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9 日 0 Comments

戰鬥人口就更不用說了,簡直就所剩無幾。

「你們當初是什麼景象?是不是偶爾,還能有幾個人前往修真世界。可是現在呢,還有誰可以?」葉寒說道,「而且你們的人口越來越少,成才的幾率就大大減少。關鍵是,想要下一代補充上來,至少需要二十年。而成為像你們這樣的人,少則四五十年,多則更久。」

眾人忽然有些聽明白了。

葉寒看著他們說道:「你們很難再出現高手去修真世界,可是修真世界會因為你們人口減少的那麼快,就會淘汰掉更多的人,流放到流士區。」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已經明白葉寒想要說什麼。

而且他們明顯感受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修真世界以前都是一對一的。

就比如一個修真世界的人下來,其實就意味著流士區有人頂上來了。

如果要是沒有人互換,只是單純的流放。

那麼這些在修真世界算不上什麼的人,都會到流士區成為大爺一樣的人物。

那時候,流士區將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誰都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此誰都必須要重視起來。

「就像以前一樣,放下互相之間的利益糾葛。已經成為國主的,回去都給我退位。沒有成為國主的打消這個念頭。你們放棄手中的權利,就是挽救自己生命的時刻。如若不然,都不需要我出手,你們會死的很快!」

葉寒的這句話也不算是威脅,只是在說一個事實。

聽得進去的人,自然是能夠聽進去的。

聽不進去的人,葉寒就算是把這件事說的再漂亮,還是沒有人會聽的。

不過這些都不要緊。

他只需要那些會聽話的人。

至於不聽話的,那就讓他們死好了。

既然這麼想死,無絕城絕對會幫助他們去死。

如果想要留戀權利,葉寒也不介意讓他們這輩子都是去權利。

他可不是說說而已,誰都清楚。

就算心中有一百個不服氣,他們還是只能忍著。

除非他們已經想到了,能夠殺死葉寒的辦法。

但是葉寒可是元嬰修士。

在流士區的歷史之中,只出現一次。

只不過那個人首先是千年難遇的奇才,更何況他成為元嬰修士的當天,就被修真世界的人給接走。

因此實際上,葉寒是他們接觸過的,真正的元嬰修士。

就算借給他們一千個膽子,他們也絕不敢對葉寒動手。

無論是單挑還是大規模進攻,他們都已經證明了,自己根本不是葉寒的對手,還是別自討沒趣,活著難道就不香嗎。

說起葉寒這樣的級別,有些人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將這件事告訴了林皇。

這時候林皇才預感到事情不妙。

他也才剛剛想通,原來流士區的這些事,跟無邪並沒有本質上的關係。

都是葉寒所為。

就是因為葉寒太過於強大,才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

「老子殺不了無邪,還殺不了你葉寒么!」

想到這裡,他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去找葉寒。

冷千秋知道,這一天該來還是會來的。

已經耽誤了這麼長時間,已經足夠久了。

「看不出來啊葉寒,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都元嬰修士了。結果卻沒有去修真世界。你以為你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么?元嬰修士,在我面前,也只不過是一個垂死掙扎,想要改變命運的螻蟻而已。」。 「怎麼說呢,我這次不顧一切的出來,其實也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現在,我要的交代已經得到了,雖然不是我期待中的,但是,對於我來說,任性的一次也值得了。」常小九說的就是她的心裡話。

她覺得,像聿王爺這樣的男人,剛剛之所以這樣問自己,大致上是聽說了一些關於自己的傳聞。

但是,具體怎麼回事,他當然是不了解的,畢竟,自己跟葉凡的事,在這個朝代知情的也就是自己和他兩個當事人。

所以呢,就算這聿王爺問,跟他說自己現在真實所想的,也沒什麼關係。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後悔么?」濮元聿也是沒想到,她居然沒有敷衍自己。

不過一想,他也想到了原因,她定然是以為自己不知道她和那夏成澤之間的事吧!

常小九點點頭,再次請求著:「剛剛拜託王爺的事,還請幫忙。還有就是,請幫我隱瞞身份,我不想連累到家人,我父親是個清正廉明的官,王爺應該知道的,拜託了,可以么?」

這個不想連累,濮元聿聽得心裡很是明白,他記得那夜在夏成澤的宅子里,姓夏的說,她不信任他,連家中情況都告訴他。

這樣的話,她真的不算愚蠢!

濮元聿看向眼前女子,眼神就變了變,就這樣的一個任性,不顧家中顏面女子,為了一個男人可以一個人離家,出來找那個人。

可見,那個人也就是夏成澤在她的心裡,是多麼的重要。

但是,現在看來,她還是挺理智的,應該是知道夏成澤是太子黨,知道她家中情況的話,難免會連累到她的那位太守父親。

「本王可不是長舌婦。」濮元聿沒有拒絕。

「真的?太好了,常九娘謝過聿王爺,祝聿王爺身體健康,事事順心、萬事如意。」常小九鬆口氣,很是開心。

「你怎麼不祝本王福如東海,多子多福什麼的?」見她如此開心的樣子,濮元聿沒忍住的開口逗她。

常小九知道這是人家消遣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又不是給王爺你拜壽,不過,既然王爺喜歡多子多福,那常小九就祝王爺,兒孫滿堂。」

噗,濮元聿被逗笑了。

「哎呦我去,兄弟們快看,那倆怎麼忽然這麼開心?」不遠處的竇濤招呼著其他人往那邊看。

「還別說,這小娘子跟咱家主子站在一起,兩人還挺搭的。」

不遠處的常小九二人根本就不知道,被人家打趣兒。

「那你這是想去往何處?有可投靠的人么?」濮元聿好奇的問。

他是真的想知道,畢竟,一個年輕的這樣的小女子,竟然這樣的膽大,任性,還挺有主見的。

找到了那夏成澤,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她就能果斷的做出決定。

濮元聿不得不承認,心裡還真的有些佩服眼前這小女子!夠勇敢!

