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俊俊,對不起,剛纔我是故意要你那樣做的,阿梅比我做的更好,你可不能辜負了梅姐,要不然,我可饒不了你。”夢婷說着,不待劉俊回話,抽起一張面巾紙,擦着眼睛就走出了劉俊的總經理辦公室。

“喂喂,婷婷,我還有話說。”望着夢婷離去時有些失魂落魄的背影,劉俊嘆了口氣,夢婷再不會聽他說些風趣的話了,或許再也不會對他動心了。

也好,一輩子有一個女人足矣,對於白梅忠告他對夢婷的態度,劉俊選擇了既要對夢婷好,也不與夢婷粘乎,實在不濟,兄妹之情應該可以保持的吧,劉俊想。

“汪汪汪……”院子裏傳來一陣大黃狗花花的狂吠聲,那聲音聽上去很敵對,很兇惡。

聽到狗吠,劉俊三兩步跨出總經理室,跑到院子裏,就見一個瘦小個子的長髮青年撒腿狂跑,大黃狗被趙小虎喝止沒有上前去追。

“小虎子,什麼情況?”劉俊問道。

趙小虎摸摸大黃狗的頭,說道:“剛纔來了個賊眉鼠眼的人慌慌張張的,大黃狗看不順眼就汪汪了幾句,那個人估計沒安好心,嚇得跑了,花花一般不會看錯的,那個人肯定不是好人。”

“我看也不象好人。”陳爾林道。

“啊,是農林村卓二哥手下的人,那天晚上在青江美食城與這裏村民打架時見過,要壞事了!”黃毛航天笑一拍腦袋,恍然大悟。

陳爾林有點擔心地問劉俊道:“俊哥,是不是咱們力俊公司馬上要開業,卓二哥嫉妒上了,要陰咱們了?” 大黃狗花花還在朝跑遠去的瘦小個子狂吠,趙小虎拍了拍花花的頭,花花才停止了叫聲。

陳爾林懷疑剛纔跑掉的那個人,是卓義卓二哥派來使壞的人,問劉俊會不會是卓二哥派來陰人的,劉俊也摸不準。

“黃毛,前些天公司裝修的時候卓二哥手下的人在公司附近出現過沒?”劉俊沒有直接回答陳爾林的問話,卻反問一直負責裝修的黃毛航天笑。

黃毛認真想了想,搖了搖頭:“還真沒注意。”

“小虎子,我看花花挺厲害的,你讓它聞聞味兒,是不是剛纔那個跑掉的人,前幾天也有來過?”劉俊又轉向趙小虎道。

陳爾林感到驚奇:“俊哥,這你也能想出來?理論上貌似是可以的,要是這條大黃狗花花真能聞出來,那可比特種訓練的警犬還厲害啊。”

劉俊朝陳爾林呵呵一笑:“阿林,你要知道,花花可是頭獵犬,不是普通的狗,就連大它好幾倍的大野豬它都敢撲上前去咬呢。”

陳爾林沒見過大黃狗猛撲大野豬的情狀,自然不知道大黃狗的厲害,習慣性地摸摸後腦勺,嘿嘿一笑:“俊哥,花花有那麼厲害麼?要是那頭藏熬黑鷹我纔信。”

“阿林哥,你不要小瞧花花好不好,俊哥哥說得沒錯,花花老厲害了。”趙小虎把嘴一撇,蹲下身子,拍拍大黃狗的頭,俯在大黃狗的耳邊嘀咕了幾句誰也聽不懂的話,指了指剛纔瘦小個子跑走的方向,又用手指了指院子外幾個角落,便見大黃狗搖了搖狗尾巴,躍上牆頭,跳出院子去了。

“虎子,你剛纔和花花說什麼來着,我們一句都沒聽明白啊。”黃毛好奇地問。

趙小虎神氣地說:“花花跟了我兩年了,我剛纔說的是狗話,你們當然聽不懂了。”

“人說狗話,難怪聽不懂。”黃毛重複一句,大家鬨笑,趙小虎也不介意。

劉俊打了圈煙,邊和黃毛、陳爾林一起抽菸,邊等大黃狗越牆回來,夢婷則在裏屋辦公室打電話安排開業慶典的事。

“汪汪汪……”抽一支菸的功夫,大黃狗越牆而回,跑到趙小虎的身邊汪汪了幾聲。

劉俊道:“虎子,花花怎麼說?”

