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明白了,李曉峰這下是完全明白了,甚至暗自的罵自己有些腦殘,連如此簡單的事都想不到,能讓捷爾任斯基改變態度、又能讓他如此緊張的人能是誰?還不就只有列寧了。

知道了是列寧做出的指示,接下來文件的內容對某個穿越來的仙人也就不是什麼秘密了,當然為了保險起見他不介意再詐一下加育勞夫。

李曉峰頓時換上了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輕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秘密文件呢!感情是這個,大驚小怪!」

被捷爾任斯基狠狠的教育過的加育勞夫,他明顯對某人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警惕:「你不要想騙我說出文件內容,這是黨的秘密,我不會告訴你的!」

「我還用你告訴!」李曉峰顯得愈發的不屑,「不就是列

寧同志寫的《遠方的來信》嘛!你真當我不知道?」

加育勞夫終於不淡定了,失聲道:「你怎麼知道《遠方的來信》,是誰泄露了秘密!」

李曉峰冷哼一聲:「你想知道是誰!」

加育勞夫傻乎乎的說:「當然,對於這種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我們要堅決的抵制!必須開除這個傢伙的黨籍!」

李曉峰冷笑道:「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泄露了秘密的就是列寧同志!」

「你撒謊!」加育勞夫急了。

「撒謊!」李曉峰的態度愈發的冷了,「《遠方的來信》早就早國外的報紙上全文刊登了,算什麼秘密?列寧同志根本就沒把它當做什麼秘密,這封信就是寫給全國的工人群眾們看的,意義就是讓我們明白革命才剛剛開始,我們必須馬上進行第二階段的革命!推翻這個資產階級的臨時政府!」

說到這,李曉峰幾乎是指著加育勞夫的鼻子罵道:「只有那些還幻想著和臨時政府共進退的護國主義份子才會將《遠方的來信》當做秘密文件鎖起來,為的就是對抗革命!對抗人民!我就想不到,像你這樣的布爾什維克怎麼會和加米涅夫這樣的反動分子一樣,站在錯誤的道路上對抗革命!」

加育勞夫的冷汗都下來,他可沒想到李曉峰會給他扣上這麼大一個帽子,頓時結結巴巴的解釋起來:「我……我沒那意思,我……這是遵守黨內的紀律……」

「狗屁!」

輕鬆就從加育勞夫嘴裡詐出了實情的李曉峰那真是揚眉吐氣了,老子這回算是有尚方寶劍了,加米涅夫你給哥等著,哥要跟你好好的算一算總賬。

在找加米涅夫算賬之前,某仙人不介意拾掇拾掇加育勞夫,你這傢伙竟然不告訴哥《遠方的來信》的事,差點讓哥錯過了這麼重大的利好消息。哥今天不罵你個狗血臨頭,讓你長長記心了。

不過罵歸罵,某人心裡還在暗自琢磨,雖然他自認為已經猜透了捷爾任斯基的迷題,認為這是鋼鐵費利克斯是發現風向不對,準備給他自己留退路。但是,更多的是對於捷爾任斯基和加米涅夫隱藏如此重要的文件的行為而震驚。這兩人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敢跟列寧同志唱反調?真是耗子腰裡別了桿槍就存了打貓的心思。

當然,某仙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他完全誤會了捷爾任斯基的用意。捷爾任斯基是個極為堅持原則的人,只要他認為是對的就會堅持,他可不怕對手是列寧還是斯大林。哪怕是他真正的認識到了不對,也不會通過這麼隱蔽的手段給自己留退路,按照捷爾任斯基的風格,估計就是公開的承認錯誤,然後積極的轉變到正確的道路上來。可是如今捷爾任斯基並不認為自己錯了,所以他找加育勞夫談話,絕對不是什麼蠅營狗苟的目的。

