了第一個試驗品,若是能夠修成,那麼神衛的三十六名凡人,便都可以修煉,成爲洪武的一大助力。

此時胡大海赤身坐在瀑布底下,雖然是凡人,但他的身體還是十分健壯的,被這瀑布不停地衝刷着,卻強頂着這水壓,不停地要站起來。

這是天道氣運功法的修煉方式之一,要從落瀑之中,感受這水流的氣勢。

水無常形,在落瀑便是落瀑的形態,在深潭便是深潭的形態。

水從高而低,因勢而動,隨意變換着形態,在天空則成雲,在地面則成河,成江,成湖,成海。

人若如水,那麼便有利萬物而不爭的精神,人若如水,便有水滴石穿的毅力,人若如水,便會學會剛時如山洪,柔時如細雨。

冰冷的水不停地衝刷着胡大海的身體,胡大海強忍着壓力,強忍着寒冷,不停地感受着這水流。

堅持,不停地堅持。

佘賽花在岸邊,緊緊關注着胡大海,只要胡大海出現任何問題,她都會出手相救。原本在她看來,胡大海早就到了極限,可是胡大海卻一直挺着,絲毫也沒有退縮。

終於,胡大海暈了過去,整個人被瀑布給衝了出來。佘賽花飛過去,將他抱了出來。給他度進一絲靈力,將他喚醒。

胡大海睜開眼睛,望着佘賽花,他發白的嘴脣不停地哆嗦着,但還是說道:“我想再試一次。”

“不要再試了,就算你不能修仙,就算你是個凡人,我也一樣愛你。”

“不一樣的,我想永生永世和你在一起,若我只是個凡人,那我能和你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几十年,不夠啊。”胡大海說着,從佘賽花的懷裏站了起來,向着瀑布再次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洪武一直分出一縷神識望着這裏,望着胡大海的一舉一動。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爲凡人和修士有着天差地別,但是洪武卻是少數並不這麼認爲的人之一,他知道洪非原本也是凡人,洪易原本也是凡人。凡人只要有了自己的堅持,便是修士,而修士渾渾噩噩,便與凡人無異,甚至不如凡人。

胡大海的這種堅持,讓洪武感覺到了,凡人也好,修士也好,其實只要有毅力,頑石也會點頭,最終會成爲比一般修士還要強大的修士。

當然,堅持,還需要有訣竅。此時胡大海顯然摸不着門道。

洪武決定幫胡大海一把,他的心念一動,頓時那一縷監視着胡大海的神識便悄無聲息地潛入了胡大海身體裏。

胡大海再次走進了瀑布之中,突然感覺到了此時的水流突然變緩了,他的意識變得靈敏了,似乎每一滴水,自己都可以感受到它的來勢,也能分析出它的去向。

自己的心中,似乎多了一絲與這些水滴的聯繫。

然後涓滴細流,變成瀑布,整條瀑布都讓胡大海感受到了。

嗡一聲,胡大海感覺自己的身體之內多了一個竅,這正是自己的丹田。

開了丹田,便算是走上了修仙之路。胡大海感覺到這丹田之內空空,卻可以隨意地吸收着天與地的靈氣,而自己甚至可以感受到這些靈氣地注入。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胡大海衝出瀑布,也顧不得身上全是水,與佘賽花緊緊相擁。

半晌,兩人才分開。

佘賽花道:“胡郎,開了丹田,這纔是修行的剛剛走步,便如同嬰兒剛學會走路一樣,這意味着一條新的道路在你面前展開了,但這上面的危險重重,你可要小心再小心。”

胡大海望着佘賽花,鄭重地點點頭道:“我會的。”

