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秦飛聽聞,差點向後傾倒,十七這傢伙夠直接,真是耿直boby啊。

趕到秦氏集團時,大夏裏的人都在忙碌着,路過看見他的,都喊一聲秦總。

秦飛也有禮貌迴應,作爲老闆,格局不僅要高,禮貌方面也得有,素質必須有。

到達總裁室,秦飛剛落座,一女助理手持文件進來了。

“秦總,這個是咱們集團各項領域的所有資料,您看看。”女助理道。

“嗯,好的。”秦飛接過文件,大概瞅了眼,目光落在一份新能源的文件上面,道:“新能源項目最近近展如何?”

女助理道:“回秦總,一切按部就班的進行,我們目前主要生產手機用的鋰電池,各方面都還好吧。”

秦飛道:“這樣吧,你先繼續跟進着,等我有時間了再去考察一下新能源工廠廠區。”

“嗯,好的秦總。”女助理點頭稱是,轉而又道:“對了秦總,根據昨天的計劃,等下十一點有個會議,是關於遊戲方面的。”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秦飛看了下時間,距離11點會議還有十分鐘,想着這個時間不如去IT部逛逛。

剛走到IT研發部門,便見老馬和李思源兩個IT大佬手拿着文件互相交談着,秦飛進來時,他兩眼尖過來打招呼。

“秦總,你怎麼來了?”老馬笑道。

“是呀秦總,好幾天沒見你這個大忙人下來逛了。”李思源也笑道。

秦飛道:“下來看看你們,最近遊戲版塊方面你們IT部業績突出,對集團貢獻巨大,值得表揚。”

“哈哈秦總您過獎了,這是我和老馬應該做的。”李思源回道,老馬在旁也附和稱是。

三人交談了會,這時候一個身影引起了秦飛的注意,辦公室內,謝思思正忙碌個不停。

老馬在旁說道:“秦總,謝思思今天早來上的班,還挺勤快的,又是幫我們打水又是泡茶的。奇怪的是,今天她怎麼那麼反常呢……”

秦飛眉頭微皺,道:“無事獻殷勤,她或許有事求於你們。”

“有事求我們?”老馬和李思源對視了一眼,隨後兩人眼眸亮了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

老馬道:“也對哦,這女孩早上給我泡好茶後,知道我和老李思源等下要開會,於是一個勁兒地說等下回來能否跟她講講會議內容。”

“我也是一樣,一大早就圍着我轉。這個謝思思呀,唉,要是她沒有那些小心思就好了。”李思源覺得這女孩的能力還是不錯的,只可惜心不在秦氏集團。 “哦?”秦飛心思轉動,更加篤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繼續說道:“等下我有個計劃,藉此能讓這個敵對公司的間碟原形畢漏,今天你們若是見到什麼,千萬不要插手。放心,不會死人……”

老馬和李思源聽聞,皆好奇秦飛的計劃是什麼,疑惑不已。

“秦總說的是,我早看她不順眼了,如此年紀輕輕,壞心眼怎麼那麼多。”老馬性格直,直接吐槽了。

“啊,秦總,你怎麼來了?”這會,謝思思把那些研究員桌檯面上的一些垃圾收拾後,見到秦飛立馬趕過來打招呼。

秦飛沒有擺出什麼好臉色,說道:“我下來召集人開會呢。你今天剛上班,就不用去會議室了。這樣,你去幫我們買點飲料,錢我給你……”

說着,從口袋裏掏出兩百塊大洋遞了過去直接塞在謝思思的手中。

“買……買飲料?”謝思思還沒反應過來呢,手裏已經多了兩張紙幣,心裏頭鬧火得很,但她不敢表露出來,只好答應下來,“行,我這就去買。但我有個要求,等會我能不能也去會議室旁聽?”

“等你買來再說吧。”秦飛說着,眨巴了幾眼又補充道:“我想喝黎巴國產的紅牛飲料,這款飲料是進口貨,只有在大型超市纔有賣,兩百塊錢能買多少瓶你看着辦。”

“好的秦總。”謝思思嘴上答應着,心裏卻把秦飛給罵了個遍:你一個大男人真是不懂得憐花惜玉啊,確實讓我這麼可愛的美女去買飲料?而且還得跑去商場買……

天啊!

