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雲崢道:「城主,我要是你,就最好乖乖的坐下。」

雲崢說著,鎮血魔珠在他身邊飛速轉動。那速度,讓古充心驚。

古充戒備的望著雲狂風,沒有展翅,也沒有大聲呼救。

「兩位,所謂何事?」

雲崢笑道:「只是讓城主知道,我們的實力。古城主,你知道,這個血珠,是從哪裡得到的嗎?」

古充心有餘悸的看了看血珠,忽然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張開嘴,伸出手指,指著血珠。

「難道,是從遺迹內得到的?」

「聰明!」雲崢打了個響指,又說道:「遺迹最大的贏家,就是我。我獲得了傳承,還得到了寶物。那麼,你知道那些覬覦遺迹的勢力,是什麼下場嗎?」

古充震撼說道:「你們竟然能躲過他們的追殺,真是了不起。」

雲崢嗤笑道:「我們他們都殺了!」

「什麼!」古充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萬分不信的搖頭說道:「不可能。我離開的時候,那裡聚集了一百多翼氣武者。就算是化氣高手,也不可能同時殺這麼多翼氣。」

雲崢不在意說道:「不信的話,你可以派人去查。我想,過不了多久,這事就會傳遍整個十國。」

看著雲崢和雲狂風的表情,古充感覺,他們不像是在說謊。可是,他依然不信。因為那太超乎想象了,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雲崢繼續說道:「既然那些勢力的人都死了,我們也算是給你兒子報仇了。那麼,古城主,你的承諾應該兌現了吧。」

古充皺眉,說道:「你們當時拒絕了我,所以並沒有達成協議。就算你們真的殺了那些人,也不是為我兒子報仇,你們是為了自己!」

雲崢眼神變冷了,寒生說道:「這麼說,你是要反悔了?」

古充真氣勃發,道:「根本就沒有反悔一說。兩位,這是我古充城,可不要自誤!」

「哼,以後就不是古充城了。去!」

圍繞雲崢的血珠,立刻飛速飛向古充。雲狂風緊隨其後,一躍來到古充面前。古充大驚,張開真氣羽翼,騰空而起,用真氣對抗血珠,同時大呼「敵襲」。

雲崢嘿嘿一下,道:「你叫破喉嚨也沒用!鎮!」

鎮血魔珠血光更勝,一下沖開古充的護體真氣,擊碎他的真氣羽翼。雲狂風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脖頸,扣住古充的脈門。

