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李曉峰已經打定了主意,現在有列寧同志看著,沒辦法找那廝的茬,但是將來必定有一天會好好的算算這筆賬。

不過列寧卻是沒注意到某人心懷鬼胎,隨隨便便就道出那個倒霉蛋的姓名:「經過黨委一致通過,都認為斯大林同志比較適合擔任這項工作……」

後面的話李曉峰一句也沒聽進去,他完全被這一道驚雷給炸懵了,斯大林當團中央的第一書記,尼瑪,哥這回徹底賠發大了!

李曉峰真心的後悔了,悔不該一時興起去撩撥斯大林,如果沒有這一檔子事兒,斯大林還得繼續去坐冷板凳,反正十月革命之前鋼鐵同志是別想鹹魚翻身了。現在倒好,這孫子挨了頓打,換了個團中央的第一書記,我艹,也太便宜這孫子了吧!

李曉峰恨得那是牙痒痒,在心裡底里是將自己罵了個狗血噴頭,你說說這是幹得什麼好事,如果讓斯大林抓住了這個機會,弄不好這孫子就從潛龍勿用一下子跳到飛龍在天了。

李曉峰真心將勸列寧打消這個主意,哪怕是換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那兩個孫子當第一書記也比讓斯大林上台強啊!可是列寧剛才是怎麼說的,黨委已經一致通過了。尼瑪,這不是意味著不管說什麼都沒用了。

一時間李曉峰的情緒無比的低落,這貨沮喪的樣子到沒有引起列寧的懷疑,導師大人只是認為某人沒當上第一書記有小情緒罷了。可以理解,也值得同情。

是的,如果李曉峰年紀大一,比如大個十歲五歲的,列寧絕對會把第一書記的寶座送給他,可偏偏這貨年紀太小了,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同志們都這麼看。列寧也不能太出格,只好讓某人暫時靠邊站了。

李曉峰心裡那個恨啊!不光是恨自己也恨斯大林,甚至把提議讓斯大林當第一書記的人也給恨上了,你個瞎了狗眼的王八蛋。你他娘的就不能把眼睛睜大一,選誰不好,選斯大林,哥真想大耳帖子抽死你!

所以這貨憤憤不平的問道:「是哪位同志提議讓斯大林同志負責青年工作的呢?」

列寧笑了笑,反問道:「怎麼。你還想打擊報復不成?」

「我不過是覺得這項提議非常好!」李曉峰可不傻,他假模假式的說道:「斯大林同志年富力強,工作經驗非常豐富,是非常不錯的人選。我就是想知道是哪位同志有如此好的眼光?」

列寧笑了。似乎很滿意李曉峰對斯大林的評價,自己都有些得意:「實際上這個建議就是我提出的!」

看著導師大人沾沾自喜的樣子。李曉峰都無力吐槽了,你老人家還在這臭美呢!我就知道是你提出的這缺心眼的提議。這一世要是沒有我,等過幾年,等您老人家第二次第三次中風之後,你在看看斯大林對您是個什麼態度,那貨就是個白眼狼啊!您老人家屍骨未寒,他就將克魯普斯卡婭趕出了您老修養的別墅,這是個好鳥嗎?

不過李曉峰也很理解為什麼列寧會提議讓斯大林來主持青年團的工作,原因很簡單,首先斯大林的身份夠格,雖然他是個沒實權的靠邊站的中央委員,但中央委員就是中央委員,在黨委里怎麼說也是湊一票的。讓一個中央委員去主持青年工作,不正是說明黨對青年工作的重視嘛!

而且,青年團的工作雖然很大的權力沒有,但總歸是實職,比現在斯大林在真理報做冷板凳強,給斯大林這麼個機會,斯大林能不感激列寧,在黨委開會的時候能不站在列寧這一邊?

想一想現在黨委的格局,基本是列寧稍佔優勢,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旗鼓相當,三股力量可以說是並駕齊驅,多一票就多一份力量,拉攏了斯大林就等於打擊了那兩個貨。列寧的這一招棋走得妙啊!

但是棋再秒李曉峰心裡還是不舒服,總覺得自己是為人作嫁放虎出籠,所以情緒很差。某人都是一張苦瓜臉了,列寧能看不見?能無動於衷?對於這個很會折騰很能打開局面的心腹愛將,導師大人還是要好言安慰的:

「安德烈,你也不要這麼失望嘛!黨委雖然將青年工作託付給了斯大林同志,但是黨委對你的能力也是非常認可的,認為由你來輔佐斯大林同志,是非常合適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曉峰卻不怎麼高興,心裡念叨著,反正老子這回又是當老二的命,什麼狗屁的認可和輔佐,老子能跟斯大林尿一個壺裡?扯淡么!

