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為官之人,個人能力再強,不諳官場法則,哪裡可以獨擋一面?更加之華東的情況複雜,各方勢力交匯,喬國盛可能就從來沒有遇到那樣的局面,他身為政丵府一把手,又樹大招風,他哪裡能夠有能力把事情做得讓人滿意?

一念及此,占江暉忍不住捶胸頓足,感覺心中隱隱作痛。作為領導幹部,占江暉自然清楚培養一名優秀幹部的艱難。在喬國盛的身上,他沒少用心思,可是現在喬國盛遭遇了這次挫折,他還能爬得起來嗎?

他驀然又想到了張青雲,心中更是覺得其實在是難能可貴。本來按照喬國盛的原檔哼,張青雲下放港城鍛煉幾年,然後重新調他回來,再在其他崗位上歷練。

可計劃哼趕不上變化,張青雲在華東從陵水市副市長干起,一路往上,現在穩坐在了華東第三把交椅上。其在華東的威信和權柄一時無兩,這份本事是喬國盛萬萬都難以望其項背的。

無疑,現在張青雲也處在了事業的最關鍵期,在這個時候,張青雲每邁一步,幾乎都可以決定其未來的前途。剛剛經歷過喬國盛之痛的占江暉,他此時心中已經暗暗的下定決定,不管怎樣,張青雲的未來需要好生規劃,絕對不能有絲毫草率了。

而這次華東喬國盛離開后,張青雲是去是留呢?是繼續留在華東好,還是離開華東好?這個問題,即使是占江暉在此時此刻都難遽然給出答堊案來。

憑張青雲現在在華東的威望,喬國盛離開了,他是否有機會升任省長?吳言法是否會支持他,中堊央是否會支持他?其他方方面面的勢力是否會認同他呢?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埃里克森的腦子一下就開鍋了,各種各樣的想法和猜測止不住的往外面冒,其中不乏一些很驚世駭俗,很嚇人的可能。如果這些可能真的變為現實,那麼俄國的一切都將被徹底的顛覆。

埃里克森咽了口吐沫,他被自己腦子裡冒出來的想法嚇壞了,在心底,他一遍遍的告訴自己,這些都是猜測,都是胡思亂想,都是……可是不管他怎麼安慰自己,他內心深處都被恐懼的情緒所籠罩著。

「你怎麼地了?」

李曉峰也看出埃里克森臉色不對,剛才好不容易才說動這個貨,他可不想再來什麼反覆。是的,某仙人雖然剛才表現得非常強勢,但是讓他真的放棄安布雷拉,放棄諾基亞,放棄北方工業公司,那是不可能滴。強勢只是他為了保證自己利益所採取的策略,他的核心思想還是要保住這三家企業的控制權。

「呃……這個……沒……啊……」埃里克森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更不知道是不是要找某人問個清楚,所以他只能下意識的發出一些音節。

「有話就說!」李曉峰可是照不了這個急,「再吞吞吐吐的我走了!」

「是這樣的,」埃里克森努力的組織著語言,「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

李曉峰沒好氣道:「說。」

「呃,」埃里克森遲疑了一下,不留痕迹的望了一眼維多利亞,這麼重要的消息他可不想跟其他人分享,「其實也沒什麼,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埃里克森模稜兩可的態度引起了李曉峰和維多利亞的注意,這兩位都算得上是人精,尤其是維多利亞,雖然對政治神馬的不太敏感,但是埃里克森藏著掖著的態度還是引起了她的警惕,尤其是那鬼祟的一眼。她不由得產生了一種猜測你想背著本大小姐在打鬼主意!

前面說過了。維多利亞是合作的幾方中最弱小的一個,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她可是相當的機警,為了防止埃里克森搞小動作,她本能的就叫住了準備閃人的埃里克森。

「你到底想要問什麼!」維多利亞雙手叉腰,氣勢洶洶的質問道:「是不是想背著我搞花樣?哼,我告訴你,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想走!」

埃里克森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你個傻逼,怎麼一點表演天賦都沒有,看吧,露餡了吧!

