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進京師大營,」這是守護京城的集中營地,裡面現有五十萬大軍,除了擔負守衛梟京的重任外,還有隨時調動支援邊關兵將。

南宮瑾倒不是怕吃苦,而是從來沒想過進京師大營。

花驚羽聽了南宮凌天的話,倒是同意了,望向南宮瑾說道:「南宮瑾,你身為孝親王府的小王爺,日後要擔負孝親王府的重任,所以現在開始該成長起來了,不要再像以前那般胡鬧了,進京師大營可以磨練你,而且凌天如此做,是想讓你潛進京師大營,暗中調查看看京師大營里有沒有混進去的姦細探子。」

南宮凌天望向小羽兒,伸手握著她,小羽兒真是生了一顆生竅玲瓏心,往往他說上一句,她便領會了下半句。

「好,我進。」

南宮瑾用力的點頭,小羽兒說得沒錯,他身為孝親王府的小王爺,不能再胡鬧了,軍營是最適合他磨練的地方,只是以後他沒辦法找小羽兒玩了。

「小羽兒,以後我沒辦法去找你玩了。」

這一點最讓人不痛快,南宮凌天的眉蹙了起來,總覺得南宮瑾的神情似乎有些可疑,不過想想又覺得是自已多疑了,這傢伙若是有什麼心思,只怕瞞不住他。

一夜驚喜:夫人,你命中缺我 花驚羽噗哧一聲笑道:「京師大營在西山一百多里地,騎馬半天的時間就到了,你若是想我了就可以回來找我啊,說得好像生離死別一樣。」

南宮凌天可不樂意這南宮瑾總是接近小羽兒,神情認真的說道:「以後在京師大營當值,不要總想著玩,多把心思放在軍務上。」

南宮瑾身為孝親王府的小王爺,進京師大營,不可能做一個小小的兵將,至少是個營千總。

別看這小小的營千總,可不是那麼好當的,首先得讓底下的一干人信服你,然後還要在軍中建出威望來,這才能讓人信服。

南宮瑾拍著胸口保證:「若是不混出個人樣來,我就不姓南宮。」

南宮家的人都不是無用之人,他自然也不能拉人後腿。

南宮凌天總算滿意的點了頭:「嗯,好好的努力,做出一番建樹來,別連盈盈都不如啊。」

這話深深的刺激了南宮瑾,南宮瑾知道司馬盈盈進了堯騎衛的,還成了堯騎衛的首領,雖然只有一萬人,可人家是個頭,他總不能連個女人都不如吧,所以臉上的神色越發的認真了。

馬車一路進城,先送了南宮瑾回孝親王府,然後回北幽王府。

北幽王府的馬車裡,花驚羽已經窩在南宮凌天的懷裡睡著了,今兒個一天沒消停,再加上後來為了救南宮瑾耗費了不少的精力,這會子經過馬車一顛簸,整個人便很困,慢慢就睡著了,待在南宮凌天的身邊,她很安心,不用擔心自身的安危,所以睡得很香。

南宮凌天伸手輕拂她臉頰上滑落下來的黑髮,滿臉的憐惜疼愛,小羽兒以前受了很多的苦,他不能替她受苦,不能抹殺了她和離洛過去的那段時光,但是以後的日子,他會讓她很開心很幸福的,一定會的。

南宮凌天絕美的面容上展現一個明媚的笑,使得整張面容光彩燦爛。

馬車進了北幽王府,南宮凌天抱了花驚羽進西挎院的房間休息,王府的下人已經習以為常了,完全的做到眼觀鼻,鼻觀心了,絕不多看絕不多言,以免招惹得王爺不開心。

南宮凌天輕手輕腳的安置下了花驚羽,召了青竹進書房分派任務。

「立刻派人大面積的搜查暗夜門的老巢,殺,一個不留。」

「是的,王爺。」

青竹恭聲,南宮凌天又吩咐道:「派人去護國寺,那個女人不用留了。」

青竹挑了一下眉,這才是他們爺吧,膽敢欺負花小姐的人,爺肯定是留不得的,青竹會意的轉身往外走去,打算親自去辦這件事,後面的南宮凌天不忘叮嚀他:「做得巧妙些。」

「是,」青竹走了出去。

當夜護國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客院的江月雅在近五更的時候跑了,不過天亮的時候被人發現死在護國寺後山的一條河裡,這女人被打撈上來的時候,臉上一片解脫之色,似乎終於解脫了一般,看到的人都說,這女人終於承受不住這份難堪自盡了,事實上究竟怎麼樣,只有當事人以及某個人知道。