趙小虎咧嘴笑道:“阿林哥說得沒錯,這兒被人盯上了,花花在牆外轉了幾圈,已聞出那個跑掉的人的氣味,那個人已經在附近蹲守好幾天了,剛纔花花見那人在前面出現,便感到了異常,所以朝那人狂叫。”

“哇靠,這麼神奇,花花和黑鷹有得一比啊。”陳爾林無比驚訝。

“阿林哥,你們也養了只黑鷹,是天上飛的老鷹嗎?在哪兒?”趙小虎仰頭四處張望,期待頭頂盤旋一隻霸氣的老鷹。

“呵呵,黑鷹是俊哥養的一隻藏熬,名叫黑鷹,外形看上去嘛和花花差不多,就是通體黑毛,一般人還以爲就是一頭普通的獵犬呢。”陳爾林耐心地向趙小虎解釋。

“俊哥,我要去看藏熬。”趙小虎一聽來了興趣,請求劉俊。

劉俊摸着趙小虎的頭,笑道,“那頭藏熬看上去真和花花差不多,一般人分不出來是獵犬還是藏熬。上午哥還有事,再說,馴獸師王浦俊大哥上午也不得空,他得馴養老虎、獅子。下午哥陪你去看藏熬,我也好久沒去了。”

“好哩,好哩。”趙小虎快樂地拍着小手,又摸着大黃狗的頸脖,說道:“花花,我給你找到小夥伴啦。”

趙小虎很開心,但黃毛卻很擔心,走到劉俊的身邊,黃毛小聲道:“俊哥,近來卓義表面上沒有什麼動靜,居然暗中派人盯了我們這兒好久了,要不是小虎子的獵犬發現的及時,恐怕我們都大意了。卓二哥是個有仇不過夜的小人,上次他吃了虧,這麼久沒動靜,不正常啊。”

“應該沒什麼事吧,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他還能怎麼樣?”劉俊不以爲意。

黃毛還是很擔心,說道:“俊哥,我看咱們還是小心點好,畢竟這是卓義的地盤,在他的村子裏,他想要害咱們很容易的。”

劉俊四下看了看,無奈道:“公司註冊在農林村,都已經裝修好了,房子不比車子,又移不動,就算姓卓的要對付我們,我們也只有被動應付,好象沒有什麼更好的法子吧。”

黃毛想了想,道:“俊哥,我倒是有個建議,公司開業後,主要辦公點還是轉到四季發賓館比較安全些,在這兒辦公我總覺得心裏不踏實。”

“正式的辦公場所是要的,目前也只有這兒公司掛牌了最適合,如果卓義就是要報復,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想防也是防不勝防的,你說是吧?”

“那也是。”黃毛辯不過劉俊,總預感到那裏不對勁,劉俊不在意,他只得想着等劉俊走後,暗中多派幾個出手狠辣的小兄弟來加強公司的安保力量。

“虎子,你跟着婷婷姐吧,上午哥還得去拜訪幾個朋友,下午再到賓館接你一起去動物園看黑鷹。”

劉俊拍拍趙小虎的頭,叮囑黃毛幾句該幹什麼幹什麼,不必太在意村上的卓二哥,他要和啞巴、陳爾林一起去請江南茶館的江浩風參加十月十日開業慶典,象江浩風、黃金山、高強以及腰小青、徐明、宣宏等人他都得親自去請,雖然熟悉到打個電話也可以,但劉俊剛開公司得放下姿態。

……

江南大學學苑賓館的檯球城,卓義正與江大的兩個漂亮的學生妹在打檯球,兩個漂亮的江大女生圍着他卓二哥長卓二哥短的叫得十分的甜蜜,兩位女生號稱江大校園內的霸王姐妹花,姐姐秦琴,妹妹魏琳,穿着前衛,性格開放,新時代女大學生。

