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將軍府大廳,皇甫無逸端坐上,望着走進來的劍出如風,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劍少俠,好久不見,名氣直蓋江湖,如何突然卻有閒心來找本官?”

我靠,看他這樣子,在擺官威啊。

劍出如風只是聽幾句話,就已經明白這兩年沒來找他,皇甫無逸對他的那些許好感度已經煙消雲散。

會見自己已經是相當不錯,至於說什麼靠交情說服他幫助楊玄感造反,這就太不科學了。

劍出如風暗暗嘆一口氣,看來今趟是有來無回啊,劍出如風笑道:“皇甫將軍,好久不見,威風了不少啊,擔任上驍果軍統領果然是威風得意全文字小說。”

皇甫無逸呵呵道:“說起來這還得是要感謝劍少俠呢,出手擊殺了司馬德勘纔是讓本官能夠登上此位。”

我靠,嘴巴上說着感謝,可神態上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劍出如風不卑不抗的站在那裏,靜待皇甫無逸的下文。

看到劍出如風明知自己不懷好意卻始終沒有求饒,皇甫無逸略略有些讚賞。

從本身意義上來講,他對於這個將自己從噩中解除的冒險者還是很有好感的,但也僅止於有好感而已。

身爲一個出身於忠孝之家的皇甫無逸,從小就被教育對隋室的忠心,如何可能就因爲一點的好感而放過劍出如風?

此刻皇甫無逸便是嘆息道:“雖然如此,可惜我皇甫一家忠於大隋,劍少俠哪怕是有大恩於我皇甫無逸,可畢竟也是隋室追緝之犯徒,因此上是必須要抓你一回了。”

劍出如風冷笑一聲,說道:“好一家忠於大隋的皇甫世家,我劍出如風真是看錯人,親自送上門來給你,也罷,好歹是相識一場,讓你再討個大好處。”

“少俠還真是痛快之人,讓本官刮目相看。”皇甫無逸呵呵一笑,卻是略有些奇怪的問道,“不過本官倒是奇怪,少俠已經躲了兩年,怎麼卻突然闖進我府裏來?”

哦,居然還知道問話,劍出如風很有些驚訝,腦子飛快運轉,既然皇甫無逸會問話,那就說明這事情還是有一線轉機啊,不過真的是隻有一線,如果不能夠好好把握的話那隻能是等死。

劍出如風想了一下,臉上神情淡淡說道:“本來是打算與皇甫將軍商議一件大事,可如今看起來皇甫將軍無此想法,便也罷了全文字小說。”

皇甫無逸問道:“什麼事?”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跟他提什麼造反,簡直就是找死,要知道現在的情況雖然說是楊玄感兵圍住了洛陽,可眼下單只是洛陽城中的兵力都要比楊玄感強盛,更何況四面八方還有援兵不斷的包圍過來,怎麼看都是大隋江山鐵桶牢靠。

劍出如風腦中也是各種想法不斷閃現,靈光一閃,淡淡說道:“看來皇甫將軍近ri來久未經歷噩,卻已經忘記殺父之仇。”

皇甫無逸臉sè微微一變,冷冷道:“這話什麼意思?來人!”

輕輕一聲喊,四個守衛已經應聲出現就朝劍出如風給圍過來。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我靠,這纔剛開講就直接開打啊,這一絲機會沒抓住啊!

擡出楊思月來嚇唬一下皇甫無逸?

不行不行,自己真要是死了,楊思月似乎也不大可能出來替自己出頭啊,人家仙人級境界的高手,不可能隨便亂來。

劍出如風突然腦子一動,這時連忙叫道:“袁天罡果然沒有說錯,你果然忘記了!”

袁天罡,皇甫無逸猛然一驚,問道:“你說什麼?”

皇甫無逸這麼一問,幾個守衛立即是識相的暫時停下步子,只是圍住劍出如風,隨時有出手的打算。

袁天罡,傳奇級npc,隋唐年間鼎鼎有名的神算子,聲望極高,尤其是在這些當官的上面,讓他算一命可斷十年前程啊。

當年能夠聯繫上皇甫無逸也是全託了袁天罡剛好經過的福氣,連忙將他給擡出來,皇甫無逸果然也是驚訝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一整衣裳,淡淡說道:“袁師叔說過,皇甫一家世代愚忠,這仇怨是永世無法報了。”

皇甫無逸緊握拳頭,突然冷笑道:“袁天師豈會如此沒有口德,卻又騙得了誰。”

抓住你的軟肋還怕你橫,劍出如風淡淡道:“袁師叔當然不會這麼說,可難道這意思我就不能明白?”

