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讓開,讓開!」

櫃檯前,隊伍大排長龍。

黑魔一行人卻不管,繼續囂張地向前移動。

排隊?

排你媽個卵子哦!大爺的時間多寶貴,你們這些癟三能有老子急?還不滾一邊給大爺讓位置!

黑魔之名,人盡皆知。

所過之處,被強行插隊的人臉上雖有不岔,卻敢怒不敢言。

一張張獸臉上臉色難看,卻不敢爆發。甚至有人一個沒注意,被突然推來的力量推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卻也不敢發怒。

黑魔的名字,還是足夠唬人的。

至少唬住這邊這幫人,完全沒有問題。

看他們那氣得發抖的身體,似乎很想拎起武器乾死這個刀發大漢,懾於黑魔的赫赫凶名,卻沒有這個勇氣。

隊伍前面,站著一人。

不是獸人,看起來像是妖族,或半妖。

黑魔漢笑了,眼神帶著非常肆意的不屑,因為面前這小鬼,還沒有他的肩部高。

「一個廢物妖族而已。」

這次不用他出手,身後一個小弟很有眼力勁地越眾而出,「滾一邊去吧小子……」

「啪!」 孟星元正在排隊。

後面的動靜他聽到了,只不過沒在意。對於聚寶齋的龍蛇混雜,他深有耳聞。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混就混,只要不混到他身上,他懶得管。

可惜,說話間一道身影掀起勁風,已來在他的身後。

「啪!」

一聲脆響。

清脆而響亮,同時帶著強大的氣爆聲音。

「噗!」

一口鮮血如箭噴出,同時一道身形化作黑影,如利箭般飛射一旁,栽倒在地。

「啪!」

孟星元轉過身,收回揚出去的手,看了倒在地上,死活不知的獸人,語氣漠寒:「螻蟻。」

方才,若非他不想殺人,以他現在的力量,擊斃這頭連大妖師境界都不到的獸人,當真是比捏死一隻螻蟻還要簡單。

繁花散盡笑滿面 以純肉身力量論,他如今的血氣力量,絕對不會遜色於那些大妖師層次的獸人族,或者是妖修。

也許比之純種凶獸還稍有不如,但別忘了,他如今可是擁有著一縷真正的『饕餮血脈』,寄於己身。

別看這縷饕餮血脈,最大的作用是讓他擁有了兩種種族天賦屬性。看他的【人物】屬性面板也看得出來,他的身體基礎三項——【力量】【防禦】【敏捷】都大有增益。

區區妖師層次的獸人,他現在拍死當真跟拍死一隻螻蟻也沒什麼兩樣。

如果他激發出饕餮血脈,長出獸角以及幻化饕餮右肢的話……大妖師層次的肉身也得死在他的手下!

「咳咳……」

那獸人爬起來,凄慘之極,一身是血,滿目怨毒指著孟星元:「你,你敢打老子?!」

孟星元神情漠然,看向眼前這個身軀高大,如一幢房屋的刀發大漢,「滾回去,排隊。」

「你說什麼?!」黑魔臉色轉冷。

「完了!黑魔生氣了!小心點,萬一這瘋子失去理智,在聚寶齋中大打出手,別被殃及。」

眾人驚呼,連連後退。

「那人……該不是要瘋吧?能在雁盪窟中打出名號,這黑魔可絕對不好惹。他這樣公然跟黑魔做對,肯定是要出事啊。」

「那也不一定,這黑魔肯定是不敢出手的,我猜那小子也是料定了這一點。畢竟,這裡可是天妖城中,聚寶齋內。」

「那誰知道,總之咱們還是退開點,別被殃及池魚了。」

「對對對……」

雖說法規鐵則,但保不住這黑魔會不會發瘋。一旦被殃及,那可就不好玩了。就算聚寶齋震怒,最後降下雷霆之怒,殺了這黑魔,但他們也白死了啊。

沒人想白白犧牲,一個兩個的,有多遠躲多遠,眼睛卻死死盯著這邊,打算看好戲。

「我說,」

迎著黑魔森森殺意的恐怖眼神,孟星元卻是驟然向前一步,「滾回去,排隊!你是耳聾,還是聽不見?!」

「雜碎,你在找死?!」黑魔咆哮,眼神煞時間變得恐怖,身上殺機猶如排山倒海般向孟星元襲來,突然他身形一頓,看著孟星元腰左一物,目色驟然一凝,「這腰牌……你是炎龍王府的客卿?!」

