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難怪之前那些武者身上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但卻詭異的倒地不起,原來是他們的靈魂被震殺。

傲天很清楚,這股力量正是魂者所獨有的靈魂之力。而從巨殿大門中所放射出的靈魂之力應該是魂玄老人的靈魂之力,這股靈魂之力比起自己所擁有的靈魂之力還要恐怖!

「哼!我倒要看看一個已死之人的靈魂之力能有多強?!」

傲天的手臂上冰藍閃動,化天勁包裹,更有靈魂之力若隱若現。集結了《九轉神龍身》、《龍神化天勁》和魂者的靈魂之力,傲天有自信撼動一個已死之人的靈魂之力…… 只見傲天右拳如出海神龍般猛然轟出,攜帶著力壓千鈞的氣勢狠狠的轟擊在了那股無影無形的靈魂之力之上。

「咚」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徹而起,旋即,傲天便是面色一白,眼中有有著駭然之色閃動。

這股靈魂之力竟然能夠突破自己所布下的所有防線,並給自己造成傷害!這股攻勢恐怕就算是先天九重的武者都發揮不出。難怪之前那些魯莽闖殿的武者會最終落得那般下場。

不過傲天畢竟不是那些普通武者可以媲美的,那股靈魂之力雖然是攻破了傲天的防禦,但是轟擊在傲天身上的力量也是被減弱了許多。再加上九轉神龍身的防禦,因此,傲天也只是受到了一些輕微的震傷。

而在這股靈魂之力的攻勢過去之後,傲天便是不敢怠慢,右腳猛蹬地面,整個人便好似化為一束閃電消失在巨殿大門之內。

而在外面,此刻卻是響起了一片片的嘩然之音:

「那個小子不過是先天三重的武者,怎麼可能進的了主殿大門?!」

「是啊,莫非那大門中的神秘攻擊已經消失了?」

「怕是如此了,否則我實在不明白一個區區先天三重的武者為何能進的了主殿?!」

笑崖與蕭氏三兄弟相對一笑。他們明白,雖然傲天只是先天三重的武者,但是那實力卻遠非一般的先天武者所能媲美的。

「我們也進去吧?」笑崖望著蕭氏三兄弟道。

「哈哈,好!」

說著,笑崖與蕭氏三兄弟便是化為四道光束直入巨殿大門之內。

四人中,笑崖有著先天巔峰的修為,雖說以先天巔峰的實力想硬撼那道靈魂之力有點不切實際,但只是抵禦住靈魂之力的攻擊進入主殿想來不成問題。

而蕭氏三兄弟雖然只有先天八重的修為,但是三人合力卻是絲毫也不弱於笑崖。因此,想來要進入主殿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果然,四人在進去之時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但最終依然憑藉強悍的實力硬撐了過去。

望著笑崖等人消失的背影,眾人再也等待不下去。頓時,一道道破空之音再次響起。只是就在即將跨入大門之時,無一不是倒地不起,宛若死屍。

頓時,眾人連忙後退,望著那巨殿大門,眼裡充斥著不甘與忌憚。

在笑崖等人進入主殿後,又是三道身影穿透了進去,隨後便是沒有人敢再輕易踏足那「死亡之地」……

當傲天跨入巨殿大門之時,便是察覺到周圍的場景猛然一變。

這是一片寬闊的大殿,大殿通體呈現青色,在大殿上方是一寶座,寶座上一道身影穩穩噹噹的坐在那兒。

寶座上的身影是一位蒼老的老者,只是此刻這老者卻是氣息全無,雙眼無神,似乎是一具還未腐爛的屍體。

「那便是魂玄老人嗎……」望著寶座上的身影,傲天眼神微凝。

「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啊!傲天,這次,我必殺你!」

就在這時,邱明傑一聲暴喝。旋即,一股恐怖的玄力便是匯聚在邱明傑掌中,並狠狠的向著傲天劈去。

掌風破空而來,玄力奔涌不止。

傲天不敢怠慢,正想出手之時。一聲清冷的聲音卻是響徹而起:

「邱明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我眼皮子底下傷人?!」

說著,一股冰寒的玄力便是猛的轟擊中邱明傑攻擊向傲天的玄力。

「嘭」

頓時,兩者相撞!邱明傑的玄力被瞬間破去,一股冰寒之氣更是直接撲向邱明傑。

瞬間,邱明傑便是腳步凌亂的後退數步,衣服上還布上了一層淡淡的冰屑。

「你的實力……」邱明傑望著傲天身前的雪傾城,滿臉的難以置信。

在爭奪冰蓮丹之時,雪傾城的實力與自己不過是在伯仲之間,然而,這還沒過去多久,自己竟然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這不禁讓邱明傑的臉色青紅交替。