捷爾任斯基的意思很簡單也很明確,就是讓加育勞夫在維護黨的團結的同時堅持原則,誰讓他準備出國,想提前同列寧做溝通工作呢?他擔心的是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加米涅夫一意孤行的右轉,將黨完全帶向臨時政府和護國主義那一邊,對此他是堅決反對的。

為了避免這種可能性,捷爾任斯基就必須要找一個跟加米涅夫意見相左,維護工人利益的代表打對台。可問題是在黨內的高層這樣的人還真沒有,大家不是同意他捷爾任斯基,就是跟著加米涅夫走,矮個子里拔將軍,無可奈何之下才選了加育勞夫。

可捷爾任斯基也清楚加育勞夫完全不是加米涅夫的對手,讓這兩人上場打擂台,加育勞夫就是被秒殺的主,所以他不得不給加育勞夫打一針興奮劑,也就是給他看看列寧《遠方的來信》,雖然只是聊勝於無,但多少也能堅定加育勞夫的信心,至少能讓他多挺幾個回合。

不得不說捷爾任斯基是煞費苦心的,但是壞就壞加育勞夫不明就裡的找某仙人請教。讓某個仙人蔘合了進來,和加育勞夫相比,他的破壞力就要大幾個數量級,至少他那種肆無忌憚的折騰勁就不是加育勞夫能相提並論的。

實際上捷爾任斯基也預見到了這種可能性,所以在《遠方的來信》上他給加育勞夫上了緊箍咒,讓加育勞夫保密,為什麼保密呢?就是怕某仙人知道了瞎折騰。但是千算萬算捷爾任斯基就沒算到某仙人是穿越的,透過一點蛛絲馬跡就把《遠方的來信》給套出來了。有了列寧這塊金字招牌,想讓某人不搞風搞雨,你認為可能嗎? 扯皮?博弈

張青雲結束了對河西的考察確實是打算直奔遼東的。可是接到司綜合處電話,說欒澹臺要自己務必返京,他心下覺得好笑,也大致清楚了目前京城的情況,判斷火候應該差不多了,他認為可以回去了。

不過他對欒澹臺的決定還是低估了,就在回去的前夜,左軍民竟然來到了河西,當時他知道這個消息是接到晁天俠的電話。乍一聽左軍民來了河西,他心臟猛一跳,然後漸漸恢復平靜。

他瞬間想明白左軍民此來絕對不敢拆台,發改委內部大家意見有分歧,那也得關上門大家說道說道,不可能在這個當口過來搗蛋!

再說左軍民這邊也是鬱悶,他堂堂發改委副主任出行總不能搞得像做賊一樣吧!所以來之前他便讓秘書安排了一下,知會了一下河西方面。

可一到河西他就後悔了,河西給的接待規格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河西省委專職副書記廖山谷親自來機場迎接,陪同來的還有省委常委陸庄市委書記晁天俠,一共來了十幾輛高級轎車,同時還有警車開道。外加新聞媒體一通閃光燈照得他睜不開眼。

如果是以往,下來一趟能夠受到這種規格的接待他定然會覺得有面子,但是現在他只覺得諷刺,非常的諷刺!

在發改委高技術司剛剛和河西陸庄市委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後,發改委副主任迅速視察河西,這意味什麼?怎麼看自己怎麼是來跟張青雲捧場的。

一念及此,左軍民才知道欒澹臺的意思,事前欒澹臺肯定預料到了這種情況,這一來不是把自己和他捆一起了嗎?真是好算計,張青雲鬧這麼大的事,欒澹臺為了不使自己擺脫干係,竟然出了這一狠招。

河西接待方很熱情,卻隻字不提新聞發布會的事,只是熱烈歡迎發改委領導視察河西,而且對張青雲也是隻字不提,憋得左軍民難受得很。

他很有一種衝動將現場的記者召集起來告訴他們張青雲是個王八蛋,但終究只能那樣想想而已,別說自己代表不了高技術司,就是能代表高技術司,那說出這話也是發改委內訌的朕兆,團體的利益高於一切,自己讓發改委在公眾面前顏面掃地,自己的仕途也走到終點了。

上了車,車隊一路浩浩蕩蕩向酒店馳去,左軍民以前在地方最多也就當過市委書記,還從未受到過如此隆重的接待,這一路他竟然發現有交通管制。恐怕國家領導人出訪也就這陣勢了吧!