頓時,一邊是氣勢洶洶的想要問個明白。而另一邊則是絞盡腦汁的想借口推脫,倒是便宜了李曉峰,樂得在一邊看戲。

不得不說,埃里克森的腦子確實很靈活,但是演技太差,尤其是碰上了十分敏感維多利亞,他根本就不是對手。被逼的實在沒辦法之後,他才不得不吐出實情:「我就想問問安德烈。為啥跟布爾什維克混在一起……」

此言一出。維多利亞和李曉峰都驚詫了。

維多利亞是被埃里克森的提問打開了思路,一直以來她也有同樣的疑問。可是因為對政治的不敏感,她一直沒忘心裡去,但是如今……她很快就想到了自己那個活寶弟弟曾經說過,某人在布爾什維克中的地位相當的高,似乎有手眼通天的能力,馬克西姆就不止一次的表示對某人的羨慕嫉妒恨。

好吧,那層窗戶紙一捅開,維多利亞的思路頓時也打開了,她雖然不關心政治,但對局勢並不是漠不關心,作為一個合格的商人,把握局勢走向是最基本的素質。而這幾個月,在俄國政壇上風頭最大的黨派不正是布爾什維克嗎?尤其是這一段時間,呼聲之高簡直令人咋舌。

馬上,維多利亞看李曉峰的眼光就發生了根本變化,她對某人是知根知底,一想到幾個月之前,當布爾什維克還屁都不是的時候,某人就屁顛屁顛的一頭扎進去。這是什麼樣的投資眼光?再想想,一直以來某人不合情理的無理要求,難道說?

李曉峰苦笑一聲,剛才他已經被埃里克森的提問嚇了一跳,而馬上維多利亞也反應過來了,此時,這兩個傢伙虎視眈眈的望著他,就好像財迷看見了金元寶,餓狗看見了大骨頭。

還是小覷了天下英雄,一個公子哥、一個大小姐,只憑著一點點的線頭,就識破了他的布置。誰說富二代就一定是腦殘,誰說胸大一定就無腦?

不過看穿了就看穿了,對李曉峰來說,這並不是一個特別大的麻煩,他滿不在意的回答道:「我一直就很仰慕列寧,加入布爾什維克有什麼奇怪的?」

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一起鄙視了某人一眼,很不客氣的質問道:「少打哈哈,說,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李曉峰繼續裝傻,攤攤手道:「我能有什麼企圖?」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布爾什維克的是什麼來路!」話已經說開了,埃里克森就沒有顧慮了,直言不諱的問道:「他們搞的那一套可是對咱們一點好處都沒有,你這個唯利是圖的傢伙怎麼會捨得割肉?」

「這說明我很偉大!」李曉峰信口胡說八道,「建立一個人人平等,按需分配的大同社會是我畢生的!」

維多利亞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既然你這麼偉大,你這麼悲天憫人,還跟我們計較什麼利益得失。把鏈黴素、收音機的專利都貢獻出來吧!」

「切!」李曉峰同樣白了這丫頭一眼,「人人平等按需分配是無產階級內部的福利,對你們這些唯利是圖的資產階級就不能客氣!」

「哼,你就繼續瞎掰吧!你算個屁的無產階級!」維多利亞才不會被某人忽悠,「告訴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咱們的合作就此取消。咱們資產階級不待見無產者!」

李曉峰有些頭疼了,如果這兩個貨都撂挑子了,他的計劃也就意味著將要擱淺,看來有必要給他們一點點甜頭了。不過甜頭要給,尺度也必須把握好,他可不像讓這一對公子哥大小姐坐地起價。

「不待見就不待見吧!」李曉峰裝作滿不在乎的說道,「反正你們這幾個傢伙都不是好鳥。跟其他人合作還省心一點!」

「別啊!」埃里克森可不敢放跑了某人。不光是因為利潤極大的合作項目,更是因為某人在布爾什維克中的地位,「都是自己人,你別聽維多利亞瞎咧咧。我們就是想知道點俄國局勢的走向,畢竟這大把的投資不能打水漂不是?」

李曉峰鄙視了埃里克森一眼,你個貨不僅僅是擔心合作項目的投資打水漂吧?你丫根本就是擔心諾貝爾家族的產業在俄國打水漂。哼,你個小子還想跟我玩側記旁敲的把戲。那哥么就裝傻好了。