頓時,他眼中殺機退去,眼神卻變得意味深長,「怪不得……如此狂妄。」

說著,他沉哼一聲,卻是一甩手臂,「過來,排隊。」

「炎龍王府」四個字出來,跟著黑魔身後,眼中殺機畢露的一干跟班馬上老實,雖有不甘,只能認栽。

黑魔抱著雙臂,鼻孔朝天。一眾人依舊將他圍在中間,而這些人卻是排在孟星元後面,就這麼看著他。

至於四周等著看熱鬧的人,早已驚呆。

「炎,炎龍王府的客卿?!」

眾人面面相覷,旋即一下炸開了鍋。

「我的天,這,這位公子居然跟偉大的炎王陛下有關係?!」

「是炎龍王府,黑魔說是客卿,你們看他腰間那塊赤令,是不是就是身份證明?」

「嘶~!我就說,打從第一眼看這位公子,便覺得英武不凡。衣著樣貌,盡皆有別於我們這些粗人,現在再看,果然,這才是王府客卿應有的氣度啊。你們看他身上那件華服,不正是王府客卿大人們才有資格穿的?」

「這位馬人族的兄弟,你不愧是馬人族的,這手馬後炮的功夫,以及拍馬屁的絕學,真特娘的高了!俺老豬佩服,佩服啊。」

「噗嗤!你們還別說,這孫子說的還真像那麼回事!就好像之前,他真的能在這偌大的天妖城中,碰見過王府的客卿大人們似的!」

「你們這些王八蛋還別不信……」

旁人吵鬧成一團。

黑魔認慫,孟星元便也懶得計較。

城中,到底不是動手的地方。

轉身繼續等待,卻是排在他前面的人,一個個突然十分恭謙地讓出位置,諂媚地露出笑臉,直接將他送到隊伍最前。

孟星元懶得矯情,直接來在櫃檯前。

「先生,您好。」櫃檯內的美人大方得體問道,「請問您是要購買商品,還是出售『東西』?」

「我找提百萬。」孟星元道。

「呃,」美人一滯,旋即又露出職業化的笑臉,「先生,請說出具體需要什麼服務,我好幫您安排。一般情況,不需要驚動齋主大人……」

「我找提百萬。」孟星元篤定道,看向眼前這美人,「你聽不懂妖語?」

美人的笑容變得僵硬,「先生,請不要無理取鬧,這裡是聚寶齋,齋主大人,不是誰都能見的……」

「哈哈哈……」後方,突然傳來大笑。

眾人移目,正好看到那黑魔笑得開心,望向孟星元這邊,眼神之中儘是一片揶揄,「客卿大人果然不凡,氣吞山河啊這是,也不知是什麼了不得的大業務,居然點名要齋主大人親自接待,口氣真是狂得沒邊了啊。」

「客卿?」這美人聞言一滯。

方才她也聽到了什麼『炎龍王府客卿』之類的,只不過櫃檯前,有層層疊疊的將她視線擋住,看不到人群當中的孟星元。

所以她並不知道方才引得眾人騷亂的炎龍王府客卿,便是眼前這少年。

回過神,她態度突然變得客氣,「既然是客卿大人,奴倒是可以為大人您傳一傳話。至於齋主大人見不見您,就非奴所能決定的了。」

「不過在此之前,奴斗膽,能請大人將客卿信物交於奴看一眼么?沒別的意思,只是想確實大人的身份。」

她的態度,恭謹之極。讓人挑不出毛病。

孟星元點頭。手摸向腰間,臉色卻是悚然一變!

客卿令牌,不見了! 「奴斗膽,能請大人將客卿信物交於奴看一眼么?沒別的意思,只是想確實大人的身份。」

櫃檯美人的態度恭謹且認真,著實令人挑不出毛病。

孟星元點頭。

看個身份令牌,確認一下而已,不算什麼大事。

手摸向腰間,他的臉色卻是悚然一變!

原本應該牢牢系在腰左的客卿令牌,這會,不見了!