列寧卻沒有發現某人心中的這小九九,自顧自的說道:「所以按照你對青年團組織結構的設想,我的意思是讓斯大林同志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兼辦公廳主任的職務,由他主導團中央的日常事務,斯大林同志對這項工作也比較有經驗,他在黨內一直是負責處理類似事務的。而你,我的意思是擔任第二書記兼組織部長,主要的任務就是健全和發展團組織,儘快的打開局面……」

組織部長?應該說這個位置也是實權很大的,直接就是管官帽子的嘛。按道理說李曉峰應該滿意了,而且組織部長上面還戴了一頂第二書記的帽子,說白了就是二把手。但是李曉峰就是膩味斯大林,讓他給鋼鐵同志打下手,他真心是不樂意。

「你小子怎麼還是一副苦瓜臉?」

列寧對某人的情緒頓時就不滿意了。以你小子的年齡和資歷混個二把手都算是祖墳上冒青煙了,還敢跟我擺臉子,你知不知道,你這個二把手我都費了老大的勁!

所以列寧直接就發問了:「你對組織的決議有什麼不滿嗎?」

「我哪裡敢對組織的決議不滿!」李曉峰苦著臉說道。尼瑪,老子要敢說一個不滿,您還不立刻就給我擼了,「主要是任務很艱巨,我擔心能力有限,怕辜負了組織的信任!」

列寧怎麼可能信他的鬼話,你小子就是在說怪話,以你的膽子沒有什麼不敢的。【–*悠】你給我捅的婁子還少了!你小子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典型的思想有問題。

「我沒有思想問題!」李曉峰對此矢口否認,「我就是有一顧慮!」

「什麼顧慮?」列寧沒好氣的問道。

李曉峰一本正經的回答道:「我聽說斯大林同志的脾氣不太好,跟他一起共事比較艱難。而我又是比較講原則的。在原則性問題上是毫不退讓的。如果我們之間發生了摩擦,我害怕影響正常工作!」

列寧都氣笑了,你小子也太能顛倒黑白了吧?就你那臭德行,還敢說斯大林脾氣不好?還尼瑪什麼原則性,你小子根本就是扯淡。你哪裡有一原則性,只知道胡攪蠻纏!

當然,李曉峰雖然顛倒了黑白,但是列寧對這個問題確實有考慮過。就像李曉峰說的,斯大林脾氣並不好。或者說很壞,很不好打交道。像這種個性比較強的同志。最好是配一位修養比較好,擅長以柔克剛的同志一起搭檔。

可是偏偏這回做斯大林副手的是某人,列寧對某人的操行太了解了,這貨比斯大林還要硬!至少斯大林不敢對他發脾氣,而某人卻敢當面拍桌子、摔門,可以說這一位的脾氣比斯大林還要糟糕。這不是火神遇上了雷公,三天兩頭的說不定就要開片!

好在列寧早就有了計較,他當然不會允許青年團發生一把手跟二把手火併的醜聞,滅火器他早就準備好了,在黨內能夠有效的震懾這兩個傢伙的只有捷爾任斯基。如果有捷爾任斯基在,這兩個壞脾氣的傢伙就是再能折騰,也翻不過天。

不過考慮到捷爾任斯基本來就是黨內有數的大佬,還是中央委員,一個青年組織讓兩個中央委員坐鎮,著實也有過了。再說,捷爾任斯基手頭的事情也太多,讓他再分出精力去管青年團也不現實。

所以,列寧的意思是,讓捷爾任斯基找一個替身,這個人不一定在黨內要有多高的地位,但是必須是他信得過的人,最好還年輕一兒。畢竟這是青年團,像斯大林這種小四十歲的人擠進去,在一群二十齣頭或者不到二十的小屁孩里著實不太好看。

對此,捷爾任斯基給出的人選是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莫爾德維諾夫。這個同志是捷爾任斯基無意間發現的,1896年生人,現在才剛剛21歲,放在青年團正好合適。而且此人出身赤貧,對黨無限忠誠,還有很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最關鍵的是這個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操守非常好,對工作認真負責一絲不苟,甚至敢當面駁斥上級的不切實際的瞎指揮。

