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時光飛逝,兩年後。

譚雲飛過了西洲神海,抵達了天門神島上空的剎那,身體凌空一頓,發現昔日風景之美,如夢如幻的天門神島,如今已變得滿目瘡痍。

而天門神島上原本一座座巍峨、直插雲霄的雄峰,如今多數已崩塌,只有少數屹立。

俯瞰而下,隨處可見,乾枯的血液,和一具具殘骸。

這些殘骸,有極樂神宗之人的,也有天門神宮、西洲祖朝之人的。

對於譚雲而言,天門神宮便是他在至高祖界的家,而天門神島便是自己的家園。

赤龍武神 俯視著家園被毀的一幕,譚雲雙目濕潤,極速朝化為殘峰的天門神宮山門而去……

兩個時辰后。

譚雲凌空懸浮在了一堆高達數十萬丈的石碓上空,俯瞰著下方的碎石堆,一顆淚水滑落了臉頰。

因為他知道,下方的碎石堆,便是天門神宮的山門之峰崩塌所化。

而在譚雲頭頂上空,原本通往天門神宮高達百萬丈的時空之門,早已不知所蹤,化成了一個巨大而漆黑的空洞,顯然是被西洲祖朝、極樂神宗大軍給摧毀了。

時隔二百餘萬年,譚雲再次歸來時,昔日的天門神宮山門,昔日的家園,已變成這樣,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快,有天門神宮的餘孽!」

