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啊啊,啊尼瑪個頭啊!吵死人了,給老子滾一邊去!」

林逸一拳打完之後,一把抓住了周修華的肩膀就把對方仍了出去。

「嗖!」

「砰!」

「噗嗤!」

隨後之前那名趴在地上,造型奇特的武者再度發出了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而後竟然直接痛的昏死了過去。

「咳咳,這下老子真的不是故意的,只能,只能說你們太倒霉了。」

林逸看著周修華有些尷尬的笑道,隨後轉身看向了臉色蒼白,已經在顫抖的趙虎。

「砰!」

趙虎雙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那滿是肥肉的大臉上充滿了驚恐不安,哆嗦道:「林,林少,我錯了,我錯了,我我馬上把公司的一切都轉到你的名下,求求你了,不要殺我啊!」

「呵呵,你放心,我可不是那種嗜殺的人。」林逸淡淡一笑,隨後扭頭看向了陳天行。

陳天行身體一抖,打了個機靈,急忙看著杏乾的女律師吼道:「都不要愣住了,馬上接收這裡的一切。」

「哦,哦。」

回過神的幾名社會精英,急忙拿著早就準備好的文件夾朝著趙虎走了過去。

「小子,你敢傷老夫,周家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家少爺也不會放過你的。」

躺在地上的周修華,有氣無力的吼道。 這一連串的打擊,便是他這個宗師之境的武者都承受不住了,此時簡直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呵呵,周家?很了不起嘛?我今天不殺你,便是讓你回去告訴那個所謂的周家,欠我林家的給我要你們十倍償還,另外賠禮道歉,否則,我林逸便親自去你周家走一趟,打碎你周家的大門,讓你周家跪地求饒!」

林逸上前,走到了周修華的面前冷冷的笑道,如果不是想要周修華帶個口信回去,林逸那一拳早就要了他的性命。

「哈哈,好好,我周修華一輩子見過不少囂張的,可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囂張的,好好,你放心,這句話老夫一定帶到!」

周修華是真的怒了啊!堂堂宗師之境的強者,竟然被一名煉骨境的小子給打成這個樣子,最要命的是他以後可能不是一個完整的男人了。

作為一名強者,一生之中讓他們最為迷戀的不就是權勢妹子嘛!這次他失利了,就算是回到周家,權勢怕已經跟他無緣了,至於妹子,就算是給他,他又能怎麼樣呢?

「你可以滾了!」林逸淡淡的笑道,可眸子卻無比的冷漠,簡直就像是三九天的冰渣子一般。

「滾?」

周修華神情一怔,作為周家人,他太清楚滾是什麼意思了,不過雖然心裡不爽,可他卻無可奈何,如果再敢廢話,今天怕是狗命難保,當即竟然咕嚕咕嚕的朝著外面滾了出去。

林逸神情一怔,隨後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便轉身朝著趙虎走了過去。

現在的趙虎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乖巧的簡直就像是一隻小花貓,杏乾的女律師讓他簽字他就簽字,問他什麼,他就回答什麼,態度那是相當的好啊!

整個過程僅僅只是用了不到十分鐘,一沓厚厚的文件就已經全部簽好。

趙虎抬起肥胖的手臂,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之後,有些緊張畏懼的看著林逸笑道:「林少,所有資產現在都是您的,市值在三十億左右,我,我可以走了嗎?」

「所有?你確定個?」林逸盯著趙虎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確,確定,真的都給你了,您有疑問可以問這律師,一切都是她經手的。」

趙虎點頭哈腰,一臉緊張恐懼的說道,可在他的眸子深處,卻有一狡詐的光芒一閃而過。

林逸聞言,扭頭看向了杏乾的女律師,問道:「他的所有私人財產也都轉過來了?「

「什麼?」

趙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那滿是橫肉的大臉上浮現了一抹驚恐之色。

「個人資產?這個倒是還沒有,如果大老闆您有需要的話,十分鐘,我可以清算出來。」

杏乾的女律師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我有需要!」

林逸玩味的壞笑道,開玩笑,當初他們一家三口,那可是凈身出戶,趙虎等人可是一毛錢都沒給他們留啊!到現在林逸都還清楚的記得,在橋洞地下,他們一家三口是如何艱難的渡過那一晚上。

蚊蟲一直在耳邊飛舞,叮咬,那是一個讓他一生難忘的不眠之夜啊!

他林逸不是什麼壞人,可也絕對算不上好人,別人敢做初一,那麼他就敢做十五。

當初他們分文沒有凈身出戶,今天趙虎自然也應當如此。

杏乾的女律師一聽,不敢遲疑,急忙再度拿起了計算機,那如春蔥一般的手指,就像是一隻只跳躍的小精靈,不斷的在鍵盤上飛舞,充滿了美感。

上面的數字也在不斷的跳躍。

趙虎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因為那數字竟然真的正朝著他的私人財產而去。

「林少,林少,我知道,當年是我們不對,可我已經把三十億的資產都給你,還請林少手下留情,給我趙虎一條活路啊!」

趙虎雙手緊緊的抓住了林逸的手臂,哀求道。

過慣了錦衣玉食的他,如果真的一毛錢沒有了,那怕是比殺了他都要難受啊!

