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刺——!

「凱莎!你!」

「凱爾…」她嘴角留着鮮血,眼神卻無比堅定的說:「如果我的死亡能夠換來正義,那麼我將毫不猶豫的去死,倘若我的鮮血能夠挽救那些因為正義而死去的她們,那麼我也絕不會吝惜一滴鮮血。

而這一劍,則是向你,向天使最強的戰士,表明我凱莎的決心。」

不知何時起,女天使也漸漸有了享樂的風氣。

年輕的天使之間開始互相攀比,從食物到服裝,無一不是她們攀比的對象。

凱莎也試過通過律法來限制這種對天使有害的風氣,但是得到的結果卻是與她所想完全相反的。

因此,她必須追尋那個當初自己所設想的一個名為「正義」的信仰,並且讓這種信仰感染每一位天使。

望着身前流血的凱莎,凱爾此刻只需要一個響指,就能夠釋放出一道金焰,沿着王命的劍柄一直到凱莎的心臟,並將其燃燒殆盡。

而腦海中浮現的鶴熙身受重傷的畫面,也讓凱爾握住了劍柄。

當刺穿心臟的劍被凱爾所握時,凱莎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但是最終,凱爾也只是將王命收起,並給凱莎塞了一股恆星能量,幫助她恢復傷勢。

恢宏宮殿的最高王座前,凱莎望着凱爾漸漸遠離的背影,她沒有出聲,只是默默的坐在了屬於她的、中間的、有着巨大天使之翼裝潢的王座上,血色的長褲上下交替著,擺出了天使的坐姿。

而那把一直陪伴她的天刃王之劍,則靠在她王座上,象著着此時此刻的她,手中那已經超過三王本身的無與倫比的權力。

凱莎的「正義」理念開始在天使中傳播,而天使們在征戰四方的時候,又將「正義」傳播到更多的文明之中。

僅靠四百年,凱莎的正義秩序便已經在天使星系以及周邊相鄰星系傳播了開來。

同第四百年,天啟王涼冰宣佈退位專心研究時空技術。

在涼冰退位后的第十四年,天基王鶴熙也宣佈退位,同凱爾一起在宇宙四處征戰。

至此,三王僅剩天刃,權力盡歸凱莎所掌。

本來在這種獨裁專政的情況下,天使的政權是要出些問題的。

但是凱莎,她卻用自己的行動與對「正義」的無比堅定,向宇宙展示了,如何正確的統領一個能夠造神的文明。

在三王時代的第六千年,這也是三王時代的最後一年。

當這最後一年走過後,凱莎宣佈推出王的封建統治時代,解除三王政權。

建立名為梅洛天庭的以天使統帥為至高的神權主義政體。

凱莎將成為梅洛天庭的第一位天使統帥,稱為神聖凱莎。

原本退位的天啟王涼冰被任命為左翼護衛,天基王鶴熙被任命為右翼護衛。

而在戰爭中威名遠揚,戰功赫赫的凱爾,卻拒絕了凱莎的任何一種任命。

因為,凱爾明白,天使的如今,並不只是靠着她和凱莎等人,更多的是那些,為了天使星系、為了正義而死去的戰士們。

凱莎曾在三王時代就為戰死的天使們建立了一個墓園,而如今梅洛天庭時代到來,那個墓園被擴大了一百五十倍。

據說在這裏能夠偶遇到凱爾可能性最大,因為那個被敵人視為天災、殺神的美麗天使,時常會帶着上萬朵鮮花,來這裏弔唁那些戰死的天使們。

至此,三王的時代,告一段落。

即將要迎來的,是屬於勝者的——形體宇宙。 第321章

從江鎮下車開始,慕安安就已經不耐煩了,她直接說,「關於霍真真或者江琴,故意殺人這件事,你們自己跟警察處理,其他與我無關,也別在我面前說這件事!」

慕安安一句話說完,便懶得搭理,直接轉身朝七爺車子走去。

七爺那邊已經將車窗關上。

羅森下車為七爺打開車門,七爺下車,拿下嘴裏的煙。

周圍眾人一見到七爺,立即有人尖叫起來,有人想衝過去,但御園彎保鏢已經統一上前。

裏外三層,隔絕了那些人。

慕安安朝宗政御跑去,一把投入到了宗政御懷抱里,把臉埋到他心口上。

她其實挺難過的。

從江鎮出現開始。

她恨江鎮,血液裏帶着恨。

可畢竟那是親生父親,恨啊,怨啊很多複雜情緒都交織在一起,讓慕安安心裏不好受。

「七爺,我不想管了。」慕安安悶聲說。

宗政御揉了揉慕安安的頭髮,低頭在發頂落下一吻,算是安慰,「那就不用管。」

說完,便帶着慕安安上車。

隨着七爺的車子啟動離開,御園塆一眾保鏢也是相繼退場。

藍天精神病院前的馬路恢復通暢,但隨着警鈴聲響起,四五輛警車停到了藍天精神病院門口。

直接將霍真真與江琴,以故意傷人罪帶回去協助調查。

霍風與江鎮不得不跟着,聯繫律師團隊。

等到警車離場,現場就只剩下常主任帶頭的一種醫護人員和記者。

常主任人已經站不穩,往後方倒去。

得虧一旁的陳醫生與另一名醫生給扶住。

常主任心臟還在顫抖,隨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抓着陳醫生的手,「陳醫生,你跟安安小姐關係不錯,你聯繫她,一定要說服她回來上班。」