看來河西方面的政治敏銳性還是挺高的,他們定然是發現了某些端倪才如此做派,左軍民可能是受心情的影響,反正他現在看周圍每一個人都似乎是深不可測的。

尤其是廖山谷和晁天俠兩人熱情的寒暄,不僅不讓他親切,反而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小丑,一個被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小丑。

進到酒店后,左軍民儘管一百個不願意,還是主動提到了張青雲,說自己要見他!不知為什麼他提這個問題的時候很緊張,生怕廖山谷這些老奸巨猾的傢伙說張青雲已經離開河西了。

如果那樣的話,左軍民的這次來河西就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笑話,不僅沒有完成欒澹臺交代的任務,反倒幫張青雲搖旗吶喊了一回,這不是倒八輩子血霉又是什麼?

不過還好,廖山谷和晁天俠沒有這樣說,他們很爽快的說已經通知張司長了,張司長已經從下榻酒店趕過來了。可是左軍民等了近一個多小時也沒見到人,一問才知道張青雲下榻的酒店離自己的駐地竟然有40分鐘車程,而此時卻是不湊巧,路上堵車了!

左軍民很想竭斯底里一回。直接將在場所有的人當靶子罵一次娘,他確信,如果自己年輕十歲,今日指定是要找人發泄一番,但現在他已經是黨的高級幹部了,作為高級幹部,理智足以戰勝任何衝動,所以他儘管臉色鐵青,但還是忍住沒有發火。

再說張青雲這一路坐車過來心中也對晁天俠一肚子反感,連續堵車三次,終於到了左軍民下榻的酒店。張青雲本以為歡迎宴會早開始了,哪知道河西方面的工作人員告訴張青雲,左軍民在會客室等他。

張青雲來到會客室,走在路上才知道原來左軍民推說旅途勞頓,拒絕了河西方面的接風,廖山谷和晁天俠已經被他打發走了。張青雲嘴角彎起一個弧度,想著今天河西省委廖書記都出動了,那歡迎場面指定是隆重異常,不知道左軍民面對如此場面心中又作何感想?

張青雲清楚自己這次冒天下之大不韙,將汽車研究實驗室的項目引入競爭的機制,徹底的否決了以前投資司的既定思路,這讓很多人是接受不了的。回去以後等著自己的是大把的煩心事,但是今天他很高興,左軍民當初找自己談話的時候恐怕沒想過有今天的狼狽吧!

張青雲沒有將侯瓚帶過來,侯瓚留在酒店繼續應付各方面的電話,新聞發布會一結束電話太多了,各種關係的人紛沓而至,有諮詢情況的,有求疑解惑的。有欲興師問罪的,反正熱鬧非凡,在做決定之前張青雲就清楚這事是一件大事,但是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還是出人意料的。

左軍民下榻的房間有專門的會客室,看著秘書領著張青雲進門他本想保持一點矜持,至少要先對張青雲的肆意妄為亮明一下責備的態度,誰知他還沒開口,張青雲先道:

「左主任好!您看,您來都沒有跟我打聲招呼,如不是河西的同志給我打電話,我還不知道!怠慢了,您千萬別怪!」

「坐……」左軍民不自然的起身,待發覺不妥當的時候已經晚了,張青雲已經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他旁邊。

「青雲吶!你在河西……哎,這麼大的事你就怎麼沒跟我商量一下再做決定?你……」左軍民道,要發火發不出來,說到最後顯得甚為無奈,木已成舟,他自己也入了局,不管他願不願意這事反正讓張青雲霸王硬上弓成了,現在他也只有無奈了。

