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眾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一陣振奮,三十多名王者第四境,面對第一境的皇者,還是能夠勉強支撐片刻的,

青宇開口了,「使用祖地學到的聯合之法,」

隨著青宇的話音落下,這些王者都開始施展一種秘術,秘術,便是無視等級的一種術,任何等階都可以學習施展,秘寶也是,什麼等階的修鍊者都可以使用,只不過發揮的威力不一樣,

這些王者的身周符文流轉,一道道能量從他們的身上蒸騰而起,在虛空之中掠過優美的弧線,向著青宇的身上落去,

青宇的身周也有著符文流轉,隨著這些能量的匯入,青宇身上的氣勢緩緩增長,竟然隱隱有著和魔皇分庭抗禮之勢,

魔皇在這途中也出手了幾次,但是都被擋下來了,終於,隨著秘術施展完畢,青宇匯聚了三十多名王者的力量,並且在秘書的配合下,實現了一定的增幅,

北辰宇知道,這種秘術是唯一真界的戰場之上創造出的,魔皇及其以上的魔物,就能夠相互之間合體,合體之後的魔物,實力飆升,

故此,萬族一方也創造出了聯合之法,聯合之法分為天地人三級,即使是最低級的人級聯合之法,也能夠使得百人之內力量聯合,並且實現一定的增幅,

青宇此時的威能不弱於魔皇,一墮落天使一魔對峙著,火藥味很濃,

北辰宇一方不著急,只要拖延時間,自己這一方的皇者就會趕來,但是魔皇心中很是著急,對方派出的皇肯定是比他要強的,交戰的話,他鐵定會死,

終於,魔皇出手了,

第一境的皇者便能夠撕裂虛空,第二境以上的皇者,更是能夠藉助空間裂縫實現移動,瞬間傳送,

魔皇的攻擊,便是撕裂空間形成的『空間大裂斬』,

一道縱橫千里的空間裂縫形成,超越了光速,瞬間便到達了青宇等人的面前,

抵消空間裂縫的方式有兩種,

空間裂縫是撕裂空間形成的,空間越堅固越不容易被撕裂,第一種方法,便是操控著空間塊,使其密度變大,更為堅固,

第二種辦法,則是使用一道和對方相反的空間大裂斬,將之抵消,空間塊也是有著波動的,只要使得自己的空間裂縫波動與對方完全相反,卻又大小相同,就可以相互抵消,

戰鬥之中,還是第一種最為實用,第二種,則是更多的用在一些特殊的場合,

青宇抵擋這道虛空大裂斬,就是使用的第二種,在他的操控之下,空間被扭曲了一大塊,然後迅速凝聚為盾,

虛空大裂斬狠狠地劈在了虛空之盾上面,然後直接便消失了,

這道虛空大裂斬只是開始罷了,接下來,十數道虛空大裂斬形成,雙方開始了對轟和防禦,

虛空之中裂縫橫飛,北辰宇觀察著形勢,發現自己這一方很不妙,

諸王的背後都有著一輪明月,供應著能量的支出,現在隨著戰鬥的進行,他們身後的明月正在緩緩地變得黯淡,

畢竟只是王者而已,縱使通過聯合之法擁有了初步媲美皇者的戰力,持久能力上終究不如皇者,

青宇等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現在的青宇,主要採取防禦,而不是耗費能量的攻擊,

「哈哈哈……」魔皇瘋狂的咆哮著,「小傢伙們,撐不住了吧,都去死吧,」

隨著話音落下,魔皇的攻擊更加猛烈,在這樣猛烈的攻擊之下,青宇等人支撐的愈發困難,

如果青宇等人的防禦被攻破,那所有人都會被魔皇屠戮殆盡,

頂著岌岌可危的防禦,青宇對著眾人傳音,「再過一刻鐘,再過一刻鐘,祖地的皇者就會到來,大家要撐住,一定要撐住,」

聽到這話,諸王的精神大振,時間緩緩流逝,青宇的臉色變得蒼白,諸王身後的明月也開始緩緩熄滅,

距離一刻鐘時間快樂,在魔皇的打擊之下,青宇已經不時地吐血飛退了,諸王更是不堪,甚至有人受不了能量反衝,直接爆碎開來,化作血霧,

青宇神念傳音嘶吼著,「快了,再有兩次傳送皇者就會到達,皇者掌控了虛空傳送,瞬息就可以跨越十萬里,」

轟,

說話間,青宇再次受到了重重一擊,

再次有著幾名王者爆碎,化作血霧,此時青宇的能量波動,衰弱到了一個極致,

「還有一次,」青宇嘶吼一聲,防禦破碎,所有人都暴露在了魔皇的攻擊之下,

魔皇沒有絲毫的停頓,一道空間大裂斬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只要瞬息,眾人就會被空間大裂斬吞噬,