“莫非你是覺着這仇還能指望着楊廣給你報?”劍出如風冷笑道。

“大膽,竟敢直呼皇上名諱!”皇甫無逸怒喝。

都啥程度了,還在乎這點稱呼。

劍出如風灑然笑笑:“你父親忠於楊廣,結果卻落得如何下場?”

皇甫無逸冷笑一聲,沒有回話,但是心中暗想,若非是楊廣對於父親有愧疚,自己豈能受到如此器重。

看出皇甫無逸的心思,劍出如風冷笑道:“莫非以爲楊廣是記掛着你父親的情誼所以對你格外提拔?你卻又錯了,楊廣並非對你父親心存感激,只不過是因爲見到你父親的忠心,所以覺得你也會忠心,皇帝嘛,當然喜歡中心的臣子。”

“若是真對你的父親有愧疚之心,直接將楊諒斬了便好,爲何卻還留楊諒在京中享福。”

“說到底,那點愧疚之心,遠遠比不上兄弟之情吧。”劍出如風每說一句,皇甫無逸的臉sè便難看一分。

“你此次來,便是成心來嘲笑我的麼?”皇甫無逸冷笑說道,看得出來,他此時對於劍出如風的好感已經是灰飛煙滅,想將他置之死地而後快了。

劍出如風搖頭說道:“沒有,我是成心來給你找個法子報仇的好看的小說。”

皇甫無逸一愣,說道:“報仇?”

劍出如風點頭道:“沒錯,報仇,真正的,打以讓你隨意處置楊諒,想要凌遲,還是五馬分屍任你選!”

皇甫無逸冷笑:“楊諒是在天牢,就算你有楊思月當靠山,你以爲能隨便將人弄出來。”

劍出如風悠然道:“我家小姐連金貴公主都可以弄出來,弄個囚犯又有何難。不過就算是將楊諒放在你面前,恐怕你都是不敢動他一根寒毛!”

皇甫無逸猛然一緊,道:“你這什麼意思?”

劍出如風說道:“意思很明顯,兩個字,造反!”

劍出如風深吸一口氣,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學一回豬八戒弄個激將法了,現在就看皇甫無逸受不受得這激,不過還好,這時候應該沒有西遊記,皇甫無逸沒看過吧。不過,這算不算是在三十六計裏面?底蘊不夠厚,不清楚啊!

皇甫無逸冷然掃視着劍出如風,一時卻是沉吟不語,其實他已經明白劍出如風的意思,想要激他。

可是劍出如風說的話也着實沒錯,哪怕是現在楊諒在他面前,是否是他要叫一聲王爺?

父親被楊諒慘殺的一幕在中已經經歷過無數次,這兩年雖然未被魘纏上,可父親的死也一直是他心頭一根刺。

猛然大廳上面一聲響,然後是一道黑影已經突破屋頂瓦片從天而降。

皇甫無逸那反應也是極快,怒吼一聲:“誰!”

與此同時他手中劍已經刺出,一劍直直刺入那黑影的身體好看的小說。

黑影毫無反抗之力,整個人順着劍勢倒到皇甫無逸身前。

皇甫無逸整個人愣住。

來人滿臉震驚害怕的神sè,一雙眼睛圓瞪着皇甫無逸都是不可思議。

皇甫無逸每每中驚醒的臉龐,被廢的漢王楊諒!

劍出如風都是嚇一大跳,隨即便知道肯定是楊思月出手相助,我靠,真是diao爆了。

劍出如風笑吟吟說道:“恭喜皇甫將軍手刃父仇,只不過不知道楊廣知道此事之後,會是如何反應呢?”

皇甫無逸臉sè青紅相間,楊廣對於這個敢造他反的楊諒未必有多深的兄弟親情,可是皇甫無逸居然敢殺掉楊諒,那是否是代表着什麼時候也可能殺掉楊廣?