護國寺把這件事稟報到宮中,老皇帝別提多生氣了,江大小姐竟然當著五國朝臣的面做出這樣不知檢點的事情,實在是給燕雲國的人丟臉,好在最後還知道自盡,給自已留一份體面。

不過。老皇帝的眼睛眯了起來,想到上次江月雅想嫁給自已兒子的事情,這不會是凌天動的手腳吧,老皇帝越想越有這個可能,所以立刻命貼身太監出宮前往王府去請南宮凌天過來。

一個時辰后。 北幽王南宮凌天進宮,行了禮后,老皇帝也不和他客套。

「說吧,那江家大小姐的事情上有沒有你的手腳?」

南宮凌天邪魅的挑眉,慵懶的反問:「父皇說呢,父皇心中不是有數嗎?」

他根本就沒打算隱瞞老皇帝,老皇帝一聽臉都黑了,直接的指著下首的南宮凌天發脾氣。

「南宮凌天,你個混帳,眼下五國使臣還在我燕雲國呢,你就做得出來這種事,我們燕雲不要臉了。」

南宮凌天一臉的不以為意:「父皇想太多了,那是江家不要臉,與我們何干啊,又不是兒子做出什麼不要臉的事情了。」

「你個混帳。」

老皇帝喘著粗氣發火。

南宮凌天看他生氣,不慍不火的說道:「父皇彆氣了,兒子有重大的事情要稟報呢?」

「哼,」老皇帝冷哼,臉色好看得多了,兒子說是重大的事情,肯定是重大的事情。

「昨天小羽兒和南宮瑾掉下南山谷崖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個驚天的大秘密,有人在護國寺下面鑿了一個山洞,這山洞直通京師大營和皇宮。兒子知道后命人查了一下,那山洞竟然很快就挖到了京師大營的位置,幸好還沒有成功,要不然我燕雲的京師大營和宮中可就出了事了。」

南宮凌天一改先前的肆懶,臉色冷沉而肅殺。

老皇帝滿臉的震憾,還有什麼事比這件事還駭人呢,竟然有人在他們所住的地方下面挖山洞,也就是說他住在家裡都可能隨時的被人給殺了,越想越心驚,驚出一身的冷汗。

「查,包圍護國寺,一個也不放過,若是查不出真正的罪魁禍首,護國寺一干人全都給朕殺了。」

帝皇家的權威,在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寧可錯殺一千,不可留一個。

南宮凌天雖然一向冷酷殘狠,但那也是招惹到了他的人,眼下這護國寺的人可沒有招惹他,何況他和慈雲大師還有些交情,所以更不能殺護國寺無辜的人了。

「父皇,護國寺的人殺不得,護國寺乃是我燕雲國的護國根基,如何動得了,兒子會一一排查,查出其中的姦細的。」

老皇帝凝眉,這護國寺傳承幾百年,開國時期便存在了,而且是有功之寺,確實是殺不得,若是殺就是動了燕雲的根本,不過餘孽絕對不能留下。

「你要查清楚,一個也不要放過。」

「嗯,兒子領旨,此事不宜打草驚蛇,父皇還是暫時不要向朝臣提起這件事,以免引起恐慌,五國使臣還在我燕雲境內呢,以免他們混水摸魚。」

「去吧去吧。」

老皇帝早忘了江月雅的事情了,眼下這件事才是大事重事啊。

南宮凌天往外走去,走到大殿門口停住腳步,回首笑望向老皇帝:「父皇,這可是你兒媳婦發現的,若不是她,只怕燕雲真要有大禍啊,所以給你兒媳婦記一功啊。」

「知道了,快滾吧。」

老皇帝正心煩呢,聽到南宮凌天來這麼一嗓子,直接的攆人了。

南宮凌天哈哈一笑,走了出去,身後的南宮凜狠瞪了他一眼,眼下發生這麼重要的事情,他竟然還有臉笑,老皇帝越想這件事越后怕,沒想到竟然有人挖山洞挖到了京師大營,又挖到皇宮,若真是這樣,燕雲輕易便可毀於一旦,如若這裡一亂,外面的強敵再攻進燕雲的邊關,那麼一路之下可就勢如破竹了。

好陰險毒辣的計謀,究竟是什麼人潛伏進了護國寺。

老皇帝的眼睛綠了,咬牙切齒的,真恨不得把護國寺的一干人抓起來,全都殺掉了,堂堂護國寺怎麼就允許人潛伏進去呢,差點害了他害了燕雲。

老皇帝的貼身太監看皇上臉色難看,小心的開口:「皇上,發生什麼事了?」

南宮凜驀然清醒過來,這件事還是不要讓人知道了,以免打草驚蛇,想了想命令太監:「立刻去宣旨讓江丞相進宮。」

太監心中瞭然,原來皇上是為了操心江家的事情,臉色才會如此難看。

「是,皇上。」

北幽王府,花驚羽一覺睡到天亮,神清氣爽,精神抖擻,就是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人還沒有起來,便吩咐了阿紫命人準備吃的東西,然後爽俐的起身吃早飯。

