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你就不擔心丐幫的人來找你麻煩嗎?」

李華進來,擔憂的說道。

「丐幫只要他們敢來,那麼就讓他們看看到底誰才是乞丐。」劍痴笑嘻嘻的回答,目光充滿著貪婪,望著宿舍裡頭的那一箱箱堆放著滿滿的元石,他眸子深處都散發著無比靚麗的精芒,李華順著劍痴的眼神看去,嘴巴頓時成了一個O型,久久無法閉合。

「這是攥了多久的元石啊,這五箱滿滿的元石估計有上千枚了吧,他一個小小的跑腿居然能有這麼多元石?」李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元石上散發的元氣讓他不得不相信,上千顆元石足夠他修鍊到凝元境八九重了。

凝元境八九重是什麼感念,那是縱橫外門的強者,能夠擠進排名榜前十名的存在啊!

看見李華那發光的目光,劍痴說道:「拿去一箱吧。」

「啊!」

李華聽后,頓時大吃一驚,木呆的看著劍痴。

「算是我的一份見面禮吧。」

「這不太好吧。」

「少廢話,讓你拿你就拿著。」

「額,謝謝大哥。」

「有這些元石,希望你能突破。」劍痴說道。

「這些足夠了,到時我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李華激動的收起了這箱千顆元石,劍痴看見忽然沒了的箱子,疑惑道:「額,這是怎麼做到的?」

「嗯?」

李華很快反應過來,隨即解釋道:「這是儲物戒指,能夠存放自己物品,不過裡面的空間很小,如果要空間大的話,元石至少要上萬枚的價格。」

「大哥,你需要嗎?我這裡還有一個。」李華問道,隨後從戒指中取出另一枚戒指遞給了劍痴。

劍痴遲疑,沒有接過那個戒指。

「拿著吧大哥,你給我的那麼多元石,這枚小小的儲物戒指算我孝敬你的。」李華見到劍痴遲遲沒有收下,只好硬塞給他手裡。

「好了,大哥我不打擾你修鍊,我先回去了,順便把外面那傢伙處理一下。」他說完后對劍痴輕輕地躬身,然後快速離開了。

劍痴先把這宿舍的手冊閱讀了一遍,隨即拿出令牌對著前方命令道:「解除聚元陣。」叮嚶嚶,空氣中的元氣漸漸變少,恢復到了三級宿舍的元氣狀態,但是只要開啟陣法,這裡的元氣可足以比得上六級宿舍的元氣,但是消耗的元石同樣是非常驚人的。

也只有丐幫這些大型幫派才能耗得起。劍痴翻閱了長老給的手冊,裡面包含了全部宗門內容,上到修鍊資源,下到起居生活,一一都在裡面;而且還有專門的幾頁詳細的說了如何換取資源和元石的方法。

把戒指帶到了手上,並打上了靈魂印記,直接透過靈魂進入到戒指的空間里,一掃而過,裡面空蕩蕩的,空間並不算小,足以將劍痴那四箱元石放進去了。

……

一夜過去了。

劍痴神清氣爽的走出了宿舍,來到了珍寶閣,這裡是宗門最大的寶物買賣中心,基本上所有人的武器啊,丹藥啊等等都是在這裡購買和賣出的。

他進入珍寶閣,裡面人來人往,許多人都在購買自己的物品。他來到了出售戒指的位置,上面擺著不同顏色,不同種類的戒指,基本上上面的價格都在一千顆元石之上,他看著手上李華送的戒指,在這上面根本沒有。

隨即他逛到了丹藥攤,上面什麼聚元丹,狂暴丹在地上一一擺列,價格都在幾百上下;劍痴隨手便購買了幾枚聚元丹后便離開了。

離開了珍寶閣,他就隨處走走,參觀一下雷鳴宗。突然間,一群氣勢洶洶的弟子朝著劍痴這邊走來,他們胸前的標誌著一個丐字,他們所過之地,其他弟子都不由得讓出一條道路,周圍人臉色一變再變。