秦琴與魏琳喜好紋身,兩人前胸近鎖骨處能見到秦琴紋了一朵罌粟花,外號罌粟花。魏琳紋了只花蝴蝶,外號花蝴蝶。據校內神祕人士傳言,霸王姐妹花的私密處倒三角地帶用了脫毛劑紋有蠍子,膽子小的人就是見到姐妹花主動脫光了褲子都不敢上。

霸王姐妹花就憑着與當地地痞卓義卓二哥混熟,在大學校園裏都是橫着走的,見哪位長得帥的帥哥就約會,爽約的帥哥得捱揍;長得比她們漂亮的學生妹得在她姐妹倆面前低着頭走路,要不然準會挨耳光,反正就是不能有人在她姐妹倆面前出風頭。

大學校園的事,可謂千奇百怪。

“卓二哥,你打洞好厲害啦,槍槍進洞哦。”罌粟花秦琴將整個身子趴在卓義的身上,極盡柔媚。

“卓二哥真的好厲害,剛纔一槍兩洞呢。”花蝴蝶魏琳捧着一杯奶茶嘻笑着。

“哈哈,哥就喜歡打洞咯。”卓義放浪大笑,在秦琴的翹臀上抓了一把,大哥卓勇的情人香香這幾天來了大姨媽,肚子疼得厲害不敢出門,難得他這般放了野鬼一樣在外逍遙。

“卓二哥,不好了,我被俊哥發現了。”一個瘦小個子的年輕人跑了過來,氣喘吁吁。

“瘦子,咋回事?”

被卓義稱作瘦子的人正是在力俊公司蹲坑打探,被趙小虎帶來的獵犬發現的那個瘦小個子的年輕人。 瘦子驚慌失措地將農林村力俊公司前遇到大黃狗被劉俊那兒的人發現的事詳細說給卓義聽,仍心有餘悸道:“卓二哥,那條大黃狗真他媽厲害,我在院子外五六十米遠都被發現,叫得那叫兇,真怕被咬上。”

“我靠,你他媽還算男人嗎?一條大黃狗怕成那樣,好了,知道了。”卓義和江大的霸王姐妹花玩得興頭上,哪有心情聽瘦子說些天方夜譚的事,不就一條狗嗎?就是狼狗一刀下去也得掉狗頭。

“是。”瘦子戰戰兢兢退出了學苑檯球城,卓義和大學生美女玩得起勁,自然想象不到那條大黃狗的兇猛,看架勢那條大黃狗可是比狼狗還兇殘,以後他可不敢再去力俊公司蹲坑了。

“卓二哥,瞧你手下兄弟那個慫樣,一條狗怕成那樣,至於嗎?甩個***包子過去毒死那條狗去。”霸姐秦琴對嚇破膽的瘦子不屑一顧。

聽秦琴說他兄弟,卓義不高興了,兄弟差不就表示做大哥的也差嘛,現在女大學生說話亂吐,根本不經過腦子。

“罌粟花,你膽子大,那個毒包子你去甩。”卓義將趴在他肩膀上的秦琴推了下,拿起球杆指了指霸妹魏琳緊繃的牛仔褲的褲檔處捅了捅,朝站在臺球桌旁的霸妹魏琳嘿嘿一笑,道:“花蝴蝶,我再打你一洞。”

“卓二哥,你指錯地方啦,不是人家身上的洞啦,是球洞好不好。”魏琳嗲聲嗲氣。

卓義哈哈大笑:“好好,反正打的就是洞。”

“有本事你打進洞啊。”霸姐秦琴被卓義推得不爽,語氣中帶着抑揄的味道,但又不敢發作,思量着在卓二哥面前受的氣呆會得找個校園帥哥滾牀單瘋狂發泄下。

卓義這幾天沙場的生意不錯,猛賺了幾十萬,覺着財大氣粗,玩妹子、打檯球、嗨吧玩得挺瘋的,瘦子剛纔慌張來向他報告力俊公司的事表面上他看似不在意,實際全在他心裏裝了,一個陰險的復仇計劃就等着力俊公司開業慶典之時實施。