家中給說的親事,她敢攪局,敢一個人離開家,走這麼遠的路,找到了要找的人,更敢放下。

「當然,不方便說的話,可以不說。」濮元聿等了好一會兒,見這位很是為難的樣子,自己也覺得很是失禮。

又不是她的什麼至親,好友!

「王爺這是打算去哪兒?」常小九反問。

「鴉州。」濮元聿立馬就說了,就想看看她什麼反應。

常小九一聽就怔住了,鴉州?那不是自己要去的地方么!要不要這麼巧啊!

她就盯著濮元聿的臉看,直勾勾的看,把對方看得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要去的地方就是鴉州。」斟酌再三,常小九覺得還是乾脆的告訴他好了。

感覺他這個人,應該不是那種壞的。

再說了,他都已經認出自己了,常小九覺得自己也沒必要瞞著自己也是葉九凡的事了。

只不過,現在告訴他不合適。

說不定,到了鴉州之後,人家忙著要緊的事,也顧不上自己,就能帶著阿順和八兩去往別處的。

反正呢,常小九就是覺得吧,很多事都是事與願違。

那不如,順其自然吧!

聽到她的話,濮元聿也看了看她,確認不是糊弄自己。

「那正好把你帶到地方。」濮元聿沒有問別的。

再細問下去,他會覺得自己是瘋了!

從來不喜歡跟女子接觸,更別提跟一個曾經很厭惡女子,居然能聊天?

想到這裡,濮元聿忽然意識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就是跟男的,他也是純聊正事兒啊!

「那小九謝謝聿王爺了。」常小九這次回應的很快。

說話間,休息的差不多了,濮元聿示意上馬,朝著常小九一伸手,就見她也未曾不好意思的躲避,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由著他抱到馬背上。

再次啟程,常小九發現,速度慢了不少。

她就在想,是他心疼坐騎了,還是覺得她可憐,同情她所以故意放慢了速度?

天黑后,一行人在又一個小鎮上停了下來,先進一家食肆點菜吃晚飯。

「想吃什麼菜,自己點。」小二在一旁等著的時候,濮元聿對常小九說到。

看著濮元聿的幾個隨從在一旁,看自己的眼神,常小九知道這幾個肯定是誤會了。

「你們幾個是不是都不餓?」濮元聿冷冷的一句話,一下子都老實了。

「有沒有清蒸的魚?」常小九不好意思拒絕人家的好意,就問小二。

小二立馬就說有,還問什麼魚,小九選了鱖魚。

這頓飯,小九吃的很放鬆,濮元聿心情也很是不錯,原來小女子跟男子同席用餐也能如此落落大方的,挺好!

「小娘子,你長得好像一位郎中啊。」竇濤終於沒忍住的隨口來了一句。

咳咳咳,咳咳,把個正在喝湯的常小九就給嗆到了。

濮元聿就惡狠狠的看向竇濤,吃飯怎麼也堵不住你的嘴?

「主子,真的,你仔細看看,真的很像的。」竇濤邊說邊伸手,朝著常小九做遮攔的姿勢,單看眼睛,鼻子,這嘴這下巴。

「你,喂馬去,立刻馬上。」濮元聿見這個手下沒完沒了的,開口呵斥著。

竇濤委屈的站起身,邊往外走,邊再次朝常小九看,就是像啊。

常小九低頭繼續喝湯,卻沒注意到濮元聿端著酒杯上下移動著,這眼睛,這鼻子嘴,還真的是挺像姓葉的那小子的……

。 啪啪啪。

海邊,修好的船上,萬元拍了拍手掌,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好的,非常感謝各位的幫助!各位的報酬血蟲將在兩天後以快遞的方式郵寄給各位,稍後我會把快遞單號發送到你們的尾星上,請注意物流取件。」

萬元說完,看着沉默的人群,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第一次當資本家,既不想給血蟲也不想給錢,所以業務能力不太熟練,只能編出這個一個蹩腳的理由。

但……

被羅剎感染的人們一臉並沒有懷疑萬元的話。

因為在他們眼裏,完美的萬元是不會說謊的。

就好比阿蕾莎的極樂世界一樣。

所以,即便不知道究竟去哪裏拿快遞的他們,也欣然接受了萬元的話。

這給萬元整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畢竟他們不止幫自己搬船的材料,還把沉水的船給拉上岸修理,之後還幫自己等人推回了水裏。

而萬元卻什麼都給不了他們。

所以,萬元只能心裏暗暗發誓,等自己安全以後,一定要把這裏的事上報給國家,讓國家介入,解決了被羅剎感染之後血蟲成癮的問題之後。

這裏的人應該也能回歸正常社會。

至於那些信徒。。

救不了的就算了,萬元也不是什麼聖母,不會去救無可救藥的人。

……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