早飯用到一半的時候,門房有人稟報,孝親王妃和孝親王府的小郡主求見,花驚羽對於孝親王妃和小郡主可是很喜歡的,立刻命人請了進來,等到她們到了門口,親自起身去迎了她們進來。

「羽兒見過孝親王妃,見過晚兒郡主。」

孝親王妃還沒有說話,晚兒郡主已是伸手拉了花驚羽起身:「花姐姐,快別行禮了,起來吧。」

孝親王妃無語的望了女兒一眼,這事難道就不能讓她做嗎,讓她表示親熱點嗎? 羅馬尼亞雄鷹 真是笨女兒,花驚羽笑望向孝親王妃:「王妃請坐。」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花姐姐,你早飯還沒有吃好嗎?」

南宮晚兒問道,花驚羽笑道:「差不多吃好了。」

她說完吩咐阿紫領人把東西撤下去,誰知道南宮晚兒卻熱絡的阻止了:「花姐姐別撤了,正好我和我娘還沒有用早飯,不如一起吃,連吃邊說話如何?」

南宮晚兒說完早大刺刺的端坐到桌前去了,孝親王妃一張老臉都沒地方擱了,女兒啊你是餓死鬼投胎的嗎?花驚羽卻是最喜歡南宮晚兒的率性所為的,所以吩咐了阿紫:「去,擺兩副碗筷上來。」

「好的。」阿紫退出去準備碗筷,這裡花驚羽親熱的扶了孝親王妃坐到桌前:「王妃,我和瑾小王爺還有晚兒郡主是朋友,你就別客氣了。」

南宮晚兒立刻配合著點頭:「是的啊,我們和花姐姐交情可好了,母親你就別客氣了,快坐下吧,反正早飯也沒有吃,正好在這裡吃了也是一樣的。」

孝親王妃摸著花驚羽的手,倒是十分的喜歡這丫頭,長得漂亮,又端莊有禮,知進退,真正是個好孩子,真不知道為何太子和皇后還有花家的人看不上她。

「嗯,那本王妃就打擾了。」

孝親王妃倒底是年長的長輩,行事十分的端莊,笑著和花驚羽打了招呼,才坐了下來。

阿紫準備了兩副碗筷上來,三個人便坐下來,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

花驚羽先前吃得差不多了,所以並不餓,只是陪著孝親王妃和晚兒郡主再吃些。

阿紫和綠兒等人皆退了下去,王妃帶來的下人也都退了出去。

孝親王妃終於開口了:「花小姐,我和晚兒是來謝你的。」

「謝我的,」花驚羽有些錯愕,本來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沒想到卻是來謝她的,她略一想便知道定然是南宮瑾回去,說她昨天救了他的事情。

「沒事的,我和瑾小王爺是朋友,救他是應該的啊。」

孝親王妃一聽到這話,放下手裡的筷子抹起眼淚來:「花小姐,你不知道昨天我接到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懵了,一想到他死了,我就不想活了,好好的一個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後來知道他沒死,我也就活過來了,花小姐這是救了我們兩個人的命了。」

南宮晚兒的眼眶也紅了,昨天她也嚇壞了,不但是她和娘親,孝親王府里的人都嚇壞了,小王爺可是孝親王爺和太后的命根子啊,若是他出什麼事,定然不少人要受到牽連的,沒想到後來小王爺竟然沒事,整座王府里歡騰一片。

「花姐姐,謝謝你了。」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好了,你們這是做什麼啊,別傷心了,這下他不是好好的嗎?」

花驚羽完全理解她們的心情,南宮瑾可是孝親王府未來的頂樑柱,若是他出了什麼事,王府的人只怕要瘋了。

孝親王妃抹乾了眼淚笑起來,現在想起昨天的事情還心驚膽顫的呢。

她朝外面命令:「來人。」

門外幾個丫鬟手捧精美的禮品走了進來,恭敬的站立著,花驚羽有些錯愕:「這是做什麼?」

「這是我送給羽兒的謝禮。」孝親王妃開口,南宮晚兒笑著點頭:「母親昨天準備了一晚上,花姐姐這是她的心意。」

花驚羽趕緊的搖頭,她完全是當南宮瑾是自已的朋友才會出手救她的,根本就沒有半點想要她們謝禮的意思啊。

「王妃,這個真不需要啦。」

眼下她住在北幽王府里,想要什麼東西沒有啊,所以根本用不著這些東西。

但是孝親王妃卻不容許她拒絕,拉著她的手說道:「羽兒,最主要不僅僅是你救了他,而是他昨晚竟然和他父王以及我說,以後他要改邪歸正了,再不做以前那些糊塗的事情讓我們操心了,他說要進京師大營去磨練了,我和他父王當時就感動得想流淚了,兒子終於懂事了,不過我們知道,他之所以這麼懂事,和你們這些朋友有關係,所以我送這謝禮,也有王爺的意思。」