身穿著靚麗服裝的弟子對著劍痴說道:「就是你把李達的手臂斬斷了?」

周圍人在遠處都聽到了這句話,臉色不由一變,開始有人議論紛紛:「那個人居然能把李達的手臂斬了?」

「不會吧,李達雖然說算不上高手,但是好歹也是凝元境五重的人啊,竟然被一個弟子斬了一條手臂,這也特么太丟人了吧。」

「看上去這個弟子的服裝像是新生啊,被一個新生斬掉了手臂,這李達估計在外門混不下去了。」

「那可不是嘛,這個新生我知道,就是昨天一打十贏了那傢伙嘛,被稱為新生王呢!」

有不少老生對劍痴的稱呼感到非常的不屑,無論是新生的實力多強,最起碼根本就不是他們老生的對手,畢竟這個事實可是經過無數次的驗證的,當然這裡並不包含個別從特殊方式進來的。

「沒錯。」

劍痴淡定的回答道。

「很好,既然傷了我們丐幫的人,那你就沒想完整的離開了。可是呢,我這人很有同情心的,念你是新生,我們就不欺負你,把你的儲物戒指交出來;這件事我們就此揭過,如何?」

這次他是奉命出來的,得知李達那傻貨被打了出來,丟掉了五箱接近五千枚的元石,上頭大發雷霆,命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取回來,那五箱元石可是整整一年的收入啊,要是交不了差,他們全部人要吃不了兜著走。

「你算是打劫嗎?」

「劍痴」淡淡的說道。

「如果你認為我們這是打劫,那麼就是打劫吧。」 「既然你都承認了,那就好辦了。正好剛剛花了點錢,你們就送上門來給錢了,真是大好人啊。」

「劍痴」看他們的眼神頓時變了,臉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什麼意思?」

逆天狂妃:廢材四小姐 「劍痴」突然速度極快的衝到了那個說話的年輕人,一把手瞬間掐在他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就是這個意思。」被掐住的弟子,臉上浮現出通紅,根本無法使上力氣。

他身後的那群丐幫弟子紛紛臉色一變,所有人都沒想到這個新生會有這麼快的速度擒住了他們的大佬,紛紛朝前跨出一步,手悄然的握在武器上。「劍痴」冰冷的看了他一眼,笑眯眯道:「你們可以再走上前一步,雖然宗門規定除比武場外,不能發生戰鬥,但是我打斷他幾根骨頭還是可以的。」

「你到底想怎樣?」

丐幫有弟子出聲了,很明顯他們服軟了。

「交出你們全部儲物戒指,然後滾!」

「劍痴」另一手將這個弟子的手指上的戒指直接拔了出來,然後裝進自己的口袋裡,目光看向那群丐幫弟子。

「你會遭到丐幫的報復的,有種你不要出宗門,不然你絕對死無葬身。」

丐幫弟子怒氣沖沖的罵道。

咔嚓!

「劍痴」抓住手中弟子的另一隻手臂,猛地一用力,只聽見某個東西碎裂的聲音,那弟子的手臂緩緩垂下。

「你!」

丐幫弟子慌了。

那一雙雙猙獰的眼神,恨不得把劍痴殺死數萬次。但是他手中的那個弟子可是他們丐幫上頭的得力助手,哪怕他們有一萬個不情願,此時他們還是把手中的戒指摘下,扔到劍痴的腳下。

「可以放了吧?」

「劍痴」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一手將那個弟子扔給了他們,然後把戒指拾起,收好。面帶笑容的看著他們,然後輕聲的說道:「我歡迎你們來找我報復,但是你們要準備好禮金,咱們比武場上見。」

殘情虐愛:拒上總裁牀 「劍痴」隨即離開了這裡,朝著外門後山,悠悠的走去。

今天是那群新生全部聚集的日子,就是為了選出一個新生的領袖,帶領著新生反抗老生,跟老生對抗。來到了後山,發現在山腳下就已經是人來人往了,許多新生弟子都是愁眉苦臉的走上來,甚至還有不少弟子都是缺胳膊斷腿,一臉恨意。