「左主任,我認為這個項目既然讓我們司來跟進!我們也是靈活理解委里的任務,委領導最關心的是要完成汽車行業完全自主知識產權。 全能千金燃翻天 我們現在解放思想,鼓勵企業你追我趕,就是要這股子氣勢嘛!不然沒有競爭就沒有動力,何時何年我們這個實驗室才能建成?現在是時不我待啊!」張青雲道。

「你……」左軍民一時氣結,張青雲忙道:「左主任,您放心,我知道這事有很多短視的人對此會有看法,尤其是魯西方面某些領導幹部可能思想一時還想不通,但是這些人都不足為慮,我既然作為高技術司的一把手,這個責任就由我來扛。誰有意見、建議讓他沖著我來,我一併接下了!」

左軍民無語,張青雲這話簡直就是廢話,在外人眼中發改委是一體,這件別人豈能只認高技術司?尤其是以前投資司和魯西方面已有的基礎完全被張青雲摒棄了,魯西方面會撒手?

左軍民越想問題越糾結,張青雲看到左軍民的樣子覺得火候差不多了,便語氣放緩開始跟他慢慢解釋引入競爭機制的好處,同時寬解他不會有大問題。

在此之前張青雲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加之他本就擅長說服人,很多道理經過他這一說,然後左軍民再一串聯還真覺得有道理。此時的左軍民早就忘記了當初之所以要將這個任務交給高技術司的初衷,現在他只期盼張青雲能儘快將事情擺平,火不燒到他身上就萬事大吉了。

而他自己也不知不覺投入進來想辦法如何善後,事情做了就成了定局,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大家順利將這事所面臨的問題一個個的啃掉才是重中之重的。

既然木已成舟,張青雲第二天便順水推舟的邀請左軍民兩人一起再度視察了河西六陽汽車集團,而河西方面對這次視察那也是高度的重視,省電視台新聞聯播大篇幅報道,好似河西的汽車業因此就馬上要崛起了……

……

兩人返回京城的時候,發改委高技術司早就被各省市前來諮詢汽車研究實驗中心項目的人擠滿了,黃姚由於提前回京,在張青雲回來之前她就已經整理出來了一些諮詢機構和單位,張青雲一回京她便將名單遞交給了他。

看到下面的熱情如此高漲,張青雲的心情當然高興,事實證明引入競爭機制對激發企業活力,又好又快的完成項目是有積極作用的,張青雲下一步的計劃就是要將競爭機制化,以後高技術司需要大力採用這一辦法,要讓國家的投資流向更加健康的行業和企業,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張青雲覺得自己這個高技術司司長也就真是問心無愧了。

可是改革就意味著要傷害著某些人的利益,也就必然會招致一些人的反對。首先在發改委內部反對張青雲的人就不在少數,很多司認為高技術司太離經叛道,做事情激進過頭,不夠穩重。給下面留下了很不好的負面印象。

而似乎為了印證這個負面影響的確存在,魯西省委、魯西泉城市委齊齊派人進京找發改委領導要說法,矛頭直指高技術司。

他們明面上討說法的理由是稱當初確定魯西泉州市羅瑞汽車公司為汽車研究實驗中心實施單位,這是為了完成對魯西援建維吾爾省百所希望小學的補償,現在突然要引入競爭機制,這就是出爾反爾。

魯西省委出面,這動靜自然不會小,很快在京城就掀起了一股風浪,發改委似乎陷入了不利的境地,老實說事情演化成這樣張青雲心裡也是緊張的,但是可惜他現在是什麼都不能做,現在找他求證的人是越來越多,他唯有閉門謝客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欒澹臺終於派秘書過來找他了,這讓他暗鬆了一口氣。在目前的局面下,欒澹臺終於看清楚了事情發展的動態,主動來找自己冰釋前嫌了,事情的轉機在這一刻出現,張青雲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