有了丹田,胡大海終於可以修煉人道掠奪了。

只不過現在沒有人可以讓胡大海來掠奪,只能是佘賽花不停地度一些靈氣過來,讓胡大海試着將這些靈氣佔爲己有。

一絲絲靈氣被胡大海在身體之中轉換,變成自己的真氣。

也彷彿水一般,起先只不過是涓滴細流,而慢慢匯成了一小股,如同山澗淙淙,再匯成一條河流,奔流而下。

胡大海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靈氣不停地增強着,而修爲也在噌噌地往上升。

煉體期一層,煉體期二層,煉體期四層……

最後胡大海的靈氣竟然一直突然破了煉體期,到了煉氣期。

只不過是煉了數天,甚至沒有達到一個月,胡大海卻已經從凡人,修煉到了煉氣期。這種驚人的速度只說明一個問題,那便是洪武所創的福氣篇功法,威力實在驚人。

“既然你已經成功了,那就說明我這功法還是可行的,現在可以修煉天道氣運之術了。”洪武感應到胡大海突破修爲,自言自語道。

天道氣運之術,卻不能再在小世界之中修行了。

於是洪武傳了一道神識給佘賽花道:“現在胡大海已經修成煉氣期,再在小世界之中修煉,已經沒有辦法修行天道望氣之術了,因此我希望將你們兩個派出去,你們到外面修行一段時間,你可願意?”

“回大人,我願意。”佘賽花連忙回答道。

“那你便帶着他去這個地方。”洪武傳過一縷神識來,給佘賽花一張地圖。

這張地圖之上,標的正是桃源鎮的所在。

洪武離開桃源鎮也有一些時間了,此時卻也有些想念桃源鎮了。而且,東郭城也有金錢幫的分部所在,拍賣商會正是修煉人道功法最好的地方,胡大海去那裏修行,卻是最合適的。

“當然,我讓你去這裏的目的,卻並不止要讓他修行這麼簡單。而是想讓你和他一起,在桃源鎮建立一個商會,至於你要用什麼人,都可以去山寨裏去調撥,拿着我的神識令牌,到了山寨之中,卻有很多人可以聽你的使喚。”

“是,大人。”佘賽花恭恭敬敬地回答。

“去吧,以你們的飛行速度,卻要飛行一個月甚至更久才能到達,路上小心。”

洪武說完,將佘賽花與胡大海傳出了新桃源世界。送走他們之後,洪武的心頭卻突然多出了一絲感悟來,似乎多了一絲奇怪的力量。這力量不是神識,也不是靈力,這到底是什麼?

洪武頓時心中一驚,難道自己被暗算了? 洪武體內多出了一絲莫名的力量,這讓洪武感覺到一絲恐慌。

他一向是謹小慎微的性格,對於自己無法掌握的力量,向來保持着一分敬畏與一分警惕,因此此時感受到這絲力量不是自己所理解的,頓時害怕想來。

嘗試着以神識去消解這股力量,神識與這股力量一碰,原本如刀刃一般鋒利的神識竟然被這力量所軟化,最後神識反而被消解了。

洪武又試了試靈力,這靈力與這股力量相遇,倒是沒有被軟化,相反,它被同化了。

這可怎麼是好?

靈力與神識都奈何不了這股力量,難道要讓這一股不明的力量一直存在於自己的體內嗎?這可不行,這多不安全啊。

洪武突然想到了天空巨蛇給的那兩道神光,看來,只能使用一道神光來對付這股力量了。

洪武取出神識之中的那道神光,以神識包裹着這道神光,與這股力量相交。

神光果然是神光,一遇到這股力量,頓時撲了上去。似乎餓虎遇上了羔羊一般,而那股力量卻似乎也不畏懼神光,迎上神光。

兩下交鋒之下的結果卻讓洪武大吃一驚,這神光與這力量竟然誰也沒奈何誰,最後竟然相互融合在一起。

這相融合的神光與這股力量形成了柄小劍,這小劍以神光爲劍刃,以那股力量爲劍柄。洪武試着去調動這柄小劍,這小劍竟然十分聽話,由着洪武調動着,隨意飛行。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洪武還是弄不清楚。不過既然連神光都奈何不了它,相信這應該和神的東西相關。

現在天空巨蛇還沒有隕落,而是在洪武的新桃源世界之中,教給老巴各種知識,洪武正好向他詢問這個問題。

天空巨蛇看到洪武調出那柄小劍,頓時眼睛一亮道:“想不到你竟然得到了信仰之力,這也可以說是你的造化了。”

“信仰之力?”