……

劉俊和陳爾林、啞巴離開力俊公司後,帶上了一疊開業志禧的請柬上路。

陳爾林開雷克薩斯車,啞巴坐副駕駛室,劉俊坐後座給白梅打了個電話,說她現在就趕去電視臺拿她的車鑰匙取車,白梅說可以。

來到電視臺廣場外,白梅挎了個精緻的暗綠色全牛皮包已經等在那裏,雷克薩斯直接開到白梅的面前停下,陳爾林知道劉俊和夢婷之間沒戲唱,白梅已成正式的大嫂了,他嘴巴子靈活,下車就朝白梅喊:“嫂子,讓你久等了。”

陳爾林一句嫂子,喊得白梅滿臉通紅:“阿林,可不許亂喊哦。”

“沒事,喊就喊了,又喊不虧什麼。”劉俊打着哈哈,今天是有求於白梅,受夢婷逼迫要將女友僅有的兩部私車“充公”,實在是無顏面對白梅。

“阿俊,你起什麼哄啊。這袋子裏有寶馬車兩把鑰匙,連備用的一起給你,還有行駛證和保險單,寶馬車沒停進車庫,就在我樓下。這個袋子裝的是凱美瑞的,你看看,還缺什麼不?”

白梅知道劉俊不好意思當她面說取車,礙於有陳爾林和啞巴在場,她也不好多問劉俊,既然兩部車借都借出去了,爲了男友全身心付出她也感到很幸福。

白梅從綠色挎包裏拿出兩個裝有車鑰匙和有關車資料的袋子,又指了指旁邊的停車場,說道:“阿俊,那部凱美瑞停在那裏,你認識的,你自己開去,好不?”

“好,阿梅,謝謝你。”劉俊接過袋子,真心感激。

“嘻嘻,阿俊,和我還這麼客氣啊。”白梅朝劉俊甜甜一笑,“好了,我先上去了,有空你打個電話給我,我有話和你說。”

“行,阿梅,那我取車去了。”劉俊朝白梅揮揮手。

“嫂子,有空到公司來視察啊。”陳爾林熱情過分。

白梅婉爾一笑:“不了,阿林,阿力,你們忙你們的吧。”

“俊哥,嫂子對你真的很好,你就娶了阿梅吧。”陳爾林朝劉俊眨眨眼。

劉俊捶了下陳爾林的肩膀:“小子,開起大哥玩笑來了。”說着將裝有凱美瑞鑰匙袋子扔給他,“去,把嫂子的車子開走。”

“嘿嘿,好哩。”陳爾林顛顛地跑向停車場。

“阿梅,你真好。”望着踩着高跟優雅地走向電視臺辦公樓的白梅,輕風吹起了白梅的長髮,劉俊喃喃自語。

在電視臺找到白梅取了白梅的私家車凱美瑞,劉俊、啞巴和陳爾林三人開着雷克薩斯和凱美瑞立馬趕去藍天碧水取了寶馬X5,公司開業在即,部門多,員工多,交通工具很緊張,一下子多了兩部車,算是解了燃眉之急,從某種角度說,向白梅借車,夢婷這主意還不錯,只是委曲了白梅就是。

啞巴開寶馬,陳爾林開凱美瑞,劉俊開雷克薩斯,三部車直奔位於江南航空試飛區二號門對面的江南茶館,劉俊要親自將請柬呈送江南茶館的老闆江浩風,有江浩風助場子的話,力俊公司在道上一下就會很有面子的。

來到江南茶館,劉俊三人昂首闊步進到茶館大廳,大廳裏年輕的江浩風與躊躇滿志的市長沈鈞儒的合影很亮眼,正中一幅名人字畫也凸顯茶館的氛圍與檔次。

走進江南茶館,一切都那麼熟悉,劉俊卻恍若隔世,這應該是第四次踏足江南茶館了,第一次是爲了表弟段騎驍遭刀疤臉訛詐和啞巴兩人進茶館當說客,第二次是他與啞巴被青雲藥廠的龔保龍弄進派出所,由江浩風出面撈出人後請他父親與田秀花一家人爲他們接風,第三次是江浩風貌似對青雲派出所的腰小青有意思,連同他一起請到了茶館吃了餐傳說中的“兩桌飯”。