就是這一寶貴的品質,讓捷爾任斯基一下子就相中了這個小夥子,他認為在斯大林和李曉峰之間工作,最重要的就是這品質,只有不畏強權一心為公的人才能在這兩人之間一碗水端平。

實際上列寧對於捷爾任斯基推薦的這個人選也十分滿意,在同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這個小夥子交流過幾次之後,他發現這個小夥子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酷愛學習,就像海面吸水一樣時刻在充實自己。尤其是那種公正無私一碗水端平的功夫,頗有一捷爾任斯基的真傳。這樣的人選他當然不會決絕!所以立刻拍板讓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擔任了即將成立的青年團監察部部長。

李曉峰並不認識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在他貧乏的蘇聯歷史知識中翻騰了半天也沒找到此人的蹤跡。所以這貨想當然的以為這個格奧爾吉就是個打醬油的無名小卒。

只能說李曉峰太孤陋寡聞,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還真不是無名之輩,這位仁兄也是混國家政治安全總局的,也就是混克格勃的。十月革命后。在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他就參與了西伯利亞地區同白匪軍和日本干涉軍的戰鬥,據說表現非常不錯。

蘇聯建國之後,在35歲那年,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通過自學和努力,考入了東方學院,主修漢語專業,之後被國家政治安全總局派往蒙古和中國從事情報收集工作。

可是這些都不算什麼。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最牛逼的事情,是在大清洗時期,仗義持言為被錯誤打成敵特份子的同事求情,當時他寫了一措辭強烈的信給葉茹夫。在信中他指出,逮捕這位同事根本就是個錯誤,希望葉茹夫不要冤枉好人。

結果,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葉茹夫是什麼人?上百人死在了他手裡。怎麼可能鳥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不光沒有鳥他,葉茹夫第一時間就將他從政治安全總局開除,並馬上準備網羅罪名將這個敢於挑釁自己權威的小卒子大切八塊。

好在格奧爾吉的運氣不錯。還沒等葉茹夫網羅好罪名,這位大特務就被斯大林拋棄了。成為了被肅反的對象,針對格奧爾吉的栽贓陷害自然也不了了之。

可以說格奧爾吉伊萬諾維奇雖然在歷史上名氣不大。但是光憑著這份光明磊落的作風,就值得尊敬。某仙人敢小瞧他,恐怕是要吃虧的。

這些都是后話,暫時也不用多說。回到李曉峰跟列寧的對話中來,某仙人又提出了新的問題:「列寧同志,青年團只有這三個部門嗎?」

列寧的回答當然是否定的,之所以建立青年團,最主要的就是為黨的機構改革試水,光有辦公廳、組織部和監察部管什麼用。

「還有宣傳部,青工部,青農部,青軍部,學校部……」

宣傳部李曉峰知道是幹什麼的,可後面四個他就真不知道是幹啥的了。

列寧自然要一一的解釋清楚:「青工部,就是管理青年工人的,青農部,就是管理青年農民的……」

好吧,後面不用列寧說,李曉峰也知道了,不就是把青年人按職業分類管理嗎?至於分這麼細,冗員是怎麼產生的?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不過李曉峰關心的不是這個,他更關心這五個部的部長都是誰。

「按照我的意思,青年團是進步青年的群眾組織,雖然接受黨的領導,但是必要的民主還是要講的。這五個部長在召開全國團員代表大會,選舉出團中央委員之後,由團中央委員之間選舉產生……」

對此,李曉峰並沒有多說什麼,你老人家嘴裡說民主,實際上早就暗箱操作將最重要的幾個部門換成了自己人,第一書記、辦公廳再加上組織部和監察部,這三大實權部門都在黨的手裡,剩下的那幾個除了宣傳部還有意思,其他的真心翻不出什麼浪花。

不過李曉峰對此並沒有什麼異議,如果不搞暗箱操作,他這個第二書記兼組織部長根本沒戲,咱們可不能幹吃白食還罵廚子的缺德事兒。

雖說這個結果不是特別讓人滿意,但李曉峰不是不能接受,團中央的職務總比那個什麼都沒有的特科副科長強,至少不會是光桿司令。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雖然擺脫了光桿司令的囧態,團組織的活動經費還得由他出!