「趙總,別這樣,別這樣,我呢是一個後生晚輩,這些也都是跟您學的,如果您有什麼不滿,只能怪您自己當初教的太好了啊!今天,如果你敢私藏一毛錢,我便要你全家的狗命!」

林逸陰測測的獰笑道。

趙虎一聽,頓時一臉絕望之色,他看的出來,林逸不是在開玩笑,眸子里那濃郁的殺機就像是三九天的寒風一般,凜冽的讓人頭皮生疼。

「啪嗒!」

杏乾女秘書的小手,重重的在計算器上落下。

隨後看著林逸一臉傲嬌的笑道:「這些年趙總從公司弄到的錢應該有三個億。」

「呼呼……」趙虎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他從公司弄到的的確差不多是三個億,可他又私底下用這三個億做了一些投資,現在收益還算是不錯。

這部分如果能夠留下,也足夠他生活了。

「不過趙總為人狡詐,而且在經商方面的確有些頭腦,我估摸著這三個億在他的手裡,現在應該可以變成十億了,再加上,他善於投資,所以趙總現在手裡應該還有十二億的樣子。」杏乾女秘書低頭說道,隨後猛的抬頭看向了趙虎,那精緻絕美的臉頰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我的天啊!趙總您可以啊!算是商界的天才了啊!」

「你胡說,你胡說,我根本沒有這麼多錢。」

趙虎慌了神兒了,甚至背後都是涼颼颼的,他是今天早上,所有的收益加起來才剛好到十二億啊!

「大老闆,我算好了。」

復仇工具 杏乾女秘書懶得跟趙虎爭執,直接把目光看向了林逸。

「嗯,既然趙總這麼愛財,那就讓他跟他的十二億一起下地獄吧!反正我有沒有都行,陳天行,殺了他!」

林逸趴在辦公桌上,一臉玩味的盯著趙虎獰笑道。

「是,主人!」

陳天行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從自己腰間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趙虎走了過去。

看著那明晃晃的匕首,趙虎整個人都忍不住開始往後咧,似乎這樣可以離那鋒利的匕首遠一些一般。

「趙總啊!我挺佩服你的,要錢不要命啊!這是?」

陳天行上前一把抓住了趙虎的頭髮,手中的匕首也慢慢的朝著趙虎的咽喉上落下。 「給,給,我給我給,我什麼都給啊!」

趙虎哆嗦道。

「哎,早這麼爽快不就什麼事兒都沒有了?」

林逸笑著,大手伸了出去,陳天行見狀急忙恭敬的把匕首放在林逸的手掌中。

「趙總,這可是您先不老實的啊!可不能怪我啊!」

林逸說完,手中的匕首猛的一甩,嗖的一下就飛了出去,打在了趙虎的肩胛骨上,頓時,一股劇痛讓趙虎那張滿是橫肉的大臉都扭曲了起來。

「轉賬走人!」

林逸起身,輕鬆的笑道。

趙虎再也不敢遲疑了,急忙快速的轉賬,當十二個億到賬的聲音響起,林逸便吹著口哨,美滋滋的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那囂張跋扈的背影,捂著自己肩膀上匕首的趙虎,咬著槽牙,嘴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

「哈哈,林逸啊!林逸,你終究還是嫩了一些啊!你以為老子就沒有后招了?」趙虎笑了,笑的非常開心,他能夠掌控一家市值三十多億的公司,自然不是傻子。

也很清楚投資的道理,永遠他都不會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所以,在用了驅虎吞狼的計策之後,他還在整個會議室內裝上了監視器。

林逸剛剛在這裡殺人,搶他的資產,這些事兒可都被錄了下來,一旦放出去,就算是林逸再能打,今天也死定了,國家,那可是一個龐然大物,一個個人根本無法抗衡的存在。

不管林逸的理由有多麼的冠冕堂皇,一旦曝光,林逸定然會接受制裁。

「哼哼,小畜生,今天你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改天我會全部都還給你的父母!」趙虎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瘋狂的怒吼道。

「吱呀!」

剛剛關上沒有多久的會議室大門竟然突然被人打開了。

「吆喝,趙總這心情貌似不錯啊?」

林逸盯著趙虎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咕嚕!」

趙虎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心跳在這一刻都驟然加速,好像隨時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一般。