這一次,算是四進茶館了,身份也不同了,劉俊現在也是擁有六十多名員工,其中還包括十三名漂亮的公關小姐的大公司老闆了,人生就這麼神奇,只要你有夢想,只要你能爲夢想去不懈奮鬥,昨天你還是打工仔,明天你便可以是老闆。

劉俊三人來到茶館大廳,大廳的接待是個漂亮得讓人不敢多瞧幾眼的美女,她認得劉俊,款款來到劉俊身邊,不忘朝陳爾林與啞巴兩人點頭致意,轉向劉俊道:“你是俊哥吧,你好,我是江老闆私人助理尚長,你們是來找江老闆的吧?”

“上牀?”劉俊輕輕唸了句,這名字真有意思,認真瞧了眼面前的大美女,高挑身材美人臉,職業裝裹不住凸鼓的胸脯,江浩風果然好眼光,這叫上牀的女的國色天香,江老闆終於請女祕書了。 “尚長,時尚的尚,長短的長,這是我的名片。”尚長朝劉俊婉爾一笑,對劉俊念成“上牀”並不介意,掏出一個精緻的名片盒,恭敬的一一向劉俊、陳爾林和啞巴三人散發名片。

劉俊雙手接過名片,認真端詳下,將尚長的名片交給啞巴,說道:“不好意思,我沒名片,請問江老闆在嗎?”

尚長道:“江老闆昨天有急事飛上海了,估計這幾天來不了,他交待我,說是俊哥這幾天會來茶館,有事讓我接待轉告。”

劉俊奇怪道:“哦,江老闆知道我要來?”

尚長微微一笑:“是的。要不你們先到樓上泡壺茶,坐坐?”

“江浩風知道我要來,還走?”劉俊很納悶,當然這句話不會當着江浩風的女祕尚長說,他望了望陳爾林和啞巴,有些失望,不甘心道:“不坐了,那周朋祕書在嗎?”

尚長搖搖頭道:“周祕書同江老闆一起去的上海,俊哥有什麼事可以讓我轉告的嗎?”

既然江浩風不在江南茶館,劉俊便沒想將請柬交給尚長,正欲告辭離去,陳爾林卻速度掏出請柬,說話了:“尚助理,是這樣的,俊哥的力俊公司後天開業,俊哥親自送請柬來,是邀請江老闆參加慶典的。”

“恭喜,我會轉告江老闆的。”尚長接過請柬,態度很熱情,彬彬有禮。

“那好,我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一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劉俊伸手與尚長輕輕一握,尚長的手滑膩柔軟,握手的片刻讓人感覺很舒服。

尚長也不刻意挽留,將劉俊三人送到茶館門口,目送劉俊三人開車離開後,當即打電話給遠在上海的江浩風,將劉俊親自送請柬之事告之,請求該如何應點。

……

離開江南茶館後,劉俊開着雷克薩斯SUV,啞巴開着寶馬X5,陳爾林開着豐田凱美瑞,三人先後到了青雲派出所、準點調查公司、正大律師事務所、青江派出所和金山集團、江南市公安局,除了去江南茶館沒遇到江浩風外,腰小青、宣宏、徐明、高強、黃金山和江仁都碰到了本人。

當然,受中央八項規定的影響,爲避嫌,對於公安口的市局宣傳處的江仁處長、青雲派出所副所長腰小青、青江派出所所長高強,劉俊都是以路過順便拜訪下爲由,隨口提及下他們幾兄弟辦了一家實業公司,以後有空到公司坐坐,並沒有提開業慶典的事。

十月十日,秋高氣爽,青江美食城,“力俊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開業慶典盛大舉行,彩虹門、氫氣球、彩旗飄飄,力俊公司在青江美食城大廳預訂了二十二桌上檔次的中餐酒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