「快逮住他,砍下他的人頭,便可向我們大帝領賞了!」

「……」

倏然,一道道充斥著興奮之音籠罩住了譚雲。

「嗖嗖嗖——」

緊接著,足有上千名道皇境的西洲祖朝將領,駕馭上千艘神舟,載著約莫數十萬名神兵,從四面八方駛來,將譚雲團團包圍。

白髮舞動,譚雲猛然環視眾人,厲聲道:「睜開你們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誰!」

上千名將領紛紛定眼望去,旋即,大驚失色,紛紛從神舟上飛下,自譚雲身前虛空中單膝而跪,「卑職見過侯爺!」

其中一名將領,對著數十萬神兵,大吼道:「都他娘的愣著作甚?這是我朝赫赫有名的神武侯!」

數十萬神兵聞言,紛紛自神舟上跪下,異口同聲,聲響震天,「叩見神武侯!」 譚雲凌空而立,環顧眾人,這一刻,他真的很想殺了所有人泄憤。

可是,他並未這樣做,因為他要利用他們,找到自己的同門,然後,再從同門那裡,打聽梓兮、冰璇的消息。

「卑職不知是侯爺駕到,方才多有冒犯,還請侯爺恕罪啊!」

「卑職知罪……」

「……」

眾將領單膝而跪不起,紛紛開口。

譚雲遏制著憤怒,擺手道:「不知者不罪,都起來吧。」

「謝侯爺。」眾將領、眾神兵起身後,譚雲說道:「大帝命本侯爺前來天門神宮設伏捉拿餘孽,所以,從今以後,這裡本侯爺說了算,明白嗎?」

「卑職明白!」眾將領應聲。

「嗯。」譚雲毋庸置疑道:「從今以後,我會長期潛伏在天門神宮內,而你們立即撤出天門神島,蟄伏在天門神島四周。」

「一旦發現天門神宮餘孽,必須要交給本侯爺處置,記住,本侯爺要活得,聽清楚了嗎?」

眾將領異口同聲,「聽清楚了!」

「給本侯爺記住,一旦逮住天門神宮餘孽,不得使用任何酷刑,我要留著試圖說服投靠本侯爺,然後再揪出其他餘孽。」譚雲說道:「都退下吧!」

「卑職遵命,卑職告退!」上千名將領領命后,飛上神舟,駕馭神舟,載著數十萬神兵,朝西洲神海飛去……

眾人離開后,譚雲帶著悲憤之情,騰空而起,飛入了漆黑的空間巨洞中,數息過後,便飛入了天門神宮內。

「嗡嗡——」

譚雲回首,右臂一揮,在通往外界的空洞中布置了一個阻隔神識窺視的隔音結界。

旋即,譚雲臉上五官微微蠕動,解除了易容術,恢復成了本有的面目。

「我是譚雲!」譚雲目含期許的吶喊道:「我是四術星域的譚聖子,我回來了,有人嗎?」

「有沒有藏著的師弟、師妹啊?有的話,你們快出來啊!」

在接下來的片刻,譚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可依舊無人應聲。

「嗡嗡——」

虛空如水漣漪,譚雲白髮舞動,神識猶如浩瀚而無形的潮水,朝前方的獸族星域延伸而去。

不多時,神識如同滾滾江水,灌入了獸族星域的山門,接著,朝獸族星域的外門籠罩而去。

通過神識發現,獸族星域整個外門,一座座樓、一口口巨大的洞府全部化為了廢墟。

而在廢墟之中,一具具數萬丈、數十萬丈的各種獸骨隨處可見。

這些獸骨,有的失去了胳膊;有的失去了雙腿、顱骨,沒有一具是完整的骨骼。

譚雲知道,這些獸骨皆是獸族星域弟子死後所化。

同時,在這些骨骼中,還躺著一具具穿著西洲祖朝兵服、極樂神宗服飾的乾屍,很顯然,這些皆是敵人。

雖然曾經譚雲對獸族星域並不感冒,可畢竟死去的都是自己的同門,譚雲雙目不知不覺間已濕潤。

譚雲帶著悲傷之情,操控神識,繼續朝獸族星域內門延伸而去。

神識所過之處,譚雲發現,獸族星域中山崩地裂,一具具獸族星域弟子們的龐大屍骨,宛如一座座破碎的山嶽,卧倒在滿目瘡痍的山巒間。

當譚雲神識,籠罩住整個獸族星域后,發現浩瀚的獸族星域,無人生還。

「該死的西洲祖朝,該死的極樂神宗,我譚雲絕不放過你們!」

譚雲噙著淚水,仰頭長嘯一聲,將速度釋放到極致,朝四術星域飛去……

半個多時辰后,譚雲從崩塌的四術星域山門上空,飛入了四術星域內。

他早已有心理準備,四術星域恐怕也沒人生還,可當他飛落在四術星域外門上空,俯視著下方化為廢墟的樓閣,和那一堆堆如山般的屍體時,雙目中噙著的淚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譚雲雙目通紅,飛過了外門,經過內門時,映入視線的一幕幕,依舊觸目驚心。

乾枯的血液,澆築在大地,和殘檐斷壁之上,一具具死狀慘烈的骸骨,鋪滿了大地,令譚雲心如刀絞。

譚雲忍著悲傷,瘋了一般的沖向了辛冰璇的神山,發現峰巔樓閣,早已破碎,布滿了蜘蛛網。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冰璇!」譚雲淚水模糊了視線,撕心裂肺的嘶吼著,「你說過,會答應我,等我回來,我現在回來了,你究竟在哪裡!」

一想到辛冰璇有可能遇難,譚雲便心痛的無法呼吸。

此時,譚雲袖口盼君塔內的眾女,亦是雙目濕潤,她們能感受到譚雲心中的悲傷。

因為她們清楚,對於譚雲而言,天門神宮便是他在至高祖界中的家。

家園被毀,同門慘遭屠殺,深愛自己的女人,又生死不明,譚雲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冰璇,我回來了,你在哪裡!」譚雲釋放出神識,籠罩著整個四術星域,他那蘊含著濃濃悲傷意味的哭腔聲,響徹整個四術星域:

「冰璇,求求你出來啊!」

「道坤太上聖老,您老人家還在嗎?」

「雲兒絕不相信,您老人家和冰璇已經不在了,雲兒絕不信!」

「嗡嗡——」

虛空如水漣漪之際,沈素冰自譚雲身前憑空而出,淚眼婆娑的抱住了譚雲,「夫君,你不要太難過了,我相信,冰璇一定還活著。」

「還有,你快進去看看冰璇的古樓內,是否給你留下了書信。」

譚雲忍著心痛,點頭急忙和沈素冰,進入了布滿蜘蛛網的殘破古樓內。

然而,譚雲和沈素冰找遍了古樓的每一個角落,卻一無所獲。

「不用再找了。」譚雲忍著心中的悲痛道:「若冰璇還活著的話,她是不會留給我信息讓我去找她的。」

「那樣的話,一旦被敵人搜到,豈不就可以找到她?」

沈素冰微點螓首,「夫君說的是。」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們立即前往我昔日居住的譚祖山,和道坤太上聖老居住之地,看看能否發現什麼。」

譚雲話罷,便和沈素冰先後前往了譚祖山,和道坤昔日居住的四術浮陸。

結果,令譚雲失落的是,依舊一無所獲……

「前往人族星域,梓兮居住的主宰星!」

譚雲帶著濃濃地希冀,牽著沈素冰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 數個時辰后,滿天星斗,皓月嵌空。

譚雲牽著沈素冰飛行中,突然凌空懸浮在夜空中,月色下,依稀可見,譚雲眼眸中流露出悲傷之色。

因為!