「這?」

花驚羽沒想到王妃如此的尊重其事,自已若是不收似乎說不過去,所以望了望丫鬟手中的東西,也就是幾樣精美的禮品,收下倒也無防:「那就收下吧。」

一聽到她說收下,孝親王妃和晚兒郡主立刻高興了起來。

「花姐姐,我哥今兒個一大早便進京師大營去報道了,昨兒晚上我們還以為他心血來潮呢,沒想到今天一早他真的收拾東西進京師大營去了。」

雖然有些心疼他,但是男兒磨練磨練是好事,所以孝親王妃和孝親王爺沒有阻止,必竟南宮瑾未來是孝親王府的當家人。

「嗯,以後他會有出息的,以往他只是頑劣不恭,並不是說他笨或者不聰明。」

這一點孝親王妃和南宮晚兒也認同,三個人一邊吃早飯,一邊說話。

飯後東西撤了下去,阿紫和綠兒領著人把東西收拾了下去,孝親王妃送的禮品便放在了桌子上。

孝親王妃拉著花驚羽甚是喜歡,若不是凌天那傢伙搶了先,她還真想讓羽兒做她的兒媳婦呢,若是羽兒嫁給她兒子,肯定可以管得住他。

孝親王妃心裡有著遺憾,不過羽兒以後是北幽王府的正妃,她們還是多走動的好。

「羽兒,你和凌天什麼時候談婚論嫁啊?」

花驚羽一愣,她倒是一直沒想過這個問題,趕緊的打哈哈搪塞:「哈哈,眼下五國使臣不是在燕雲國嗎?等到五國使臣離開,再來考慮這件事。」

孝親王妃點頭認同:「那倒也是。」

花驚羽剛鬆了一口氣,孝親王妃便又問道了:「羽兒啊,我看那龍月國的離洛皇子似乎也挺喜歡你的,你萬不可和他走得太近了,讓凌天傷心啊,凌天那孩子母親早死,是個可憐的孩子。」

雖然南宮凌天嗜血殘狠,但是對於孝親王府來說,還是挺好的。

「這,」花驚羽的頭有些大,一側的南宮晚兒立刻開口:「母親,花姐姐不是花一心的人,你想太多了,她和凌天哥的感情好著呢。」

「這樣好,這樣好,等到五國使臣離京,便讓凌天進宮向皇上討得一道聖旨,兩個人把婚事給辦了吧。」

花驚羽嘴角再次的狠扯了扯,她是真的沒想過這麼快成親大婚的,總感覺現在成親有些倉促了,不過她一時還真找不到什麼話反駁這孝親王妃,她看出來孝親王妃是為了她好。

門外,阿紫走了進來,花驚羽總算鬆了一口氣,用不著再面對這不知道怎麼回答的話題了。

阿紫恭敬的開口:「小姐,龍月國的公主求見。」

孝親王妃和南宮晚兒立刻起身告辭:「羽兒,我們先走了,有什麼不懂的女兒家的事情,可以去孝親王府找本王妃。」

「謝王妃了,羽兒記住了,回頭有空去看望你,」花驚羽吩咐綠兒把孝親王妃和晚兒郡主送出去。

「那好,我等你了。」孝親王妃總算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心裡想著,若這是自已的女兒多好啊,又端莊又穩重,又有禮貌又會說話,長得又好本事又強,再看自個的女兒,除了武功不錯外,一無是處。

南宮晚兒立刻看到了她娘的神情,挑眉不滿的說道:「是不是羨慕花姐姐什麼都好,可惜了她不是你女兒,也不是你兒媳婦。」 這話說到了孝親王妃的痛腳處,立刻掄起拳頭捶自個的女兒,南宮晚兒指著孝親王妃說道:「你看你看,有什麼樣的母親便生什麼樣的孩子啊。」

身後的綠兒和兩個丫頭忍不住笑起來,孝親王府的丫頭倒是習以為常了,以往在家裡,這母女二人沒少鬧。

一行人出了北幽王府,臨出門還碰上了龍月國的慕秋公主。

孝親王妃立馬替南宮凌天擔心了:「羽兒不會看中龍月國的這位離洛皇子吧,如果真是這樣,你凌天哥可怎麼辦?」

孝親王妃一臉愁死了的樣子,南宮晚兒直接的對自家的娘無語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