「哈哈,邱明傑,看來你不行啦!連一個女子都對付不了!」風陌揚對著邱明傑嘲諷道,只是他望向雪傾城之時,眼裡也有著忌憚之色。

邱明傑的實力如何,風陌揚非常清楚。然而,現在邱明傑卻是在雪傾城手中吃了虧,這由不得風陌揚不心生忌憚。

「哼,邱明傑、風陌揚,上次逼的我狼狽而逃,今日你們便付出代價吧!」

雪傾城一聲冷喝,旋即一股蘊含著滔天寒氣的玄力光柱便是衝天而起,殺機瀰漫大殿。

邱明傑與風陌揚的臉色顯得極為難看,不是說二人怕了雪傾城。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主要是雪傾城此刻的實力確實已然今非昔比,要是再與她動手,極有可能會兩敗俱傷。而屆時,這主殿中的寶物也將徹底與自己等人無緣了。

「桀桀,看來你們需要幫忙啊……」突然,站在一旁一句話也沒說的黑袍人第一句話便是這個。

大殿中的人都是微微一怔,不知道黑袍人這句話是對誰說的。

「兩位,如果我幫助你對付那個女子,希望你們能將那個名叫傲天的小子交給我。」黑袍人的聲音再次傳來,但是在聽到這句話后,傲天與雪傾城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哈哈,閣下放心,要是真能將那女子擒住,她身邊那小子就任由閣下處置!」風陌揚一口便是答應了下來。

在風陌揚眼裡,傲天沒有絲毫價值,他的目標是雪傾城。因此,在聽到黑袍人的話后,風陌揚便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而邱明傑則顯得有些遲疑,他主要目標還是傲天,要是那黑袍人抓傲天並不是為了斬殺傲天。那對於邱明傑來說,無疑是放虎歸山,後患無窮。但是那黑袍人卻給邱明傑一種既危險又熟悉的氣息,所以這也讓邱明傑沒有一口拒絕黑袍人,故而顯得有些遲疑。

「怎麼,這位邱隊長好像有些不願意啊?」黑袍人嘶啞的聲音說道。

邱明傑緩緩的說道:

「傲天斬殺了我的兒子,我必須將其斬殺!要是閣下抓傲天是為了殺他,那麼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要不是殺他,那我恕難從命!」

大殿中的氣氛沉寂了一會,黑袍人道:

「你放心,傲天在我手中有死無生!」

聽到黑袍人的話后,傲天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哈哈,傲天,你的末日到了!」站在風陌揚身邊的上官錦尖銳的叫道。

「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在我們面前動傲天一根汗毛?!」

ps:是不是有朋友知道了黑袍人的身份呢?嘿嘿 只見笑崖與蕭氏三兄弟並肩走進主殿中,並且一進來就是站在了傲天身後,立場不言而喻。

邱明傑與風陌揚臉色都有些難看,雖然在他們眼中並沒有將笑崖四人放在眼裡,但是此刻這四人的加入也許足以影響到最後的戰果了。因此,殿中的兩方人馬一時間陷入了僵持。

就在這時,又是三道人影踏入了主殿之中。

「游軍?!」當傲天看見三人中的其中一個后,頓時臉色微變。

游軍和笑崖可處於敵對方,要是游軍此刻加入到對方的陣營中,那對於傲天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當上官錦看到游軍后,頓時臉色顯得有些異樣。

不管怎麼說,上官錦都是游軍的妻子,然而此時的上官錦卻是和風陌揚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這無疑是在扇游軍耳光。

游軍在進入主殿後,出奇的並沒有去找笑崖麻煩,只是兩眼恨恨的盯著上官錦,那模樣好似恨不得將後者給碎屍萬段。

而這時,傲天的視線卻是在另外兩位中年男子身上打轉著。

「傲天小兄弟,那兩人一個是天兵冒險隊的隊長兵隆,另一個是武之冒險隊的隊長武長龍。這兩人都有先天九重的修為,天兵冒險隊和武之冒險隊在玄靈鎮中也是僅次於骷髏冒險隊和風家的存在。」