因為譚雲發現,原本天地神元、祖氣濃郁的主宰星,如今已然變得破碎不堪。

在譚雲記憶中,主宰星中央屹立著一座精美絕倫的古樓,那便是方梓兮的居所。

而如今古樓早已倒塌,化為了廢墟。

望著主宰星,譚雲腦海中浮現出二百多萬年前,自己和虞芸奚離開天門神島,準備前往東洲神域時,方梓兮追上自己的畫面。

「譚雲!」一道蘊含著不舍的天籟之音,從譚雲後方虛空中傳來。

「梓兮!」譚雲驀然回首,但見一道白色光束,朝自己迸射而來。

數息過後,白色光束射落在譚雲神舟上,化成了一襲白裙的方梓兮。

都市之神級宗師 「梓兮,你怎麼來了……」譚雲剛一開口,方梓兮便踮起腳尖,雙手猛地捧著譚雲臉頰,閉上眼睛吻上了譚雲的嘴唇。

當譚雲緩過神來時,嬌艷欲滴的方梓兮,已離開譚雲,騰空而起懸浮到了萬丈虛空,俯視著譚雲,美眸中一滴淚水滑落,呼喊道:「我等你回來!」

想到這裡,譚雲思緒中斷,他俯視著荒草叢生的主宰星,淚水早已模糊了視線,心如刀絞的吶喊道:

「方梓兮,你出來!」

「你答應過我,要等我回來的,我現在回來了,你快出來啊!」

首席的倔強前妻 「梓兮,你出來好不好……好不好?」

沈素冰想要安慰悲傷不已的譚雲,可一時之間,不知說些什麼好。

良久之後,譚雲逐漸平靜了下來,和沈素冰飛落在主宰星上,企圖尋到方梓兮留下來的一些線索。

可依舊毫無所獲。

「夫君,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沈素冰問道。

譚雲深舒口氣,道:「我絕不相信,梓兮已經死了。」

「嗯,我也不相信。」沈素冰美眸中閃爍著絲絲精芒,「夫君,你曾經和我說過,北洲神域昔日有兩大勢力,分別是北洲祖朝、北洲神宮。」

「而梓兮便是北洲神宮的少宮主,當初北洲大帝聯合北洲神域其他勢力,聯手覆滅了北洲神宮。」

「梓兮這才逃到西洲神域建立了天門神宮。」

「若梓兮沒有這個背景的話,我相信,她寧可死都會和天門神宮共存亡。」

「可是她背負著血海深仇,若她死了,那她父親的仇,昔日北洲神宮無數條命的仇,不就沒法報了嗎?」

「況且,她也一定很捨不得你,所以說,我相信梓兮還活著,現在一定在某個地方潛修,等待著強勢歸來。」

聞言,譚雲點頭道:「嗯,你說的很有道理,還有梓兮是知道我和冰璇之間事的,她一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冰璇被殺死。」

沈素冰說道:「很有可能,冰璇和梓兮就在一起,說不定她們已離開了西洲神域,前往東洲神域找你,或者回到了北洲神域。」

「若她們真到了東洲神域,現在估計也得知,你已逃出東洲神域之事。」

「若她們得知后,必然會返回西洲神域,只要一打聽西洲祖朝神武侯蕭章在何處,她們不就知道你在天門神宮了嗎?」

「所以夫君,你現在著急、擔心也於事無補,只有在此一邊修鍊,一邊等梓兮她們來找你。」

「只有你修為,再次大幅度提升,才能保護你在乎的人,也方能為不朽古神族報仇雪恨啊!」

聽后,譚雲深情的看著沈素冰,「聽你一席話,我感覺好多了。」

「你說的對,我便再次閉關,等梓兮她們回來!」

話罷,譚雲彷彿想到了什麼,道:「素冰,你先進盼君塔內,我辦點事。」

「好。」沈素冰點了點螓首,憑空消失,下一瞬出現在了譚雲袖口中的盼君塔內。

「鴻蒙霸體!」

譚雲一念之間,體型暴漲到了二十四萬丈之巨。

旋即,譚雲又祭出了鴻蒙弒神劍,手持長達近十八萬丈的鴻蒙弒神劍,飛離了主宰星,在天門神宮一座雄峰上,開闢出了一塊高達八百萬丈的擎天巨碑。

譚雲右臂一揮,一蓬浩瀚的祖力,捲住了巨碑,使巨碑懸浮在了虛空中。

「咻咻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