“是的,信仰之力,便是神力的基礎,這需要有人完全將你當成神一樣來崇拜,所謂相信一個人是神,這個人便是神,信仰之力便有這樣的效果,能讓一個修士擁有神一樣的力量。”

“那麼說,這信仰之力便是神力嗎?”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但若是信仰之力與神力,卻是相差很遠,神力遠比信仰之力要凝實得多。”

“可是我這信仰之力卻是從何而來的呢?”

“若想得到信仰之力,要具備幾個條件,第一點,信仰者需要從凡人開始,在小世界當中信奉被信仰者,第二點,被信仰者擁有世界,而且這個世界必須是有神格存在的世界,第三點,信仰者修煉的功法必須是被信仰者所創造的。”

“原來需要的條件竟然這麼苛刻,那麼我可真叫機緣巧合,這才修煉出來了信仰之力啊。”

“你這叫幸運,也叫氣運,信仰之力在神界之外,很少存在,因此像你這樣意外竟然能得到信仰之力的,實在少之又少。”

“神主大人,若是我能夠將更多的凡人引入小世界,讓他們修煉我所創的功法,那豈不是可以增加信仰之力了?”

“這是自然的,你在這個世界之中,便會成爲這些凡人的神,因此你被當成神一樣來信仰,得到信仰之力。”

“這信仰之力到底有什麼用呢?”

“這信仰之力非神識也非靈力,相信你也感覺到了,它與神力差不多屬性,具有不滅性,只要擁有任何一名信徒還在信仰你,你便可以得到信仰之力,因此擁有了信仰之力,只要你以信仰之力重塑靈魂,那麼無論何時,只要有人信奉你,你便可以不死。”

“可若是這樣,那麼爲何神主大人您……”

“我這是例外,第一,我已經凝成了神格,第二,現在並沒有人信奉我了。”

“可是九蛇之島上的族人,難道不是視你爲神的嗎?”

“視我爲神,與信奉我,卻是相差太多。當然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年我出走神界之時,被一位主神防降下了詛咒,至今這詛咒還是無法消除,因此我是被這詛咒所傷。”

“主神?您不就是神主大人嗎?”

天空巨蛇苦笑一下道:“這也怪我,我並沒有和你說過什麼是神之間的區分吧?這神之間的區分,和修士之間的區分並沒什麼區別,最低等的神叫僞神,實際上只不過是大羅真仙之上的一個層次,雖然擁有了神力,但卻並沒有擁有神格,因此叫作僞神。”

“而僞神再往上,便是下位神,下位神擁有了最初等級的神格,可以說便相當於神界的煉氣期。”

“下位神之上,有中位神,中位神擁有的神格要比下位格略高,他們便相當於神界當中的築基期一般。”

“依次類推,還有上位神,上位神之上,纔是主神。主神之上,還有神尊,神王,神王之上,還有創世神。”

“當初我的實力,卻只是介於上位神與主神之間,創造了一個世界,但神格卻並沒有達到主神的境界。”

“那他們稱大人爲神主又是何意?”

“主神可以創造擁有神的世界,我因爲功法獨特,因爲也可以創造出一個擁有神的世界,從這個層面上來說,我便是主神,而那九條輪迴神蛇,便是我創造出來的。因此他們稱我爲神主,卻也不爲過。”

“原本如此。”洪武不由對神界有一些嚮往了,神的世界,那會是多麼精彩的世界啊。

“我對你有信心,你總有一天會去神界,只要你肯堅持,你離神界也不遠。”天空巨蛇對洪武說道。

“神主大人過譽了,我還有一事不明。”

“你是要問信仰之力如何運用吧?”天空巨蛇一擡手,在空中便出現了一個虛影,這個虛影的身上有多條紅黃藍各色的線。

天空巨蛇指着那紅色的線道:“這便是你的神識之力,它的產生在你的識海,而隨着你身上的神經傳輸,作着循環。”

“神經?我們體內還有這樣的東西嗎?”洪武不由愕然,雖然他擁有神識,卻從來不知道神經是什麼東西。

“這是另外的問題,若是有時間,我再給你細講。現在我們來看藍色線色,這便是你的靈力,它通過你的經脈穴道傳輸,在你身上進行循環。”

洪武終於鬆了一口氣,至少這一點,神和修士是相同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