這並不是親不親近的問題,而是忠不忠心的問題。

皇甫無逸的臉sè變了。

“怎麼樣,加入我方陣營吧,我保證你依舊是能夠手握重兵,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劍出如風有楊思月做堅強後盾,此刻是無比悠然,淡笑道。

不需要多說,皇甫無逸當然也是知道劍出如風所說的陣營就是在城外圍攻的楊玄感。

此時的他臉sè顯得有些慘然,冷冷道:“楊玄感有月神相助,又何需再來陷害老夫!”

劍出如風知道他已經動搖了,勸服別人那是需要一點甜頭一點苦頭的,既然苦頭已經讓他嘗,接下去當然是懷柔勸說。

劍出如風微笑道:“不錯,公子有小姐相助,這洛陽城本就沒有你們想象的那般牢不可破,更何況別以爲這洛陽城中除了你之外就沒有做內應,事實上公子早已經聯繫血舞蒼穹幫的天狼星幫主,待到攻城時將會由天狼星幫主帶領冒險家去打開城門,到時義軍一涌而入,再由老將軍從內城殺出,屈突通那些許兵力豈在話下……”

我靠,真是太有天份了,照我的劇本來念,攻破洛陽城簡直是吹口氣的功夫,算毛線啊全文字小說!

看皇甫無逸的神情猶豫,劍出如風又再繼續道:“想當年越國公聲望無人可及,照樣被楊廣尋個莫名理由便斬了,皇甫將軍卻又如何。越國公在洛陽城中親舊無數,一但公子開始攻城,想必隨之起兵者也甚衆,若是皇甫將軍那時再投靠可就失了先機,反不如現在早下決斷,爲攻打洛陽立下第一大功!”

jing彩推薦:

聽到劍出如風這個名字時,兩個守衛都是一震,眼光有着猶豫,顯然是有些措手不及。最快更新78

最終還是說道:“稍等!”

一個守衛虎視耽耽的看着劍出如風,另一個守衛急進去稟報。

劍出如風看似平靜,心裏其實是激動非常,他很清楚如果皇甫無逸下令殺自己,那這個守衛就會毫不猶豫的撲上來。

劍出如風早已經準備着只要一個不對就立即召喚飛劍昇天。

這時候劍出如風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度ri如年。

感覺好像是過了好幾個世紀,纔是看到那個守衛走出來,隨後說了一句:“將軍有請!”

劍出如風長舒口氣,皇甫無逸願意見自己,那說明他還有着一喧會。

走近將軍府,猛然就聽到後面的大門砰一聲就關上了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被嚇一跳,回頭一看,看到兩個守衛緊緊的靠着自己身後,雙手握劍。

這是要甕中捉鱉?難道不知道我有御劍飛行,庭院之中也可以直接起飛麼?

正打算要召喚飛劍的時候,兩名守衛看出劍出如風的防備,連忙解釋道:“公子不需誤會,我等是擔心有人闖進府來對公子不利,所以將軍吩咐關上門以防萬一。”

劍出如風握一握拳頭,反正來此已經決定一死,除死無大事,切,還怕你什麼埋伏不成。

看我出入龍潭虎穴面不變sè,殺他個ri月無光,哈哈哈。

劍出如風氣場十足,殺氣凜然走進將軍府大廳。

將軍府大廳,皇甫無逸端坐上,望着走進來的劍出如風,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劍少俠,好久不見,名氣直蓋江湖,如何突然卻有閒心來找本官?”

我靠,看他這樣子,在擺官威啊。

劍出如風只是聽幾句話,就已經明白這兩年沒來找他,皇甫無逸對他的那些許好感度已經煙消雲散。

會見自己已經是相當不錯,至於說什麼靠交情說服他幫助楊玄感造反,這就太不科學了。

劍出如風暗暗嘆一口氣,看來今趟是有來無回啊,劍出如風笑道:“皇甫將軍,好久不見,威風了不少啊,擔任上驍果軍統領果然是威風得意。”

皇甫無逸呵呵道:“說起來這還得是要感謝劍少俠呢,出手擊殺了司馬德勘纔是讓本官能夠登上此位。”

我靠,嘴巴上說着感謝,可神態上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不卑不抗的站在那裏,靜待皇甫無逸的下文。

看到劍出如風明知自己不懷好意卻始終沒有求饒,皇甫無逸略略有些讚賞。

從本身意義上來講,他對於這個將自己從噩中解除的冒險者還是很有好感的,但也僅止於有好感而已。

身爲一個出身於忠孝之家的皇甫無逸,從小就被教育對隋室的忠心,如何可能就因爲一點的好感而放過劍出如風?