「林,林少,您你怎麼又回來了?」趙虎一瞬間彷彿跌入火爐一般,全身似乎都在發燙,一臉緊張的盯著林逸問道。

林逸目光玩味,看向了房攝像頭的位置,咧嘴笑道:「沒想到咱們趙總竟然還喜歡玩自拍,既然這樣,我讓你拍個夠好了。」

林逸說完,他的眸子猛的扭頭鎖定了趙虎,在這突兀的舉動之下,趙虎心神瞬間就被林逸控制,而陳天行則是快速的衝上前把隱藏在周圍的攝像頭全部解除。

一分鐘后,一行人再度走出了會議室。

而趙虎則如同魔怔了一般,竟然拿著手中鋒利的匕首,朝著地上兩名武者的刺了過去。

「噗嗤,噗嗤!」

一道道血箭飆的老高,當那滾燙的鮮血落在趙虎的臉頰上時,他頓時身體一抖,宛如大夢醒了一般。

兩名武者,眼神充滿怨毒的鎖定了趙虎。

「不,不,這不是我做的,這不是我做的啊!」

趙虎打了個機靈,急忙把手中沾染鮮血的匕首扔了出去,一臉驚恐的坐在了地上,當他無意間看到頭頂上方的攝像頭時,整個人如遭雷擊,隨後手腳並用,急忙朝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沖了過去。

當看到已經上傳到視頻網站上面的監控,趙虎一下子沒了力氣,整個人絕望的癱在了老闆椅上,之前為了對付林逸,他可是把自己的電腦跟各大視頻網站都連接到一起了。

只要輕輕的點一個發送,那麼視頻就會出現在各大視頻網站,現在很顯然,有人幫他點了發送。

「主人,現在趙家的公司都已經轉過來了,咱們是直接賣掉,還是怎麼處理呢?」

在回去的車裡,陳天行恭敬的問道。

「你經營著吧!我看你在經商方面似乎天賦不錯,以後公司股份你拿兩成,另外百分之三十作為慈善基金。」林逸很是隨意的說道。

「我的天啊!大老闆果然是霸氣啊!您這一下子可就等於是送出十五億了啊?要不給我也來點股份啊!你知道的,這次人家可是幫了很大的忙呢?」

杏乾的女秘書,撅著吐沫了水晶唇膏的小嘴,可憐巴巴的盯著林逸哀求道。

「不是,天行啊你從哪裡找這麼個奇葩的?」林逸有些蛋疼了,這惡女人簡直就是一個話癆,自從見面開始,這嘴巴似乎就沒有停過,不是嘀嘀咕咕這,就是嘀嘀咕咕那,現在竟然還敢開口索要股份。

這在林逸看來簡直有些不知進退了,股份那是隨便送出去的嘛?

「咳咳,主人放心,以後我不會在跟她們公司有任何合作了。」

陳天行一臉認真的說道,他這次也被這女人搞的很無語啊!

「哎呀別啊大老闆,人家只是隨口一說嘛!您可不能這樣啊!要是這樣的話,我回去了老闆還不要把我開除啊?嗚嗚,現在生活這麼艱難,如果沒有了這份我並不喜歡,但是還能夠養家糊口的工作,那我該怎麼生活啊?」

杏乾女秘書說著竟然抽泣了起來。

看的林逸跟陳天行一臉蛋疼。

可下一秒。

這女人卻像是想到了什麼,竟然猛的抬頭看行了林逸,只是那杏乾的大眼睛帶著一抹果敢之色。

「咳咳,你,你不要亂來啊?」

林逸不淡定了。

「哼!砸人飯碗,有如殺人父母,既然這樣,我所幸當你的女人好了,要不然,我以後該怎麼生活啊!」

杏乾的女秘書說著,竟然直接從副駕駛上朝著林逸爬了過來。

這一幕,林逸不知道在夢裡夢到了多少次,一個人間罕見的絕色美女,主動朝著他爬過來,那該是多麼愜意的一幕啊!

可現在,林逸卻只想跑,有種毛骨悚然,被女鬼追的既視感。

「停下,停下,你瑪德以後繼續合作,以後繼續合作啊!」林逸一臉緊張的尖叫道。

腦袋都已經伸到後排座位的杏乾女秘書一聽,抬頭,一臉玩味的盯著林逸笑道:「大老闆應該不會出爾反爾吧?」 「那不能,那不能,你放心,老子說的出就一定做得到,不過咱們可得說好了,以後少說話多做事,否則,你也別怪我無情啊?」

林逸畏懼如蛇蠍一般的說道。

「是是,我保證,我保證從這一刻再也不說話了。」

杏乾女秘一臉不滿的吧唧了一下嘴巴,隨後白-皙的藕臂便撐住座椅,想要起身回到副駕駛上,結果因為前半身衝出的太多,這雙手竟然沒有辦法支撐著她倒退回去。

「嘻嘻,大老闆,還要麻煩您幫一把啊。」

杏乾女秘尷尬的笑了起來。

「瑪德!」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