山頂上聚集了五十多號人,其中有四人的氣勢非常的強大,他們一個個面色淡然的坐在那裡調養生息,五十多號人一下子分成了四批,可見便是這四人拉攏的弟子,成群結隊。

見到劍痴上來了,不少弟子開始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劍痴。因為劍痴的名聲自上次打退了那十個老生開始,名聲大噪,一下子成了新生王的稱號。當劍痴來到這裡的時候,閉目的四人在這一刻同時睜開了雙眸,一道凌厲的目光射去劍痴。

「新人王!」

「新人王!」

「新人王!」

新生們見到劍痴一臉的激動,紛紛大吼出來。

「人還蠻多的嘛。」

「劍痴」淡淡一笑。

「既然人已經來齊了,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陳宇說道,他同樣是新生最拔尖的一位,剛進宗門一個多月他就以驚人的成績獲得了大批新生們的愛戴,成為了新生後備領袖競選者之一。

「自從我們這些新生進入雷鳴宗的一刻,老生們就開始沒日沒夜的欺負我們這些新生,無論是資源還是住處,都故意刁難我們;令我們無法安心修鍊,同時不僅如此,老生越來越猖狂了,現在新生已經有好幾個被老生打廢了,你們說這個仇報不報?」

「報!」

新生憤怒的心血嘶吼出來,將這些月承受的痛苦全部隨著吶喊釋放出來。

「沒錯,所以今天我們新生全部聚集在這裡就是要選出一個能夠帶領新生抗戰老生霸權的領袖,把一切不平等的待遇統統駁回,還給我們一個真正新生的權利。」

陳宇大聲說道。

「好啦,別瞎BB了。這個領袖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當得上的,這個位置必須由最強的一人,而且還是得民心者才可坐上這個位置。」

另一人張大炮淡淡的說道。

「小子,聽說你是最近才進來的雷鳴宗。而且你進來的第一天就已經擊敗了十個老生,實力還算不錯,只要你加入我們這隊伍幫助我當上了領袖,我保你在外門混的順風順水。」

張大炮淡淡的說道。

「拉倒吧,張大炮,你怕是連消息都沒打探好吧,眼前這個「天才」修為可是只有凝元境一重喲,沒想到你的招人標準這麼差,真的是越來越落伍了,還當什麼領袖。」

陳宇諷刺道,目光看著劍痴滿滿的不屑。

聽聞陳宇的話,張大炮臉色一沉,頓時身上爆發出強悍的氣勢壓去劍痴,滾滾而來的氣勢翻天覆地,「劍痴」眉頭微微一皺,腳步噔噔噔的往後退,同時也激發出凝元境一重的氣勢去抵抗。

嘩!

他的境界暴露出來,頓時引來了全部人一聲嘩然。原以為擊敗十個老生的新人王實力會有凝元境五重以上,可沒想到居然會如此的弱小,甚至連他們很多人都比不上。

「試探夠了吧?」

「劍痴」沒有在意他的境界低下,只是平靜地問道。

「小子,滾下去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張大炮語氣變了,不屑地嘲諷道:「連凝元境五重都沒達到,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跟我們競選領袖,廢物一個。」

「別這麼說人家,好歹人家也是擊敗過十個老生。」

身穿白色衣服的青年平淡地說道。

「葉平,你在為他說話?」

張大炮瞪著他,冰冷的問道。

「好了,大家都是為了領袖這個位置,在這裡爭吵有意義嗎,還不如直接開始吧。」

一直沒開口地張笑天望著他們,隨即目光看向劍痴,平淡不露一絲情緒地說道:「這位新生,這裡不適合你呆著,下去吧。」

四人的立場表達的很明確,在他們四人決定讓劍痴下山,他們各自的陣營的新生也紛紛怒視劍痴,沒有絲毫的敬意,開始有人出言道:「就是,滾下去吧,凝元境一重的廢物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

隨著有了第一個人起鬨,五十多人的聲音蓋過了整個山頂。

「劍痴」淡淡一笑:「看來我今天不應該來參加什麼垃圾競選會,希望你們這次選出來的領導者不是個智商低的人。」他一直盯著張大炮說道,那雙嘲笑的眼神頓時讓張大炮氣頭上來,怒喝道:「你說誰是智商低?」