「你們問我局勢問題?有點搞笑吧,俄國的局勢我怎麼會知道!」李曉峰大大咧咧的說道。

這個答案埃里克森自然不會滿意,他擠眉弄眼的問道:「安德烈,都是自家兄弟,你這麼說話就太虛偽了。誰不知道你們布爾什維克如今風頭無二,說不定。那個啥,你清楚的!」

「你讓我很迷惑啊!」李曉峰繼續裝傻,「我是真心不清楚啊!」

埃里克森剛要說話,維多利亞就不耐煩了,直接問道:「不用在拐彎抹角的廢話了,安德烈,讓我們支持你,跟你合作沒有問題……但是你也不能藏著掖著。誰不知道你們布爾什維克打的什麼盤算……我們就想知道。布爾什維克是不是真的打算奪取政權,是不是真的打算實現那些口號和宣傳?」

李曉峰微微一笑。知道最關鍵的時刻來臨了,「想知道這些問題就必須拿出誠意來!」

埃里克森毫不猶豫的說道:「我們絕對有誠意,安布雷拉、北方工業都不是問題,都好說。但你必須給我們一個準信!」

「這還差不多!」李曉峰笑盈盈的說道,「布爾什維克要奪取政權是必然的!」

這一句話就讓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震驚了,兩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問道:「什麼時候?」

李曉峰又笑了:「你認為我會把時間告訴你們嗎?」

維多利亞跟埃里克森又對視了一眼,再次異口同聲的問道:「那些宣傳和口號呢?你們真的會答應工人的要求,真的會沒收全國的土地?真的會結束這場戰爭?」

李曉峰不動聲色的說道:「比這還要多!」

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頓時就慌了神,雖然不知道比這還多是個什麼程度,但僅僅是這三條,已經讓他們如喪考批。

「你們怎麼能這麼做!」維多利亞尖叫道。

埃里克森也神經質的吼道:「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李曉峰輕蔑的搖了搖頭,「不得不說,你們真是鼠目寸光,難道你們就不能看到其中的機會?」

一聽說有機會,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頓時就消停了,緊張兮兮的問道:「什麼機會?」

李曉峰很神棍的說道:「俄國的舊秩序很快就將崩潰,而新的秩序將慢慢形成。別告訴我,你們看不到其中蘊藏著的機遇!」

「狗屁的機遇!」維多利亞跳腳罵道,「我只知道布爾什維克上台之後,絕對沒有我們的好果子吃。我們的生意,我們的收益,甚至我們的財產都很有可能化為烏有!而你卻跟我談什麼狗屁的機遇!你當我是傻瓜嗎?」

李曉峰撇撇嘴道:「你確實是傻瓜,還是愚不可及的那一種!」

維多利亞頓時就要發飆,埃里克森趕緊給這丫頭拉住,勸道:「聽聽安德烈怎麼說,等他說完了,要是沒道理,你再發火不遲!」說完,他轉頭對李曉峰說道:「說吧,安德烈,到底有什麼機遇!」

「道理相當簡單!」李曉峰嘆了口氣,他還真不想這麼早就把話說明白,這些原本應該是十月革命成功之後,在維多利亞他們亂成一鍋粥的時候說,效果才是最好,「俄國舊秩序的崩潰,就意味著原有的利益集團被徹底粉碎,原本被他們把持的俄國經濟命脈,將由新的利益接團接管,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我們的利益將遭受極大的損害!」維多利亞氣鼓鼓的說道。

倒是埃里克森似乎明白了什麼,頓時默不做聲。李曉峰搖了搖頭。不得不說在經商手段上維多利亞比埃里克森要強。但是對機會的敏感性上,後者的眼界要更加開闊。

「你那點利益算得了什麼!」李曉峰很不屑的譏笑了一句,「你們**夫家在俄國壓根就算不上最頂尖的巨頭,在整個經濟鏈條中,頂多也就算個中等水平的商家。如果舊秩序崩潰,受損害最大的,是鏈條最頂端的那些大財閥。跟他們的損失相比,你們家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埃里克森忽然插嘴道:「那我們諾貝爾家族呢?我們的損失恐怕……」

李曉峰直接打斷了他:「你們家也就是比**夫家強一點,在俄國你們家族的地位也就是那麼回事。你敢說你們家的石油產業沒有受到俄國其他大家族的衝擊,沒有被他們限制?」

埃里克森頓時不說話了,諾貝爾家如今也就剩下巴庫的石油產業,但是在俄國。他們的發展受到了不小的限制,畢竟他們終歸是瑞典人,不管是前沙皇還是俄國頂尖的大家族,都不喜歡看到一個外國家族在俄國的土地上吃得太飽。所以,近十來年,他們的家族產業雖然是日進斗金,但是也再也無法發展壯大,漸漸的有被趕超的趨勢。

如果俄國重新洗牌。不可避免的他們會遭受極大的損失。但就想李曉峰說的,損失更大的絕對不是他們。而且從某人話里話外的意思可以聽出來。他似乎有辦法將這些損失找補回來,甚至還有可能讓諾貝爾家族更上一個台階。

同樣的,維多利亞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俄國政權大洗牌,將原本的利益集團一掃而空,他們固然要遭受損失,但是同樣,那些現在還站在他們頭頂,賺取更多利益的巨鱷損失更大,而他們空出來的利益鏈條,似乎有機可乘!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都是眼前一亮,似乎俄國政權大洗牌真是件好事?