「為什麼又是我出錢!」

李曉峰頓時不幹了,雖說只是一小錢,但是傳出去太不好聽,比如最近黨內就流傳著一些閑話,說他就是因為人傻錢多才被列寧相中的,說他是花錢買的官。如果建團的錢還是由他出,那麼這頂帽子恐怕是落實了。

李曉峰強調道:「黨員要交黨費,團員也應該要交團費嘛!這是基本義務!」

列寧嘆了口氣,反問道:「如果那黨費管用,黨會找你借錢?而青年團員大部分同志都沒有經濟收入,找他們化緣,你也不嫌寒磣!再說那兒錢能辦什麼事兒?」

李曉峰啞口無言,他知道自己這個冤大頭是當定了,他怯怯的問道:「錢由我出,也行!那能不能讓我提一個要求!」

列寧可不會犯捷爾任斯基的錯誤,直接說道:「不合理的要求你就不要想了!」

李曉峰笑眯眯的說道:「這個要求一兒都不過分,我就是想要團組織的冠名權!」

冠名權?

列寧心裡咯噔一下,很嚴肅的問道:「你該不是想用自己的名字來命名吧?我是絕不同意這麼搞的!」

李曉峰笑得跟小狐狸一樣,他怎麼可能用自己的名字去命名,就算列寧肯答應,也得讓青年人認可啊!他們知道某仙人是哪根蔥。

「我的意思是叫列寧主義青年團!」李曉峰拍著馬屁給導師大人送上了高帽子。

列寧苦笑一聲,用他的名字不是不可以,他也樂得接受,但是這麼搞時機還不成熟,所以他只能把高帽子丟回去,鄭重而嚴肅的說道:「瞎胡鬧,叫marx主義青年團!就這麼定了!」 華東省委對江水特大責任事故的處理結果出來了,江水市市委書記單秋、江水市市長紀海負有領導責任,免去其領導職務。江水市國土資源局局長段瑞,城鄉建設局局長周濤負有直接責任,撤銷其領導職務,給予黨內記大過處分……

這個處理結果一出來,華東震動,全國響應,各方媒體紛紛報道,拍手稱快的占多數。某著名網路公司網上調查顯示,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網友認為華東省委領導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是果斷、堅決的。

在處理結果公布的當天,華東省省委書記秦衛國接受了鳳凰衛視的專訪,談到了國內政治體制條件下,如何建立完備的權利運行、人民監督機制的思考。

他重點就講到了江水市的事故,他認為江水市的事故給華東省在官員監督機制建設方面起到了極大的警示作用,稱華東省會吸取江水市事故的教訓,認真歸納總結,一定會在政治體制的改革中獲得一個大的突破。

前有重責,後有省委書記親自接受採訪,華東省在處理江水市特大責任事故的事件上,表現出了足夠的重視,很好的消除了這次事故所帶來的消極影響。

而與此同時,華東省政府分管工業經濟的常委副省長吳曉明通過媒體公開表示,華東省政府對淮陽和黃海的合作前景非常看好,對淮陽和黃海能夠率先找到合作的突破口表示喜聞樂見。

緊隨他表態之後,華東省政府褚魏強對外透露,他將在近期對淮陽進行視察,聽取淮陽方面在黃淮合作方面的意見和建議,並敦促淮陽市委市政府等相關部門儘快和黃滌方面相關相關部門展開談判,爭取黃淮合作能夠早日展開。

華東省實權齋官第一次對黃海凌祖紅的講話作出了積極回應,淮陽前進的外部環境宣告肅清,張青雲以極高的智慧,和最大的努力,解決了省內反對派對黃淮合作事件的阻撓,獲得了了省關鍵領導的支持,這個成績極其的來之不易,張青雲在整個事件的處理過程中,所表現出的成熟,也標誌著他真正的把淮陽的前途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了。這種責任感和使命感,也只有一把手才會有,一個一千多萬人口的市的未來,便是壓在張青雲身上的擔子。

而和張青雲一樣,同樣身負重任的任家年得到了省里的消息,整個人差點崩潰。他親自打電話到省政府戰吳曉明,吳曉明勸慰他要顧全大局,同時告誡他要以淮陽的這次合作突破為契機,從中吸取經驗和教訓。

港城黨委和政府一定要儘快的找到如何楔入泛三市經濟區的突破口,任家年聽到吳曉明這樣的話,再也忍不住了,在電話中道:「吳省,這麼重要的決定作為泛三市經濟區三市之一港城市的市委書記,我竟然事先沒有被知會,這究竟是什麼原因?是不是真像有些媒體猜測的那樣,省里要將港城邊緣化?」

「你這是什麼話?那家媒體在葫亂嚼舌根子?」 虛妄之證 吳曉明勃然怒道,語氣沒有先前的和氣,道:「老任,我明了跟你說,黃淮合作的事情是書記和省長碰頭后做出的決議,至於為什麼沒有知會你,這你可以去找辦公廳相關人問原因。