似乎是知道傲天並不清楚那兩位中年男子的身份,蕭清風特地在傲天耳旁為其解釋道。

傲天聞言心裡不禁微微一驚,那兵隆和武長龍都是先天九重的武者,這實力可小覷不得。

而主殿中的氣氛也在一時陷入了詭異的寧靜之中,在這敏感時刻卻是沒有人再嚷嚷著要先斬殺對方。

「哈哈,沒想到我一個已死之人的遺迹竟然還會引來這麼多的武者,這還真是榮幸啊!」突然,一道蒼老的大笑聲毫無預兆的在主殿中響徹而起。

「誰在這裝神弄鬼?給我滾出來!」風陌揚冷喝道。

「哈哈,你們不是為我的寶物而來嗎?還問我是誰,是不是太愚蠢了一點?」這回,蒼老的聲音中竟是有著淡淡的嘲諷。

「魂玄老人?!」傲天等人猛然一驚,不是說魂玄老人已經死了嗎?為何這是還有他的聲音存在?

此刻,風陌揚的臉色卻是青紅交替。魂玄老人的話無疑是在說他愚蠢,但是他卻不敢發作。畢竟這裡可是人家的地盤,你要硬和人家頂牛,估計啥好處都撈不到了。

「前輩,不是傳聞你已經隕落了嗎,為何這裡還有你的聲音?」傲天拱了拱手,恭敬的問道。

「呵呵,我確實已經死了,只是因為一些特殊的緣故得以保留一些生前的靈智,如今遺迹開啟,我這縷靈智也即將就要煙消雲散了。」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

「好了,趁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我們就不要廢話了,你們來這主殿中應該是為了我的眾多寶物,或者說是我的傳承吧?」

聽到魂玄老人的話后,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終一起微微點了點頭。

「哈哈,眾多寶物都在遺迹的屋室之中,在主殿中確實沒有什麼珍貴的寶物了。不過高等級的武學,我還是準備了幾套的。」

在聽到魂玄老人前半句后,眾人眼中都有明顯的失望,但在聽到魂玄老人的下半句后,頓時個個眼神里都充斥著振奮。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武學就是武者的命根子,而高等級的武學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能被魂玄老人稱之為高等級的武學,那想來威力也弱不到哪裡去。

就在這時,主殿中的空間竟是微微扭曲了起來。隨後五道玉簡便是緩緩的從那扭曲的空間中浮現而出,懸浮在主殿空中。

「這五道玉簡中記載著五部高級上品的武學,想要的話,那便出手吧!」魂玄老人的聲音回蕩在主殿之中。

武學分為低級、中級、高級、頂級、遠古、上古、太古,而每級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

至於高級上品的武學,那在風雲國內絕對是無價之寶,就算是青雲門,玄天學院這樣的大勢力,估計都沒有什麼魄力說拿就能拿的。

而現在魂玄老人卻是一口氣拿出了五部,在眾人震驚於前者的闊綽的同時,無疑也是引起了眾人的貪婪之心。

「刷刷刷」

頓時,主殿中除了修為在先天五重的上官錦沒有出手外,其他人都是直奔空中的五道玉簡而去。

而傲天卻是特地避開雪傾城、邱明傑、風陌揚和黑袍人所看中的玉簡,向著最後一部玉簡抓去。

雪傾城四人的實力在眾人中當屬頂尖。因此,傲天自然是不會傻傻在虎口下奪食,而是向著競爭比較弱的那部玉簡而去。

只是其他人也都不是傻子,那兵隆和武長龍顯然也是相中了第五道玉簡,因此出手倒是毫不留情面。

只是不知是何原因,那游軍竟是向著風陌揚所看中的玉簡而去。

「哼,既然傲天看中了那部玉簡,那你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吧!」

笑崖與蕭氏三兄弟對望了一眼,旋即共同出手,竟是將的兵隆和武長龍給阻攔了下來。

兵隆和武長龍的實力與笑崖和蕭氏三兄弟相差不多。而笑崖和蕭氏三兄弟出手,那麼無疑便是宣告了兵隆和武長龍與玉簡無緣了。

因此,傲天倒是輕鬆的將最後一道玉簡抓在了手中,而另外四人也不出意外的各自得到了一道玉簡。至於游軍,雖然也有著先天九重的修為,但是他向風陌揚出手,那麼下場無疑是凄慘的。

只見此刻的游軍一身血跡的靠在主殿的石壁之上,望著上官錦和風陌揚這一對「狗男女」,眼裡充滿著怨毒。

「小子,將玉簡交出來!」兵隆向著不斷把玩著一道玉簡的傲天吼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