當時維多利亞就急不可耐的問道:「你是說我們有可能藉此搖身一變,取代原本那些巨頭的地位?」

李曉峰頓時冷笑一聲:「你太天真了,你憑什麼取代他們的地位?」

「不是有你嗎?」維多利亞手舞足蹈的說道,「馬克西姆可是說了,你在布爾什維克地位相當的高,你絕對可以幫到我們的!」

李曉峰又冷笑一聲:「我說了,你太天真。這一次的大洗牌,將造就一個前所未有的俄國,新的秩序將是前所未有的。你還指望用老一套在俄國賺取利潤等同於找死。哪怕是我也做不到!」

維多利亞頓時泄氣了,「那你說這些有什麼用?晃點我們?」

李曉峰嘆了口氣,跟政治智慧不夠的人說話就是費勁,「我的意思是,有我在,我們可以用一種變通的方法在俄國獲取巨大的利潤!」

「怎麼變通?」埃里克森迫不及待的問道。

李曉峰卻決定賣一個關子,這個時候把一切計劃都告訴他們並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那會造成很多意外的麻煩。最恰當的方法是說一半留一半。

而且李曉峰還想將這兩大家族綁上自己的戰車,他需要一些制約他們的手段,畢竟只要安布雷拉和諾基亞投入生產,他可以用於制約他們的手段就基本消失。為了避免和今天一樣再被逼宮,只有將他們牢牢的套住,而他們的家族在俄國的產業,就是最好的套索。

「你們要關心的不是怎麼變通!」李曉峰笑眯眯的說道,「那是我的工作。你們需要關心的,是投資問題!」

「投資?」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疑惑的問道,「給誰投資?」

「當然是給布爾什維克投資?難不成你們以為會有天上掉餡餅的事兒?」李曉峰很誇張的反問道。

「你該不是在忽悠我們吧?」維多利亞弱弱的問道。

「信不信由你們,投不投資也由你們!不過醜話說在前面,布爾什維克掌控這個國家只是時間問題。等我們掌握了政權,你們就算想投資,效果也沒有那麼好了。」李曉峰邪邪的一笑,反問道:「說實話,你們現在投資都有點晚了……怎麼讓利益最大化,不需要我這個外行來告訴你們吧?」

說完,李曉峰再也不理會愣在當場的維多利亞和埃里克森,自顧自的走了,臨出門之前,他忽然又提醒道:「你們可得早下決心,額外奉送你們一個消息,布爾什維克將會沒收一切資本家的財產,晚了你們就算想投資恐怕都沒錢了!」

李曉峰瀟洒的甩手走了,他相信以那兩位的睿智,應該知道做什麼選擇。你問,他們會不會轉移財產,說實話很有可能,但是李曉峰卻不擔心。

諾貝爾家族就不用說了,最值錢的就是油田和煉油廠,根本沒可能,而維多利亞家族最值錢的產業是倒賣糧食的鏈條,離開了俄國屁都不是。他們最多就是能轉移部分現金或者珠寶首飾,不動產想要出手,難度太大了。

更何況,李曉峰留給他們的時間太少了,滿打滿算也就是一個月,隨著導師大人馬上就要從拉茲里夫返回彼得格勒領導武裝起義,。( 國際酒店,倪秋月今天請客!

倪秋月是個很懂享受的人,她特意在酒店給自己留了一間至尊套房,套房在酒店最高樓,三面前是落地的玻璃窗戶,整個陵水坐在這間辦公室裡面可以盡收眼底。

在辦公室將視線放平,可以現這個位置竟然可以隱隱和鐘山試比高,有一種婆娑世界,芸芸眾生,唯我獨尊的氣魄。的確是一個絕佳的地方。

倪秋月穿著一條紫色的長裙,頭燙成微微的波浪形,讓其更顯成熟性感。她本就是那種絕色的女人,偏偏她又還懂得如何將自己的魅力釋放得恰到好處,處處都能彰顯出其非凡的智慧,任何男人面對這樣的女人,絕對都難以做到無動於衷!