另外,現在淮陽的發展前景一馬平川了,接下來港城的問題就凸顯出來了,你首先要端正思想,要想如何對港城一千多萬人民負責,思想端正了,才能正確認識目前的條件,才能夠找到發展的新思路…

吳曉明洋洋洒洒,夾槍帶棒,說了很長一段,實際上是在向港城方面施壓,讓他們將心思端正,不要干損人不利己的事。

任家年在電話那頭聽得渾身發抖,心中卻明白了一件事,吳曉明這人已經早就被張青雲擺平了,他一下成為了孤家寡人,在泛三市經濟區中港城也處在了一個十分尷尬的位置。

「啪!」掛斷電話,任家年再也忍受不了,雙手就橫著在辦公桌上猛然一掃,一桌子的報紙、文件,茶杯、硯台等等物事全被掃到了地板上,地板上有地毯,但是動靜依舊不小。

秘書在外面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驚慌失措的推門進來,任家年青著臉道:「誰讓你進來的?一點規矩都不懂,出去!」

秘書漲紅臉,鼓起勇氣想安慰他幾旬,可是勇氣終究沒鼓起來,嘀唇掀動了數下,最後還是慢騰騰的退了出去。

房間很雜亂,一如任家年現在的心情,散落在地下的報紙,醒目的

頭版寫著:

黃雄啟動高速通道,港城何去何從?」,醒目的標題,港城標誌性的北極路作為插圖,卻故意將插圖扭曲成一團,寓意顯然是港城末路的意思。

「落井下石啊,落井下石!真就是小人。」任家年心中的怨氣積

聚,在陵水政壇,已經有諸多不利於任家年的消息了。

甚至有說法當初任家年高配到淮陽就毫無作為,反而淮陽成了華東最大的亂攤子。 總裁前夫玩夠沒 現在任家年到了卷城,港城又要成最大的亂攤子了。

華東有兩個副部級市,一直以來港城在經濟上佔據了主動,此時此京·1,陵水人是不會放過冷嘲熱風的機會的,陵水日報就刊登了專門的評論員文章,曆數港城近幾年來江河日下的事實,現在港城又在泛黃海經濟區中被邊緣化,丟了最後救命稻草的港城將面臨走投無路的尷尬。

而這個尷尬讓任家年幾乎面臨絕境,一事不順,事事不順,外部環境的惡化,直接導致淮陽內部政局的動蕩。任家年來港城後手段強勢,雖然快速的掌控住了局勢,但是也留下了很多毛病。

而在這個困難的當口,這些毛病終於凸顯了出來,亂象開始出現了。港城內部的很多人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開始歡送這位倒霉的書記離開了,這些人中間甚至包括很多市領導。

任家年突然覺得這個平竄氣派無比,華貴的無比的辦公室此時就像一個巨大的牢籠,自己就是被囚在牢籠中的犯人,冥冥中怎麼自己就落到了這步田地呢?

不知過了多久,他重新拿起電話撥通了省政府常務副省長施永樂硌電話,電話一接通,他覺得鼻子一酸,道:「施秘書長,我是家年,在港城!」

一句很簡單的話,甚至有些突兀,但是電話那頭卻一下陷入了沉默。任家年和施永樂是同事了二十多年梅人,兩人一起進省政府秘書處做秘書,後來施永殺任政府秘書長,任家年是他的副手。

施永樂提拔副省長,任家年接替他的位置做政府秘書長,所以任家年這一句秘書長,直接就將兩人的關係拉近了。也從側面反映了他現在極度壓抑苦悶的心情。

「你的事我知道了。這事首先你要自己擺正心態。張青云為了淮陽的事,能夠放下身價,到老吳家負荊請罪,能夠住在陵水當孫子。這一點很能說明問題,我的理解是他沒有想過針對港城,他想的是淮陽的前途。

作為淮陽的市委書記,他這樣做是正確的,是值得肯定、讚賞的。

同時,淮陽和港城的發展並不衝突,這一個觀點你一定要理清。不要鑽到死胡同去了,認為天下人都和你過不去,如果你真這樣想,那可能真就會一語成詞,你自己去休會其中的道理吧!」