來到欒澹臺辦公室,張青雲突然有了一種陌生感,最近兩人很少交流談話,基本都處於一種冷戰狀態。這種冷戰從張青雲從晉東回來就開始了,這中間經歷了幾件大事,但欒澹臺都沉住氣沒找他,而張青雲當然也是樂得沒有人指手畫腳,這就導致了兩人一直幾乎沒有溝通。

「坐吧!」欒澹臺平淡的掃了張青雲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頓了一下繼續道:「你搞的那個賽馬方案,現在魯西方面不買賬,過來討說法,你有什麼計劃?」

張青雲沉吟了一下,道:「我目前沒有計劃,我的立場是清晰的,作為負責這個項目的司,如何完成委里定下的早日實現國產汽車完全自主知識產權是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至於是不是觸犯了某些地方的利益,如他們找我論理,我定然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欒澹臺皺皺眉頭,張青雲這話他是聽明白了,別人找他論理他給解釋,可現在人家沒找他論理,他就如此無動於衷?他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隱隱感覺張青雲的犀利有些地方他自己都及不上。在這種局面下,張青雲是冷靜的,他的底氣來源於欒澹臺權衡利弊必然會跟他站在一條線上,只要分管領導和具體操作司的一把手連成一線,魯西掀起再大的風浪都成不了氣候。

「兩天以後熊主任親自主持會議,到時候我會跟你一個論理的舞台,好好表現吧!」欒澹臺道,嘴角彎起一個深沉的弧度,意味深長的看著張青雲。

「什麼會?」張青雲下意識的問道,和欒澹臺接觸過幾次,他大致也了解了這位欒副主任的性子,他即使要和自己站成一線,那也不會如此坦然,肯定想方設法都是要讓自己吃點苦頭的,他就是這個性子,所以一提到會議,張青雲很敏感就問詳情。

「什麼會,扯皮會唄!到時候魯西方面、委領導、還有你們這些相關責任人都要參加,大家都扯皮,以把問題弄清楚為目標!」欒澹臺道。

張青雲一呆,還待再說話,欒澹臺不耐煩的擺手道:「行了,行了!回去準備一下吧!到時候熊主任在場,你可不要扛不住,讓我們委領導下不了台!」

一句話憋著沒有說出口,張青雲便從欒澹臺的辦公室出來了,欒澹臺名義上是鼓勵自己,實際上又是在警告自己,真要是有這樣一個扯皮會的話,自己面臨各方圍攻,這還扯啥皮?首先就會給領導留下糟糕印象,一念及此,他搖了搖頭,早知道欒澹臺不簡單,現在看來果不其然啊!

欒澹臺所說的扯皮會真在兩天之後召開了,張青雲被通知要求參加,不過會議的正式名稱叫解調會,實際上就是大家當面鑼、對面鼓的把話講清楚,有誤會的澄清誤會,讓魯西過來的地方幹部能心服口服。

會議十點鐘在發改委主會議室開始,張青雲提前五分鐘到會場,由於是圓桌會議,椅子全被擺成了環形,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任何一個人。

張青雲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高吉祥,幾年不見高吉祥看上去更有派頭了,他旁邊是投資司的馬司長,兩人談笑風生,顯然甚為熟悉。

「張司長,既然來了,怎麼不打個招呼啊?」馬空群老遠看到張青雲便嚷嚷道,指了指高吉祥。

張青雲知道高吉祥也是從發改委走出去的幹部,在委裡面有一些關係,現在看他跟馬空群如此熟絡,那定然也是老關係了。

張青雲緩緩走過去,不緊不慢,待到很近的時候他才點點頭,淡淡的道:「高書記好!」並沒有要伸手的意思。

高吉祥手抬了一下,見張青雲沒動靜,他臉色變了一下,點點頭,嘴唇動了一下卻沒出聲,就只是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張青雲暗暗點點頭,高吉祥確實很有領導風範,並沒有因為自己是力推賽馬的人就情緒激動,相反他風度保持得很好,有書記風範吶!