本來酒店開業的時候,張青雲答應過她出席開業典禮。但是,那個時候恰恰秦書*記病重,張青雲心情糟糕,推掉子一切工作無關的應酬和娛樂,自然這個剪綵儀式他就沒參

但時隔幾個月了,臨近年底,倪秋月要請吃飯,張責雲就難推辭了。當然這個女人明顯不只是請吃飯這麼簡單,哪有請吃飯帶別人看她辦公室的?

「不錯!你的辦公條件比我的辦公條件還要好很多。你這個地方是一覽眾山啊。」集青雲背著雙手,嘖嘖道。

倪秋月瞟了他一眼,嘿嘿一笑,媚眼如絲,道:「張書*記的誇獎,就是給我們的鼓勵!我一定要對得起您的鼓勵!」

說完她格格一笑,沒見腳步怎麼移動,身子便靠了過來」雙手挽著了張青雲的胳膊,頭緊緊的貼著張青雲的臂膀。張青雲身子僵了一下」伸手摟住了她。

倪秋月的一對紅唇湊到張青雲的耳邊,輕聲呢喃道:「我們的兒子回國了,和你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找個機會你們父子見個面?」

張青雲訝然扭頭,倪秋月脈脈的看著她,用力的點點頭,道:「別這樣看著我,我心中會感動的。你放心」我頂得住,這個世道」實力就是一切。高謙在江南心氣太高,我估摸他摔跟頭的時候要到了,用不了多久我就擺脫他這個束縛……」,」,張青雲沒有做聲,手卻摟她更緊了。倪秋月嘿嘿一笑,道:「我們這樣摟著一被別人遠程拍照了怎麼辦?」

張青雲淡淡一笑,道:「除非是你想害我,否則別人沒有那個能力能拍照的。你倪秋月在華東名聲不彰顯,在中原可是一等一的厲害角色,誰的思慮有你周詳?」

倪秋月呆了一下」嫣然一笑,如一朵盛開的百合,實在是太耀眼了。她兩隻手鬆開胳膊,一下抱著張青雲的腰,腦袋埋在了張青雲的胸脯上,張青雲瞬間便感覺到了對方絕美的**上傳來的絲絲熱量以及驚人的彈力。

「我很想你」天天都想你呢!」倪秋月呢喃的道,聲音很輕,但吐字清晰。張青雲不做聲,任由她抱著,只是用手捋著她耳際的秀,神態之中儘是溫和。

「你我宿命就是如此!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但是我從來就沒後悔過。」倪秋月道,她嘴唇抿了抿」突然像姑娘似的做了一個鬼臉,道:「即使你和郭雪芳之間傳出了緋聞」我依舊沒有後悔!」

「亂嚼舌根子!」張青雲瓮聲道,狠狠的瞪了倪秋月一眼,倪秋月目光流轉,媚眼如絲,卻並不生氣,道:「別人不知道郭雪芳的性子,我卻是知道的。這天下間他看得上的男人,可能就只有你了,不然哪裡會做老姑娘呢?」

張青雲眼睛望向一邊,不和她對視,但心中卻明白倪秋月這話是在提醒他,倪秋月能看出端倪的事情,自然也會有人能看明白,這事毗張青雲心中暗暗皺眉,只覺得很棘手,他緩緩吐出胸中的一口濁氣,道:「你今天請我吃飯應該還別有用心吧!我不信你就只是請我吃頓飯而已。」

倪秋月白了他一眼,道:「轉移話題,沒意思!」她頓了頓,鬆開了雙手,往後退了一步,道:「不過你說對了,我請你吃飯是有用心,那就是想讓你幫我漲漲身價。你不知道啊,高家的那個驕子,高吉祥同志想找個巴結你的機會都快瘋了。

還有,那個什麼連姐,嘿嘿!昔日眼高於頂的人物,當初嫁到高家的時候那個跋扈啊,可是正眼都不瞧我們這些便宜妯娌一眼的。可是現在人家姐轉性了,三嫂叫得親熱得不行,想來這*天之驕女也是在華東吃夠苦頭了吧!」