就在這時,傳送陣方向也升起了能量波動,眾人的身後,一道空間裂縫形成,祖地皇者從空間裂縫中跨了出來,

北辰宇知道,祖地皇者終究是遲了瞬息,此時的空間裂縫,他已經來不及阻擋了,

眾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絕望的神色,就在這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北辰宇展開了萬法歸一,逆沖而上,

沒用的,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念頭,北辰宇一人被吞噬,並不足以使得空間裂縫消弭,空間裂縫依舊會降臨,將所有人吞噬,

注視著空間裂縫,北辰宇的目光冰冷無比,九星天辰浮現,血氣爆加諸其上,雙方融為一體,

轟轟轟,,,

無數道奇異波動蕩漾而出,由於血氣爆發的增幅,奇異波動的數量增加了幾十倍,重重疊疊的漣漪,甚至造成了空間浪潮,

空間浪潮和空間裂縫相撞,在重重地空間浪潮之下,空間裂縫漸漸消失,化作無形,與此同時,空間浪潮也消退而去,

北辰宇受到一定程度的反衝,重傷而退,此時的他,已經能夠做到使用這招之後,還保留著幾分戰力,

以上位的修為,硬生生擋下了皇者的一擊,雖然北辰宇只有著抵擋一擊的威力,但是這足以使得眾人震驚,王者極境,也做不到這一點,

魔皇再度發出了虛空大裂斬,這一次的虛空大裂斬,北辰宇沒有能力抵擋,但是也不需要他了,祖地的皇者,已經降臨了此處,

一道堅實的空間屏障形成,將北辰宇等人保護其中,隨後,十幾道橫貫兩千多里的空間裂縫橫掃而出,向著魔皇攻去,

「可惡的墮落天使,」魔皇怒吼著,轉身欲逃,

祖地皇者跟了上去,縱使魔皇瞬息間逃出了數萬里,也躲不過祖地皇者的追殺,僅僅一次空間傳送,祖地皇者便出現在了魔皇面前,

魔皇看到自己逃不掉了,咆哮一聲,召喚出了唯一真魔的虛影,準備戰鬥,

唯一真魔與魔皇融合,使得魔皇的體型戰力暴漲,魔皇揮舞著長長的尾巴,足足有著幾十丈長的尾巴橫掃而出,向著祖地皇者攻去,

「哼,」祖地皇者冷哼一聲,一隻大手出現,將魔皇的尾巴緊緊地握住,

「吼,」魔皇咆哮著,用力揮舞著尾巴,想要掙脫祖地皇者的禁錮,

祖地皇者的嘴角勾起冷笑,一雙碧綠的雙翼浮現而出,下一刻,綠色的流光掠過,魔皇的尾巴便掉落下來,

「吼,」魔皇怒吼一聲,顧不得斷裂的尾巴,轉身欲逃,

「受死吧,」祖地皇者冷笑,背後的碧綠色雙翼扇動,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伴隨著魔皇的怒吼,祖地皇者再度出現,這一次他出現的位置,是魔皇的胸口處,不僅如此,祖地皇者直接向著魔皇的體內衝去,使得魔皇咆哮著,

祖地皇者終究是鑽進去了,北辰宇看到,魔皇百丈的軀體在虛空中翻滾著,痛苦地咆哮,虛空之中,被魔皇打出一道道的裂縫,

這些裂縫產生了之後,又繼續在虛空的自我修復能力下恢復,剛剛修復,便又被魔皇抽打開來,

每一道裂縫的長度,都在數十里,

漸漸地,魔皇的動靜平息了下去,

嘭,

魔皇的背上爆出一蓬血霧,一道碧綠色的流光衝天而起,正是祖地皇者,

魔皇屍體被他收起,祖地皇者來到了北辰宇等人面前,「你們將會由我親自帶往祖地,」

北辰宇等人恭敬點頭,他詫異的看了北辰宇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前進路上,祖地皇者終於開口了,他隔絕了和諸王的聯繫,使得二人的談話保密,「你是施展了某種秘術,才使得自己獲得了對抗魔皇一擊的力量嗎,」

北辰宇思忖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把自己的事情說出去,於是,北辰宇點點頭,「是的,我施展了秘術,」

聽到這話,祖地強者的神色明顯輕鬆了不少,「還好,若是憑藉自己的實力的話,你可就打破天地間的道了,」

北辰宇恭敬點頭,他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按理說,天地間有著限制,也就是說,下位極境強大到極致,可以媲美中位,但是絕對不可能與哪怕最低的中位極境媲美,