兩人照了一下面,周圍很多人都在看,畢竟張青雲和高吉祥兩人的年紀相近,同為共和國目前最出色的年輕幹部,走在一起是很吸引眼球的。30出頭的正廳幹部,而且都是有望在30多上到省部級的年輕人,這在共和國都是極少的,更重要的是兩人似乎還有什麼過節,這更是一個噱頭,愈發引人關注。

不過張青雲和高吉祥兩人的這次照面顯然沒有太多的火藥味,兩人都很克制,也都很有修養,看來要見真章得等到兩人正面交鋒的時候了。

而張青雲在和高吉祥照面后便自顧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並沒有和其他人打招呼的打算,今天魯西過來的人中除了高吉祥他還有一個熟人,那便是羅瑞汽車集團副董事長高寧。

高寧一見到張青雲就欲起身打招呼,可當時一直從進門到張青雲落坐他都沒找到恰當的機會,待到張青雲坐下了,他更覺得此時上去打招呼欠妥當,一時顯得更加尷尬。

他對張青雲的印象太深刻了,他還清楚的記得前段時間就是這位張司長去魯西視察的,當時錢董事長和自己都錯誤判斷的形勢,認為自己一方佔據主動,想利用欲擒故縱的辦法多爭取一點利益,可最後沒想到會鬧出如此嚴重的後果。實話實說,高寧是真有些後悔,他覺得當初如果集團能配合高司長,大家全心全力一起干,現在都已經早立項了吧!

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葯,這個張司長也的確是個不按常規出牌的主兒,只希望今天這解調會能有有個相對好的結果了。

今天來的人不少,發改委熊先雲主任親自到場,外加欒澹臺、左軍民等四位副主任,而魯西方面除了泉城市委書記高吉祥,另外魯西常務副省長穆連成也在座。

除了領導,羅瑞汽車公司董事長錢曉,副董事長高寧,發改委方面高技術司長張青雲,投資司司長馬空群,地區司司長楊潔都在坐,會議由左軍民主持。

最先發言的便是魯西穆副省長,他相信回顧了當初魯西方面為響應中央號召,由羅瑞汽車集團出資為維吾爾省義務修建百所小學的前前後後,當初領導對這一事件有過批示,羅瑞汽車集團也被納入了國家重點投資龍頭企業的範疇。而汽車研發試驗中心的項目也就是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提出來的……

這位穆副省長口才確實不錯,而且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講得不卑不亢,很能感人心。他洋洋洒洒說了萬餘言才結束談話,會場的氣氛立馬變得古怪起來。張青雲明顯感覺周圍唰唰的目光往自己臉上瞟。

「咳,咳!穆副省長講了這個項目的歷程,我想請問其他人還是否有補充!」左軍民道。

「我有!」馬空群舉手了,左軍民示意讓他講,馬空群清了清嗓子道:「剛才穆副省長的話是很有道理的,當初最早這個項目是我們司在負責,我們也是秉承這一原則在操作這個項目。但是現在高技術司卻提出了引入競爭機制,我認為提法不錯,但是時機不對,我們不能讓下面的同志寒心吶!」

張青雲皺皺眉頭,這個馬空群亂彈琴,莫非真是同事多嫉妒?在這個關鍵當口他偏向魯西一方,其人可想而知了。

「我再說兩句吧!」馬空群說完,高吉祥按下話筒朗聲道。他一開口說話迅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他,在座的人中他既是泉城市委書記又曾今是發改委的司長,兩方面情況他都熟悉,這種有利條件下,他定然可以語出驚人吧?……