倪秋月哈哈大笑,神態說不出的放肆,看得出來,她心情很不錯。張青皺皺眉頭,倪秋月說得很不客氣,說得很是**裸,但是她的話卻是無法反駁硪曾今的天之驕子高吉祥,確實是張青雲只能仰望的人物,但是此一時彼一時,高吉祥的確和張青雲不是在一個檔次上了。尤其是在華東,說高吉祥想巴結張青雲一點都不過分。

只要是華東的官員,又有幾個不想巴結上張青雲這條線的?張青雲家門口每天被拒之門外的官員不計其數,各種托關係、找人和張青雲拉近關係的人也是不勝枚舉,對這些張青雲都已經有些麻木了。

汪森的這次倒台,對高吉祥來說無疑是個利好,而這個利好背後也是有張青雲的影子在的。別的不說,張青雲如果不流露出對汪森的不滿,汪森絕不會這麼快就灰飛煙滅。

所以從這個角度說,張青雲算是幫了高吉祥一把,即使這個幫忙是無意的,這也絕對是高吉祥主動接近張青雲的一個絕佳借口。

高吉祥目前在華東和陵水還遠遠沒有根基,汪森的離開,對他來說只是略微減緩了壓力。他的華東旅程萬里長徵才走一步,以後的路禍福難料。

但是如果此時他哪怕靠張青雲稍微近一點點,那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現在陵水的黨政班子,基本都是張青雲一手調整完成苒,這些人誰能夠不給張青雲的面子?

汪森為什麼狗屁根基沒有,能掀起那麼大的風浪?還不是張青雲挺他的緣故?其實張青雲又真正幫了他多少呢?還不就走到陵水頻繁視察幾次而已?有威望的領導,揮一揮手,動一根指頭別人都會認真揣摩其意圖,他的一個動作可能會被無限放大,到下面就是石破天驚。

不誇張的說,張青雲只要稍微動動手指頭,就可以給高吉祥指一條光明大道。同時,他也只要稍微動動指頭,高吉祥步汪森後塵也是分分秒秒的事。

在這樣差別巨大的情況下,什麼高家的驕子,最有前途的幹部。另外,什麼連副總*理的女兒女婿,這一切都是蒼白的,高吉祥夫婦擁有的在常人眼中看起來神秘顯赫的背景,在張青雲的眼中完全就是草芥。

就像汪森一般,汪森的倒台,張青雲就沒有出哪怕一個指頭。僅僅就是個「態度」,自有人能領悟其意圖,哪裡還需要他親自勞心那些事?

而對高吉祥,張青雲也只需要一個,「態度」,高吉祥現在本來就沒站穩腳跟,張青雲只要對其印象不好,自然華東各方勢力就會撲上去將其撕碎,不會有一點的顧忌。

張青雲覺得這伙子不錯,自然也就會有人去擁護高吉祥這個被領導看重的人。這個道理說起來很殘酷,很**裸,但這就是現實。

倘若高吉祥在省委有其他靠山還好說,高吉祥現在恰恰就是沒有任何靠山,所以倪秋月說得話一點都不過分。

晚餐的時間是8點鐘,但是只,剛過高吉祥夫婦就已經在貴賓包房恭候了。兩人今天都是刻意打扮了才出門,高吉祥穿著一套嶄新的藏青色西裝,戴著一條藍色的領帶,頭梳得整整齊齊,整個人顯得非常的精神。

而連若涵則穿了一件莊重的紫色晚禮服,整個人顯得端莊高貴,又不失女性的魅力。兩人的這身裝扮完全是赴正式宴會的裝束。

雖然倪秋月說今天只是便宴,但作為他們夫婦來說,自然知道今天晚宴的重要性,哪裡敢隨便著裝?

高吉祥和張青雲打過不止一次交道,他知道汪森的離開是一個分水嶺,張青雲上次對高吉祥施政思路的賞識可以繼續。但是另一方面,汪森倒台這麼快,背後是否有人在做動作?

高吉祥雖然可以拍胸脯,可以賭咒誓說他自己沒做。但是很多事情事實不重要,重要的是領導心中的所想。高吉祥必須要及時、恰當的打消張青雲的疑慮,否則這件事對高吉祥來說就是背上的芒刺,足夠讓他寢室難安。

時間在分分秒秒的過,連若涵覺得自己手心都在冒汗,她腦子裡面思緒萬千。既緊張又激動,有時候她會想,今天是不是又見不到張青雲。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