此刻皇甫無逸便是嘆息道:“雖然如此,可惜我皇甫一家忠於大隋,劍少俠哪怕是有大恩於我皇甫無逸,可畢竟也是隋室追緝之犯徒,因此上是必須要抓你一回了。”

劍出如風冷笑一聲,說道:“好一家忠於大隋的皇甫世家,我劍出如風真是看錯人,親自送上門來給你,也罷,好歹是相識一場,讓你再討個大好處。”

“少俠還真是痛快之人,讓本官刮目相看。”皇甫無逸呵呵一笑,卻是略有些奇怪的問道,“不過本官倒是奇怪,少俠已經躲了兩年,怎麼卻突然闖進我府裏來?”

哦,居然還知道問話,劍出如風很有些驚訝,腦子飛快運轉,既然皇甫無逸會問話,那就說明這事情還是有一線轉機啊,不過真的是隻有一線,如果不能夠好好把握的話那隻能是等死。

劍出如風想了一下,臉上神情淡淡說道:“本來是打算與皇甫將軍商議一件大事,可如今看起來皇甫將軍無此想法,便也罷了。”

皇甫無逸問道:“什麼事?”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跟他提什麼造反,簡直就是找死,要知道現在的情況雖然說是楊玄感兵圍住了洛陽,可眼下單只是洛陽城中的兵力都要比楊玄感強盛,更何況四面八方還有援兵不斷的包圍過來,怎麼看都是大隋江山鐵桶牢靠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腦中也是各種想法不斷閃現,靈光一閃,淡淡說道:“看來皇甫將軍近ri來久未經歷噩,卻已經忘記殺父之仇。”

皇甫無逸臉sè微微一變,冷冷道:“這話什麼意思?來人!”

輕輕一聲喊,四個守衛已經應聲出現就朝劍出如風給圍過來。

我靠,這纔剛開講就直接開打啊,這一絲機會沒抓住啊!

擡出楊思月來嚇唬一下皇甫無逸?

不行不行,自己真要是死了,楊思月似乎也不大可能出來替自己出頭啊,人家仙人級境界的高手,不可能隨便亂來。

劍出如風突然腦子一動,這時連忙叫道:“袁天罡果然沒有說錯,你果然忘記了!”

袁天罡,皇甫無逸猛然一驚,問道:“你說什麼?”

皇甫無逸這麼一問,幾個守衛立即是識相的暫時停下步子,只是圍住劍出如風,隨時有出手的打算。

袁天罡,傳奇級npc,隋唐年間鼎鼎有名的神算子,聲望極高,尤其是在這些當官的上面,讓他算一命可斷十年前程啊。

當年能夠聯繫上皇甫無逸也是全託了袁天罡剛好經過的福氣,連忙將他給擡出來,皇甫無逸果然也是驚訝。

劍出如風一整衣裳,淡淡說道:“袁師叔說過,皇甫一家世代愚忠,這仇怨是永世無法報了。”

皇甫無逸緊握拳頭,突然冷笑道:“袁天師豈會如此沒有口德,卻又騙得了誰。”

抓住你的軟肋還怕你橫,劍出如風淡淡道:“袁師叔當然不會這麼說,可難道這意思我就不能明白?”

“莫非你是覺着這仇還能指望着楊廣給你報?”劍出如風冷笑道好看的小說。

“大膽,竟敢直呼皇上名諱!”皇甫無逸怒喝。

都啥程度了,還在乎這點稱呼。

劍出如風灑然笑笑:“你父親忠於楊廣,結果卻落得如何下場?”

皇甫無逸冷笑一聲,沒有回話,但是心中暗想,若非是楊廣對於父親有愧疚,自己豈能受到如此器重。

看出皇甫無逸的心思,劍出如風冷笑道:“莫非以爲楊廣是記掛着你父親的情誼所以對你格外提拔?你卻又錯了,楊廣並非對你父親心存感激,只不過是因爲見到你父親的忠心,所以覺得你也會忠心,皇帝嘛,當然喜歡中心的臣子。”

“若是真對你的父親有愧疚之心,直接將楊諒斬了便好,爲何卻還留楊諒在京中享福。”

“說到底,那點愧疚之心,遠遠比不上兄弟之情吧。”劍出如風每說一句,皇甫無逸的臉sè便難看一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