古充,再次被控制。事實證明,就算不用突襲,雲崢和雲狂風聯手,拿下古充也輕而易舉。

「你們會後悔的,我的手下馬上就要來了!」古充憤怒的大吼。

「是嗎!」雲崢輕笑,轉頭道:「哦,他們真的來了。來給我送血食吧!血珠,去!」

古充的手下,剛剛來到這裡,雲崢操控鎮血魔珠飛去,鎮壓了他們,然後吸收鮮血。瞬間,十幾個武者,包括很多罡氣和兵氣,都被吸成乾屍。

「住手!」

轟隆一聲大響,有人打出翼氣真氣,擋住血珠的血光。古充的翼氣手下,終於到來了。

狂風大作,四個武者真氣羽翼張開,從四面包圍住雲崢和雲狂風。

「你們是什麼人?放了城主!」東方那翼氣武者大呼。

古充冷笑道:「現在放了我,我們還能好好說話。要不然,你們插翅難逃!」

雲狂風道:「把真氣輸入我丹田,我就放你!」

「你說什麼?」古充一愣。

「快,真氣輸入我丹田,不然馬上殺了你!」

古充反應過來,立刻將真氣探入雲狂風體內,進入雲狂風丹田。他先是被雲狂風巨大的丹田驚呆了,緊接著就大聲驚呼起來。

「什麼東西?」

然後,他就直接癱瘓了。當初靈氣境界的雲狂風,都中招了,更何況是古充。

「城主!」

「混蛋,你們對城主做了什麼?」

古充的手下大驚,想要攻擊。

雲崢笑道:「不用著急,你們馬上就知道了。去吧!」雲崢手一指,鎮血魔珠飛起,發出血光,對一個翼氣鎮壓而去。而雲狂風也發動身法,極速攻擊。

半刻鐘之後,古充的四個手下,都癱瘓在地上。為了防止消息走漏,雲崢用鎮血魔珠,把古充翼氣以下的手下,全都殺掉,吸幹了鮮血。

雲崢給古充等人解毒,最終讓他們妥協了。

「如此一來,我們就有大本營了。現在我們去和族長他們接頭,把雲家子弟都帶過來。」

於是,雲家開始轟轟烈烈,又低調小心的搬遷。好在,雲家在都靈郡一手遮天,沒有人發現雲家正在悄悄的撤離。所有的雲家人,分批的來到古充主城,小心翼翼的進入城主府,在內府偏僻的角落住下,保持低調和小心,不讓任何人知道。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都靈郡距離古充主城太遠,還不能騎蠻獸戰馬,因為它太招搖拉風。只能緩慢的,沒日沒夜的趕路,來到古充主城。

並且,還要分批撤退。不然整個都靈郡沒人管理,會引起有心人的主意。

耗時一個月,雲家終於逐漸搬到古充城了。還有最後一批雲家子弟,正在準備離開都靈郡。

尤姬也來到了古充主城,她是雲家重點監控的對象。現在的尤姬,簡直就是一個定、時炸彈。稍有不慎,就會給雲家帶來滅頂之災。很多雲家人,都建議殺掉尤姬。

只是,雲崢心中有愧,過不去這個坎,一直不忍心下手。雲崢在雲家地位特殊,他不殺尤姬,自然沒人會下手。

雲崢心中暗嘆,看來,自己的道心還不夠通明,無法做到圓潤自如,任何事物不留於心。雲崢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能狠下心對尤姬做什麼,不管是殺了她,還是推到她。自己的道心,都會經歷一次洗禮,更上一層樓。

可是,雲崢就是做不到。只能把尤姬先關起來。

「雲崢哥,你可真是金屋藏嬌啊!就不怕我吃錯嗎?」

雲崢正在頭疼,一個金聲玉振般清脆好聽的嗓音響起,顯得有些機靈俏皮。 「煙兒,你來了。大長老爺爺呢,他也來了嗎?」雲崢驚喜轉身,就看到亭亭玉立,恬然美好的雲煙。

雲煙本來巧笑焉兮,聽到雲崢的話,忽然就變了臉,嘟著小嘴,一副委屈的樣子。

「你光想著大長老爺爺,一點不想我。是不是有了那個美女,就把我給忘了。」

雲崢大感頭疼,硬著頭皮說道:「我對尤姬沒有那種想法。還有,我找大長老,是有正事。我可一直都想著煙兒的。」

「是嗎?那你拿什麼證明,你有想我。」雲煙賊兮兮的說。

雲崢拿出一個酒罈,遞給雲煙,道:「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好啊!」雲煙俏皮的插著腰,小腳一跺,胸脯輕顫一下,怒沖沖的說道:「你想灌醉我,然後對我做壞事。果然是個變態的哥哥。對妹妹都能下的去手!」

雲崢滿頭的黑線,打開酒罈,道:「你看這是酒嗎?」

雲崢沒有在變態哥哥的問題上糾纏,雲煙的小嘴小舌頭,能夠完敗他。

「呀,好香。是蜂蜜啊!」雲煙驚喜,伸出一根白嫩修長的手指,插進酒罈中,蘸了一點蜂蜜,把手指放在自己櫻桃小口中吮吸。

吃了甜的東西,雲煙立刻眉開眼笑,嬌媚的不可方物。而雲崢看到她把手中放在口中,看著她幼嫩嬌艷的芳唇,忽然想到不久前,尤姬在蜂巢中,扶著雲崢的雙腿,跪在雲崢身下,楚楚可憐的給雲崢用她的小嘴發泄。