「大人,您怎麼了?」

眼見孟星元突然變色,那櫃檯美人也是一驚,關切問道。

孟星元臉色陡然轉冷。

不用想,這肯定是被人偷了。

方才還在,就順著隊伍人群,向前挪動的這會工夫,就不見了?!

丟了?

那不可能。

且不說到了孟星元這層次,一縷髮絲掉落都會有所察覺,更何況這是一塊令牌,就掛在他腰間,怎麼可能無意間掉了他都察覺不到?!

唯一一種可能,便是方才有人趁著擁擠,趁亂從他手中將之偷走!

「好大的狗膽!」孟星元目綻寒芒。

突然,他閉上眼睛,開始感應起來。

客卿身份令牌,上面有他剛滴上去不久的一滴血,被烙印上了屬於他的氣息。

而從隊伍中走到這裡,才用去多少時間,不管偷他令牌的那人是何用心,這會肯定走不遠。

只要在範圍之內,肯定就能被他感應到。

然而片刻之後,他又睜開了雙眼,臉色卻一下變得鐵青。

「咦?客卿大人,您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看啊,怎麼,人家小姑娘只是要你出示身份證明,讓她確認一下,這都為難你了?您剛才不是還跟我炫耀您那亮閃閃的客卿身份令牌么……」

黑魔開口。說著,他的眼睛轉向了他的腰間,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副十分誇張的表情道:「令牌呢?!方才我所看到的那塊客卿令牌呢?怎麼不見了?!客卿大人,您是怕它丟了,先將它收起來了么?」

孟星元深深看了他一眼,轉身,看著櫃檯內的美人,漠然道:「丟了。」

「呃,」美人一滯,「丟了?什麼丟了……大人,您是說?」

孟星元點頭,「我的客卿身份令牌,丟了。」

「嘩!」

整個聚寶齋一層大殿,突然掀起了一陣滔天聲浪!

一干人等,先前看熱鬧的,這會才圍過來看熱鬧的,盡皆炸開了鍋!

身為客卿,最重要的便是客卿令牌,因為是那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同時,也是代表著你客卿身份的東西,如此重要的東西……也能弄丟?!

一時間,大殿中議論聲喧囂衝天,幾乎要將聚寶齋的樓頂掀翻!

眾說紛雲的同時,所有看向孟星元的眼神,盡皆變得怪異且耐人尋味。那耐人尋味中,分明著有一絲不加掩飾的戲謔和嘲弄!

這得多蠢的人,才做得出這種事來?!

這種人……真的是炎龍王府的客卿大人?!

那黑魔,更是肆無忌憚地大笑:「哎喲,客卿大人,您可是太不應該了。您說身份令牌,多麼重要的東西,這你也能將它弄丟?要不你蹲地上找找吧,興許這會找一找,還能找到也不一定。」

「你們,統統給老子滾開!散到一邊去,把地兒空出來,別礙到我們的『客卿大人』找令牌!大人,請您慢!慢!找!」黑魔詭笑。

嘴角勾起,有著說不盡的戲謔之色。

黑魔高大身軀如鐵塔般。原本,他看孟星元便已是居高臨下,此時他抱著雙臂,更是彷彿高高在上一般,滿目的戲謔之色,俯瞰著孟星元,那模樣,似乎就等著看孟星元趴在地上找令牌,他再好好羞辱他。

炎龍王府客卿?一隻妖師層次的螻蟻,什麼時候也能混進王府,成為炎王陛下座下的客卿了?!

若非有顧忌,而且黑魔也知道,炎龍王府的客卿令牌是假冒不得的,恐怕這會,作為敢當眾呵斥他的下場,孟星元的屍骨將已腐朽,被深埋地下了。

孟星元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沉。

黑魔卻笑得愈發猖狂,自在。

這時,樓閣上方,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底下何事,如此吵鬧的,不知本齋主正與貴客恰談生意么?!」

一道圓滾滾的身影,出現在通往聚寶齋二層的樓道上。

聚寶齋二層,乃是聚寶齋貴客所在。 獨家蜜寵:嬌妻不乖 只有消費達到了一定的數額,或者是聚寶齋長期供客的大客戶,才有資格晉陞上一層,成為聚寶齋的貴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