【求月票,,月票,召喚月票啊!!!】 發改委豐會議室,高吉祥統的話很隱晦,但是意思很清…要做的就是將高技術司和發改委領導區分開來,同時又將張青雲從高技術司錄離出來。想把這次事件定性為「個別負責人不計後果的衝動」造成的。希望發改委領導在這件事上能通盤考慮魯西尤其是泉城市羅瑞集團的利益,能將這件事情妥善處理好。

高吉祥的這個發言可謂是別出心裁,整個會場也因為他的這個發言變得緊張起來。高吉祥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這就是裸的沖著張青雲去的,逼張青雲要將這事抗下來,並且羅瑞集團的項目依舊還要繼續。

顯然高吉祥的這個態度比先前穆副省長還有馬司長都要嚴厲直接得多。他年輕氣盛,年輕的書記向發改委同樣年輕的司長叫板了。所有人都覺得兩人要對掐,因為從張青雲來發改委的種種跡象來看,他也是衝勁十足的人,哪裡可能會咽得下這口氣?

所以高吉祥講話完后,大家誰都沒有插言,就連主持人左軍民都沒有說話。會議室有一個短暫的安靜。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張青雲並沒有搶著要說話,大家眼神看向他。發現他神色非常平靜,似乎高吉祥剛才說的就不是他一般。

面對眾人射過來的眼神,張青雲只能盡量讓自己平靜,其實高吉祥如此做派他心裡也是怒火中燒。不過在權衡利弊后他決定不做聲。現在情況很清楚了,高吉祥不是省油的燈,他就等著自己跟他對掐,那一來丟的是發改委的臉。

不管爭論的結果如何,自己在發改委給領導留下的印象就差了,那是絕對得不償失的事。高吉祥能混到現在的位置絕不僅僅是個衝動的人。如果只是個莽夫的話,他的聲名不會如此盛,這一點張青雲是看得清楚的。

高吉祥算計得很清楚,至少是自以為得計,他在這種情況下發難,自己無論是反擊還是不做聲似乎都被動。自己啥話都不說。那不等於默認了嗎?

不過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他無論如何也沒料到在發改委內部張青雲也並不是孤立存在的。尤其是像今天這樣的大會,有委領導在,下面省市有幹部在,高吉祥如此肆無忌憚的欲將高技術司錄離出來,元,疑就會招致集涯台的反感。

事情就是如此奇妙,張青雲和祟譜台有矛盾不錯,但是那種矛盾只在兩人之前,在這種大會上兩人的關係卻又巧妙的改變了,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張青雲可以不說話,因為他可以讓喪謗台替他說話。同樣的話從雜謗台嘴中說出來和從張青雲口中說出來相差何止萬里?所以張青雲是打定主意不說話了,大樹底下好乘涼,雜謗台不是說有扯皮會嗎?這固然是給自己的舞台,何嘗又不是給雜涯台一個澄清的機會?高技術司出問題,高技術司被人攻擊,張青雲是第一沒面子,而雜謗台就耍排第二了,張青雲就不信共涯台就如此好的秉性,能夠無動於衷。

會議室里異常安靜,高吉祥這番措辭激烈的發言說完,張青雲不答話讓大家一時不知如何處理。尤其是左軍民這個主持人反應遲鈍了,不知道將會議導向何方。

他心裡早把張青雲咒罵了一萬遍;不按常規出牌!這傢伙的腦袋讓人永遠都攆不上,不知道他心裡想的啥,可苦了他這個主持人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讓他丟人丟大發了。

正在左軍民不好下台的時候。雜灣台的話筒聲音響了:我來講兩句吧!」雜瞻台的聲音很低沉。但是一字一句非常清晰,字字入耳,會場壓抑的氣氛也因為他這句話緩解了不少。左軍民更是鬆了一口氣。