中位極境同樣如此,再強的中位極境,也不可能對抗上位極境,以此類推,上位極境同樣不可能對抗王者極境,

也就是說,北辰宇打破了這天地的限制, “進入我的魂海,我爲你開魂路,與天爭!”葉銘開口,眉心金光耀目,魂海開啓釋放出磅礴金芒。

熊勇望了一眼昏迷的幻神,眼神露出柔和,更有不捨。

“我希望當我再次迴歸時能看見她…還活着!”這是熊勇最後的話語,隨即化作一道灰光被吸入葉銘的魂海之中。

“我可以答應你,只要你成功歸來,第一眼看見的必然是她!”葉銘回答,站在魂海之中,金光萬丈,璀璨不朽。

他顯露出自己的仙魂,無盡大,頂天立地,如同蒼穹巨人!就算曾經神王看見這一幕也是傻眼,眼神呆滯…

我想和你過好這一生 仰望仙魂,熊勇心臟在顫慄,不朽氣息流露,更有磅礴似乎可以碾壓蒼穹的魂力,這一切都讓他顫抖,他心中生出一個念頭,一個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念頭!

“你是消逝的不朽之‘仙’嗎?”熊勇問出,他知道,就算自己全盛狀態都不是這堪比蒼穹大地的金色魂體對手,會被碾壓。

葉銘震動,雙眼神光透出,看破虛無,由蒼穹降下,凝視已經到消散邊緣的熊勇。他不得不震動,他從來都沒想過會從這個世界的居民口中聽到“仙”這個稱呼,難道這個世界也有人修仙?

“我不是消逝的仙,但我的確是‘仙’確實可以稱作不朽!”

葉銘開口,簡單一句話,卻如同蒼穹法旨,道隨聲動,一音響徹天地,魂海世界似乎都在顫動,如同在膜拜。

“你若是傳說中不朽的仙,那我相信你能救玉婷。開始吧,我知道你指給我的路必定坎坷荊棘,但我會成功。我要開眼時…再看見她!”

葉銘很想繼續詢問,他想知道這個世界是否不止有神,是否也有仙!但看着熊勇的身體不斷化作光雨飛舞飄散,他知道沒有時間去解惑了,只有等以後自己去探尋…

“天意無情,罰衆生生死,衆生皆有壽!壽終魂散於天,入輪迴之劫,忘一生一世…”宏大聲音迴盪,天地跟着共鳴,魂海卻靜如鏡面。

葉銘蒼天大手一揮,鏡面魂海突起漣漪,緩緩散開,卻又瞬間波及整片魂海,無邊無際皆是波瀾,很驚人!

“不成仙…終會隕!命盡壽終不願歸天,逆道而行與天爭,通天之道現。”葉銘大喝,蒼莽大道之音震世,如同遠古而來,隔着無盡歲月在怒吼,似不甘心就這樣隕落,想要永生,想達不朽。

隨着葉銘一指魂海,波瀾海面更加劇烈,漣漪陣陣,一層重疊一層,終是在海面形成滔天巨浪!雖然敘述緩慢,但這些事都在一瞬間發生,在葉銘手指海面時,下方就形成漩渦,巨大無邊,無邊無際的漩渦。

熊勇一眼震撼,入眼之處皆是激流,是漩渦的一部分,直到目光極限的邊際也是漩渦,而他自己則正處漩渦中心上方。

若是有人能俯瞰整個魂海,他會駭然發現,無邊魂海皆在翻涌,整個魂海都變成了一個漩渦…

漩渦激烈,旋轉越來越快,甚至形成颶風,更摩擦出電流,但…通天之路還是未顯。

葉銘出門,收指握拳,一拳轟向漩渦中心“以我仙之名,通天之道現!”

嘭…

海水激盪三千丈,漩渦如玻璃般破碎,但釋放出的閃電與狂風卻是更加磅礴,如同打開另一世界通道,閃電颶風皆無盡涌出。

熊勇俯瞰,漩渦破碎,露出的居然不是海水與海底,而是另一個世界,一個黑暗毫無光彩的世界…

“還不進去!”葉銘大喝,揮手直接將熊勇丟入那個除了黑暗一無所有的世界。

“再問最後一句話,你口中的‘仙’…是什麼?”漩渦平復,通天之路的入口緩緩癒合,葉銘問出心中疑問。

在進入黑暗世界之時,熊勇就停止消散,這讓他目中震驚,擡頭看着黑暗世界唯一一塊緩緩癒合的“鏡子”。它的對面正是葉銘的魂海世界,而葉銘的聲音他也聽到了,他沒有思索,開口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