瞬間,雲崢下腹部再次燃起一團烈火。

雲崢暗暗罵自己無恥,怎麼會對煙兒產生這種齷蹉念頭。他立刻伸手打了自己下面一下。

「咦,雲崢哥,你幹嘛打自己啊?弓著腰幹嘛,難道是哪裡不舒服。」雲煙走上來,伸手扶住雲崢。

雲崢面紅耳赤,雲煙身上芳香好聞的體香,讓生命力旺盛的雲崢,被勾起了生命最本源的**。

越是生命力旺盛,那方面的**就越強烈。

「我沒事!」雲崢尷尬的坐下。好在他修為高深,生生壓制住**。

「你不要小看了這蜂蜜。這是黑石山毒蜂的蜂王漿,是難得的修鍊資源,比益氣丹強大好幾倍。你喝下這些,一定能突破境界……咦,煙兒,你突破了!」

雲煙嘟囔著小嘴,不滿的抱怨道:「什麼破哥哥,人家來了這麼久,你才發現。」

原來,雲煙現在突破到了凝氣五脈,貫通了全身十五條經脈。還有五條,就能進入鍛氣境界。雲煙修鍊的翻雲覆雨決,蓄氣和凝氣修鍊速度緩慢,突破到鍛氣后,就會突飛猛進。

雲崢大喜,說道:「那正好,我多給你一點蜂王漿,讓你能一路突破到鍛氣。到時候,你的實力就會突飛猛進。」

雲煙露出甜美笑容,嬌聲道:「這還差不多!」

雲崢立刻去取蜂王漿。在雲家搬遷這段時間,雲崢抽空去了一趟黑石山,把蜂巢內的蜂王漿,都帶了出來。足足裝了十幾個大桶。這麼多的蜂王漿,抵得上幾十萬的益氣丹。而且比益氣丹更容易吸收。光是這些蜂王漿,就能給雲家造就許多高手。

和雲煙談笑一會,雲崢問道:「大長老爺爺是不是也來了?」

「嗯,和我一起來的!」雲煙點頭稱是。

雲崢一喜,道:「那就好。終於來了。」

雲家子弟分批搬入古充主城,雲煙和雲威遠在倒數第二批,直到今天才來到。

「雲崢哥,你找大長老爺爺幹什麼?」雲煙好奇的問。

雲崢興奮說道:「我可以讓大長老恢復實力!」

雲煙驚呼道:「你得到了強氣境界的塑體丹!」

雲崢搖頭,笑道:「比那個好多了!」

雲威遠的丹田,一直是雲崢心中的痛。強氣境界的塑體丹,非常昂貴。還有價無市,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到。並且,用塑體丹重新恢復的丹田,會永遠定型,不能隨著境界提升而擴大。

所以自爆丹田的人,即使丹田恢復,也永遠不能提高境界。因為真氣溢滿之後,不夠沖脈。

雲煙好奇的追問,雲崢只說,跟他去見大長老,就能知道是什麼東西。

「大長老爺爺。」

雲崢和雲煙,聯袂來到雲威遠這裡。

「雲崢來了,還有雲煙啊。來,坐吧。」雲威遠親切慈祥的讓雲崢和雲煙進來,並給他們拿好吃的水果。

此時的雲威遠,滿頭的白髮,臉上都是皺紋,顯得非常的衰敗蒼老。雲崢心中一疼,說道:

「大長老爺爺,您受苦了。」

雲威遠並不沮喪,笑道:「我可一點不覺得苦。你看我現在活得,多自由自在。」

雲崢鼻頭一酸,沒有武者失去真氣后,不痛苦難受的。雲威遠怕雲崢自責,所以才強顏歡笑,故作輕鬆。

「大長老爺爺,我有辦法,恢復您的實力,並且,還能讓您更進一步!」

「你,說什麼?」雲威遠站起來,身體都在顫抖,死死抓住雲崢的手腕。

「看這個!」雲崢拿出一個小瓶,小瓶內有一團血紅的鮮血。這鮮血,彷彿是活著的,在不停的翻騰,變化成各種形狀,並不停的有若有若無的龍吟響起。

「這是……」

雲崢道:「這是龍血!」

雲煙和雲威遠都被龍血吸引,他們都能感覺到,那龍血中,蘊含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本質強大高遠,像是高高在上的天神,流出的鮮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