謝思思有種甩下工作牌直接走人的衝動。但想到哥哥陸光的吩咐,爲計劃能進行,她只好強忍了下來。

“嗯,你去吧。”秦飛道。

謝思思手握着兩百塊大洋就真的去了。

“秦總英明呀,就這麼把這個間諜給甩開了。”李思源笑道。

“行了,咱們去開會吧。”秦飛說着,徑直朝會議室走去,正好看見張凌晴副總經理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秦總,我正想要向你彙報近來的情況呢。”張凌晴手拿着報表說道。

秦飛擺了擺手,“行了張副總,等下會議就由你來主持,有什麼我再補充。”

“好吧秦總。”

……

會議室內,張凌晴副總經理將半月以來,集團內的業務情況大致說了一遍,隨後重點說IT研發部門,大夥兒共同探討這個項目等等。

後面,張凌晴看向秦飛道:“秦總,您現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是呀秦總,進會議室那麼久,您一直沒有沒開講呢,要不發言幾句,呵呵。”李思源說着,帶頭鼓掌,其他人跟着鼓掌起來。

“行吧……”秦飛伸手作往下壓的動作,示意大夥兒停下來,頓了頓他才笑道:“我想要說的,張凌晴副總經理已經替我說了,就由她剛纔你對你們的誇讚,就是我對你們的誇讚。這點確實,你們各部門都做得很好,張凌晴副總也是很盡職,她替我做了我做不到的事兒,這得好好表揚,大家爲張凌晴副總鼓掌!”

又是掌聲一片,隨後秦飛表示除了IT部門,其它部門可以先回去。直到會議室只有秦飛,張凌晴,以及IT研發部門的大佬李思源,老馬他們四人。

“秦總,您讓我們還留在這兒,是不是還有什麼安排?”李思源比老馬懂得處事圓潤,一下子就明白秦飛留下他們的意思。

“是呀秦總,有事兒不妨直說,只要我們能完成的一定盡力而爲。”老馬也附和起來,他覺得自己選對了集團,跟對了人,不枉自己一身知識得到更好更大的舞臺施展之地。

“老馬和李思源說的沒有錯,秦總有話直說吧。”張凌晴也道。

秦飛點了點頭,“我這次留你們幾個在這兒,是想跟你們談談,咱們IT部門之前研發的5V5競技遊戲,根據我的觀測,這款遊戲投入市場後,各項指標數據等等啥的都很穩定,也得到了巨大的市場份額,是咱們集團最爲賺錢的業務之一。”

“因此,我在想着是否再研發另一款遊戲,你們意下如何?”

“再研發另一款遊戲?”老馬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但咱們開發什麼遊戲好?”

李思源皺了皺了眉,也在思索着,過會道:“對業務這一塊我不太懂,說到遊戲版塊,我和老馬倒略懂一二。”

“依我們的經驗以及所看的數據,現在亞州,甚至全球業界有名的集團,它們的遊戲與我們開發的5V5竟技遊戲差不多,都是很賺錢的遊戲。除了這個5V5竟技遊戲之外,沒有發現什麼較爲大火的了。”

秦飛點了點頭,覺得李思源分析的不錯。

“難道咱們就不能從一些較好玩的遊戲中加以模仿,然後改進?這個,你們覺得這樣,有可能成爲另一出路嗎?”

“模仿較好的遊戲?”老馬深思着。

李思源疑惑地對秦飛問道:“秦總,您能不能說個類似的遊戲,這樣我們好分析。”

秦飛道:“這樣吧,我跟你們說說我十幾歲時最愛玩的遊戲,可能你們也有過接觸。比如深水炸彈,炮彈飛車,暴力摩托,還有槍戰方面的遊戲等等,這些可以成爲我們另一款遊戲的借鑑。”

這時候,張凌晴開口說道:“我覺得秦總所提的建議可行,現在全球各大集團開發的遊戲大多都是模仿,要不就是借鑑。咱們不妨可以一試。”

這番話說得李思源和老馬皆點頭贊同,也認爲這條路子可以。

秦飛有些讚賞地看向張凌晴,微微一笑道:“那麼張副總,對於槍戰類的,你有什麼好的點子嗎?”

曉得張凌晴的工作職業前身是警察,說不定這妮子有接觸過很多新奇的東西。

張凌晴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麼,她道:“有,我這兒倒有個點子,不知道秦總覺得可行不?”

秦飛聞言,來了興趣,“哦,你說來聽聽。”

李思源與老馬皆詫異的看向張凌晴,沒有料到這個長得漂亮的姑娘腦子還挺靈光,難怪能得到秦總的賞識,年紀輕輕就是集團的副總。 張凌晴說道:“你們是否知道零幾年最爲火爆的槍戰遊戲CS反恐精英?”