安安小姐要不回來,這醫院是別想要了。

陳醫生表情有些凝重。

而醫護人員里則響起一道聲音,「陳花不是跟安安小姐關係很好嗎,讓她去啊。」

這話一出,得到了眾人一種認可。

但其中,也傳出不和諧的一道聲音,「我說張曉,這安安小姐回來上班,你可怎麼辦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朝張曉看去。

畢竟,在醫院裏除了霍真真與江琴,得罪慕安安最深的就是張曉了。

此時張曉臉已經完全蒼白,雙腿打顫,說不出話來了。

剛才警察來的時候,她都懷疑警察會把她帶走!

誰知道那個醜女,背後隱藏的竟然是這樣的身份!

……

車內。

慕安安從上車開始,一直靠在宗政御肩膀上,情緒並不好。

「其實。」

慕安安開了口,打破了車廂內的安靜。

可也只是開了口,後面就沒聲音了。

宗政御倒是不催,單手抱着慕安安讓她靠在他肩膀上,給小公主足夠的安全感。

慕安安深深吐了一口氣。

似是鼓足勇氣一般,再一次開口,「我討厭江琴,討厭江楓,不僅是恨他們鳩佔鵲巢,我其實還有嫉妒的成分。」 夜幕降臨,康熙從外面回到了營地裡面,瞧著婉妍開心抱著哈宜呼玩著,二人在親密的說話。

裕親王福晉圍著太后說話,康熙坐在了婉妍的身邊,哈宜呼直接伸出了雙手,他抱起了哈宜呼,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哈宜呼,今日有沒有好好的用膳呢?」康熙溫柔的問道。

哈宜呼點點頭:「貴額娘沒有好好的用餐,午膳時,瑪嬤讓皇額娘來了,皇額娘用了沒兩口午膳,就說渾身不舒服,貴額娘就送了皇額娘回去了,最後,貴額娘就錯過了午膳了。」

康熙瞧著哈宜呼,眼神裡面露出了淡淡的責怪,每次與婉妍說一遍,她宗室固執的堅持自己的做法,讓康熙有些惱火,卻很是無奈,不禁想多護著她一些的。

「婉妍,下次去書房陪著我用膳。」康熙真的惱火了。

「阿諢,以後我會陪著額娘用膳,您就放心吧,等皇后平安的生下了孩子后,就沒有關係了。」婉妍直接說道。

康熙瞧著太后:「額娘,咱們何時開飯?哈宜呼都餓了。」

「額娘,別聽阿諢亂說,哈宜呼下午可是吃了不少的午膳。」婉妍回來后,特意詢問了哈宜呼用午膳的情況。

「婉妍,玄燁事擔心你餓了。」太后無奈多搖頭道,「秦嬤嬤,去準備晚膳吧,今日提前用膳。」

裕親王福晉噗嗤樂呵起來:「貴主兒,皇后那邊已經有御醫在盯著了,肯定不會有問題,今日,可以好好的用膳了。」

康熙和裕親王從內帳出來,在書房內處理了一整日的政務,難得有時間享受天倫之樂。

「太后,御醫過來了嗎?」裕親王詢問道。

「過來了,據說皇后的小阿哥不是很好了,可能保不住了,玄燁,皇后自己這麼折騰,總不是辦法啊。」太后無奈的說道。

在她的帳篷內,皇后肆無忌憚的使喚婉妍,讓她有些撓了,當年,太后可不會這麼對待側室。

「午膳時,皇后又折騰了?」康熙看著太后問道、

太後點頭,把午膳的事兒說了,婉妍基本沒怎麼吃東西,全部都是在旁邊等著福晉的傳話。

「萬歲爺,趁著沒用晚膳時,呆著婉妍去看下惠貴人。」裕親王提點康熙道。

最近,康熙被皇后糾纏了,都沒去惠貴人的帳篷去看看,惠貴人心中很是難受,赫舍里氏從中周旋,最終,婉妍身側的哈宜呼,就會成了兩家的共同目標了。

「福全說的對,玄燁,去看看吧,婉妍與她們的關係更好,或許,能給你敲邊鼓。」天後幫腔道。

「是,我現在帶著婉妍一起過去,由婉妍出面,應該更好的。」康熙趕緊說道。

二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了御帳,婉妍瞧著前面僵直的背影,趕緊快走兩步,走到了康熙的身邊。

「婉妍,惠貴人的身體如何?」康熙好似沒聽說納喇氏有喜啊?

噗嗤!

婉妍樂呵起來:「阿諢,是惠貴人照看的榮貴人有喜了,不是惠貴人有喜了!」

康熙拍拍額頭:「我就說,記得納喇氏沒有喜訊的,前幾日,皇后還念叨著納喇氏越發的沒了規矩,居然直接開口要權利了。」

「阿諢,最好別亂說的,納喇氏的舉動還成,不是那麼沒規矩的,福晉那邊到時有些奇怪,每次去請安,都只是讓我們略微坐坐就走,臉上的妝容甚至越畫越濃。」婉妍靠近了康熙身邊嘀咕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