任家年吐了一口氣,面忠苦笑,道:「秘書長,你我一起同事幾十年了,我記得你以前說過我,說我處事缺乏大局觀。

現在我下放從淮陽到港城,一直是寸功未建,您說我是不是真就不是在下面乾的料啊?」

「不要胡思亂想,你這種思想就是要不得的。不要有一丁點壓力,就動搖信念,這不是你的風範。淮陽一干9萬人口,但是同時也有一個強有力的班子來管理七

你不要把所有的擔子都壓在了自己身上了,要多和同志們溝通,要相信同志們,要信賴同志們。這是我黨做領導工作的不二法寶,你要多多細心休會。」施永樂道。

此時的施永樂儼然就是老大哥一般,任家年現在這樣,他能夠判斷出來港城現在所處的狀態。一直以來,任家年都和車小偉配合得不太好,這個施永樂也是有所耳聞的。

現在任家年思想波動如此大,更加篤定了他的判斷。而他給任家年出的主意,就是要任家年搞好班子月卜結,要發揮整個班子的力量。

不能不說施永樂的見解是老到成熟的,作為一把手,任家年行為處事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問題就出現在班子的建設上,而團結班子、建設班子,這正是一把手最重要的職責。

張青雲以前在這方面的能力也很差,所以在工作中他也面臨過很多困難。但現在的淮陽,張青云為頭的黨政班子基本能夠各司其職,都團結在他周圍,所以淮陽的局面,要遠遠好於現在的港城……

[二更了,晚上還有一更!求月票,月票,緊急求月票!. 提議雖然被列寧否定了,但是李曉峰一點兒都不沮喪,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哥怎麼也得把列寧這兩個字給加進去,嗯,marx列寧主義青年團就非常不錯

李曉峰為什麼要跟名字叫真呢?這絕不是拍導師大人的馬屁那麼簡單,孔老夫子兩千年前就說了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成什麼事兒?還不就是為了讓列寧同志走上神壇,列寧同志不上神壇,李曉峰這一幫小卒子怎麼搭順風車?

想當年孔老夫子的七十二門徒為什麼不遺餘力的將老師鼓吹成聖人,耶穌的十二門徒為什麼要給老師請上神座,都是一個道理——鳥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品自高

將列寧跟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導師marx的名字並列在一起,具有相當嚴肅的政治意義,說直白一點就是政治造神運動marx列寧主義,一提出來就得讓列寧的身價就直線上升,不成神也得成神

李曉峰早就盤算好了,將列寧跟marx的地位並列,不光能鞏固列寧同志在黨內的地位,是將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之流踩下去一頭馬列青年團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某人就準備著手幫列寧出一本語錄,直接將其打造成當代布爾什維克的紅寶書,你丫不拿著這本紅寶書出門,你就沒臉說自己是革命者

想想看,真要有那一天的話不管是革命小將還是革命老將,一人一本紅寶書,胸口佩戴列寧同志的像章那時候,誰還敢炸刺管你什麼季諾維也夫、什麼加米涅夫、什麼斯大林這兩樣就是鎮壓你們的法寶……

李曉峰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讓一邊的捷爾任斯基實在是看不過眼了,你小子搞什麼飛機,想入非非的搞什麼名堂要開小差你丫也看看場合啊尼瑪,坐在主席台上流口水,這要是讓下面的團員們看見了,是什麼影響不知道的還以為黨指派了一個弱智來當領導

捷爾任斯基不留痕迹的在桌子底下踢了某人一腳,頓時讓某人從美夢中驚醒這才想起自己是在會場,下面還有一千多雙眼睛看著自己這廝不動聲色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了一眼鐵面人,又看了看正在照本宣科念稿子的斯大林神情充滿了不屑

為什麼不屑?

李曉峰早就聽說斯大林的口才很不咋地,開會的時候一貫的作風就是沉默是金,能不開口就不開口,除非是實在沒辦法,一般他不發表演說

就比如今天青年團的全國代表大會上,作為第一書記,鋼鐵同志怎麼的也得整幾句,但是口才實在不過關所以這貨也就只能照稿子念了

其實照本宣科的念稿子也沒什麼,把稿子寫漂亮一點不說幽默風趣,你也不能整得跟賬本一樣乾巴巴的沒有一點花彩,還又長又臭像餿窩頭似的,你讓誰吃得下去

別說坐在主席台上的李曉峰,主席台下不少團員都已經夢會周公去了面對這種局面,你斯大林也該有自知之明,少說兩句不行啊

嘿嘿,那還真不行斯大林是怎麼想的,他可是長期坐冷板凳的人了,好不容易當回一把手,好不容易有開場講話的機會,怎麼的也得過把癮?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