CS反恐精英?

秦飛聞聲,笑道:“張副總,你的想法與我先前想的點子一致,我剛纔還想說這款遊戲來着,沒想到你先一步講了出來。”

“你一個女孩子能提起這個遊戲,難道你以前也愛玩這個CS反恐精英?”

得到認同,張凌晴不禁露齒一笑,道:“當然有玩過了,要知道,我讀警察學院時,學校就有給我們玩這個遊戲,我覺得挺好的。”

說到這款遊戲,秦飛與張凌晴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兩人都喜歡玩這款遊戲,共同話題就多了起來。

“這款遊戲我最愛用甩狙,一槍能直接將人幹倒。”

“我也是,除了狙,就是沙漠之鷹手槍,兩槍一個人頭,要不是這款遊戲沒有更新漏洞,太多的作弊掛,說不定它會火爆到現在。”

“對頭,我也這麼認爲,哈哈。”

李思源聽着秦飛與張凌晴的對話,完全搭不上啥話,倒是老馬插了這麼一句,“不如咱們就模仿這款槍戰遊戲,我已經想到點子了!”

這番話倒令秦飛與張凌晴側目看過來,眼裏滿是歡喜。

秦飛道:“哦,老馬你說來聽聽。”

“不好意思秦總,剛纔趁您和張副總聊天時,我偷偷查閱了下關於CS反恐精英的一些資料,這款遊戲早前確實火爆,如果我們將這款遊戲搬到咱們新的模式當中,我估計能大火。”

李思源似乎也想了什麼,拍手說道:“老馬,我曉得你所說的新模式是什麼意思了!”

“你是不是想說把現實中的環境,真人模型,衣服裝備,以及各類槍械等等,都套入這款遊戲當中,讓它變得更加逼真,人物更加生動。這樣一來肯定會有人覺得此款遊戲很接近現實,那樣一來,必定會吸引更大玩家!”

李思源說完,對面的老馬愈發的激動,從李思源開口接下他的話後,老馬的嘴就沒有合起來過。

“李思源,你真是我的好搭檔!我愛死你了……哈哈,你剛纔想的點子就是這個,沒想到咱們也像秦總和張副總一樣,都惺惺相惜,哈哈……”老馬高興得笑道。

秦飛與張凌晴聽了兩個IT大佬的對話,皆相視一笑。

“呵呵,你們兩個IT大佬都是天才,所想的點子都不錯,而且最主要的是,你們的想法都一致!這樣,咱們就按照這樣的計劃進行下去。”

秦飛說着,側目看向張凌晴,又道:“張副總,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張凌晴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要補充的了,就依秦總您的吧。”

“那老馬你呢?”

“秦總,我和李思源估算過了,研發這款遊戲,需要一筆巨大的資金,恐怕……”老馬面色有些拘謹道。

“是呀秦總,這個你要考慮好了,研發一款比CS反恐精英還要優秀的遊戲,所耗的資金可不是千萬級別就能研發得出的。就算研發出了,還要養護,補漏洞,安全防護啥的都需要錢……”李思源也附和道。

秦飛聽了他兩的話,還以爲行不通呢,原來是關於錢這個問題。

他不以爲意地笑道:“你們放心吧,研發這一款超前的遊戲,自然要耗很多的資金。這樣吧,先給你們IT部投入兩億資金夠不夠?”

“兩億?”老馬張圓了嘴,“可以,可以……”

真是財大氣粗!一口氣就說給一億的資金助他們研發。這要是在陸家,哪有那麼大氣。

“哈哈,夠了秦總,真的夠了……”李思源笑得合不攏嘴。

秦飛便拍案道:“那行,咱們就這麼說定了。但我有件事需要大家記住,對於咱們要研發新款槍戰遊戲的事情最好不要向誰透露,這個對於集團來說,一切還是機密。畢竟間諜這個東西,真的太多了,你們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老馬和李思源皆點了點頭,表示不會向任何人透露。

“另外,這個遊戲項目咱們就先取個名吧,命名方面你們有什麼建議,大家不妨大膽地講出來。”

“這個……叫反恐特工,這個怎麼樣?”李思源道。

“聽着還行,但感覺這名字有些限制了這款遊戲的包容性。” 靜候錦年 秦飛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