雜謗台並不急著說話,而是借將話筒扶正的機會他眼神緩緩從眾人的臉上掃過,似乎是在搜尋著什麼東西。很仔細,同時也很飄忽。

他心中其實也很惱火,張青雲捅的簍子現在他必須扛下來,任誰都惱火。剛才高吉祥在發言的時候他就在觀察張青雲,他一看就覺得不對勁,然後馬上明白了張青雲心中的打算。

「死豬不怕開水燙!」張青雲顯然是光腳不怕穿鞋的,他是死纏亂打纏上雜瘩台了。這讓雜涯台心中窩了一肚子火需要發泄,可是現在的場合他不可能往張青雲身上招呼,所以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

「那個,,剛才魯西的同志都闡述了自己的觀點,我現在在這裡做一個總結的發言!」雜涯台道,這句話他的聲音很低沉,不過很快轉為高亢,道:

「首先,我要說明一點!穆省長說的那個歷史原因,我們發改委是可以酌情考慮給予羅瑞汽車公司一些補償。但是不能把這一塊和汽車研發試驗中心掛鉤!捐款修學校是公益事業,做公益事業是一家企業社會責任感的體現,哪裡可以拿這個來講條件?

如果這樣都可以的話,國家的光彩事業還要不要做啊?還有,你羅瑞集團捐款修學校可以得到國家支持建設汽車研發試驗中心,那其他的捐款企業是不是也可以提這樣的要求啊?

這就是胡鬧嘛!沒有一點根據,這種影響是很惡劣的。所以從這介。角度說,我倒很慶幸,慶幸我們幸虧懸崖勒馬引入了競爭機制,不然還不知要引發多大的消極影響,」

雜謗台這幾句話說得聲色俱厲。聽得下面眾人心頭凜然,尤其是魯西方面的人更是面紅耳赤。雜薦台比魯西過來的所有人級別都高,他說話的分量當然很重,幾乎有一語定乾坤的意思。他這一說,調子基本就定下來了,不過他畢竟還是有矜持的,沒有明確支持張青雲。說話的內容盡量也是從大的方面著眼。

集謗台調子一定,穆連成等人立馬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尤其是羅瑞集團的錢曉和高寧,他們深知項目如果黃了的話對企業的影響會有多大。一時時入座針氈。

高吉祥面對這樣的結果也傻了眼,他真沒料到刊貽在眾咋小時候會幫張青雲說話,眾讓他苦心籌謀的計劃炮老實說他此時心中是很悲憤的,官字兩個口道理往往是講不清楚的,雜謗台這段話與其說是站在了道理的高點,還不如說是雜涯台的身份站在了高點。

另一方面發改委畢竟是心向自己人的,護短是人的天性,高吉祥意識到自己疏忽了這一點,他太高估自己在發改委以前留下來的人脈了。忘記了人走茶涼這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那個……我說幾句吧!我們都知道高技術司推行競爭機制,我想詳細的了解一下這方面情況,不知道張司長能不能給予解釋一下!」錢曉突然插口道。

他是久居商場之人,商人最擅長的就善於察言觀色,他看出了局勢的微妙所存,馬上準備幫魯西領導借坡下驢。準備將話題轉移過來。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而他問張青雲這話也是有技巧的,看似是服軟,實際是要引誘張青雲說話。

現在情況很清楚,只要張青雲說話,穆省長和高書記就可能抓住機會。尤其是引入競爭機制內面還有故事,那就是當初起因是張青雲去魯西遭到了冷遇。這咋,故事自己雖然不能在檯面上說,但是穆省長和高書記就不一定了。只要他們抓住這個所謂的「內情」說不定事情還有一絲轉機。

錢曉一說話,在場所有人都是聰明人,當然能看清其意圖,所以大家的注意力都轉向了張青雲口幾乎所有人都是用一種審視的眼神看著張青雲,今天這麼多高級領導一起過來扯皮,起因就是因為這個不按常規出牌的司長。

張青雲高傲、敢幹、膽子大小在座的所有人幾乎都清楚這一點。可是今天這個人一反常態,變得溫文爾雅。又露出其極其狡猾的一面,不好對付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