「誰應我,就說誰?」

「劍痴」大笑一聲,揮手而去,下山了。

下到山腳,新生們紛紛看向新人王劍痴,之前被救下的張珩幾人來到了劍痴的面前,關心的問道:「怎麼樣了?」

還沒等他開口說話,身邊之前來告知競選領袖的那些人就已經開口嘲諷道:「還能怎樣?一個區區的凝元境一重當然是被人趕下來啦,真的不知道誰給他的勇氣竟敢走上山頂,廢物!」那弟子說完頓時引來不少人的嘲笑。

啪!

他說完之後,頓時一個巴掌扇了過來,力道非常的大,直接扇出了一道五指印在臉上。那弟子頓時一驚,剛要出手的時候,啪的一下,「劍痴」又在另一邊扇了一巴。

「小子你找死!」

奮鬥在美國 他的同伴這才反應過來,頓時朝著他奔去。

「劍痴」呵呵一笑,又在那個弟子臉上連續扇了六個巴掌,最後他整個人懵了,臉部都變形了,腫成了一大塊,話都說不出來。他轉過身面向衝到面前的弟子,一腳粗暴地踹了過去,突兀的動作讓那個弟子反應不過來,一腳就被踢開了。

「凝元境一重照樣吊打你們。」

「劍痴」淡淡的說道。

「什麼!?」

新生們一個個臉色一變,目光紛紛不善的盯著劍痴。很明顯劍痴的剛剛那句話將他們全部得罪進去了。

張珩也是一臉懵逼,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有些轉不過來,他拉了拉劍痴的衣角,低聲道:「兄弟,少說兩句吧。」

ps:求收藏求點擊啦~ 「劍痴」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目光又看向了山頂的方向,頓時對著張珩說道:「你膽子太小了,連人都不敢反抗又談何做強者呢?別人欺負到你頭上了,什麼都別說打了再說。」

張珩不敢說話,臉色卻是無奈。沒錯,他自己的性格如何只有他自己清楚,之前在比武場上,他也是如此,「劍痴」說完后就離開了後山,張珩頓時叫道:「你就這走了,不留下來看看誰是我們的領袖嗎?」

「哈哈,那只是你們的領袖,我完全不需要,而且山頂上的那些人根本在老生面前不夠看,一群無聊之輩,想在新生中獲得存在感罷了。」

聲音漸漸消失,新生們對於劍痴沒有了之前那種尊敬了,一個個都嗤之以鼻。張珩望著離去的劍痴,頓時緩緩地嘆了口氣,他知道那個新生與他們再無關係了。

劍痴離開后的半個小時,山頂上頓時傳來一聲巨吼,一道狼狽的身影漸漸地從山上幽幽的走了下來,他的身後伴隨著五十多位新生,那人並不是其他人,正是張大炮;此刻他以一打三的姿態,強勢將其餘三人直接擊敗。

他的身上流著眾多血跡,不少刀痕都留著背上和胸膛,凶目冷冷地目視著下方的新生。下面的新生眸光一顫,面對張大炮的眼神,他們有一種被雄獅盯上的感覺,眸光駭然。

猛然,新生們更加顫抖的往後退了一步,一個個目光充滿著畏懼,他們發現新生四大天王中,僅僅張大炮一人下來了,而且身後還跟著那五十多個新生,其餘三個新生天王卻沒有出現,這意味著他們都……敗了嗎。

張大炮來到了這群新生的面前,這裡的新生跟他身後的新生地位有著重大的區別,身後的新生完全是被他收攏了,成為他的小弟,現在他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稱霸整個外門。他目光冰冷的看去這些人,雖然這些人有不少跟他一樣實力的,但是這並不是問題。

「我從今以後便是你們的領袖——張大炮。」

嘶!

果然。

「從今天開始,新生將歸我管制,只要你們加入我新生會,那麼我也會保護你們的安全,不會被老生欺負,所以你們要加入我這邊的,請站過來;當然不加入也可以,只是修鍊資源宿舍的問題那可不關我的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